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佛前性事

2018-07-31古典小说炮姐360°c
A+ A-

同事随意的一个电话改变了我的上班时间,海蓝的一句话,就改变了我的行程。

“你明天陪我去玩。”这是 她在得知我第二天被调为休息的时候,趴在我背上说的一句话,一句让我犹豫的话。

我很快就答应了,我只能答应。她的一只手正逮着我的两颗宝贝,把柄落在了女人手里,果然不是好事。

去哪玩,成了去玩之后的又一个问题。远了自然不成,一天的时间还够来回的。近的,似乎没啥好玩的,起码我是这么认为。

“陪我去爬山好么?”海蓝趴在我身上,下巴抵着我的肩窝处,说道。

“爬山?”老家镇上确实有座山,因为高度合适,引来不少游人,只是山上山下一个来回,满打满算近30里的山路,一个来回放在一天可够呛的,我有些犹豫,道:“爬山还是不要了吧,很远的,走上走下万一把你累着了我还得背你下来。”

“我才不要你背呢,我们坐车,就不会累了。”

家里爸妈伯父婶婶一干亲戚都很想我们能在老家住上一晚,好让大家都认识认识。我也有着想法,却不敢待着,这可不是我的女友啊,人家都是有家室的,而且如果在晚上出发,那得是在半夜3点左右,势必会惊扰到家里其他人。跟家里解释了很久,而后两人开车去了山脚休息。

夏天来游玩的大都是学生,游客数量不多。山里有几座名庙,也因为没到朝拜的时候,少有人光顾,镇上的大小旅店空房都很充足。我陪着海蓝一路看走一路看,每次觉得不错可以住下,都会被她拉着走出店门去往下一家,即便是山下最好的5星级酒店,也没能进入她的法眼。

从一家三星级酒店出来时,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咱们这都逛完了区里大半的酒店了,你想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我也好去啊。”

海蓝用一个白眼表达了对我的问题的不满,贴在我耳边道:“我想住那种被你操能被人发现,但又能不被打扰的地方。”

我嘴角一阵抽抽,道:“这样的地方我上哪找去,咱俩还不如直接睡车里来的好,绝对符合你的要求。”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省去了住宿费,还能随叫随走。车窗玻璃是透的,一看便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你太有才了!”海蓝一声欢呼,照着我脸上“啵”就是一口。

余光看去,四周一片玩味的目光,继而看向他处。还好她今天出来玩没擦口红,不然我还真没脸在这大街上走了。

住宿的问题解决,两人坐上了车。敞开的车窗散去了车内些许的闷热。城镇有了房屋的阻挡,吹来的只有丝丝微风,还是热的,像是打算把我俩这堆干柴烈火就地点燃。水泥地面不断的哈着气,苍白的灯光散发着的光芒被无限拉长,显得有些昏暗,照射在墨绿的树干上,漆黑一片。

这样的灯光下,我俩在车内的一举一动都无法瞒过路人的眼睛,何况车窗还是开着的。车内的气氛变得愈加暧昧。

车内沉默了一会,海蓝突然说:“我们去给车加油吧。”

我知道油箱内应该还有近半的存货,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个要求。但我不会反对,对于她的小要求我提不起反对的念头。

加油的是个长得不错的美女,即便在加油的时候,那姑娘都不时的朝海蓝瞄上一瞄,不知是羡慕海蓝的美貌与半透裙子下的身材,还是奇怪海蓝怎么出门都不穿内衣裤,还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直到进去找零还不忘回头看上一眼。加满了油,海蓝却没上车。翘起她那诱死人不偿命的丰满臀部,趴在车门上说道:“我去下厕所。”然后就在后备箱摸索一阵,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她弯了下腰,而后拿了什么东西一路小跑走了。

“难道今天是海蓝的月假来了?”我心里不住犯嘀咕,可没有任何征兆也不见她说啊。

我等在车上无事可做,四处一瞄发现加油的那女孩正盯着厕所的门,不由心中一乐,没想到女人都能对海蓝动心。一时兴起,打开了音响。这车里除了收音机,音乐全被海蓝换成了她自己的叫床,或许能勾引一下加油站的美女?

