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小琦要伯伯用大棒子……替小琦止痒……喔嗯嗯……” 
  只看小琦饥渴的吞吐着秃头中年男的肉棒,小琦卖力的吸吮着肉棒,好几次 
都深达喉咙,前面的秃头男子不禁爽的呻吟:“喔~真爽,这骚货还会深喉咙, 
喔~~干到喉咙那种包夹的感觉真爽……喔喔……” 
  令一名中年男子听了可羡慕,但他低头瞧见小琦那高翘的臀肉间那朵小菊花 
,在自己的搓揉双臀下向唿吸般的一张一缩,而底下那浪穴鲍唇淫水直流,那湿 

淋的淫水沾湿了肉棒,这让他心中兴起了一个变态的念头,几次都刻意的将那肉 
棒滑到敏感的菊门,轻顶暗触,让小琦发出夸张淫荡的浪叫。 
  时髦男则是和上班族两人淫笑的来到诗锦身前,诗锦看到玩弄自己女儿的男 
人来到身旁,带着深深愤怒的一脚踢像上班族,可仍是被轻易的抓住,上班族面 
露着淫笑,一边摸着诗锦的美腿一边对时髦男说:“你知道吗,今天这三个女的 
里面,就属这女的玩脚交最爽快。” 
  时髦男走向女婴,一边端详一边回问:“哦?怎么说?” 
  上班族将诗锦的脚高高抬起,猥亵的在那脚掌前嗅上几口,然后一脸享受的 
说:“她这双美脚整体虽然没有那叫雅静的女孩来的完美,可却起雅静多了几分 
成熟女人的独特风情,就以那脚掌来说,她的脚掌肉就比雅静来的候,摸起来的 
触感就特别的软,如果把用这肉掌包夹住老二的话,喔~肯定比刚才那女的来的 
爽。” 
  说完像舔冰淇淋般伸出大舌忘我的从那脚根舔到脚趾,本来诗锦应该会嫌恶 
的用力蹬腿,可诗锦却看到时髦男一边看着女婴,一只手还轻轻的刮着那女婴的 
小脸蛋,脸上一富饶有兴趣的淫样,这让爱女心切的诗锦看的又是一阵心惊恐慌 
,深怕女儿再次受到这淫兽的侵犯。 
  “嗯…听起来好像还真的满不赖的……”时髦男答应的有点心不在焉,这让 
诗锦更为紧张,突然时髦男小声的自言自语说:“不知道女婴的阴道能不能承受 
成人的阴茎喔。” 
  声音虽小,可在诗锦耳中却如雷声,响而惊心,她知道再怎么对他们辱骂抵 
抗,也都只是徒劳无功,甚至会让孩子受到伤害,无助的她明白了,也崩溃了, 
她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没有任何尊严,肉体上,甚至是心灵上,诗锦心中 
深沉悲痛的哭哑着向他们说:“不~~求求你们,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求求 
你们,我怎么样都没关系,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哀求声是如此令人 
心酸无奈,可这两男却露出了得逞的淫笑。 
  只见时髦男打哈哈的说:“哈哈……我只是说说笑罢了,想也知道不可能, 
要是我的鸡巴插进去这女婴阴道,那她肯定没命活了,我今天是来爽的,又不是 
要来杀人,你说是吧?这位人妻姐姐……”说到最后一句时,那脸上阴险的淫笑 
,令诗锦觉得要是她敢说不,那么他真会像自己的女儿下手。 
  “是……是的……”诗锦回答的迅速,深怕答迟了那时髦男真会做出什么令 

