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琦和雅静倒是挺配合的作出这羞耻的动作而诗锦则是因为觉得这姿势太过 
淫荡而且害怕路人经过的暴露羞耻让诗锦不断的向司机哀求。 

  司机却没理会她,只告诉她说:“如果你在外头暴露怕丢脸,那你就给我 
快一点爬阿,爬到了车上就不用在这吹冷风了。” 

  说完,一声“开始”,三对男女便在这废弃的休息站做起这淫秽的比赛。 
  说实在的,这姿势并不容易让女人兴奋,倒是满足男人征服控制的欲望为 
多,其他三名男乘客则是来到车门前为他们助阵呐喊,似乎看的是一场激烈的 
赛马般,诗锦为了赶紧离开这羞耻的户外,双手爬的特别卖力,很快的便领先 
了其余两女。 

  只是双手撑地的头下脚上让诗锦只觉得双手乏力,脑中被血液冲的昏昏沉 
沉,再加上她双手每迈进一步,后头嫩穴便被司机跨步跟上重重的顶进,那冲 
击力道连带着催促她伸出另一只手向前迈进,下体满是空虚而且搔痒难受,那 
一阵一阵短暂而微弱的快感只是让那欲火烧的更为旺盛。 

  雅静也因为在户外感到羞耻而硬打起精神往前爬,可她体力尚未恢复,行 
动较为缓慢,但比起小琦仍是快了少许,由于小琦身子较为娇小,在那魁武高 
大的壮硕男搭配下,双手跨出的幅度甚小,爬的最为缓慢。 
  就这样,三组人马先后到达,那三个男人没什么疲态,反倒是三女已是累 
喘嘘嘘,身子乏力,赢得胜利的司机笑着说:“看吧,少年仔,姜还是老的辣 
,多学着点吧!” 

  “要不是你女儿被干的快虚脱,没力气,我又不一定会输。”那时髦年轻 
男有点不服的说。 
  而落居最后的壮硕男则似乎有点不爽,那大手重重的打下,在小琦的屁股 
上留下火辣的掌印说:“干!这么不争气,竟然让我最后。” 
  小琦哀怨的说:“人家手短嘛,有什么办法,勐男哥哥……快点带小琦回 
车内嘛,刚才走这一段,弄得小琦现在浪穴痒痒,我们敢快进去,你用大鸡巴 
用力的干我,快嘛~~”最后的哀求是那么的淫荡渴望,三男也不逗留在车外 

,分别抱起三女回到车内。 
  回到车内后,上班族来到了小琦身边,小琦也老实不客气的握上了他的肉 
棒口交起来,而那两个中年男经过一阵休息后,体力稍微恢复,也来到了雅静 
身边,一左一右的让雅静为他们打手枪。
 

  诗锦则是让司机放在地上,由于刚才的活动,诗锦只觉得全身乏力,头脑 
沉胀,唯一清醒的可能就是那淫荡的美穴,那美穴被刚才那阵走动弄得要痒又 
空虚,强烈的需要并渴望着男人淫具的充实,此刻诗锦慵懒的微睁双眼,从那 
一丝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渴望,下体也淫媚的扭动着,期待那巨大粗糙的肉棒 
充实自己体内。 
  那司机也不客气的将诗锦的双腿扛起,让自己的肉棒能尽兴的在诗锦的美 
穴里驰骋。 
  “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 
…太勐了……啊啊……肏死妹妹…珠珠刮的…妹妹小穴…要…要坏了……啊啊 
……好爽……” 
  和刚刚一味的直进直出,刚勐的抽插有所不同,此时司机不仅刺刺尽底, 
还再每次的抽插中左顶右刺,上磨下挑,时不时的还带着那螺旋的旋劲,那 
刮的诗锦更为痴狂,淫水不停的流出,随着勐烈的抽插,发出“噗滋噗滋” 
的淫荡声,浪语呻吟不绝。

