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金鳞岂是池中物

2018-08-02古典小说炮姐50°c
A+ A-

故事简介 
一个北京的小流氓,在美国读完大学,又很幸运的中了加州的六合彩。他收买了一个跨国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得到了被派回北京分公司做投资部经理的机会。在他与形形色色的美女接触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危机,但他总能凭着自己的关系和运气化险为夷,更成为一代商业巨子。
文中既有激情的性爱,也有比较细腻的感情描写,但所有的性爱情节都是男主角一人担纲,没有多男一女、多男多女或乱伦的情节。本人是得到了《风月大陆》的启发,才决定写这编小说,不同的是,《风》中的叶天龙是从有一点兵权干起,本文中的男主角则是由有一点钱开始。这是一个由虫变龙的故事,正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人物介绍
侯龙涛有六个把兄弟,都是从小就在一起跟人打架打大的。在他高一那年,七个人喝了血酒,结为兄弟。是不是有点老土?可这是真事。 
老大,刘宏达,外号大胖。为人仗义,豪爽,但做事不计后果,极易冲动,还有些好高骛远。现年二十五,没有正经工作,有很多的黑道朋友。
老二,武兵,外号武大。为人极有城府,攻于心计,是侯龙涛的小学同学。现年二十四,在银行工作。
老三,刘南。富家子弟,最爱用钱买女人心。现年二十四,也是个海归派,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老五,岑小宇,外号二德子。央视某部门主任的公子,和央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人大大咧咧,不修边幅,却也对周围人事心知肚明。现年二十三,北体大毕业,是国家级的台球裁判,刘南广告公司的合伙人,也是侯龙涛的小学同学。
老六,马明,外号马脸。北京某城区交通队大队长的儿子,在河北某市更是有强大的家族势力。为人阴险,但对兄弟却也没得说。现年二十三,由于老爸的势力,一直游手好闲,最近才转入正行,干起房屋中介的行当。
老七,林文龙。从小和侯龙涛在一个院里长大,两人如同亲兄弟般。为人重情重义,极好接触,所以在他家那一片儿是黑白两道通吃,但就是办事不太牢靠,总让侯龙涛不能对他完全放心。现年二十二,在刘南的广告公司里任设计主任。
除了这六个过命的兄弟,侯龙涛还有几个非常好的朋友,都是他的高中同学,会对他的未来起决定性作用。
李宝丁,北京某派出所民警。
项念休,外号一休,美国一大型药业公司驻京代表处的小头目。
李昂扬,国家质检委检察员。
左魏,北京一拍卖行拍卖师。
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么多的人物,这么复杂的关系有点烦呢?我不想把这篇小说写的像A 片一样,上来就是乱肏一气,而是要有故事情节。我尽量把文章写的真实,让在北京的朋友能有种就发生在身边的感觉,让不在北京的朋友也能对北京年青人的真实生活有个了解。

 第一章 龙回故乡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编者话:这是兄弟我第一次写作。在美国三年,从没这么用过中文,有的语法可能都不是很通顺了,请大家原谅吧。和女人做爱的时候从来也没特别注意过她们的下身到底是怎么样的,现在写出来可能就有一点不尽不详了,各位多包涵。总觉得自己写的不是很好,但又不知道问题在哪,还请大家多指教。我的E-MAIL是[email protected],欢迎大家给我提议见。我现在的学业很忙,再加上H情节真的很难写,又不想像有的文章那样把相同的情节来回来去的用,好费脑子,所以进度不会很快,估计一星期一章吧。但是如果大家爱看的话,我一定会坚持把它完成。如果有朋友要转贴这文章,我没有意见,但请注明发言人为MONKEY。特别感谢那位叫我老大的仁兄,我记不清他的名字了,他是第一个回应我简介的人,是他给了我动力,让我在今晚就完成这第一章,谢了。 
*********************************
7/19/2002
二十三岁的侯龙涛坐在CA984航班的头等舱里,等着飞机起飞。想起一年来不可思议的经历,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脸上不由得现出一丝笑容。
在赢了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六合彩后(虽然在交税之后只剩下九百来万,但也很不错了),本可悠然自得的过完一生,但坐吃山空不是他的作风,可要他自己开公司,又觉得太累,便花了五十万收买了全美最大的跨国投资公司IIC (INTERCONTINENTIAL INVESTMENT CORPORATION) 的总经理,让他派自己回北京的分公司做投资部的经理。终于可以衣锦还乡,又能和他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狐朋狗友打天下了,怎叫他能不喜上眉梢呢?
