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是我们村有名的混混,别人都叫叫他雄哥,整天不干正事,不是泡妞就是打架,他爸是村长所以也没什么人敢惹他,有天阿雄的路过村头麻将馆,看到里面有个皮肤很好,样子清秀端庄,脸上微微有点忧郁的成熟女人,是那种男人看了就喜欢的成熟女人,阿雄礼心里乐开了花,想着如何把这熟妇弄到手。

  阿雄经常来麻将馆,有事没事就和她聊了起来,才知道她姓唐,43岁大阿雄10岁是邻县的,可能是保养的好,外表看不出已经是40多岁的女人,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老妈,原来在外地打工,这几年赚到钱了就回老家了。由于聊熟了,在后来的几天中他们一桌吃饭,一起打牌,妈妈还经常约阿雄陪她逛街买东西。很多时候阿雄走在她后面,看着她细细的小腰,大大的屁股,就是胸有点小,怎么看也不像40多的女人。

  记得是有天其中有个麻友提出来去唱歌,妈妈也去了,头发挽在后面,穿着一套淡蓝色的裙子,看上去挺有熟女味道也挺迷人的,她自然就坐在阿雄旁边,大家相互介绍敬酒,一起喝了很多酒,阿雄邀请妈妈跳舞,(是KTV里面的那种隔开的小舞池,有人进去了一般别人是不会再进来的)由于跳的是两步,不时的难免身体接触摩擦,有的时候感觉妈妈的胸部顶到自己了,软软的……当时也没想什么。

  一曲下来阿雄和妈妈互敬了几杯,大家酒都差不多了,说话都放的开了动作也有点随便了,他们喝酒的时候妈妈坐在阿雄旁边,由于酒精的作用阿雄不时的搂着妈妈的腰和她干杯,可能是她酒也喝多了也没什么反应。喝了一会后,他们又一起去跳舞,跳舞的时候阿雄说握作手跳手酸,就把手放下来两手抱着妈妈的腰,让她两手抱着阿雄的脖子这样跳舒服一点,妈妈也没反对,就这样阿雄们抱着跳开始阿雄们之间还有一小段距离。

  慢慢的阿雄抱着妈妈腰的手一点一点的把她拉了过来,阿雄们的身体基本上是贴到一起了,阿雄能闻到她身上的洗发水的香味和身体散发出的味道,(这时候说实话阿雄心里已经有了强烈的一定要上了她的想法了)感觉到妈妈的呼吸声和双乳在阿雄胸前的摩擦的感觉,阿雄的鸡巴慢慢的有反应了,顶到妈妈的小腹了,阿雄把妈妈抱的更紧了让她的双乳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摩擦,让阿雄硬硬的鸡巴紧紧的顶着她的小腹,慢慢的摩擦,好舒服。

  阿雄看了她一眼,妈妈是闭着眼睛的,样子挺迷人的,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阿雄的胆子更大了,把嘴凑上去想亲她,阿雄两的嘴唇刚接触的时候,妈妈就避开了,阿雄就在她的颈部亲了一下,然后含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轻轻的舔,妈妈轻轻的哼了一声,并紧紧的抱住了阿雄,用小腹摩擦着阿雄硬硬的鸡巴,好舒服!怕一起的麻友知道他们不敢在里面跳太长两段音乐完后赶紧出来了,他们做在一起相互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妈妈躲避着,不让阿雄亲到她的嘴唇,阿雄一只手紧紧抱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的脖子不让她的头躲开,嘴唇用力的压在她的嘴唇上,舌头大力的舔开她的嘴唇伸了进去,不停的搅动和吮吸着,妈妈本来绷紧的身体一下就瘫软下来,任由阿雄紧紧的抱着亲吻着。

  阿雄能听到妈妈急促、兴奋的喘息声,她也慢慢的把舌头伸过来让阿雄吮吸着,阿雄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隔着薄薄的衣服摸柔着她的乳房,妈妈轻轻的呻吟着,摸了一会阿雄把手伸到她衣服里把她的胸罩推开,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她的乳房不大,但乳头挺大的在阿雄的抚摸下硬硬的立了起来。