人发指的事情。 
  两男相望,露出得意的淫笑候,上班族半跪了身子,抬着诗锦修长的美腿吻 
了下去,只见他将诗锦的脚大拇指整个含了进去,诗锦只觉得他用舌头将自己脚 
趾头上下左右全部都给舔了一便,也不顾上面是否沾了污垢,尽管自己几乎每天 
都修剪保指甲,不让自己长出多余的指甲肚,可是那男的仍用舌尖去舔去挑自己 
的指甲缝,丝毫不怕污秽,也因为这男的吸的用力,诗锦感到自己的脚趾头被吸 
的肿肿胀帐的,轻轻一碰似乎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虽然刚说得似乎会色急作出淫行的时髦男,却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 
的看着上班族细细的品尝诗锦那丰腴的脚掌。 
  只见那上班族吻过了大拇指之后,每跟脚指头都如法炮制,吸的诗锦颇为难 
受,那种肿胀感,还带着些许搔痒,让她有点不舒服的摆动脚,似乎想要挣脱, 
可看到时髦男虎视眈眈的坐在女儿身边,也就只有硬忍了下来。 
  “啊……伯伯插错了……啊啊……弄出来阿……不是屁屁……啊啊……小琦 
不要屁屁……啊啊……” 
  循声望去,只见那中年人也不管小琦有没有浣肠清洗,就把鸡巴插入了小琦 
的菊门里头,干着那诱人的屁眼,小琦被插的顾不得前头的肉棒,放声浪叫。 
  “不要屁屁?可我干起来不像阿……你的屁眼好像很喜欢我这鸡巴……喔… 
把我夹的这么紧……从你反应看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搞不好上车前都 
还先清洗过了……我怎么能不干一干……爽一爽呢……嗯……”那中年人一边干 
一边调侃。 
  小琦也却非第一次肛交,尽管屁眼扩约肌传来那鸡巴进出的快感,可前头的 
浪穴却感到空虚难受,让小琦用手在自己的浪穴又抠又搔,秃头男看了说:“你 
这浪货,浪穴这么欠肏阿,别担心,还有我这一根呢。”说完,掰开小琦的骚穴 
便干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屁眼和浪穴同时被男人的肉棒充实,那强烈的快感让小琦抓狂,连话都无法 
说,只能疯狂淫叫。 
  那上班族吮玩了五趾头后,开始从诗锦的脚测吻起,一寸一寸慢慢吻,从外 
头慢慢的向内吻,亲吻那白嫩的微微透露出几许淡淡血色却又无一丝青筋的脚背 
,诗锦被吻的有些发痒,脚背很不自然的轻微摆动,上班族吻过了脚背,伸出舌 

头去舔那脚掌心,两唇去吻那丰腴饱满的掌心肉,细细长着那女脚的香气,顺着 
脚掌的纹路来回的舔,享受的沉浸其中时,诗锦却是一阵颤抖。 
  怕痒敏感的她敏感的脚掌心被男人侵犯,男人温热的舌头不断的在自己的脚 
心逡扫,一阵阵搔痒感不断的从脚掌心传遍全身,令她不住的起鸡皮疙瘩,可却 
不只如此,除了搔痒感外,还有那令她感到酥软无力的奇妙感觉,两种感觉交杂 
,传遍全身,已是令她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那难受却又不是真的痛苦,而似乎 
是种……不能满足渴望难受。 
  在上班族的挑逗下,诗锦感到自己的下体感到逐渐湿润,胸前的乳头更是感 
到一阵麻麻的肿胀,低头看那那粉色的乳头,似乎硬了起来,诗锦也发觉不仅是 
自己的性感带,而是在这男人的挑逗下,全身上限似乎都变的更为敏感,光是让 
这上班族吸吮自己的脚掌,便有这样的反应,诗锦内心不由得怀疑难道自己和这 
群变态一样,有种特殊的渴望? 
  雅静则已经被那壮硕男给挑得全身不知被欲火给烧过了几回,身子火热难当 
,美臀不顾羞耻的摆动,不停期待着那肉棒的插入,可壮硕男硬是不给,让雅静 
把整股欲火全集中在了父亲身上,那舔吮套弄得越发卖力,司机也被吮的爽快, 
龟头阵阵酥麻感让他爽的双手抱住雅静的头部,自己摆动起腰部把女儿的嘴巴当 
嫩穴抽插起来。 
  大幅的抽插使得司机那粗长的肉棒深入了雅静的喉内,尽管雅静因此呕了几 
声,可那全身对性欲的渴望却让她忘情的承受这一切。 
  司机觉得自己鸡巴一阵胀大脉动,那是射精的前兆,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 
边干边说:“乖女儿,你吸的爸爸实在太爽了……喔~~我以后要每天这样干你 
,每天早上这样来为你喝牛奶,喔喔~~射了……” 
  说完,那腥臭白浊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雅静口内,而那壮硕男见到司机射精 
,也趁势对准雅静的嫩穴口,用力往上一顶,插进了她的嫩穴。 
  “啊啊~~咕噜~” 
  这突来的冲击,让雅静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才刚要将父亲的精液吐出得雅静 
,却顺着口中自然的呻吟,在气息转换间,自然的将精液吞咽的干干净净。 
  “司机,为什么你女儿会做这台客运。”那壮硕男缓慢的顶送着肉棒,边问 
了司机这让他感到疑惑的事情。 
  “会做这种车还有什么理由,就欠干阿。”司机这样回答,双手握上女儿那 

