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温泉旅馆杀人事

2018-07-31古典小说炮姐85°c
A+ A-

序幕: 

“用药把那个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毒死的人是你吧”,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中年人向琴酒质问道。“不好意思,被我杀过的人的名字我是不会记住的”,琴酒毫不在乎地的回答。“是吗,那么,那个女人呢,还没找到吗?毒气室里没有发现尸体,所以可以理解为她还活着,不是吗?”,“恩,她还没死,不过我认为很快就会找到她的,请放心,我会让她知道背叛组织的人是什么下场!”,琴酒脸色变得很难看,的确,他从没有这样失败过。翌日,东京警视厅大楼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356A。 

车里驾驶席坐着一位面相冷酷身披黑色风衣的人,“大哥,游戏开始了吗?”,旁边副驾席的伏特加低声问道,驾驶席上的男人咬着烟头阴冷地说道:“啊,没错,我感觉到了那个女人的气息,背叛的气息”。接着他从盒子里拿出照片,阴笑着:“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雪莉”,说着用烟头将照片上女人的脸烧成焦洞。 

(序幕完) 

某日,位于东京都内米花町5号的毛利侦探事务所大门紧闭,并且挂上了“今日歇业”的告示牌,屋内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R…O…O…M,美女律师妃英理正在毛利小五郎胯下扭动着美丽的身体,不时发出呻吟,小五郎用力地抽插,作为柔道高手的他练就了钢筋一样的肉棒,这东西让胯下的尤物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英理天生丽质,有着女神般的面孔,她的身材也无与伦比,木瓜一般的傲人双峰,浑圆的屁股,修长的美腿,无一不体现出她是一个人间尤物。英理尽情地享受着小五郎钢筋一般的肉棒的抽插,随着肉棒的侵袭有节奏地扭动这自己的身体,以便小五郎可以最大限度地插入,一时间,整个屋里回荡的尽是浪声淫语,大约过了四十分钟,随着小五郎的一声低吼,英理的身体猛得颤抖了一下,小五郎则趴在英理的身上将肉棒一插到底,在英理的美穴里一泄如注。片刻后,小五郎无力地从英理的身上爬起来,同时用手去感受英理那丰满诱人的双峰,英理虽然生过孩子,但身材还是非常诱人,乳房饱满而富有弹性,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两颗樱桃般的乳头向前挺立着,此时红得稍许些的发紫,小五郎有些贪婪地吮吸着挺立的肉粒,不一会儿,没过多久,刚刚激情后才稍稍软下的肉棒此刻再度昂首,接着又是一番激烈的交战,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这对夫妻在这方面的技巧自然不在话下,很快两人就都有了冲上云霄的那种快感,最后,小五郎在一阵猛烈抽插后缴了械。片刻的温存之后,两人穿好衣服,简要打扫了一下现场,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兰和柯南回家。 

“我回来啦”,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兰,休息一会儿去做饭,我肚子都饿扁了”,小五郎略带抱怨地说道。兰急忙说:“抱歉,今天老师稍微拖了一下时间,所以回来晚了,马上就去做饭,真的是非常抱歉”。这时三楼的英理走下来对女儿说:“啊啦,没关系,今天我来做饭就好了”。话还没说完,小五郎的脸色骤变,连忙说:“好了,等下出去吃,好久没有下馆子了”,兰和英理点头表示同意,小五郎心想,总算逃过一劫,同时伤心地摸了下并不鼓的钱包。片刻后,兰高兴地说:“太好了,自从爸爸妈妈和好这还是第一次下馆子呢,我去换身衣服,等柯南回来后再一起出去”,“切,关那个小屁孩什么事,我们吃饭等他干什么”,小五郎有些不悦。突然,电话铃响了,兰迅速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毛利侦探事务所”,“小兰姐姐,今天博士请客,我就不会家吃饭了”,电话里传来小男孩的声音,“诶?不回来吃吗,爸爸说今天下馆子,我们还在等你一起去呢”,兰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柯南不好意思地说:“这样呀,真不好意思,那只能祝你们晚上吃得开心了,另外,我今天晚上也在博士家住了”,“诶?晚上也不回来?”,“恩,博士开发了一款新游戏,我们都等着玩呢,那么就先这样吧,再见”,“喂,喂,什么嘛,怎么和新一那家伙一样,挂电话都这么快”,放下听筒的兰小声抱怨着,然后对小五郎说:“柯南今天晚上不回来,算了,那就我们三个人去吧”。说完三人换好衣服后把门锁好就出门去了。 

