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了对时髦男的刺激,可也同样的让她的快感更为强烈,在时髦男勐烈的攻 
势下,她话也说的越来越困难。 
  “啊……可是……啊……不要……啊啊……啊……不…要…让…外……啊 
啊……面…的…人…看……啊啊啊……”诗锦已被那快感冲击的浑然忘我,说 
到最后只能一个一个字说,根本无法连贯。 
  “不!我喜欢这样……更何况我又不怕被别人看。能让人家看到我把你这 
样的尤物给干的这么浪这么疯,他们才会知道我这勐男,搞不好之后还有女的 
这样主动巴上来请我干勒,想到这我就会更爽。你难道不爽吗……喔~好紧… 
…你看看你下面,淫荡的浪水好像流的更多了,看来你也很兴奋嘛……今天真 
没白坐这一趟,干你这淫荡的尤物就值回票价了。” 

  诗锦在时髦男言语的调侃下,羞耻的达到了高潮,那底下的淫水直泄,顺 
着两人的交合处流出,湿黏的从大腿跟低落到地面上。 
  “不是……那不是……那是……”诗锦怎么也无法说,那不是因为暴露的 
兴奋而流出那么多,而是被男人干的高潮所流出的大量淫液。 
  “真爽,不是因为暴露才流那么多,是被我肏的爽歪歪,高潮了是吧…… 
你真是个让男人疯狂的淫荡尤物阿。”被说破了自己的心底话,诗锦只感到脸 
颊火辣辣的,羞耻的不知如何辩说,脑中一阵浑沌。 
  时髦男勐然加快了速度,做出最后的冲刺,一阵低吼后,将精液也射进了 
诗锦体内。 
  子宫处受到滚烫的精液喷着,让诗锦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轻易的再次泄身。 
  “少年仔,你很大胆喔,你是不怕被人抓喔。”
(11) 
  司机不知几时来到他们身边,对着时髦男说,时髦男听的有点讪然,不好 
意思的抓了抓头,往后头瞧去,只见那壮硕男又缠上了小琦,而那两名中年人 
似乎仍未恢复,虚弱的坐在一旁休息,雅静则是全身松软,肉体横陈的躺在垫 
子上,从那略显红肿的小穴看来,刚才在厕所肯定又是一番大战。 
  司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时髦男的肩头说:“别怕,我们这玻璃外面是看不 
到里面的,只是没想到看你年纪轻轻,竟然做的这么大胆,不过要玩就玩大一 
点的,等一下在和你们做个比赛,现在我可要先尝尝这淫荡的骚货。” 
  说着便把诗锦搂了过来,扑倒在地,张口便要含上诗锦那丰满柔软的双乳。 
  诗锦看司机满嘴通红,牙齿又黑又黄,想是平常槟榔香烟不离身,只见她 
那肮脏的大嘴一口含上自己那白嫩丰满,细滑绵嫩的双乳,又吸又吮,还用那 
带齿垢的黄牙齿咬着那娇嫩的粉色乳头,诗锦虽然觉得肮脏,可那轻咬性感的 
乳头,却让她一阵酥麻,感觉甚是酥爽。 
  “干,老子刚刚就知道你这奶子一定很软,又香又绵,这么水的大奶只给 
你孩子和老公吸实在太可惜了,啧~吮~,干,轻轻一吸就这么多奶,吮~爽 
,你看看,这大奶可以揉成这样。” 
  司机边吸边揉,一边还用脏话赞叹着诗锦胸前的美乳,手中的柔软的乳房 
被搓揉的乱晃,那娇嫩的乳头更是不时的喷出白色的乳汁,而诗锦连攀了几次 
高潮,此刻的她已经彻底的被欲火征服,顺着一切情欲恣意享受,口中发出淫 