海蓝很快就解决完了,回来的时候走路的姿势有些异样,加油站那美女一直偷偷的盯着海蓝的下半身,灯光下脸红红的。

海蓝先把我踹上了驾驶座,自己窜上了副驾驶,同时低声道:“开车。”声音有些颤抖,音调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我依言将车从加油站开出来,一肚子的疑惑刚到嗓子眼,海蓝便一把车开了我的裤头,拽出鸡巴就塞进了嘴里。

灵巧的舌头,温暖的口腔,傍晚的燥热,略有齿感,却让刺激在没有准备的我身上来的更猛烈,也让我的疑惑更加沉重。

“你···嘶,怎么了?”我发现她的动作时那样的急躁而狂野,甚至比干渴了几个月的荡妇的反应还要剧烈。

海蓝没有直接回答,她用急不可耐的吮吸来回答,好似我的鸡巴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美食。

我的背紧紧的与座椅贴合着,一面享受着海蓝嘴里给予的逐渐舒服的舔舐,一面尽力的稳住方向盘。

晚上小镇上的车辆不多,只有一些外出乘凉的市民。没有车祸的危险,让我能够腾出一手来抚摸海蓝的头。偶尔瞥一下她被鸡巴撑大的脸颊,看着她淫荡的样子,鸡巴不由涨的更大。

顺着一路走一路享受,发现根本不知道要去到那里,索性随便找个地方停了下来。车一熄火,我就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像是从海蓝的座椅处传来。转头一看,海蓝屁股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正轻轻的颤抖,白嫩的臀肉一跳一跳的,煞是可爱。

“你不舒服?”我这是明知故问,从声音和她的反应就能看出缘由。海蓝还在舔舐着鸡巴,手已探入裙底,轻轻的摩挲着,一边动,一边从鼻孔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我抬手顺着往她裙底一摸,海蓝的屄里塞着一根东西,正用丁字裤的带子逗着,正不停的颤抖着,往外一抽,带出来足足一掌多,海蓝全身一僵,猛的一低头,鸡巴整个戳进了她的喉咙里。

“你啥时候把这玩意塞屄里的?”我让她这突如其来的深喉弄的嗓子都有些哑,声音就像是从喉咙里憋出来的。

“噶啜,及撒侧搜到时候。”嘴里含着鸡巴,说话都不清楚,我还是辨认出她说的是刚才上厕所的时候。

我说她怎么上厕所还特意跑后备箱去,回来手上还拽着什么东西,不是那卫生巾却是去拿假阳具。

海蓝鼓着腮帮子给我口交了半响,舌头都麻了。抬头就看到车窗外站着一个人,眼睛不住的望向车里瞟,手上却还端着手机做掩饰。

“那人好呆。”海蓝捂嘴轻笑一声,坐直了身子,双手轻轻的将裙下摆撂到了腰上,手一晃,还想往上翻。

我知道了海蓝的想法,“唰”的一下将车窗摇了下来。

这一下子惊动了车外的男人,赶紧收手离开。海蓝一阵轻笑传出,让男人的步伐更快。

锁着车门睡了4个小时,便醒过来了。不是自然醒,而是被海蓝给吻醒的。刚醒就发现海蓝身无寸缕,屄里还塞着那根大棍子,我的裤子早就被海蓝脱了下去。

“我想了。”海蓝轻声道。

路灯已经全熄了,伸手不见五指。海蓝翻身一滚,一具火热的胴体便投入了我的怀抱。

副驾驶座上还传来假阳具刮动坐垫的声响,海蓝撒开腿跨在我的身上,沾了我一身湿润,淫水已经将她的两条大腿全给裹满了。

人都说起床的性爱特别舒服,且练身体,可今儿个,却能把我给整瘫了。鸡巴在海蓝的玩弄下已经不知多久,黑暗中滑入泥藻似地屄里舒服异常,可海蓝不过坐在我身上,大声的淫叫了几声,传遍了整条大街,或许半个镇子都能听到之后,忽然说道:“咱们上山吧。”

鸡巴上不上下不下的老难受,身边海蓝已经赤裸着钻到了车外,道:“下来啊。”

“不穿衣服?”

“路上又没人,穿什么衣服,这样不正舒服么?”