紧挨着工藤宅邸的阿笠博士研究所中,放下电话的柯南长舒了一口气:“博士,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旁边的大胡子老爷爷有些不安地说:“恩,不过新一,这样好吗?”,“阿,没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卷进来,绝对不能”,博士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看了看身边咖啡色头发的小女孩说:“好吧,那接下来怎么办?”,柯南镇定地说:“现在马上去那个温泉旅馆,时间应该来得及,博士,车子的油还够吧,灰原,你和博士准备一下,马上就出发”。哀显得不太愿意,但还是换装跟着柯南进了黄色的甲壳虫,这辆车是博士的私有物品,以前出行都用的这辆车,因为相比之下安全得多,很快,汽车启动,奔向位于静冈县内的驹野温泉旅馆。 

东京的夜色很美,但柯南一行根本无暇欣赏这美丽的夜色,黄色的甲壳虫在夜色中飞驰,穿梭于这座大都市的大街小巷。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街道和楼宇,阿笠博士一脸疑惑地问柯南:“新一,为什么要开车去,电车不是更快吗?”,柯南冷静地说:“不,电车的话,要赶时间就只能坐新干线,不便拿东西,而开车相对就方便多了,旅馆方面已经联系好了吧,先把车开到静冈,然后加满油,这样应该就能顺利到达驹野温泉旅馆以及应付之后发生的突发情况,还有多久到静冈”,博士看了看表,回答到:“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坐在后座上的哀早已安详地睡着了,“很少看到她在车上睡着诶,应该是很累了吧”,博士看了看后视镜里面沉睡的哀然后对柯南说道,“阿,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吧,啊啊啊”,说着说着柯南打起了哈欠。“新一,看来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到了静冈我叫你”,柯南不好意思地说:“那好吧,辛苦了,博士”,说完柯南就靠在副驾驶座椅上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毛利小五郎一行在热闹非凡的街上走着,街边都是些小摊小卖的小店,“到底我们去哪里呀,爸爸,难道说你还没有想好?”兰稍带抱怨的说,小五郎不耐烦地嚷着:“罗嗦,答应了带你们下馆子,自然就不会反悔,跟着走就是”,这时旁边的妃英理忍不住开口:“果然如此,看你爸爸这样子,短时间内找到饭店是不可能了,我们去帝国饭店吃西餐好了”,“什么,帝,帝国饭店?”,小五郎突然的惊叫惹得四周人群的目光都投过来,兰和英理好不生气地白了他一眼,他也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道歉。“妈妈,帝国饭店,没问题吗?”,兰问道,英理笑着说:“恩,虽然是远了一点,不过那地方的味道很不错,就是不知道某人带够钱没有”,小五郎很不屑地说:“切,钱的事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不怕吃胖”,英理没好气地回击:“啊啦,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呢,那就快点去吧,坐电车的话,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小五郎随声应道:“我知道了,知道了”,说完很不情愿地被英理和兰一起推着向米花车站走去。 

不知不觉中阿笠博士的那辆黄色甲壳虫已经驶入静冈县内,比起东京的繁华热闹,这里显得更加恬静,舒适,阿笠博士把车开进加油站,然后下车通知工作人员为车加满油,车里的柯南和哀都还在熟睡,哀应该是梦到了被组织伤害的姐姐宫野明美,她躺在后座上,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里离驹野温泉旅馆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加完油以后,阿笠立即重新启动汽车继续前行。与刚刚平坦的高速公路不同,进入静冈县城,汽车就必须在泥泞的小路上行驶,阿笠本能地降低了车速。这时行经县内一踏切(即铁路道口)时,听到电车通过的声音,柯南猛地苏醒了过来,急忙问道:“博士,到了吗?”,“还没有,新一,可能还有一会儿”,博士看了看地图说道。柯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恐吓信说的是今晚没错吧”,不过为什么会寄到我家呢”,博士似想非想地回答道,“不知道呢,对了,信就在这里,你再看看”,说着把信递给了柯南。暂住工藤新一家的大学生冲矢昂最近出远门了,所以家里按理说应该是没人的,这封恐吓信是在工藤新一家的信箱里出现的,值得注意的是信封上没有邮戳,就是说,这封信没有通过邮局,而是由犯人自己投进去的。 