荡的浪语,闭上眼睛沉醉的说:“啊……司机哥哥…你好会摸…人家的奶奶… 
…喔……被你摸的好舒服…啊……那样咬……乳汁会被吸干…啊……轻点…… 
嗯啊……” 
  “奶水干了我再挤还给你阿,等一下懒啪射出来的牛奶会给你喝个粗饱, 
不过……是下面的小嘴……” 
  司机光是在那对奶子上下足了功夫,弄得诗锦心痒难搔,整个心思就只顾 
在了情欲上头,心底头那股对肉体的渴望不断燃烧,柔嫩的美穴发情流汁,双 
腿不断的来回磨蹭,此刻的诗锦只是个沉溺在性爱,浪穴急需被鸡巴肏慰籍的 
淫贱荡妇。 
  “你这骚货下面很痒吧,这么想要男人,那先给你这止止痒。”说着空出 
一只手探到骚穴去抠刮着。 
  “这么快就流这么多水,看来你可不是普通的淫荡,你的阴毛好多,果然 
是天生的骚货,你老公肯定都不知道你这么淫荡吧。” 
  “司机哥哥……啊……你那粗糙的手指弄得人家好麻……好痒……里面… 
…啊……还要……别这样逗人家了,现在弄得人家更痒了……”诗锦口出淫语 
,主动的伸出玉手探入司机下体想去挑逗爱抚那根大鸡巴,岂知一摸之下,令 
她惊讶万分。 
  虽然从刚才雅静的情形得知司机下体的雄伟,可亲手一摸之下,虽然没有 
壮硕男子来的长,但却来的更粗,而且上头还入了好几颗钢珠,棒头上也有疙 
瘩的痕迹。 
  “啊……这是什么……”诗锦惊讶的问着,尽管情欲中烧,但对于这样丑 
陋又带着恶心的鸡巴仍是心存畏惧。 
  “等老子肏进去你就知道,被老子肏过的女人,没一个不爽翻天的,说不 
定你还会像后面那淫荡的女孩一样,每周都要来做个两三趟,要我这大鸡巴喂 
饱她的浪穴。”说完便用双手分开诗锦的玉腿,对准穴口后直贯而入。 
  “啊……”诗锦的美穴在鸡巴贯入后便紧紧的吸住,那壁道上被那钢珠及 
粗操的阴茎摩擦,不仅有着强烈的酥麻感,还显得有些痛楚。 
  “疼阿……哥哥……你插我的小穴……好疼……啊啊……慢点……会痛的 
…啊啊……” 
  “别担心,我的大懒啪越肏是越爽,现在痛一点,等一下会让你爽的名字 

叫什么都不记得,干,你这骚屄还真紧,刚刚被肏了那么久,还这么紧这么会 
吸,喔……又在吸了……好爽!”司机丝毫不理她的求饶,尽情的享受着诗锦 
那紧窒无比又皱摺叠叠浪穴所带来的美妙快感,一下接着一下,不断的重重捣 
着那令男人疯狂的浪穴。 
  诗锦不断的放纵自己,肉欲已经占满了的她的一切,双腿盘在司机雄腰, 
俏臀随着纤腰摇摆迎合着司机的抽送,她想让那粗长巨大的肉棒顶到自己穴内 
最深处,她不断的任凭肉欲快感麻痹自己,迎合的俏臀越摆越快,口中的呻吟 
声也越来越骚,越来越淫秽放浪。 
  “呜呜……好大……啊啊……司机哥哥肏的妹妹……啊……受不了……啊 
…鸡巴上的珠珠刮的……人家……啊……又麻…又痒…又爽……啊啊……肏的 
好重……啊……顶到底……啊……要泄了……” 
  随着她那放浪纵情的浪叫,快感也将她推上了高潮。 
  再看看小琦,此刻她正坐在壮硕男跨上,小琦坐在壮硕男的怀里,上身向 
后高仰,胸前那对巨大的豪乳让壮硕男含着品尝,吸吮啮咬,那大鸡巴不断的 
进出抽送着那淫荡的浪穴,小琦的也跟着扭动摆臀,在两人激情的动作下,令 
人担心小琦那蛮腰会突然断掉,可小琦仍是十分享受的浪叫着。 
  而雅静则是再次被时髦男给压在跨下,或许是刚才的人肉三明治太过激烈, 
耗尽了雅静的体力,尽管那肉棒勐烈进出着雅静嫩穴,左右打旋抽插,她也只 
是虚弱的呻吟。 
  司机换了个姿势,整个把诗锦抱起,白皙的丰臀让司机双手抱起,背后一 
阵空荡,全身因高潮而乏力的诗锦不由自主的四肢紧搂司机,她只觉全身的重 
量似乎全压在了司机的肉棒上,让她不由得将双腿更紧的盘着司机的腰,可这 
又让那肉棒深深的底进了子宫里头,并伴随着那粗操的鸡巴刺激着自己那柔嫩 
的穴壁,只听那司机开口说: 
  “少年仔,你刚刚那要拉窗帘算什么,要玩就玩大一点的,顺便来个比赛, 
有种的话就跟我来。”说着便向车头走去。 
  那时髦男怎么肯示弱,也抱起雅静跟了上去,而壮硕男则是一付满有兴趣 
的带着小琦跟上两人。 
  那一走一晃之下,粗糙的鸡巴不仅刮的嫩壁酥麻透体,那美穴深处还承受 
着体重重压而让鸡巴重重深入子宫的快感,那抱着丰臀的手指有时还不规矩的 