美女都裸奔了,咱一大老爷们还扭拧,似乎不太像。况且大夏天的本来就热,顺理成章的就下了车,并脱下了海蓝没给我弄掉的T恤。

上山的路途中她一直牵着我的手,身子却远远的走在一边。高跟凉鞋“哒哒哒”的敲打着地面,一直保持着那个距离,感觉我俩好像是走在两条被深渊隔开的平行板上,艰难的摸索前行。

天空中没有月光,只有点点星辰还在努力的向我们打招呼。黑夜中忽而出现的光芒让头顶的枝叶更具压迫力,不远处的大树如同一个个远古巨兽,缓慢却沉重的朝我们扑来。

手机在包里,衣服拿在手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想穿衣服又不大合适,谁都没想去看下时间。突然海蓝不知道踩着了什么,身体一倾,同时身边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

海蓝吓得立马扑到了我怀里。就见路边一个高大的身影钻出来,是个男的。估计他在黑暗中呆了很久了见到我俩愣了愣,笑着用方言道:“两位是来爬山的?”

因为都是本地人,我不好用方言跟他交流,只能扯着普通话道:“嗯,我们打算上山看看。”

“呵呵”,男人一笑,上下打量了我和海蓝一番,我很好辨认,鸡巴正往前戳着。海蓝的奶子因为贴在我身上,看不到,一对大白腚却正对着他。

他显然是个聪明人,见我用普通话回答的如此之快,道:“两位可得小心些,晚上有蛇出没。”

他说完便走了。半夜两点边缘我身上一般都是清凉一片,估计也因为这原因,海蓝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想。

“你前面不是说要让人看见么,怎么赖在我怀里不出来了?”我打趣道。

“谁让你不肏我啊,你肏我就让他看。”海蓝伸手摸着我翘老高的鸡巴,突然道:“你是不是不敢在人前肏我啊?”

“上次河边不还在那么多人面前肏你了么?”我争辩道。

“那你现在肏我,你不肏我我就找刚才那男人去,让你在旁边看,憋死你。”海蓝拉着我的鸡巴塞到了她的胯下,还是那么湿。

“你不是要让人看么,咱们到上面宣传牌那地方做去,那里有灯光,谁都能看见,保准满足你的要求。”虽然箭在弦上,我还是不敢进去。再来一次车上的事,我可受不了。

“走就走,谁怕你啊。”

于是我俩就那么光溜溜的继续往上走。

前面一片大亮。这里是买票的地方,停车场就在售票口后方,灯光照射下一片大亮。见着灯光,海蓝突然将裙子给套上了,就一下,便整整齐齐。虽然奶头挺立,奶子颤抖,但怎么说都是遮住了。我赶紧将裤衩穿上,内裤包在衣服里,追了上去。

这会子司机都没上班,两人只能走上去。越往山上走,四周反而没有山脚的黑。两人一路无言,终于在一座庙前,海蓝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庙为了方便朝拜的人上香敬佛,没有关门的习惯。海蓝率先往里走去。

“这还没走多远就累了,果然难以走到山上。”我暗道,心中也是一松。倒不是我不愿陪她到山顶,上面的气温比下面要低很多,海蓝还穿着超薄裙,不能让她来玩一趟就玩病了。

海蓝走到大殿,跪在佛前拜了三拜,顺势拉了几个蒲团,就地躺着。好像是觉着蒲团烙得慌,道:“让我靠着睡会。”

现在佛前已经没有了供桌,全换成了供台,我索性靠在供台前坐下,将海蓝抱在怀里。没想她一躺着就不老实,一手隔着裤子掏我的鸡巴,一手抠逼,还不住呻吟。

“别闹,你不是睡会么?”我轻声道。

“我就不,把裤子脱了。”海蓝低声叫道。

“在这里?不要了吧,佛门禁地不太好吧?”