柯南仔细看着信然后,“难道博士没有注意到吗,这信封上没有邮戳的标记”,“诶?这是怎么回事?”阿笠瞪大了眼睛大叫道,“嘘!博士,别这么大声啊”,柯南指了指后座上熟睡的哀,示意博士小声一点,然后很平静地说:“啊,这是犯人自己投进我的信箱里,而且恐怕是他们干的吧”,“啊,抱歉,新一,你说他们,莫非…?”,阿笠刚刚有大叫的征兆就被柯南阻止了,阿笠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缓缓地说:“所以你今天才会向兰那样说,不过为什么是他们干的,难道那件事”,柯南镇定地说:“啊,暴露了呢,高中生工藤新一还活着的事实,并且我就是工藤新一这个事实可能也暴露了,信封上写着工藤新一收,但信的开头却写着亲爱的江户川柯南的字样”,“诶?不是吧,难道这封信是个圈套,我们还是不要去了,你明知是圈套还要去,这也太乱来了吧”,阿笠说着准备调头,“嘘,小声点,被那家伙听见就麻烦了”,柯南看了看后座上睡熟的哀,继续说道:“虽然知道是他们,但也不代表危险,再说了,恐吓信里说的一定是真的,所以如果这样置之不理,作为侦探的我做不到”。 

“诶?不危险,你刚刚说的不危险是什么意思?”,阿笠吃惊地问。柯南扬起嘴角,慢慢说出一个名字:“贝尔摩多”,阿笠再次惊叫道:“贝,贝尔摩多?”,“啊,应该是吧,和那个人打交道不是一两次了……”,“回去,工藤君,回去”,声音响起,博士和柯南同时呆呆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没错,坐在后座上的哀很认真地看着他们,“喂,灰原,你什么时候……”,柯南问道,“这个先放下,现在立刻回去”,哀一本正经地说,柯南露出无奈的表情说:“喂喂,我们可是有正经事要办哦,恐吓信”,“不行,快回去,你知道被他们发现的后果吗?你周围的人,毛利侦探,你那位青梅竹马,还少年侦探团那些小孩全部会因为我们而遭遇不测,这些你想过吗?”,“阿,当然,而且今天在那里的只有那个人,贝尔摩多”。哀看着柯南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紧张的心情暂时舒缓下来,“难,难道说……你可真厉害呀,连贝尔摩多都迷上你了”,柯南假装无语,“嘛,就这样吧,不过你还是得小心点,不可轻视,她毕竟是杀人不眨眼的组织里的重要成员”,“这些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注意的吧,啊,应该快到了,快看,就在前面”。不久,柯南一行来到了目的地,阿笠把车停好后,三人下车后就看到旅馆上赫赫写着“驹野温泉旅馆”的荧光大字。在门口停留了片刻便向大厅走去。 

着名的帝国饭店位于东都环状线沿线的惠比寿车站的正对面,毛利小五郎一行乘坐东都环状线E231系500番台到达惠比寿车站,一出站毛利兰就看到彩灯闪烁的帝国饭店顶层的旋转餐厅,不由地赞叹了一句:“哇,那就是帝国饭店的旋转餐厅呀,真漂亮”。帝国饭店是五星级豪华旅馆,一共68层,最顶层是旋转餐厅,在这里可以一览东京的繁华夜景。餐厅以下则是客房。“不,不是吧,兰,等下要去那里吃饭?开玩笑的吧”,毛利小五郎指着帝国饭店的顶层旋转餐厅颤抖地说着,双腿不停地发抖。这时旁边的妃英理故意用拐着弯儿的声音说:“啊啦,你恐高呀,差点儿忘了,真是麻烦呀,看来只能在餐厅中央区吃饭了,本来还想看着东京的夜景享受晚餐呢”。“切,明明就是故意的,你不可能不知道这里的餐厅很高”,小五郎没好气地咕哝。“爸爸,我们坐中央区吧,看不到外面的,所以别这样嘛”,小五郎的恐高是众所周知的,所以说话间,他已经腿脚一软,支持不住,倒向了兰。“不要靠着女儿呀,好啦,别看了,越看越害怕,快点进去”。英理催促地说道,然后三人走向帝国饭店的玄关,渐渐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饭店的直达电梯中。? 

