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时上班族更吻到了诗锦的大腿根,只见诗锦的美穴,在这样的挑逗下, 
从里头渗出丝丝浪液,在两腿的厮磨下,几滴浪珠给沾在那黑色成熟的茂密森林 
上,闪闪发光,上班族这下可忍不住的大嘴贴了上去,重重的啜饮吸吮。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弄……啊啊……那样吸……啊啊……啊啊…… 
这样……这样下去……我会……丢的……啊啊……” 
  “喔~丢就丢阿……高潮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刚刚不就很爽的高潮过 
了吗,我们弄到目前都很爽阿,你叫我们不要弄,难道是要我们去找……嗯…? 
”那时髦男一边在舔着诗锦耳后的敏感带,一边在诗锦耳边说着,尽管他的声音 
很轻柔,可在诗锦听来却是令她害怕的威胁,现在的她,只能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啊啊……不……不是……啊啊……不行了……啊……要丢了……啊啊啊… 
…” 
  随着诗锦那高声浪吟,美穴里的淫水也泉涌而出,吸吮啜饮的上班族则是“ 
啧啧”吞饮,一点也不剩的全数吞了进去,然后站起身,将那两腿分放至腰间, 
那勃起的鸡巴对准美穴,向前一送,轻易的便进入了那温热的娇嫩美穴。 
  “啊啊……伯伯……好爽……两个肉棒在浪穴和屁屁里面……弄得好爽… 
…好深……啊啊……被刮的好胀…不行了……啊啊……又要泄了……啊啊啊… 
…” 
  在强烈的快感下,小琦很快的又泄了身,浪液泉涌。 
  “啊啊……两位伯伯太勐了……小琦……啊…不行了……啊……再下去会 
疯掉的……啊……又来了……啊啊啊……”说完,刚泄了身的小琦再一次攀上 
了高潮,这一次她全身泛起异样的潮红,屁眼和浪穴收缩的比以往更为剧烈, 
两个中年男子也达到了极限,双双将精液射在小琦体内,三人经过这番大战后 
,都虚弱的躺着休息。 
  令一方的雅静则仍以女上位的方式让壮硕男干着,由于此体位为女方主动 
,壮硕男也就让雅静自个在上头扭腰摆臀,那及腰的长发部分黏在了她那丰胸 


细腰上头,大多则是随着那淫荡的扭摆四处飞散,雅静大胆放纵的扭摆着臀部 
,上下吞吐着那粗大的肉棒,享受着那肉棒充实刮顶嫩穴的酥麻快感,小口微 
张,发出雪雪浪吟。 
  “啊……啊啊……嗯……” 
  司机此时则来到雅静身后,一把将雅静推倒,让雅静整个扑倒在壮硕男身 
上,壮硕男也只司机是何打算,双手掰开雅静那白皙的嫩臀,让那粉色未经开 
发的菊门露出。 
  司机淫邪的笑了笑,对准了菊门,便是一挺。 
  “啊啊……爸爸……拔出来阿……好痛……不要……好痛……快拔出来… 
…”雅静那细嫩的菊门哪精的起如此摧残,那强烈的撕裂痛楚让她痛苦的叫了 
出来,哀求着父亲把那粗大的鸡巴给拔出体外。 
  “叫什么!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本来我是想之后找天好好替你清洗后再 
来品尝的,可是看你今天,一下子就将你那柔软的奶子和嘴巴第一次给了别人 
,这样难保等一下你又主动翘着那淫荡的屁股,把屁眼凑到别人鸡巴前,不知 
羞耻的哀求别人为你的屁眼开苞。” 
  “呜呜……爸爸……我的屁屁好痛阿……好像裂掉了……拜托你拔出来… 
…”雅静这下痛的哭了出来,壮硕男此时并没有做动作,只是让那大鸡巴深深 
的插在雅静体内,可光是如此,龟头因嫩穴内壁受肛门异物入侵影响,被剧烈 