  阿雄把嘴从妈妈嘴唇上移开弯下来含住了她的奶头,轻轻的吮吸着,舌头在上面不停的画圈的舔着,手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隔着小小的薄薄的内裤在她的屁股和阴户上抚摸,她的双腿不停的扭动着,她的内裤都湿了,阿雄要把手伸到内裤里面,可妈妈伸手来抓住阿雄的手不让进去,并夹紧了大腿说:「可以了,不要这样了。」阿雄现在鸡巴硬的不得了那肯放弃,硬是把手伸了进去,在妈妈的阴毛上抚摸起来,她瘫软下来双手搂着阿雄的脖子在阿雄的抚摸下顺从的张开了紧闭的双腿,阿雄把手摸到了她的阴户上,湿漉漉的滑腻腻的两片阴唇在阿雄的手指抠弄下张开着,不停的有骚水流了出来连毛毛都湿了。

  阿雄把两个手指伸进了妈妈热乎乎的阴道里面不停的抠弄着,阿雄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喘息着不停的扭动身体呻吟着,阿雄把她的内裤脱到了大腿下尽情的玩着她的阴唇,玩了一会想直接把她的内裤脱下,妈妈拉着内裤不让脱说:「在这里不行。」阿雄说:「内裤拦着我不好摸,脱下来吧。」妈妈顺从的让阿雄把她的内裤脱了,阿雄把她的内裤揣在他的后裤兜里了,说真的阿雄真想把硬硬的鸡巴插到她的小穴里,可是人太多有不敢,摸了一会怕人家发现他们跳舞怎么跳这么长时间。

  他们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又出去唱歌,呵呵,妈妈和阿雄要内裤,阿雄没让她穿内裤,她脸红红的很不自然的跟在阿雄后面出来了,坐在阿雄身边说:「你好坏欺负姐姐。」阿雄小声的说:「喜欢姐姐水汪汪的骚屄。」妈妈笑眯眯的握着拳头打了阿雄几下,说实话离家几天了阿雄的鸡巴好想干屄,可能妈妈也一样屄屄痒了,也想吧。

  他们在外面坐了一会,阿雄小声的对妈妈说:「我又想吃奶了,怎么办?」妈妈嘴上说:「你好坏呀。」人却站起来牵着阿雄进去了。一进去阿雄直接含住了妈妈的奶头,手指直接插进了她还水汪汪的屄里。

  阿雄把妈妈的手拉下来,让她在阿雄的硬硬的鸡巴上隔着裤子抚摸着,玩了一会阿雄让她靠在墙上张开双腿,阿雄把头埋到她两腿之间舔起了她湿漉漉的阴蒂,把她张开的两片阴唇含在嘴里,舌头伸到她湿漉漉的阴道里舔弄着。

  妈妈不停是呻吟着,把腿张的大大的,配合着阿雄把阴户送到阿雄面前让阿雄尽情的舔着,里面不停的有骚水流出来,阿雄能感觉有女人阴户淡淡的骚味,阿雄们不敢玩太久,玩了一会又出去了,哎!真是折磨人,不过很刺激。

  他们出来后,等别人去跳了几曲后,正准备再进去时,一个麻友想请妈妈跳舞,她很尴尬的说:「不好意思,我想去洗手间。」然后就去了洗手间,等她回来后,阿雄坏坏的问她:「怎么不去跳。」妈妈一边打阿雄一边小声说:「你没让人家穿内裤,怎么跳,去洗手间是骗他的。」阿雄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他逗骚了,今天是一定要干她的骚屄她才行了,阿雄小声的告诉她要她进去跳舞时帮阿雄含鸡巴,妈妈脸红红的不说话,只是用手打阿雄的背,阿雄知道她同意了,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进去了,阿雄抱着她亲吻她,她也激动的回应着阿雄。

  妈妈把手伸进了阿雄的裤子里套弄着阿雄硬硬的大鸡巴,在阿雄耳边小声的说:「你的好大、好硬!」阿雄拉开拉链把硬硬的鸡巴拿出来让妈妈蹲下去。

  妈妈一手握着阿雄的鸡巴把小嘴凑上来,先用舌头舔了几下阿雄的龟头,哦,麻酥酥的好刺激,阿雄迫不及待的要她张开小嘴把阿雄粗硬的鸡巴插了进去,哇,好舒服!鸡巴都快爆炸了。妈妈一边帮阿雄含着鸡巴,一手却在摸着自己的阴唇,看来她的屄屄真是很痒了,含了一小会,鸡巴真硬的受不了了。

  阿雄把妈妈拉了起来,让她靠墙站在舞池边10公分左右的一个边台上,这样她的阴户刚够阿雄的高度,拉起她的裙子,妈妈知道阿雄要干她的屄了,焦急的说:「不要,在这里被人家看见不好。」阿雄现在都激动的快疯了,那管得了别人,阿雄站在妈妈前面一手抱着她,一手拿着硬硬的鸡巴就往她的屄里插,其实妈妈一晚上都被阿雄这样挑逗也忍不了了,很配合阿雄的微微张开了腿,还一手拿着阿雄的鸡巴让龟头对准了她湿漉漉的阴户口。