柯南一行来到驹野温泉旅馆的大厅,简单办理入住手续后,三人走进房间,阿笠博士提议等下去泡温泉,柯南和哀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表情严肃地盯着对方,“真是没办法呀,还是来了,工藤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哀略带无奈地说道,柯南不假思索地回应:“ah,当然知道,而且你还不是无可救药地跟来了吧”,“恩,你说得对呢,终究还是跟来了”,哀自嘲地一笑,“喂喂,你们别这样啊,新一,真的没什么吗?”,一直被晾在旁边的阿笠博士忍不住开口了,“恩,这个可以放心,只是这封恐吓信恐怕没那么简单,贝尔摩多应该不会用这种噱头来引我出来,博士,那封恐吓信清楚地写着:“今晚我将奉地狱之王之命,取走龟井寿司的性命,你能阻止我吗,哈哈哈哈”,“严格意义上说这是给我的挑战书而非恐吓信”,柯南说完便自顾上前走去,哀和博士跟在其后,“阿姨你好,这里是不是有位名叫龟井寿司的人,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找他”,柯南在大厅巡视了一圈,走回前台一脸稚气地问道,阿笠博士向前台服务员点了点头,“请稍等,诶,有,找到了,现在应该在樱花06房间用餐”,“谢谢”,柯南很天真地笑着回应,然后直奔樱花06房间,博士和哀紧跟在后。?? 

推开门,正在用餐的客人齐唰唰地看着这个莽撞闯入的毛头小孩,“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嘿嘿”,柯南看到方形餐桌周围有坐着四个人,虽然完全不认识,不过,四人的面庞和衣着已经深深刻入了脑海,正对门的是一位看上去年龄较大的中年人,一身白色礼服,项上挂着金光闪闪的链子,看起来很富裕的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左边坐着的是一位身穿黑色休闲西装,正在抽烟的男子,看上去很是年轻,那男人同样戴着黑框眼镜,这让他看起来老成了不少,中年人的右边是一个女人,肥大的衣服显得她整个人十分臃肿,她不时地摆弄这自己长长的指甲,而正对中年人的也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一看就是保镖的不二人选,因为四人同时望向柯南,所以背对柯南的那位也把脸朝向了他,这人面相凶恶,左脸一侧留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看到四人健在,柯南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那位中年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位龟井寿司先生,“他还没事吧,总算赶上了”,一旁的阿笠博士轻声对柯南说,“恩,不过不能放松警惕啊”,这时,服务员推着餐饮车过来了,上面放着一口大锅,热气正往外冒,服务员很有礼貌地敲门,然后进去,把热气腾腾的大汤锅放在餐桌的正中央,打开盖子的瞬间,柯南突然感觉一片朦胧,赶紧摘下眼镜用镜纸擦拭,尔后重新戴上,这是服务员已经退出来了,柯南觉得这位服务员有些面熟,正埋头苦想,站在一旁的哀和博士在小声议论着什么,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女性的惊叫,“啊啊啊啊”,柯南立刻推门而入,看到那位中年人倒地不起,旁边的两人吓得呆滞,只有那位魁梧男子很镇定地准备去扶倒地的中年男子,“住手,我劝你们最好不要碰他,如果不想自找麻烦的话”,魁梧男子转头恶狠狠地说:“谁让你进来的,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我是警察,都别乱动”,阿笠博士先是一惊,转而立刻对起了口型,“新一又擅自使用我的声音”,阿笠心里想着,思维却跟着柯南飞速运转,柯南趁三人停顿之际迅速跑到中年人身边,用鼻子闻了一下,“苦杏味呢,不会错了,是氰化物中毒”,胖女人似乎缓过神来,对着阿笠博士乱叫,“快,快叫救护车”,柯南立刻阻止道:“不,不用叫救护车了,他已经死了,真正应该叫的是警车”,“诶,警车?难道”,那个吓得腿软的年轻人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柯南,“没错,这是杀人事件,凶手就在你们中间”。“什么?不可能”,听到柯南这话,三人都异口同声地叫起来,一个劲地摇头。柯南根本没有理会,径直找旅馆的保安来保护现场。 