“我就要在这里做,佛门禁地怎么了,我还想做给菩萨看,最好能把这些佛也给弄下来肏我,没有佛,我就把和尚全给叫起来看。”

海蓝估计是刚才我没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一肚子的火气。我也从来没在佛堂做过爱,这等经历可不是谁都能够有的,起码我的印象中,好像没谁经历过。

我们用的是后入式,她的手提包扔在了地上,屁股贴着我的小腹,屄里插着我的鸡巴,手上还拿着之前的假阳具磨蹭着奶头,我竟不知道她是何时将那玩意儿给塞进包里的。

双手扶着她的腰,鸡巴便一次次的抽插她的浪屄。虽然动作轻柔,呱唧呱唧的水声依旧不断。

我每一次将鸡巴插入到底,海蓝便抬脚往前挪动一步,这倒是个好法子,只是每次都要小心的量着距离跟上她的步伐,怎么都感觉插的不够尽兴。

佛前有着长明灯,红色的灯光将佛堂照射的像是新房,我俩如同新婚夫妇,一边做爱,一边朝侧门走去。海蓝果真一边让我操一边呻吟着,难道真像把和尚给弄的发兽性?

正肏着,忽然一个声音喊道:“谁啊?”声音里透着岁月的沉淀与睡梦中的朦胧,却无法掩盖音调的清丽,是个尼姑。

我愣住了,海蓝的呻吟也停了,只有她手上的东西还不住嗡嗡直响。

那尼姑估计是起来上厕所,听到前厅有动静,过来看看。

“和尚没勾到,来了个尼姑,怎么办?”我再次挺动了屁股,问道。

“还能怎么办,既然勾上一个,就不能把她放走。”海蓝像是怕叫声惊扰了那尼姑,咬着嘴唇哼哼道,脚下还不停的移动。

月亮似乎也很期待我俩即将上演的戏码,不知何时探出了头,撒下一片冷厉的清光。

尼姑看上去三十多岁,穿着的竟是一身睡袍,粉色的,上面还印着花。步伐有些婆娑,显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她一脚踏进大厅,我俩刚好到了门口。她在明我们在暗,正好是做事的好时机。

我的鸡巴还戳在海蓝的屄里,假阳具也停止了转动。海蓝一手搂紧尼姑,吻住了她的嘴,防止她的尖叫将庙里的其他人都给惊起来,另一手轻车路熟的探到两腿间,拨开裤衩就将假阳具塞了进去。

刚肏屄的时候海蓝不停的在身上蹭着淫水,进入尼姑的屄竟是如此的顺理成章。那尼姑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一愣神之后便剧烈的反抗。只是嘴被吻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很是急促,双手飞舞想将海蓝推开,也被松开了海蓝细腰肢的我抓住,顺势一带将她抱在了海蓝的怀中。

屄里的刺激让尼姑双腿夹得很紧,屄里的干涩让假阳具即便没有海蓝的支持依旧能够稳固的挑动她的神经。海蓝的屄用力夹了夹我的腹部,而后松开了嘴。我会意的接替了她的位置,让那尼姑无处可逃。

而后就听到了海蓝的呻吟声,虽然鸡巴没有大幅度的肏干她那浪屄,叫声任然那样的销魂,显然是交给那尼姑听得。

我全身的力度都用在压制尼姑反抗上,只能由海蓝轻轻的扭动屁股,她也不介意,不仅自己摇晃起肥臀,还顺势将尼姑的睡裙掀了上来。

耳边听着销魂的叫床声,屄里插着转动着的假阳具,胸前被两个大奶子磨蹭着,双手被控,就不经人事的尼姑脚下瘫软,竟是生生承受着这一切,一步都没有挪开。

海蓝还不满足,呻吟着,还在尼姑耳边轻笑道:“姐姐舒服不?”

尼姑显然不可能回答她,但身体上的颤抖却暴露了她真实的感受。海蓝将她胯间的震动调到了最大,用脚将尼姑的内裤踩到了脚踝,屁股一顶将我的鸡巴抽出了她的屄,道:“去揉姐姐的阴蒂,我来和姐姐亲亲。”

哎,为何每次都得我来忍耐?海蓝已经将身体完全与尼姑贴合,找不到插入的角度,无奈之下我干脆将尼姑屄里的假阳具抽出,塞进海蓝的屄里,转到尼姑身后双手一用力,一挺腰,将沾满了淫水的鸡巴“嗤”的捅进了尼姑的阴道,海蓝更是蛔虫一般离开了尼姑的嘴唇。

久未经人事的屄里突然插进了鸡巴,尼姑不由发出一声似满足似心痛的“啊”。屁股似想要更深入般的往后挺动。继而反应过来做了什么,开始剧烈的反抗。可又怎么能抵抗得过我们两人的包围?

