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娜娜女王的调教

2018-08-02古典小说炮姐961°c
A+ A-

于风看了看眼前这栋墙上长满了绿色藤蔓植物的白色小楼,没错,这就是娜娜給他的地址。他走上门廊,敲了敲门,一股患得患失的焦虑涌上心头。于风是色城SM社交圈里的新人,作为一个『主人』,他很想拥有自己的奴隶,多多益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职业技能不足,要想收服高质量的奴隶,必须先精通做『主人』的本领,所以他找到了圈内最著名的女王娜娜,想拜她为师学几招。娜娜一向低调,很少收徒弟,但这次却答应了于风的请求。

这是于风一生中最长的等待,足足等了有两分钟,大门才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留着金色短发的漂亮女人。于风暗暗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失望,他仰慕已久的娜娜女王果然是个美女。

『于先生吧?下午好。我的主人正在等您,请跟我来。』金发女郎说道。

于风跟随着这个身材娇小的金发女郎往里走,心想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美人居然是奴隶,我要是学到了本领,就也可以拥有如此漂亮的小女奴了。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激动,不由加快了步伐,跟随着金发女郎来到书房门前。

金发女郎轻轻敲了敲门。『进来。』屋里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金发女郎推开门,引着于风走了进去。一间装饰得古色古香的书房,娜娜女王坐在一张巨大的红木书桌后面,打量着她的客人。

于风身高一米八十开外,身材高大,全身流线型的肌肉并不显眼,但力量十足。他的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光滑没有疤痕,鞭子抽上去一定很舒服。只可惜他是主不是奴,娜娜不无遗憾地想,有着一具好皮囊,不过要想做个好主人,精神远比外表更重要。

『欢迎你,于风,请坐。』娜娜坐着没有动,点头示意于风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于风在娜娜的对面坐下,开始打量这个名闻遐迩的女主人。娜娜身材匀称,蜜色的肌肤,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开领上衣,胸前鼓鼓的,长发披肩,漆黑明亮的眼睛藏在一副金丝无边眼镜后面。她虽然长的很美,但于风觉得更吸引人的是她那优雅的风度和充满自信的神情。

她的打扮让于风有些意外,他心目中的女王形象是身着紧身皮衣,戴着乳胶手套,而不是娜娜这样中学语文教师般的阳光形象。

『我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让你失望了?』娜娜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于风的想法。

『哪里,哪里。』于风骇于娜娜的敏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果你想当我的学生的话,这就是你的第一课,内圣外王,外柔内刚。』娜娜说道,『虽然在你的脑海里,你必须时刻意识到自己的主人身份,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你的奴隶。你必须学会在其他人面前神情内敛,王霸之气只能在你的奴隶面前散发出来。否则的话,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主人,而是一个嚣张霸道,令人无法忍受的控制狂人。』

娜娜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于风注意到她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紧身短裙,黑色丝袜,黑色半高跟皮鞋。她走人的样子十分诱人,让人想入非非,但是她那典雅高贵的举止,又让人自惭形秽,不敢动半点歪念头。

她走到在墙角恭谨站着的金发女郎身前,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小蓓,我的小宠物,去换身衣服。』

『是,女王陛下。』小蓓回答一声,倒退着出了门。

娜娜回到书桌前,直接坐在了书桌的边沿上,一双长腿在于风眼前晃来晃去。于风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黑丝紧裹着的玉腿,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我的小蓓马上回来。等会儿你可以把小蓓当作自己的奴隶一样对待,我想看看你到底对我们的世界了解多少。不过你可得小心,她是我的宝贝儿,精神上千万别伤害到她,不然我就把你撕成碎片。』娜娜用轻松的口气说道。

于风连连点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副又紧张又兴奋的神情。娜娜暗中摇头,显然他是个菜鸟,还不能胜任主人的职责。

没多久小蓓走了进来,她全身上下几乎一丝不挂,只在纤细的脖子上围着一根粉红色的领圈,上面镶着黄色的宝石,闪闪发光,煞是好看。小蓓走到娜娜身前,跪了下来,双腿分开,双手顺服地放在大腿上。

『你看,我的宠物知道我喜欢什么,用不着我吩咐,她就在我身前跪下,还把腿张开。她知道我喜欢看她赤裸裸的阴阜。而且她从不多嘴,没有我的吩咐,一句话都不会说。』娜娜一边说着,一边怜惜地抚摸着小蓓的头发,就象在摸一只小狗狗。