一个女孩儿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侯龙涛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礼貌性的相视一笑。
那是个中国女孩,却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半长发,脸蛋很娇美,她穿着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脐眼儿露在外面,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裸露着,一双高跟儿凉鞋很可爱。
“哎,多好的女孩儿啊,可惜被美国的文化给毁了。但是白给,我还是会要的,欧美的野性外加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也不错嘛。反正要飞十几小时,不如和美女聊聊打发时间。”侯龙涛在一边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小姐,我叫侯龙涛,咱们认识一下吧,十几小时的旅程,有个人聊天儿会好过一点儿。您贵姓啊?”
“好啊,你不用客气,我叫张玉倩,叫我玉倩就行了。”女孩儿果然有欧美女人的大方。
侯龙涛对名字里有“倩”字儿的女人有特殊的好感,因为他唯一爱过的一个女人的名字里就有一个“倩”字。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加速滑行了,突然间,张玉倩双手紧抓座椅的扶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用力的闭着,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把空姐叫来?”侯龙涛关心的问。
“啊,不用,我有个毛病,很害怕坐飞机,每次都紧张的要死,还总是晕机,但为了回国,也只能忍着了。”张玉倩尴尬的对男人笑了一下儿。
“噢,我这有新出的一种晕机药,你要不要试试?这药管用极了,实际上我也晕机的厉害,十分钟前我吃了一颗,你看我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
“那太好了,快给我一粒。”可爱的女孩,社会经验还是太少,没什么防人之心,怎能想到眼前这个西服革履像大哥哥一样的男人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北京小痞子呢?
侯龙涛从上衣的内兜儿里取出一个药瓶儿,倒出一粒给女孩儿,“这药是甜的,像糖片儿一样,嚼了就行了。”
“嘿,真的是甜的。”玉倩朝男人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以示感谢,可她不知道,她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晕机药,而是强力的迷幻药。
侯龙涛是拿女孩儿做实验,看看这药是不是像说明书上说的那么管用,会让女人失去意志,却不昏迷,对外界的刺激仍会有正常的反应,药效四小时,随后什么也不记的,只以为睡了一觉。
五分钟后,玉倩的眼神变的朦胧起来,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儿里顺着嘴角儿流了出来。
“你没事儿吧?”侯龙涛靠近女孩儿问。
“我…没…事…”玉倩的话语已变得机械化了。
“我肏,这药也太他妈管用了!”侯龙涛心中一阵激动,他一把将美少女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粉红色唇膏儿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她甘甜的津液。
玉倩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男人的嘴里,两手搂住他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侯龙涛用左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摸着白嫩的大腿。
玉倩穿的是一条T-BACK的小内裤,她圆圆的屁股就直接落入了男人的魔掌。
一个空姐儿走过两人身旁,看见两人亲密的举动,轻轻的摇摇头,心想:“这些从国外回来的年轻人真是太开放了,刚认识就这样。”
两人亲吻了足足有三分钟,侯龙涛才放过女孩儿的舌头。
玉倩闭着眼睛,张着小嘴儿,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嫩肉也跟着不停起伏。
侯龙涛看看四周无人注意,拉起女孩儿,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快步进入洗手间中。
侯龙涛先将美少女顶在门上,用牙轻咬着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她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磨擦她嫩嫩的阴阜,右手拉起她的小背心儿,推开乳罩儿,开始轻柔的揉捏那大小适中、弹性极佳的左乳,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小乳头儿,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