“妹妹我都让这根大鸡巴操的上天入地,姐姐可要好好享受啊,不会让姐姐你失望的哦。”待尼姑的反抗少轻,海蓝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尼姑已经认命,海蓝也试着离开她的身体,双手开始揉搓她的奶子。

她没有大声叫喊,也怕别人发现我们现在的样子。见她咬着嘴唇,海蓝蹲下了身子,开始舔她的阴蒂。

我在背后操干着那紧窄的屄,手从她的腰上移到了乳房上。海蓝接替我的手将她的臀部往后顶,迎接我的冲击,还不时的用舌尖舔一下我的鸡巴,尝上几口尼姑的淫水。

“真好吃,是不是姐姐你每天念佛,身心清净所以淫水都那么美味呢?”海蓝在尼姑身上游走,还不忘挑逗一下她的情绪。

尼姑已久不肯发声,我将鸡巴远远的抽出,停在了阴道口处。海蓝舌尖的动作加快,在阴蒂和我的鸡巴上来回的巡视着。

尼姑被体内的空虚扰得心烦意乱,顾不得此处是她平日里异常尊敬的清净佛堂,怨声道:“别走,快,快插进来。”

“终于动情了,”我心想,却不打算就此满足她的愿望。海蓝还在继续,既然她只是求饶,那便让她的欲望更猛烈些。

我将鸡巴慢慢的插进去,将近一半便停止,然后缓慢的抽出,再慢慢的插进。

海蓝从舌尖的触感明白了我的意图,舌头离开了她的阴蒂,用手开始揉弄她的下身。小嘴挤开了我一只手,在尼姑的奶头上舔舐吸吮。

这尼姑如何能够禁受得起海蓝的口技,不多时我便感觉阴道内的淫水开始成股的往下流,甚至还分出了一支,顺着我的鸡巴移向了我的蛋蛋处。

尼姑动情,果然不可比拟。海蓝已经够浪的了,没想到这尼姑竟比她更加疯狂。

屁股前后挺动的动作像是打钟,也许是平日里习惯了。双手跟海蓝互相把玩着对方的乳房,并亲吻着,鼻孔里的呻吟声丝毫不亚于海蓝的音量,一时间佛堂内除了那尊菩萨沉静似水的端坐高台,此处已经成为了一方色海声潮。

经过海蓝之前的逗弄,加上尼姑紧窄屄里的一阵操干,我已经有了射精的欲望。那尼姑从我肏干的频率中感觉出了我的意图,赶紧松开了嘴,道:“不要在我里面射精,射给妹妹。”

海蓝赶紧移动身体翘起了屁股,我一把将鸡巴插进了海蓝的阴道,那尼姑竟走到了我背后,抱住了我俩的身体,还不住用她的小腹挤压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海蓝的屄里插得更深。

低吼声中,我在海蓝的屄里射出了浓精。喘息声中海蓝靠在我身上休息,尼姑在背后抱着我俩。

“阿弥陀佛!”尼姑突然喊了一句佛号,将我俩吓得一激灵。

“罪过罪过,我竟然在佛门清净之地,菩萨目视之下与你们做这等事情,真是罪过。”尼姑闭眼思过,海蓝一呆之后在我耳边说道:“咱们把她搞到佛像鸡巴那里去肏,让她彻底摈弃这年头吧?”

我点了点头,两人猛然出手,尼姑经过刚才的事情,已经不在呼叫,只是没有想到我们会将她抱到那种地方,而且还是赤身裸体,惊道:“你们···”

她已经没法说下去,因为我的鸡巴已经再次插进了她的屄里。有了刚才的疯狂,她叫床的声音再也压抑不住,更何况还有海蓝在一旁煽风点火?

一时间佛堂之内粉色桃花开,正是人间处处是美好,性爱时时是时机,不知佛陀是想如我一般下来肏上一会,抑或是其他感想?



【完】 下一篇:红杏沟记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