的收缩吸吮,那快感比起先前还要来的强烈许多。 
  吃下去的肉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既然干了女儿的屁眼,说什么也不可能 
就此半途而废,更何况女儿那肛门里直肠内壁的挤压,紧膣吸力比起那嫩穴可 
要来的更为强烈,这让司机爽的舍不得拔出,享受那内壁一次一次的挤压。 
  诗锦双腿换由时髦男支撑,掰开成了大M的形状,双手仍被高高吊绑,就 
这样身子凌空的承受着上班族的攻击,那上班族并不像前两个男的那样一插入 
就狂插勐送,而先是以九浅一深的方式逐步进行着,快感虽然不像之前那样迅 
速而强烈,但却逐步的累积,缓慢的堆叠,这让诗锦更能撩起深处那饥渴的欲 
望,更让诗锦神离痴迷。 
  “嗯嗯…啊……嗯嗯……啊……” 
  慢慢的,随着诗锦身子随着欲火延烧,逐渐的主动轻扭时,上班族便改变 
了方式,七深三浅的重插起来,再那浅送时,还刻意加了点旋劲,刮的诗锦内 

壁更为火热,更为酥麻。 
  “怎么样,我们干的你爽不爽啊?”时髦男向诗锦说。 
  “爽……啊啊……好……爽……啊啊……”诗锦顺着话头,呢喃的说着, 
此刻的她被下体传来的阵阵酥麻弄得浑身舒畅,那内心似乎有股欲望期望着肉 
棒有更勐烈的攻势,是否被强奸,是否强迫,此刻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值得在 
意的事了。 
  “你爽了,那可还不够阿,最主要的应该是我们爽了没……” 
  “爽……你……你们……爽……不……爽……啊啊啊……”诗锦虽觉得这 
话不应说出口,可在肉欲的驱使下,仍是一个字一个字缓慢的说了出来,上班 
族与时髦男两人听到从诗锦口中说出,一阵彻底凌虐征服的快感让他们开怀大 
笑,上班族更是马力全开,加重力道快速的来回抽送,干的诗锦一阵淫荡攸长 
的浪叫。 
  “爽!你这淫荡的尤物光是吃你那双美脚就爽了,更不用说你的浪穴又湿 
又紧,夹的我的懒啪又麻又爽,那奶子也是又软又滑,还会喷奶,怎么会不爽 
。”听那上班族猥琐粗俗的评论着自己肉体,诗锦羞的脸上一阵火热,身子也 
变的更为敏感。 
  “是阿,只是那嘴巴就是紧了点,浪叫的太少,要是能像之前那样浪叫的 
话那就更爽了。”时髦男对这样的诗锦并不感知足,更进一步的要求诗锦像刚 
被肏那样,说出那些淫秽的浪语,虽然感到害羞,但诗锦仍是照着他的意思去 
做。 
  “啊……你们……啊……好爽……啊……鸡巴肏的……浪穴好爽……啊… 
…奶头……啊……好爽……啊啊……鸡巴插的……啊……好深……啊啊……还 
要…啊啊……” 
  这些淫浪的话语在诗锦口中,竟然是如此顺口,令人很难想像她再几个小 
时以前还是个端庄贤淑,温柔婉约,清纯的高中女老师,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只像个荡妇般浪喘媚吟。或许浪语这东西第一次说出口后,便不再那么的困难 
,也或许是为了讨这群淫兽欢心,才会这么无耻的说出放浪的淫语,更或许… 
…也是诗锦最不愿承认的,是自己体内那对肉欲的渴望,对快感的追求,让她 
藉着他们的诱导而顺势脱口而出,来掩饰自己淫荡的本性。 
  “啊啊……爸爸……我肚子好奇怪……啊啊……爸爸……爸爸……” 


  雅静似乎逐渐习惯了父亲的粗大鸡巴,原本只会喊疼哭泣,现在却较能享 
受那奇特的滋味,呻吟中不断唿喊父亲也让那司机感到那乱伦的刺激,抽动的 
速度也随着雅静的呻吟而加快,而肏着雅静嫩穴的壮硕男也感受到同样的气氛 
,加快挺送的速度。 
  “啊啊……爸爸……我的屁屁还是好痛……但是……啊……那大哥的鸡巴 