 
  “啊…太厉害…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会干…啊…好爽…不要 
停…啊……肏我…啊…要疯了……啊啊……” 
  “这样就要疯了,那如果我再这样呢?”司机看着诗锦在自己跨下那原 
本端庄的少妇,被征服的像个尝尽风尘的妓女般浪吟狂叫,媚态尽出,心中 
快感时不可言喻,他再将扛在肩上的那双白嫩美腿并拢,并用大嘴、舌尖吸 
吮、舔弄、亲吻着那膝盖内侧敏感处及脚掌肉。

 
  双腿并拢后,诗锦只觉那嫩壁包夹肉棒的触感更为清晰,快感比方才又 
更为强烈,每一次的顶刺磨挑都让诗锦为之疯狂,那淫水更为泛滥成灾,再 
加上那脚掌心急膝盖内侧那敏感处被挑逗,她像是发了疯似的媚吟浪吼。 
  “啊……好舒服…太会干了…顶…到了…子宫被…顶的…太爽了…好酥 
…好麻…啊……浪水…好多…流到屁…屁了…啊啊…要…要泄…泄…啊…啊 
…不行…啊……会……会死…啊……救…救命…啊…啊…啊……” 


  司机此时也做了最后的冲刺,这一来诗锦更是失神的浪叫,随着那滚烫 
的精液浇在子宫壁上,那淫媚的桃色绯红笼罩全身,全身不断颤抖,下体的 
美穴急剧不断痉栾收缩,当司机将鸡巴抽出美穴时,诗锦高潮的淫水泉涌喷 
发,大量的浪水像久憋后的尿液喷射了又久又远,两眼向上翻白,爽的晕了 
过去。 
  司机看到自己真把诗锦这美丽的尤物干晕了过去,那可比得了奥运金牌 
还来的爽快,他满意的看着诗锦失神后的浪样,然后抱着她走到后头腾出了 
个空间让她休息。 
  司机也趁机看了看女儿,从她慵懒的躺在垫子上,和身旁瘫软的男人可 
知他们也刚结束一场大战,只见女儿脸上沾了白浊的精液,想知是那两中年 
男所射,只见女儿神情满足的伸出灵巧的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手指还去将 
脸上即下体的精液抹起放到嘴里吸吮,外表清纯的她此时看起来却是如此淫 
荡。 
  而小琦则被剩余的两人夹在中间,大玩起人肉三明治,从那淫荡的眼神 
中看的出来,她并未满足,司机瞄了瞄时间,眼看也不早了,才不舍的回到 
驾驶座上,向那目的地驶去。 
  诗锦刚从悠悠转醒,便发觉那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搓揉着自己的美 
乳,啮咬敏感的粉嫩乳头,大力的吸吮里头的奶水,下体则被两人用手一前 
一后的抠刮搔揉,而其他两女肉体也分别其余四男两两包夹。

 
  后半段的路程上,车上六男的轮番上阵下,诗锦三女没有一刻有得空闲, 
自从尝到那欲仙欲死高潮快感后,诗锦也没有再做任何抵抗,反倒尽情沉浸 
在淫欲的飨宴中,当诗锦有次正将上班族推躺在地,以骑乘式坐在上头扭臀 
吞吐着那男性肉棒时,壮硕男一把将她推趴在上班族身上,从后头强硬的把 
那超粗大的鸡巴插进那从未开发过,粉嫩紧膣的肛门,那强烈的刺激让她又 
尝到那无与伦比的致命快感,高潮酥软的再次晕了过去。 
  三女最后一直被玩到终点站,只见这里的终点站和其他客运并不相同, 
是开进了一个像小型工厂般大的车房里头,六个男子经过这漫长的旅途享乐 
,各自满足的下车,转眼间,车上只剩下司机与诗锦三女。 
  雅静身子最是虚弱,在长时间的征战下,尽管全身赤裸,仍慵软的的躺 
在垫子上沉沉睡去。 