玉倩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儿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侯龙涛低下头,在女孩儿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又移到她的右乳上亲吻,把乳头儿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浅红色的乳晕上打转儿,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她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
玉倩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男人的手指。
这时,侯龙涛已感到自己西裤的膝部被浸湿了,知道面前的小靓妹已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但他并不急,抽出手指,蹲下身子,双手抓住她两瓣圆翘的小屁股,开始隔着她粉红色的小内裤亲吻,娇嫩的花唇不断向外吐着蜜汁,渗入了嘴里。
男人拉下玉倩的内裤,面前出现一副绝美的阴户,两片大阴唇和乳头一样是娇艳的粉红色,微微的张开着,一粒小肉芽儿在阴唇的交叉处探出头儿来,乌黑卷曲的阴毛儿明显是经过细心的修剪,呈现倒三角形。
侯龙涛先将两片阴唇从下到上的轻舔了几遍,再将小肉芽儿含入口中,用舌尖儿挑动着它。
玉倩修长的双腿变的僵直,柔软的臀肉向内缩紧,下体微微的向男人的脸上顶着,像在追逐他的舌头,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呻吟。
侯龙涛将舌头探入阴道中,分开小阴唇,舔啊舔啊,就好像正在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品。
玉倩的阴道像有生命一般,不断的夹紧侵入的异物。
从女孩儿的反应,侯龙涛发觉她不是个床上老手儿,在美国的女孩儿,又长的这么甜美,居然还能保持住自身的一份清纯,真是让人有些感动。
侯龙涛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有时更是感情高于一切,他突然有点儿犹豫,只为满足自己的性欲,就这样欺凌一个好女孩儿,自己会不会后悔呢?想着想着,屄缝儿中的舌头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别…别停嘛…我好难过…”玉倩突然发出了娇声。
侯龙涛抬起头看她,一张俏脸上有两朵晕红,一双妩媚的大眼睛虽然由于药物的作用显的无神,却也有秋波不断的送出,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舔着红唇,口水顺着嘴角儿一直流到雪白的胸脯儿上。
这样的景象就算是圣人也没法儿忍受,更何况是从小就视色如命的侯龙涛,他一把将女孩儿脸向下按在洗手台上,拉出早已怒挺的阴茎,带上套子,准备从背后肏入。
男人他一低头,看见了玉倩藏在两片翘臀间的肛门,居然也是粉红色的,还在轻轻的蠕动,诱人之极。
侯龙涛禁不住诱惑,不得不再把插入的计划推迟,他蹲下去,扒开女孩儿的臀瓣,伸出舌头,在她的菊花蕾上轻舔,一股浴液的香味冲入鼻中,美女的屁眼儿都是香的。
这下可要了玉倩的小命儿,“别…别舔…啊…好难过…求你了…”
侯龙涛将一根手指慢慢的插入女孩儿的小穴中,轻柔的抠弄起来,舌头还是在她深深的臀沟中不停滑动。
“处女”两个字一下子冲进了男人的脑海里,他摸到一层薄薄的肉膜儿护在收缩的阴壁上,这一不期的发现,简直令他的小弟弟又涨大了一号儿。
玉倩难奈的扭动着小蛮腰,胸前的双乳也跟着不停的晃动。
侯龙涛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手扶硬挺的大鸡巴,在女孩儿的阴唇上磨了几下儿。
玉倩回过头来,用一种又哀怨又略带乞求的眼神看着侯龙涛,这种眼神能“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侯龙涛腰一用力,粗长的阴茎长驱直入,小腹“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美少女圆润的屁股上,就这一下儿,他就差点儿射出来,小穴实在太紧了,阴壁紧紧的包裹着大鸡巴,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子宫颈口儿上的大龟头被像小嘴儿一样的花芯吸吮着,真是太刺激了,他赶快收敛心神,摒住精关,狠捏着玉倩的屁股,深吸一口气。
但至少男人是爽成这样,玉倩可就惨了,在插入的一瞬间,她一下儿被从酥麻的快感中拉入了开苞儿的地狱,肉体被撕裂般的痛苦让她“啊!疼啊…”的大叫一声,眼泪如泉水般流了出来。