『于风,你觉得在主奴关系中,谁是控制局面的一方?』娜娜问道。

『当然是主人,女王陛下。』于风不假思索地答道。

『首先,不要叫我女王陛下,你不是我的奴隶,所以还没有权利这么叫我。

』娜娜说道,『其次,你的回答是完全错误的。真正控制局面的是奴隶一方,只要他们说出了安全字,所有的SM行为都必须停下来。』娜娜顿了一下,用不屑的口气说道,『小同学,在来这里之前,你就没有做做功课?不要以为你想当主人就自动成为主人了,要想得到奴隶的信任和尊敬,你必须自己去争取。』

于风的脸腾的红了,她的话实在太尖刻了,简直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娜娜观察着于风的反应,脸红脖子粗,鼻孔喘粗气。她暗地里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错,她会教导他,但是首先,她要征服他。

『于风,我可以收你做学生。我会把你训练成一个严格但是有爱的主人。』娜娜的声音平静似水,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你要学的东西很多,首先,你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于风竖着耳朵听着娜娜的话,满腔怒气霎时变成了喜悦,没想到娜娜如此轻易地就答应当他的老师,简直难以置信。

『什么规矩,你说,我一定遵守。』于风急切地说。

『主奴关系同爱情一样,是一种两人之间的特殊人际关系,每一对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娜娜开始上课,『根据我的体会,要想成为一对成功的主奴,你必须了解另一半的所有情况,就像爱情一样。』

于风点点头,看着娜娜抚摸着小蓓的神情,若有所悟。她象对待爱人一样对待自己的奴隶,而不是一个物件。

『小蓓,去告诉小六,把一切准备好。』娜娜拍了拍小蓓的头,小蓓站起身,躬身倒退着出门走了。

娜娜转过身面对于风,继续说道,『我的条件说一不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指导你的方式是通过亲身经历。今后5天的时间里,你将住在这里,作为我的奴隶,每天接受我的各种调教。我警告你,我会把你推向极限,直到崩溃的边缘。有的主人擅长拷打,有的擅长捆绑,有的擅长精神虐待,我与他们不同,我不相信肉体伤害和精神侮辱,我不认为残酷虐待奴隶就能赢得他们的尊敬和信任。』

闻所未闻的理论,菜鸟于风觉得眼前开启了一扇门,通向一个全新的世界,他震惊着,反复咀嚼着娜娜所说的每一个字。不过,她要自己留在这里做五天的奴隶?这让于风有些踌躇,他原先以为,所谓的指导,是娜娜SM一个奴隶来演示給他看,没想到居然是要他亲历亲为,还是作为奴隶的一方。

『考虑考虑吧,于风,你用不着现在就答复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好想想。

不过今晚你必须睡在我这里,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房间。』

娜娜亲热地拉起于风的手,领着他走上二楼,进入客房。房间挺大,还有一个浴室,中间一张大床,四周的墙上挂满了油画。

临走时,娜娜指了指墙上一幅仿制梵高的作品说,『如果你想移动这幅画的话,请记住及时放归原处。』说完离开了房间。

于风很奇怪她为什么要这么说,似乎暗示他油画背后另有玄机。他走到梵高跟前,举起画框,移到一边,果然发现油画背后的墙上有两个并排的小孔。于风走到近前,发现两孔间的距离差不多就是自己双目之间的距离,于是凑过去两眼贴住小孔观看。

眼前出现的是隔壁房间的情形,四壁都涂成了明黄色,金碧辉煌,熠熠发光,屋子中间和自己的房间一样,摆着一张大床。床上坐着的正是小蓓,她身边坐着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男子。

小蓓仍旧只戴着项圈,全身赤裸,跪坐在床上,正对着于风这边的墙壁。于风通过墙上的窥视孔,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打开着的大腿,以及大腿之间。她的阴毛是淡金色的,与皮肤的色彩对比不大,仅仅隐约可见。她的阴蒂顶端有穿孔,戴着一个金色的小圆环。一对阴唇鼓鼓囊囊的,象是刚出锅的馒头。于风突然发现,他刚才在书房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小蓓的乳头上也有穿孔,挂着两个粉红色的坠饰,亮晶晶的,跟粉红色的领圈搭配在一起,色彩和谐美观。