  阿雄轻轻向前一挺只感到鸡巴一点阻碍都没有,滑溜溜的就整根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阿雄的鸡巴感到她屄里热呼呼的柔软的肉轻轻的包着,好舒服!阿雄两手抱着她软软的大屁股,鸡巴快速的抽插起来,她颤抖的小声呻吟着,屄里有着流不完的骚水,把阿雄裤子都弄湿了。

  大概干了一分多种时间,妈妈紧紧的抱住阿雄,身体蹦紧,阿雄的鸡巴感觉到她的屄里的肉在不停的痉挛收缩着,阿雄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妈妈大声的叫了几声颤抖着瘫软在阿雄怀里,没想到她高潮来这么快,可是阿雄还没有射,鸡巴还是硬邦邦的,在这地方站着干,真是刺激的要命。

  本来还想换个姿势再干,没想到外面的麻友说唱完这曲就回去。阿雄只好把鸡巴不舍的从她水淋淋的屄里抽出来,拿出妈妈的内裤让她擦了一下流到大腿下的骚水,等她穿好内裤后,阿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脸说回酒店接着再干,她红着脸,眼神迷离的点点头,阿雄们整理好衣服出来,外面的歌也唱完了,大家一起干了最后一杯酒就相约回去。

  刚回到酒店,由于人太多不好一下就到妈妈房间,只好相互看了一眼,心有灵犀的先各自回了自己房间,先抽了一支烟,才发现刚才太激动了,弄的一身汗也没注意,正好先洗个澡,边洗边想刚才在KTV里真是太爽!太刺激了!想到这鸡巴又硬邦邦了,还好马上就可以放心的操屄了。

  洗完澡穿好衣服跑到妈妈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门开了,妈妈也刚洗完澡穿了一件很薄的粉色睡衣好妩媚,看得阿雄鸡巴快把裤子顶破,迫不及待的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阿雄快速的把衣裤脱光光,把床灯开亮了些,现在阿雄要慢慢欣赏她的身体了,阿雄把妈妈的睡衣也脱了,啊!太美了!皮肤很白,很细摸起来很舒服,只是比起30左右的女人来说,是有那么一点点松弛。

  妈妈的两个乳房不大所以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会下垂很多,乳晕很少,两个乳头大大的,硬硬的颜色是深黑褐色的捏在手里含在嘴里都很舒服,细细的小腰不像是生过小孩的,小腹光滑没有妊娠纹只是有着成熟女人的那么一点点微微隆起,肚脐眼很圆很深,阴毛很多很长但很整齐是长方型的毛型,总之比阿雄想象的好多了。

  阿雄不停的抚摸、亲吻着妈妈的全身,她不停的小声呻吟着,她的乳头很敏感,当阿雄含着她的乳头用舌头舔,用牙轻轻的咬时,能看到她全身在颤抖,阿雄舔到她的小腹、大腿内侧时,她分开了双腿,饱满的阴户,大阴唇很白很丰满,被一圈短短的阴毛包围着,小阴唇却是很长很肥黑褐色。

  在阿雄的舌头舔弄下,小阴唇微微的张开能看到里面嫩红的肉,流淌着亮晶晶的淫水,很强烈的对比很是漂亮,阿雄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阴户,(A片上好像也很少看到这样的)这么白的大阴唇,却有颜色这样深的小阴唇,像两瓣盛开的黑牡丹花瓣,把两片阴唇含在嘴里滑嫩嫩的,感觉就像在吃巧克力化开时那样,软软的滑滑的……阿雄舔了一会,换了个姿势阿雄要享受一下了,阿雄躺下让妈妈趴在阿雄上玩69式,让她含着阿雄硬邦邦的大鸡巴,翘着两瓣白白的大屁股让阿雄抠弄欣赏她的花瓣,啊!好爽!虽然她的口交技术不是太好,但也是爽歪歪的了,阿雄已经摸的她整个屄和周围都是她的骚水了,哇!受不了了要干她的骚屄了。