侯龙涛为了减轻女孩儿的疼痛,强忍着抽插的冲动,伏下上身,伸出左手揉捏她的玉乳,右手探到下面,按揉着她的阴核,还将阴茎轻轻的一挑一桃的,一边亲舔着她香汗淋漓的背脊,一边柔声的安慰,“小宝贝,别哭,哥哥心疼你,你忍着点儿,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玉倩咬着嘴唇儿,发出“唔唔”的鼻音,像是明白男人的话一样。
在侯龙涛不懈的挑逗下,女孩儿的表情终于又从痛苦回复到了难奈,阴道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爱液,他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速度不断的加快,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玉倩也本能的摇动美臀,配合身后男人的肏干,以求获得更大的快感,她嘴中的“啊啊”声也由小变大,由慢变快。
每次侯龙涛的小腹撞击到女孩儿的屁股,她就会叫一声,两人性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点点的落红混着淫水儿,顺着她光滑的双腿滴落到地上,更刺激交媾中的男女。
侯龙涛拉起女孩儿的身体,把头向前探出,一手揽过她的头,一边抽插,一边和她疯狂的接吻,两人的口水滴落到台子上,积成小小的一滩。
不一会儿,玉倩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随着一声高昂的“啊”声,一股火热的阴精从子宫中冲出,浇在男人的龟头儿上,就算是隔着一层套子,还是能感到它的热度和力量。
多清纯的女孩啊,就算是在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里,玉倩也只会用“啊”来表达自己的喜乐,没有一句淫言浪语。
玉倩上身趴在洗手台上,胳膊已无力支撑身体,两个圆嫩的乳房被压在身下,形成两个厚圆盘,要不是男人抱着她的小蛮腰,她早就跪在地上了。
侯龙涛还没有射出来,在享受完高潮中的女性阴道的痉挛后,他又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奇怪的是玉倩这次却没有用叫声回应。
侯龙涛仔细一看,原来女孩儿已经被搞的昏迷了过去,他又拼命的抽插了一轮儿,也泄了出来。
男人趴在玉倩的背上,一边轻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轻抚着她的雪肌嫩肤,一寸也没放过。
享受了一会儿性爱后的温存,女孩儿也悠悠的转醒过来,侯龙涛细心的为她清理,确保没留下任何痕迹,最后又把她微肿的阴唇含在嘴里疼爱了一番,这就没办法了,但愿她感觉不到阴唇的肿胀,就算能感觉到,也盼她不好意思提起吧。
男人抱着玉倩的腰,给了她一个湿吻,拉着她走出洗手间。
回到座位上,侯龙涛让女孩儿把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不断的亲吻她的额头、脸蛋和小嘴儿,直到药效过后,她又睡了两个小时才真正的清醒过来。
玉倩果然什么也不记的,告诉她吃完药后她就睡着了,她也就信以为真,还不好意思的向男人道歉,说是压到了他的肩膀。
侯龙涛心中暗笑:“我压你可比你压我重多了。”
玉倩刚刚睡醒,精神正好,拉着男人一直聊到降落,原来她还是个才女,才只有十九,就已是个大三的学生了,趁放暑假回北京看父母。
两人聊的很投机,因为侯龙涛大五岁,女孩儿便一直叫他“涛哥”,侯龙涛并没有打听她的家世,既然能以学生之身坐头等舱,肯定不会是普通人家,再加上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儿,也就不在乎那些了。
两个人在入关之前交换了电话,说定了保持联络。
走出机场,侯龙涛突然跪在地上,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一下儿地面,不顾其它旅客惊愕的目光,冲天大叫:“我亲爱的祖国,我亲爱的北京,我终于回来了,再也不用离开了。”才
“嘻嘻,你这人真有趣儿。”玉倩轻笑着说。
“是啊。对了,你别再染头发了,让它们变回原有的黑色吧。中国女孩儿就该是黑发,那才惹人喜爱。”侯龙涛看着女孩儿的眼睛说。
“好,我听你的…”连玉倩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听眼前这个只认识了十几个小时的男人的话,父母说了自己快一年了,自己都没听过。
也许这就是女人吧,在她们的潜意识里已知道谁就是她们这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
“这个小妞儿有点意思,慢慢发展看看吧。”侯龙涛目送女孩儿上了一辆挂市局警牌儿的AUDI A6,看着远去的警车,心里念道着。
“四哥。”
“臭猴子。”
“你他妈发什么楞啊?”几个和侯龙涛岁数儿相近的年轻人向他走过来。
侯龙涛转过身来,眼里已充满泪水,扔下行李,和走来的几个男人一一拥抱,男人间的感情,是外人没法儿理解的……


 完 上一篇:离婚女人 下一篇:圣女修道院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上一篇 丽珍
下一篇 一姐一妹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