对白嫩的水乳,包夹住自己刚射半软的鸡巴,享受女儿那细滑绵嫩的肌肤带来的 
愉悦触感。 
  “不……才不是……是你把我拉来的……”雅静反驳的说,司机见到女儿反 
驳,包住女儿双乳的大手加强了力道,雅静受疼,“嗯”的一声哼了出来。 
  “司机,这是为什么?”那壮硕男又追问道。 
  “嘿嘿……你话那么多干麻,有得干就好,有些事不要问的太多,没好处的 
……”那司机干笑着,他并不想说出这只是满足他调教女儿及想看女儿被别人干 
的心态,于是出言中断了这话题。 
  “不问就不问……欸……怎么样,刚才你爸爸精液的味道不错吧,你既然上 
面小嘴淫荡的把你爸的牛奶都给喝了,那现在你下面的嘴巴也要把我的牛奶也挤 
出来才行阿。”壮硕男也识相的转移了话题,边说边向上重重摆动了几下腰杆, 
顶的雅静又是一阵呻吟。 
  那上班族此时已经离开了脚掌,而缓慢往上吻去,来到了膝盖附近,那双手 
开始轻柔的抚摸诗锦那白皙嫩滑,丰腴柔软,弹力修长的大腿,身体那种又酥又 
麻又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诗锦逐渐的感到自己气息越来越粗重,光是鼻子唿吸 
并赶不上身体的需求,她想张口喘息,可一开口…… 
  (10) 
  “嗯啊~~” 
  那呻吟声又骚又媚,连诗锦也想不到那么淫荡的呻吟竟会从自己口中发出, 
这令诗锦又赶紧闭上了口,此时那时髦男起了身来到了诗锦的身后,从后头伸出 
双手掐上诗锦的乳头,用了点力一捏,那乳汁便在空中喷出一条淫荡的乳线。 
  “啊啊……”性感带受了刺激,诗锦无法忍住的浪叫了几声,旋即又紧闭双 
口。 
  时髦男嗅了嗅诗锦香发,亲吻了诗锦后颈说:“你知道你现在这浪样有多么 
诱人吗,一个刚生完小孩,身材却依然完美美丽人妻,在不是丈夫的挑逗下,发 
出那充满压抑,但却透露出浓浓渴望的喘息声,光想就不知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 
  说完,手指又捏了几下,那奶水在时髦男的挤弄下,一道道射出,还说:“ 
从上车没多久你就喂奶,依照时间,你女儿现在应该也要再吃奶了吧,我们来试 
试看,看你的奶水是不是可以从这里喂的到你女儿。” 

  这时他不只掐奶头挤奶,更用整个手掌包住诗锦那细滑白嫩又丰满的双乳, 
大力的捏,大力的挤,那奶水还真的喷的比刚才还远的些,只是仍和女婴有段距 
离。 
  诗锦被这么捏揉掐弄,身体里的欲火似乎再无可抑制,张口浪吟:“啊啊… 
不要这样捏……啊啊……啊啊……” 
  而这时上班族更吻到了诗锦的大腿根,只见诗锦的美穴,在这样的挑逗下, 
从里头渗出丝丝浪液,在两腿的厮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