  阿雄把妈妈翻了过来,从正面趴了上去,一手拿着阿雄硬邦邦的大鸡巴在她的阴唇上摩擦,妈妈呻吟着,叫着:「插进去,插进去。」阿雄坏笑着说:「姐姐要什么插进去。」妈妈半睁着眼羞涩的说:「要大鸡巴插进去,插进我的骚屄里去。」阿雄听的鸡巴暴涨,用力向前一挺,「哧溜」一下,大鸡巴插到底,感觉顶到妈妈的子宫口,「啊……嗯……」妈妈大声的骚叫着,说实话妈妈的屄并不像很多小说里吹牛描写的那样很紧,反倒是水很多,屄里面的肉滑滑的刚好包住鸡巴,而且有着成熟女人的那种渴望大鸡巴的骚骚的感觉,淫水泡得大鸡巴痒酥酥的,很是舒服。

  阿雄用肩膀扛着妈妈的双腿,有节奏的抽插着,妈妈欢快的呻吟着,不一会她身体不断的抽搐,骚屄里的肉在痉挛的收缩,阿雄知道她的高潮就快来了,这时她翘起的双腿滑下来,紧紧的夹住阿雄的腰,双手死死的抱着阿雄的背,身体紧绷、前挺,屄里的嫩肉在收缩,急切的浪叫着,把压抑的淫荡全部表露在了阿雄的面前。 妈妈的子宫口正好磨着阿雄的龟头,麻酥酥的,淫水不断的流出已经把阿雄的鸡巴毛和她的屄毛全都弄湿了,随着妈妈身体的起伏扭动,她的两只乳房在也在不停的晃动,真是「春光无限好」的感觉,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也是很多女人喜欢的因为龟头可以摩擦子宫口,鸡巴根部可以摩擦阴蒂,女人的高潮也就会来的很快。

  随着妈妈的扭动,她表情陶醉发出了舒服兴奋的呻吟声,阿雄问她:「舒服吗?」她说:「舒……服,嗯……好舒服!」并且加快了屁股扭动的速度,叫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近乎失态的疯狂的浪叫着。她强烈的高潮也使阿雄再也忍不住了。

  伴随着妈妈的欢叫声,阿雄把滚烫的精液喷射到了她的骚屄里,喷在了子宫口上,由于她的子宫口受到阿雄滚烫的精液的刺激,更是全身颤抖的趴下身来,紧紧的抱着阿雄欢快的喘息、呻吟着……这一夜妈妈趴在阿雄身上好长时间,像个女孩一样的轻声的向阿雄诉说心里的不快、苦闷和她家庭生活的琐事,妈妈说阿雄是除她老公以外的第一个男人,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和阿雄疯狂,已经十几年了没有这样疯狂了,没有流过这么多的淫水。十几年来,老公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出差、应酬,每次做都是草草收兵,她很少有性的快乐,而且十几年来老公再没有含过她的奶头、舔过她的阴户,在她平静美丽的外表下,谁能知道其实有着一颗躁动的心呢?

  说了一会,阿雄叫妈妈起来洗一洗,她说不要,她要阿雄的精液在她的身体里融化她的一切。是啊,那个成熟女人心里不是多么的渴望和需要男人的精液来滋润呢!阿雄们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早上阿雄醒来,妈妈在呆呆的看着阿雄,眼睛里还有残留的泪痕,吓阿雄一跳,阿雄说:「怎么了?」她说:「心里很乱,不过不后悔和你的相遇。」阿雄安慰了她几句说:「别想太多了享受现在的快乐吧!」(你们说阿雄坏不坏!)阿雄起身抱起妈妈说:「我们一起洗澡吧。」看着妈妈白皙的身体上溅起均匀的水珠说实话阿雄又想了,阿雄抱着她一边帮她抹着浴液一边舔着她的耳朵轻声的说:「我想操你的骚屄,而且这次要射你的嘴里,要你吃我的精液。」妈妈害羞的说:「我从没吃过精液。」阿雄把妈妈抱到浴室的镜子前站在后面抱着她,两手摸着她的乳房,已经又硬邦邦的鸡巴在她股沟里来回摩擦,妈妈本来就光滑白皙的皮肤加上浴液的润滑摸着更是滑爽无比。

  妈妈在镜子里看到阿雄抚摸她的乳房、奶头、阴户更是兴奋无比的呻吟着,这时阿雄把大鸡巴一下插进去,一下又在外面摩擦阴唇和阴蒂,她兴奋得身体在颤抖,阿雄还把她屄里流出来的骚水用手抹到她的股沟和两瓣白白的大屁股上和浴液混在一起,啊!摸起来好舒服。