  诗锦则是硬撑着虚弱无力的身子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可她看上衣裙 
子上面沾上了男人和自己淫秽的体液,贴身衣物更为严重,又湿又腥,黏唿 
唿的不知要怎么穿上才好,而且不只是衣物沾满了秽液,自己双乳丰臀、玉 
肌美背、乃至修长秀腿,全身上下无一处没被玩弄过,处处充满了男人的唾 
液和刺激的精臭味,头发也被喷的黏唿散乱,胸前那对嫩软白皙的双乳被玩 
弄的发红,粉嫩的乳头被咬的肿胀发疼,骚穴屁眼又红又肿,光是站着都觉 
得火辣疼痛,里头依稀还残着男性的淫秽精液,随着站姿缓缓流出嫩穴,顺 
着大腿根稍流下。 


  正当她烦恼的望着这些衣物时,小琦走了过来告诉她:“你是不是在烦 
恼身体肮脏不能穿衣服阿,不用担心,等一下下车就会有人帮你处理了,在 
出口门那边有个盥洗室,可以让你去梳洗梳洗,如果你觉得衣服也不能穿了 
的话,他们也会准备衣服让你替换,毕竟坐上这种客运,下车时身子是不可 
能干净的,不过……” 


  小琦顿了顿,继续说:“这位姐姐,像你这样刚生完小孩,个性又是那 
么矜持的人,竟然会来坐这家客运,你老公是不是不行阿,不过话说回来, 
姐姐~你真的很漂亮又淫荡喔,让我看的也好想肏你说……” 
  说完,吐了吐舌头,便又走到车头不顾发愣的诗锦,向司机撒娇说:“ 
司机叔叔,你骗人,你说今天要肏肏人家的,可是你都没做到。” 
  司机淫笑着调侃:“你今天被干的那么久了,还不能满足阿,你看看… 
…下面都肿了唷……”说着就往下体摸去。 
  小琦淫荡的向司机清挥了几拳,发嗲的说:“那不一样嘛……我就是想 
叔叔你的大鸡巴嘛~” 
  司机大声的淫笑了几声后,一把将小琦搂进怀里,小琦也主动献上双唇 
,两舌火辣痴缠香吻起来。 
  诗锦看到两人又开始行淫,理了理行李,抱着女儿快步经过了两人下车 
,只见车外站了一排高挑美丽的女服务人员,领头的服务员双手向她递上一 
包衣物,说:“亲爱的乘客您好,我们公司在接到首都临时售票处来电告知 
有位非会员乘客买票后,考虑到您是第一次搭乘本客运,所以公司特别为您 
准备了换洗衣物即盥洗用具,还有一份公司为您精心准备的小礼品及慰劳金 
,盥洗室在出口处右侧,我们会请一位服务员带引,” 

  话说到这,后头站出了一位女服务员。 
  “那请跟随我们的服务员走,欢迎您下次搭乘。” 
  说完很有礼貌的做了九十度的鞠躬,而站出来的那位女服务员也很有礼 
貌的带领她走向盥洗室。 
  在盥洗的过程中,她想着小琦的话。 
  我不是被强奸吗?为什么最后会变那么淫荡?难道以往的我以为我很端 
庄矜持全都只是假象?难道我心里头其实是自愿的?还是只是为了孩子?可 
是为了孩子就会主动淫荡的叫男人干我吗?不…那是…… 
  她想找理由说服自己,可是心中总有个声音立即的把她推翻,越问自己 
,诗锦就越迷惑,真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生性淫荡,是不是在丈夫温柔的性 
爱得不到满足,而一直压抑内心的渴望…… 


  她不敢再想,赶紧盥洗了身子,盥洗过后,她看着人家准备的换洗衣物 
和自己原来的衣物,最后她选择了那套换洗的衣服,当她打开那包衣物时, 
发现里头有一个小盒子,诗锦好奇的打开来看,她突然满脸胀红而随即又一 
付惊恐的表情,原来是那小礼品竟然是情趣跳蛋,那种助淫用的情趣用品让 
诗锦羞的胀红了脸,可跳蛋底下却有着好几张相片,里头有自己全身赤裸, 
双手握着肉棒神情淫荡的为男人口交,也有那猥亵不堪的姿势主动迎合的和 
相奸的相片,这些都是自己方才在车上放纵淫荡的相片,除了相片外还有一 
封信,此时诗锦表情严肃冰冷的打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