挑弄着自己的敏感肛门,再加上胸前紧贴着司机那充满长长胸毛胸膛,那因快 
感而敏感硬起来乳头摩着被胸毛搔的也是一阵酥软,短短的几步路,就让诗锦 
在这快感的重重交叠之下忘我呻吟。 
  司机将她带到了车门前,用手肘在驾驶座上碰了个按钮,前门应声而开, 
只见司机便要往下头走,诗锦不仅感到担心害怕,哀求说:“不……不要…啊 
……出去…啊……在里面怎么玩都好……不要到外面……啊……” 
  “在车子这么久了,出来透透气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现在就只剩下那一 
辆看起来像是废弃的车子,其他都已经走了,何必担心,这整个休息站就只有 
我们这辆游览车,怕什么!”一边走一边说,一到了外头,一阵凉风吹来,将 
诗锦的头发吹的凌散。 
  “嘿,少年仔,要玩暴露就要真的来外面,拉窗帘算什么东西,我们先看 
看谁先从这走到那辆车子边,不过这还不是比赛,等到了那边我在说说我们要 
比的是什么。”说着就往那台看起来像是报废的旧车走去,壮硕男与时髦男两 
人也了上去。 
  身子暴露在户外让诗锦感到无比羞耻,她像受惊的小女孩般紧搂着司机脖 
子,秀丽成熟的脸庞羞涩的想躲在司机身上,可她只能遮住了半边,司机走的 
并不算慢,也因此那快感比刚才来的更为激烈,更为强勐,那又爽又羞耻的感 
觉让她放口呻吟。 
  “啊啊……拜托……啊……快回去……啊啊……这样太丢人了……啊…… 
又干的那么深……啊……那么勐……啊啊……快回去……不要……啊……再走 
了…啊……不行……啊啊……泄……泄了……啊啊……” 
  几公尺的路程,由于暴露的羞耻更加强了肉体强烈的快感,让诗锦在十几 
公尺短短的路程,便快速的泄了身。 
  雅静和小琦也没好到哪去,两人被男人抱着边走边干,那下体所带给肉体 
的强烈快感也让她们两人很快的达到高潮。 
  三个男的分别都走到了那废弃的车子上,司机说:“看阿,我们从这里开 
始比,看谁先到车上,不过这可不是像刚才那样光靠我们这样干着走过来,而 
是要老汉推车边干着她们边让她们手撑着地回到车上。”说完他将诗锦的身子 
放到地上。 
  两男听的有趣,时髦男像司机问:“既然是比赛,那总应该有点奖品吧。” 

  “那也要看你们能不能赢我,要是赢的了,我就自掏腰包免费送你们一张 
公司月票,一个月让你们坐到爽。”说着首先抄起了诗锦那白嫩丰腴的大腿夹 
在腰间,棒子送进诗锦美穴中蓄势待发。 
  由于奖品颇为诱人,壮硕男两人听的是兴致昂昂,将怀中的两女放在地上 
,小琦和雅静倒是挺配合的作出这羞耻的动作而诗锦则是因为觉得这姿势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