毛利一行在帝国饭店和谐地享受着丰盛的晚餐,这顿饭让小五郎刚刚才挣得的回礼金变成虚幻。“兰,怎么样,不错吧”,妃英理笑着说,“切,有什么好的,一点也不好,还不如在楼下寿司店喝点清酒”,小五郎好不客气地说,“哎呀,不要这样嘛,爸爸,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应该开开心心地嘛,好啦,不要说啦,这里味道真的很不错噢”,兰连忙打起了圆场,“切,谁和她是一家人了”,小五郎还是板着脸,“啊啦,有人爱吃不吃,兰,我们好好吃”,英理故意朝着小五郎说着,“切,谁说不吃了”,小五郎一声不吭地埋头吃了起来,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晚餐结束。 

大约半小时后,两辆警车停在了旅馆门口,一男一女两名警官走进来,柯南很自然地打着招呼,“佐藤刑警,高木刑警,这边,这边”,“柯南君,小哀,阿笠博士,你们怎么在这儿?”,高木问道,“额,碰巧过来玩儿的”,阿笠博士笑着回应。接下来就是问话了,所有人员的身份如下:死者,龟井寿司,51岁,龟井软件开放公司社长。年轻人,岩田雄次,29岁,公司骨干技术员,研究软件开发。胖女人,星野奈美子,31岁,公司市场部经理,魁梧男子,小渊泽茂,35岁,公司保安部经理。今天是社长请客让大家好好休息泡温泉的,三人和社长的关系都比较融洽,几乎没有什么争吵。然而,柯南很清楚,凶手就是三人之一,可是苦于没想通怎么下毒,突然,服务员推着空架车过来了,柯南头上顿时感觉一道闪电划过,右手托着头,自言自语着:“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犯人应该就是那个人”,同时眼睛看向三人中其中一个,接着用手轻推了一下眼镜,嘴角上扬了。(这动作估计大家都看腻了) 

“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阿笠博士又是一惊,不用说,柯南又在用博士的声音,所有人都转过身看着阿笠博士,“诶,真的吗?是谁,额,我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啊,只有死者的筷子和手指上检测出毒物反应,其他地方和嫌疑人身上都没有啊”,高木惊讶而高兴的表情直接表露出来,柯南迅速躲进桌子,然后开始推理:“佐藤刑警,高木刑警,先告诉我嫌疑人身上都有哪些与死者相同的东西”,“额,与死者相同的东西有岩田先生的眼镜,星夜女士的手帕,还有小渊先生的打火机”,高木照着刑警记事本上念着,“很好,现在让他们做与死者相同的事,也就是取戴眼镜,用手帕擦拭手以及用打火机点火,顺便说一句,都用左手”,三人照做了,柯南突然从桌子下面跑过来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啊咧咧,岩田叔叔,你怎么不会用眼镜了呢,看啊,不是应该这样吗,你看,很轻松啊”,说着,柯南做了一遍,“看吧,又错了,你怎么不那些架子的头呢?好奇怪”,柯南加重了语气,“这个,不能拿那里”,岩田雄次吞吞吐吐回应,“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不能碰那里”,柯南扶了一下眼镜突然用坚定而有力的声音说道:“因为上面有毒,对吧”,“啊,原来是你”,众人惊呼,“没错,犯人就是你,岩田雄次先生,证据就是你眼镜上一定会检测出毒物反应,同时上面还会有死者的指纹,你故意选择和龟井先生一样的眼镜就是为了可以换掉他的眼镜以消灭证据,恐怕当时你故作慌张腿软就是为了好接近倒地的龟井先生以便换眼镜吧”,阿笠博士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是,就算下好了毒,岩田先生怎么控制在吃饭期间龟井先生会去弄眼镜呢?”,高木刑警不解地问,“如果只是一般情况便无事,可是如果饭桌上突然端来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汤,服务员当面打开会怎么样呢?”,柯南继续说着,“原来如此,热气会让眼镜蒙一层雾,此时龟井先生就会自然的取下眼镜擦拭,毒药就是在那时沾在手上的,进而吃饭,自然就把毒药吃进嘴里了”,一直在旁沉思的佐藤刑警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总之检查一下岩田先生的眼镜答案自会揭晓”,柯南说完关掉蝴蝶结发声器从桌子底下走出来。很快,鉴定人员检测出指纹和毒物反应,在铁证下,岩田雄次认罪了。 