跪坐在小蓓身边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刚才娜娜提到的小六,他身上缠着红色的绸带,完全勒在了皮肉里面,使得全身虬结的肌肉饱满地凸现出来。他脖颈间套着一根很宽的项圈,项圈的边缘镶了金属边,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于风的目光顺着红色绸带往下看,绸带的末端缠在了小六已经勃起的阴茎上。小六的阴茎不是很长,大概8寸左右,但是肥厚异常。他的蛋蛋也很大,挂在两腿之间,几乎碰到了床面。小六的身体只要稍稍一动,牵动红绸带,带动了他的阴茎,在空中一晃一晃,于风看到他的龟头形状大小酷似一个熟透的李子,同样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

金屋的房门打开了,娜娜女王走了进来。尽管穿着传统的SM服,黑色紧身胸衣配黑色皮裙,娜娜仍然显得那么典雅华贵,仪态万千。她没有戴眼镜,长发在脑后束了个马尾,几丝乱发挣脱束缚垂在额前,更增娇艳。一双玉臂套在黑色丝绒手套里。

『我的小乖乖们,你们今晚打扮的真可爱。』娜娜柔声道,『和往常一样,今晚的调教你们有权拒绝。想来你们也知道,我们这里今天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乐意为您效劳,主人。』小蓓和小六齐声道。

『很好,宝贝儿。今晚的安全字是『偷拍』,明白了么?』

『明白了,主人。』两人再次齐声道。

『今晚没有安排鞭笞的节目,只有一些轻微的拍打。小六,你是受的一方,可以随意选择你喜欢的肛门塞。小蓓,你要强烈刺激他,却不能让他射精,否则今晚接受惩罚的将会是你。』娜娜命令道。

两人点头,娜娜叫小蓓去拿工具做准备。小蓓跳下床,为小六精心挑选了一只肛门塞,又从床头柜里拿出润滑油。

娜娜走到床边,低头在小六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把他仰天推倒在床上。然后取出两副手铐,把他的双手拷在床头的柱子上。小六仰天躺着,阴茎不安份地抖动着。娜娜皱了皱眉头,厉声道,『要有自制力,小六。』

『对不起,主人。』小六很惶恐地连声赔罪。

遵照娜娜的命令,小蓓走过来抱起小六的腿举高。小六的膝盖被推到了靠近胸膛的地方,宽宽的臀部暴露在半空中。

娜娜在戴着手套的手指上涂满了润滑剂,又在小六的菊花洞口涂了一些。他的菊门颜色比周围的皮肤略深,呈深褐色,紧紧地关闭着。娜娜命令小蓓开始吸吮小六巨大的阳具,自己用手指在小六的菊花洞口来回按摩着。于风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六的肛门在娜娜的抚摸下,不住收缩颤抖。

娜娜略微加大力气,小六的括约肌已经放松,娜娜的手指滑入了他的菊花洞。小六高叫一声,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与此同时,小蓓的双手握住小六的阳具上下套弄,小嘴裹住硕大的龟头吸吮着,舌头上的穿环刺激着小六的龟头顶端。

小蓓熟练的口技摧毁了小六的抵抗,他全身放松,让娜娜深深地插入了他的肛门。娜娜的手指在菊花深处不管旋转画圈,充分润滑着干燥的谷道。当于风听到小六再度发出强烈的呻吟时,娜娜又伸进了第二根手指。两根手指用力,把小六的肛门撑开,直接往里面倒了一些润滑油,然后抽出手指,拿起肛门塞塞上。

尽管已经充分润滑,但是小六的菊花洞还是对外来物产生了巨大的斥力。娜娜耐心地寻找缝隙,轻轻用力,旋转着把肛门塞一点一点往里推。终于,肛门塞最粗大的地方通过了括约肌的防线,只听啵的一声,整个塞子被吸了进去,只留下大红色的底座像个井盖一样盖在了他的肛门了。

于风是个直男,只对美女感兴趣,这次却被眼前的景象打动,下体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他拉开拉链,早就蠢蠢欲动的肉棒弹了出来,昂首翘立,顶端亮晶晶的。于风用手指把泌出的爱液涂匀,然后一下一下开始打手枪。

小蓓吮吸着小六的大肉棒,脑袋上下晃荡,节奏越来越快,似乎有些失去了控制。她的下身早就湿得一塌糊涂,汗水混和着爱液,顺着大腿往下滴。

『小蓓,放慢节奏,抓住他的根部用力挤,阻住他的精虫上膛。记住,你不能让他射出来,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射精。』娜娜冷冰冰地说,『现在把他的腿再抬高些。』

小蓓的欲火被打断,有些不甚情愿,但还是不敢违抗娜娜女王的命令。她恋恋不舍地吐出了小六的阴茎,双臂环抱住他的腿,把全身的重量靠了上去,小六的身体弯成了虾米,脑袋靠在床上,双手铐在床头,双腿在空中举得高高的。