  由于阿雄的鸡巴是一下全插进屄里,一下又在外面摩擦阴唇的原因,股沟由于骚水和浴液混在一起太滑了,不经意间阿雄的龟头顶进了妈妈的肛门口,而且还插进去了一点点,她猛的缩了一下屁股慌乱的问阿雄:「要干嘛?」(阿雄脑子一转,心想不如连她的后花园一起操了吧,这样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了)阿雄说:「没干嘛。」又抱住了妈妈的屁股继续摩擦,每摩擦一下都不忘顶一下她的后花园,一次比一次的深入,接连几次龟头都快进完了。

  妈妈也发现了阿雄的意图紧张的说:「你不是连那里也要吧,阿雄从没有试过,只是在A片里看到过。」阿雄说:「那就试试,也许你会喜欢这不一样的感觉。」她说:「不要,心里好怕。」阿雄没理会她,叫她身体放松,阿雄会让你很刺激、很爽的。

  妈妈像个乖巧的女孩俯下了一点点身体,把屁股撅得更高了些,阿雄就这样一下插她的屄,然后就着鸡巴从她屄里粘出来的骚水,用龟头慢慢的轻轻的插她的后花园,能感觉到阿雄每顶进肛门一点,妈妈就紧张的夹一下屁股说:「有点痛。」阿雄说:「第一次,像你处女时一样是会有点痛,不过阿雄慢慢来,一会你就不会有痛的感觉了。」妈妈娇羞的「嗯」了一声又翘着屁股让阿雄继续弄了,也许是第一次肛开门被开,妈妈既紧张又刺激屄里的淫水更多了不停向外流,都流到膝盖了,阿雄又抹了更多的淫水在她肛门口,这样慢慢来回好多次,阿雄的鸡巴已经大半根的插进了她的后花园了,她也放松了很多,阿雄问她:「还痛不痛。」她说:「不痛了,只是怪怪的感觉。」阿雄一听不痛了!阿雄就可以放心的开始干了,阿雄猛操妈妈的屄一下,她舒服的大叫一声,把鸡巴抽出来又插后花园一下,这样几次来回鸡巴基本上已经整根插进肛门里了,这次阿雄使劲一挺连根没入,阿雄开始大力的干她的后花园,她「啊」的一声大叫!那种叫,像痛苦、绝望的叫,也像舒服、满足的叫。

  阿雄一边干妈妈的肛门,一边把三个手指伸到她屄里不停的搅动,还把她的一只手拿来她阴蒂上让她自己揉弄,阿雄从镜子里看得出她的陶醉表情已近似淫荡,阿雄问她:「舒服吗?」她说:「舒、舒服,啊…好舒服。」这样不停的抽动几百下后,她淫荡的叫着,每干她一下和阿雄的手在她屄里搅动一下,她都大声尖叫,呻吟并大声叫着:「干死阿雄了……舒服死了……好…好…舒服……啊……嗯……别、别停……干我……」这次阿雄完完全全看到一个良家熟女淫荡的一面了,妈妈全身颤抖,两腿痉挛屁股不挺的抖动,阿雄知道她高潮又要来了,就把鸡巴从后花园里拔出来插到屄里,大力的耸插了几十下,她的屄里不停的收缩着,她又强烈的高潮了,太爽、太刺激啦,阿雄也要射精了。

  阿雄从妈妈屄里拔出了鸡巴,让她转过来蹲下,鸡巴整个插进她嘴里,她尽力的含吸着,并发出享受的呻吟,阿雄浓浓的,滚烫的精液,顿时喷射出来,她贪婪的大口的吸着,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精液和她的口水混在一起,一部分顺着她的嘴角往外流。

  在阿雄射的过程中妈妈始终大口的吸着,并满足的呻吟着……把阿雄的最后一滴精液吸干后,她不停的舔……贪婪的舔着阿雄的鸡巴,妈妈全部把阿雄的精液吃了下去……阿雄知道从今天开始这个女人完全被阿雄征服了。

  阿雄和妈妈抱着躺在浴缸里,阿雄问她阿雄的精液什么味道?她说说不出什么味道只是有点麻麻的感觉。阿雄还问干她后花园的感觉呢?她只说在镜子里看着阿雄揉弄她的乳房和干她的两个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兴奋。多年来才知道自己骨子里是那么的淫荡。

  在以日子里,他们几乎每晚都干,妈妈的小嘴、骚屄、肛门,基本上都让阿雄射满了精液,妈妈的脸上每天都带着满足的笑……一直到现在他们都还在联系,在有机会的时候,妈妈会和阿雄疯狂的交欢,不知道阿雄们要到那一天才会结束这疯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