就这样,犯人被带进警车,佐藤刑警突然给犯人一个什么东西,然后对高木说了些什么就转身走了,柯南觉得不太对劲,同时注意到佐藤刑警的右裤腿摺皱有异样,于是迅速跑过去问高木,“高木刑警,佐藤刑警到哪里去了?”,“这个,她说有点事情要办,让我先押送岩田回警视厅”,“可恶,可恶,刚才为什么没注意到呢”,柯南咬牙切齿,跑回阿笠博士车里,两人已经上车了,“博士,你带着灰原赶快走,我有事,等下自己回来,放心,我不会有事”,说完便飞一般地冲向后山。 

饭后,三人从帝国饭店走出来,天色已经暗黑了,可能是赌气,小五郎最后吃得有点撑了,拖着沉重的身体缓慢前行,嘴里还直喊难受,妃英理和兰看到这般景象同时无奈地摇了摇头,继而向惠比寿车站走去,东都环状线的列车很快就来了,这个时间,列车上已经没有很多人了,三人上车后很快找到位子坐下,当电车行至上野站时,妃英理突然对毛利兰说:“兰,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情要办,这样,我先走了”,“诶,我还以为今天爸爸妈妈可以一起回去呢,爸爸,你去送送妈妈,我自己可以回去”,“啊啦,谁要他送啊,你看,那人也没有半点诚意啊”,“切,谁要送她啊,自己不识路啊,哼,也没人要我送啊”两人又互相打起嘴仗来了。“等下,你们到底有完没完,爸爸,快去送妈妈”,兰突然大声叫道,同时握紧拳头敲打着车厢的扶手。“可恶,当初就不该让你学空手道”,毛利小五郎小声嘀咕着,说话间,电车抵达上野站,简单和兰告别后,小五郎和英理下车了。 

温泉后山上一个黑影正在向车里走,“有什么急事吗,佐藤刑警?”,柯南对着黑影喊道,“啊,有点私事,柯南君怎么没和博士一起回去吗?”,黑影头也不回地坐进车里,“私事,扔下同伴就这样走了可不好喔,贝尔摩多”,柯南走到车门前,冷静地回应着黑影,“啊啦,还是被发现了,果然不愧为工藤新一啊,什么时候?”,“你给岩田吃东西的时候,我注意到你右裤腿摺皱不太对劲,那应该是枪吧”,“bingo,好了,站着不累吗?进来说话”,柯南径直走到另一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启动了,奔驰在宽阔的大道上,“龟井是你们杀的吧,岩田是组织成员吗?对了,你把佐藤刑警怎么样了”,柯南直入主题,“真是直接啊,问题还真多,龟井那老头竟然窃取了组织资料,就派岩田去解决了,现在岩田应该已经不在了,那位刑警嘛,不用担心,只是美美地睡了一觉而已”,“你说什么?你给的他什么?”,“别这么着急嘛,给他的只是他自己的凶器而已,噢,对了,我也给了那位阿笠博士家的小女孩”,“什么?你说什么?快送我回去”,“啊啦,不要着急嘛,听我说完嘛,我给岩田的是毒药,而给她的是性药,所以,你得快些回去解救她喔,顺便说一句,我正在全速送你回去”,贝尔摩多看着柯南一脸严肃忍不住笑了起来。柯南突然想起什么轻声说道:“我和灰原变小的事,琴酒他们知道吗?”,“啊啦,你不说我还忘了,就是他让我来找她的,不过你放心,我暂时是不会说的”,柯南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开车的贝尔摩多,一声不吭,车窗外的风景在迅速后移,渐渐地,霓虹灯开始密集,东京快到了。 