…又干的我的小穴好爽……啊啊……爸爸……我不行了……啊啊……要泄了… 
…啊啊……” 
  说着雅静屁眼和嫩穴都强烈的收缩,泄出了浪液淫水,壮硕男也藉机喷出 
精液,和雅静双双达到高潮,而司机则仍在女儿屁眼上干了几下后,才射进女 
儿的直肠里。 
  毕竟是先没给女儿作清理的作用,在这趟混搅下,势必再肉棒一抽出的那 
刻,女儿可能因此喷屎一地,为了不让这事情发生,那肉棒也不抽出,双手从 
后头将女儿双腿分开抱起,走进车底厕所,只听一阵“噗噗”的声响,各各心 
理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过了一阵后,底下又传来夹杂着浪叫的呻吟声,听到 
的人纷纷露出了淫亵的笑容。 
  诗锦这边此时也快接近尾声,纵情的诗锦双手不再被捆绑,而是上身倚靠 
在时髦男身上,双手环着时髦男的脖子,仰着头和他互相亲吻着,下体则跟着 
上班族抽插频率配合的扭动那性感丰臀,双腿也不再由时髦男撑开,而是环勾 
着上班族的腰部,贪婪的向男人索取更深入的侵袭,口中也不断的雪雪浪吟。 
  “啊啊……还要……啊……好爽……太利害了……受不了……啊……要泄 
了……啊啊啊……” 
  “喔~~太会夹了,我也要泄了,喔喔~~” 
  和上班族双双达到高潮的诗锦并未得到休息,她刚垂下双腿,便被时髦男 
给推到窗前,以火车便当的立姿要展开新一轮的勐攻,诗锦的双臀被时髦男双 
手扣住,柔嫩的美穴被重重的入侵,双奶随着身后男子的冲击,也随着晃出叠 
叠乳浪。 
  时髦男肉棒在诗锦那湿暖的美穴里浅出深进,尽管骚嫩的内壁紧紧的包夹 
住自己的性器,里头浪水也被干的汩汩流出,诗锦气喘嘘嘘得浪喘媚吟,但他 
并不满足,凑在诗锦耳边说:“怎么,我肏的你不爽吗,怎么不浪叫啊?”说 
着重重一顶,直碰到了子宫顶。 


  “嗯……爽……你的鸡巴肏的我好爽……啊……太深了……顶到底了…… 
啊啊……受不了了……顶的好深……啊啊……”诗锦再那一次强烈的冲击下, 
浪语禁不住的脱口而出,她的身子被欲火烧的更为火热,再加上才刚从高潮退 
下不久,敏感的嫩穴在轻轻的碰触下都会有那强烈的电流流窜,何况是这样勐 
烈的抽插,这让诗锦快感如洪水溃堤般袭来,让她忘情的叫着。 
  正当诗锦被时髦男干的神智迷离时,那上班族突然“唰”的一声,只见原 
本遮掩的窗帘被拉了开来,那外头路灯的光线透了进来,照醒了被肏的通体舒 
畅,爽到不可言语的诗锦。 
  “不……不要这样……把窗帘拉上……外面……会被人看到……” 
  诗锦想伸手拉起窗帘,但时髦男给制止,从后头将她双手抓着,并把她的 
身子压到玻璃窗上,只见那对丰满的双奶被压扁在玻璃窗上,乳汁从玻璃上淫 
荡的流下两条水线。尽管诗锦已顺从的任他们淫玩,但从窗户向外头看去,休 
息站昏暗的灯光照明下似乎停着几辆小客车,那种暴露的羞耻感让诗锦满脸火 
热,让她羞耻的瞥回头,不敢正脸面向外头。 
  “怕什么……那些车子震得那么利害,肯定是那些车床族在那狭窄的空间 
里头干着和我们一样的事情。而且…这种带着会让人看见,暴露性交的危险感 
觉让我更有感觉。”那时髦男说着,语气说到后头却又有意无意的提醒诗锦, 
诗锦心中暗骂这男人的变态,但仍用那发嗲的声音哀求。 
  “拜托……啊……我会更努力让你爽……我会用浪穴……把你那大鸡巴夹 
紧……啊啊……”诗锦无耻的说着,她拼命的用力收缩阴道,这样一来,虽然 
增加了对时髦男的刺激,可也同样的让她的快感更为强烈,在时髦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