『小六小乖乖,现在并不是在惩罚你,而是训练。你要受不住的话,随时可以说安全字让我们住手。不过如果你顺利通过调教的话,你会受到奖励。』说着娜娜在小六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女王陛下,让您开心是我最大的荣幸,请继续,我受的住。』小六喘息道。

娜娜取出一块乒乓球拍形状的木板,在小六的屁股上轻轻拍了几下,然后高高举起,带着风声,重重击打在他的屁股上,声音响亮。然后两瓣屁股一边一下,噼噼啪啪连打了几十下,小六的厚臀变得跟猴子屁股一样通红通红。

每一次击打,小六都忍着不作声,只是全身的颤抖暴露出了他所受的痛楚。

似乎他把痛感吸收到体内,转化成快感,传送到了下体。他的阴茎高高勃起,在空中随风摇晃,顶端泌出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于风仔细观察着,终于悟出了其中的道理。娜娜的板子每一次打下去,都震动了小六塞着的肛门塞,肛门塞刺激着他的前列腺,导致了阵阵快感。想到这里,于风不由一阵兴奋,加快了打飞机的节奏,感觉自己也快要高潮了。

小六的屁股一片怒红,血液似乎要冲破肌肤激涌而出。娜娜停止了击打,然而小六的屁股却仍旧扭来扭去,冀盼着下一击的到来。娜娜命令小蓓继续舔吸大刘那根顶端不断渗水的巨大水管。

小蓓把小六的肉棒整个儿吞进了嘴里。从于风的角度可以看到,小蓓的喉咙鼓胀出了一块,上下不停地蠕动着。于风忍不住要射了,小六也忍不住要射了。

于风还是很佩服小六的,在强烈刺激下居然忍了这么久,自制力惊人。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恳求我同意你射精。』娜娜冷冷地说。

『求您了,女王陛下,垦请女王陛下开恩,允许我射出来。我,我要爆炸了。』小六气喘吁吁。

『小蓓,套弄他的阴茎,让他射精。等他高潮的时候,把肛门塞取出来。我要看到他的精液布满他的胸膛。』娜娜说道。

小蓓遵命摆弄着小六的阴茎,没几下小六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当他的阴茎开始发射前的抖动时,小蓓拔出了他的肛门塞。这一举动再度深深刺激了小六,他怒吼着象颗炸弹一样剧烈爆发了,乳白色的浓密精液象岩浆一般喷向天空,大部分落在他的胸膛上和肚子上,最远的溅到了他的脖子上和下巴上。

与此同时,偷窥中的于风也达到了高潮,迸发而出的水柱砸在墙上,精花四溅,留下了一大滩印记。

娜娜拿钥匙打开了小六的手铐,小蓓乖乖站在一边,直勾勾地看着小六的身体,舔了舔嘴唇,恨不得立刻骑到他的身上,把膨胀欲滴的下体压在他双腿之间,将他胸膛上的精液舔舐干净,可是没有主人的命令,她只得忍受着煎熬一动不动。

『你的表现很出色,』娜娜赞许地看着小六说,『想要什么奖励?尽管说,这是你应得的。』

『女王陛下,今晚我能fuck小蓓么?我太想让她那湿润滚烫的小穴紧紧夹着我的大肉棒了。』小六有些害羞地说。

『可以。今晚小蓓是你的了,温柔地和她做爱,狠狠地fuck她,由你选择。不过明天一早必须准时回到工作岗位,不得有误。去吧。』娜娜挥了挥手,两眼放光的小六拉起一脸兴奋的小蓓的小手,飞快退出了房间,消失在走廊里。

娜娜走到隔壁房间,敲了敲门,估计里面的于风整理停当了,这才推门走了进去。梵高的油画已经放归了原处,但是于风来不及清理墙上的痕迹,大股大股的新鲜精液还在顺着墙壁往下滴。

『刚才休息的还好么?』女主人殷勤地问客人。

『很好,很好,谢谢。』于风下意识地回答。

『你想好了么?』

毫无疑问,于风早就做出了决定。

『我接受你的条件,娜娜。』

『很好。从现在起,你必须叫我主人或者女王陛下,没有我的允许不得称呼我的名字。现在把墙擦干净然后睡觉,对你的调教从明天开始。』娜娜命令道,『明天是第一天。』


 完 上一篇:暴力SM 下一篇:中国历朝美女之西施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上一篇 暴力SM
下一篇 寻秦记后传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