晚上的上野依然热闹非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落在上野街区的小苑内无比的安静,皎洁的月光照进妃英理的卧室,屋内两个黑影依偎抱在一起,很是甜蜜的样子。“啊啦,演技不赖嘛”,“切,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不倒我堂堂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呼哈哈哈哈”,“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我都快等不及了”,“喂喂,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少装了,你不是也很急吗”,于是,两个黑影就这样倒在了床上,小五郎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英理的衣服,迅速用手将性感蕾丝胸罩解开,一缕月光打在妃英理那浑圆挺拔的双峰上,显得这位在美女律师更加的迷人,早已按耐不住的小五郎一头埋了进去,用舌尖挑弄起那两颗晶莹剔透的紫色葡萄,妃英理非常懂得保养,虽然已经是快四十的人了,但就身体的嫩滑来看,与二十岁青春少女没有太大的差异,小五郎是个出了名的色狼,这样的猎物怎可能放过,何况这本来就属于他的,和妃英理分居这几年,他们之间的这种床上活动却并未停止过,经常背着女儿去别处偷欢,对于身下的尤物,小五郎没有做太多的前戏,没错,他们也不再需要太多的挑情前戏了。 

小五郎在疯狂地吮吸着妃英理的丰乳的同时,空出双手伸向英理的神圣之地,然后用最敏捷的动作褪下了自己和英理的内裤,很快两人已经赤体相视了,英理很享受地起伏呻吟着,用手抓住小五郎的阳物来回搓揉,此时英理的下身早已是淫水直流了,身体上的快感令她忍不住抓住小五郎巨大的阳物使劲往自己的洞口顶,小五郎当然不会拒绝如此好意,顺势用力一顶,随着妃英理高亢的销魂淫声,小五郎的阳物整根没入,几乎没有停顿,立刻开始用力抽插了起来,随着小五郎有节奏地抽插,英理的浪叫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这连绵不断的叫声也让小五郎非异常兴奋,不由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双手同时不忘把玩这胯下尤物的木瓜乳,不自觉地自己也自主地呻吟起来,这样大概持续了三十分钟,随着英理和小五郎的激昂合奏,小五郎在英理温暖的肉腔里一泄千里,将子弹全部送入英理的子宫深处,然后贪婪地趴在这位在法庭上呼风唤雨的美女律师的身上。迷糊中小五郎看了看时间,22点10分,越是漂亮的女人性欲就越强,这句话还真的没错。在英理的一再要求和诱惑下,小五郎又重复了刚才的动作,这下他真的是精疲力尽了,胯下的英理也是一样,或者应该说更累,两人进浴室清洗了一下身体,小五郎把英理抱上床,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下休息了一会儿,等着妃英理熟睡后,才放心离开。 

半夜,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了阿笠博士的研究所,车里飞奔出一个小男孩,头也不回地冲了进去,跑车里的黑影说了一句“祝你好运,银色子弹”就全速离开了。“博士,灰原呢?”,柯南急促地问道,“干什么,撞鬼了啊”,灰原很不耐烦地回应着,“在车里,佐藤刑警给的药,你吃了没?”柯南穷追不舍,“你才要吃药呢,佐藤刑警根本就没来我们的车啊”,灰原还是很不耐烦,“新一,你这是怎么了,是太累了吧”,博士关心问道,“也许吧,这么晚了,我今天就睡这里了”,柯南无力地回应着。周围一片寂静,柯南躺在床上,心想,居然被耍了,呵呵,贝尔摩多,我会抓住你的,还有那个组织,我会把你们一往打尽的,等着吧。 

月色下,精疲力尽的小五郎回到位于米花町五号的毛利侦探事务所,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回应,他看了下手表,短针已经指向了“1”,然后自嘲般地嘀咕起来:“兰这么晚了应该早就睡了吧”,然后自己用钥匙打开门,看到一片漆黑的屋子,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看到早已熟睡的兰的性感身躯,微笑着自言自语:“真像英理年轻的时候啊”,用手摸了摸已经瘫软的阳物,然后便上床沉沉地睡去了。 

 【完】  上一篇:我的结拜妹妹,小姗 下一篇:偷窥隔壁印度美女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