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这不就是你昨天被我肏的发浪所抓下的痕迹吗!”说着露出手臂上的抓痕 
  “不!不是!!我没有~~!别过来…我不要在这…我……我是你女儿啊! 
你怎么能这么变态的对我!呜呜……”雅静崩溃了,她疯狂的嘶吼着,大声的号 
哭着。 
  车上的人听到雅静的自白,都惊讶的望向司机,惊讶的不是这么俗鄙的臭男 
人竟然有着如天仙般美丽的女儿,而是惊讶这世上竟然真有人能强奸自己的女儿 
,而且还把她推入这火坑中,任人淫亵。 
  那司机却似乎不以为意说:“是阿,你是我女儿,那又如何,你迟早还不是 
开腿掰穴给别人干,我把你生的这么水,想到以后你嫁人,那大奶浪屄都要给人 
玩给人干,我就一整个不爽,到不如自己先干个爽,你也别在那装了,刚才你还 
不是一样让人肏的爽歪歪,马的,之前都没看你用奶子和嘴帮我爽过,刚刚你全 
帮人家做了,今天非得惩罚惩罚你不可。” 
  说完只见他硬是将雅静双腿扛到肩上,掏出那粗黑的鸡巴就往那嫩穴里头顶 
,肥满的身子紧压雅静,身子被硬生生的摺叠了一半,双腿膝盖压着胸前那柔软 
的大奶,粉嫩的俏脸不断左右摆动,挣扎的不让那司机父亲亲吻。 
  一场活生生的父女乱伦就在自己眼前展开,这可让车上这群贪婪的男人们再 
次激起了性欲,可他们也不急着向诗锦及小琦下手,而是有趣的欣赏着这背德乱 
伦的戏码持续进行。 


  照理说,雅静早已被父亲淫亵多次,在家早已放弃抵抗,甚至逐渐淫乱的配 
合着父亲,沉浸在乱伦的罪恶快感中,否则今日也不会搭乘这部狼车,任人淫玩。 
  现在会有如此激动的反抗,说到底,是在她心底深处的最后一丝羞耻心作祟 
,若是在众人面前面对着自己的父亲却毫不抵抗,还迎合放浪的淫相尽露,这对 
她是说什么也不能接受的事情,那司机也知道这事,所以此刻才刻意的在这里对 
她施展淫行,更口出秽言不断的刺激。 
  “靠盃,刚才你那主动的浪劲勒,干,你看看你这奶子,被人家捏的红红肿 
种的,上面还有男人的精液,干,下面那鸡掰穴再给我夹紧一点,还是要换个姿 
势。” 
  说完也不等雅静回应,迳自的将那嫩臀高举,让雅静可以清楚看到两人性器 
交合的淫秽画面,一边肏着一边说:“闭什么眼睛阿,看看你那鸡掰穴被爸爸肏 
的浪水一直流,喔!就是这样,再夹紧一点…喔喔……乖女儿……就是这样…… 
我们也让其他人看看你这乖女儿的浪穴是怎么溪我的鸡巴。” 
  说完,司机又换了个姿势,他让女儿的身子靠在自己的身前,用双臂将雅静 
的双腿撑开成M字型,众人此时可以清楚看司机那猥琐粗黑的鸡巴不断的进出女 
儿那嫩穴,只见在司机的抽送下,在交合处流出淫荡汁水,有些还因撞击喷出。 
  “干,你们站那么远是要看个刁喔,靠近点看,”众男在司机的怂恿下,纷 
纷靠到雅静身旁,近距离的看着这对父女乱伦。 
  “你们知道吗,我这女儿真是天生淫荡,14岁那年我就看到她偷偷的在浴 
室里头自慰,口中还叫着电视上那个什么达的小白脸明星,那时我可真是一肚子 
火,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她,她的幻想对象竟然不是我,是那种白白净净的小男生 
。”说到这,司机用力的向上顶了几下。 
  “嗯喔……”雅静受了这几下重击,禁不住的发出呻吟。 
  “当晚我就决定,我自己生的女儿要自己干,所以那天晚上我还特别跑去药 
店买安眠药,偷偷放到她妈的减肥茶里面,然后……” 
  “不……不要说……”听到父亲要将乱伦的事情说给外人听,雅静不禁大声 
的止着。 
  “有什么关系,你是怕你的淫荡让人知道吗……就凭你刚才那股浪劲……就 
算你再说你多清纯也没人信,怎样,爸爸干的你爽吧。” 
  “没……啊……不要说了……啊……” 


  “哼哼……想那晚帮你破处,你那小穴紧的跟什么一样,差点让我直接射精 
……那种滋味真是爽.虽然现在还是很紧,不过比起那时可真是给松了。” 
  “阿伯,那还不是你把人家给肏松的。”忍不住好奇而靠过来观看的小琦搭 
腔道。 
  “哪是,我之后也不过就一个礼拜给她干个2、3炮,我还有给她买威而柔 
还有那个什么紧的帮她擦作保养勒。” 
  “爸……求求你……啊……不要再说了……啊啊……” 
  “不要再说?那你叫几声给我听听,昨天晚上干的时候也只给我嗯嗯阿阿, 
结果今天你就给我向妓女那样浪叫喔,现在也叫几声给我听听阿。” 
  “爸……”雅静欲言又止,心中似是不愿,司机见状也就把她抬起,压在窗 
帘前,站立着勐干,一边还在她耳边说:“说阿,要不然我就再将在我们在你妈 
面前做的事情说出来,那肯定会让那群男人更为兴奋,也更知道你那淫荡的个性。 
” 
  “不……我说……爸……啊啊……好爽……啊……爸爸操的我好深……啊… 
…好粗的鸡巴……啊啊……肏的女儿好爽……”雅静为了不让父亲在别人继续说 
着自己的乱伦淫行,也只有配合着呻吟,虽说是配合,但其实也就是把她深处的 
感受给呻吟出来,没过多久便自我沉溺的浪喘呻吟,哪有半点强迫的成分在。 
  “你们看看……我女儿够淫荡吧……我现在还要把她肏到高潮,然后在射近 
她体内,让她为我再生个漂亮的孙女,这样以后又可以在干年轻美眉了。”看着 
女儿在自己的跨下屈服放浪,司机高兴的说着。 
  “不~!不要,爸爸不要!之前说好不会射在里面的。”雅静听到父亲要内 
射,不禁向父亲哀求着。 
  “不要什么,刚刚你还不是让人家射的爽歪歪,”听着这对父女的对话,众 
男再也忍不住,纷纷伸出淫手在雅静身上抓捏,而那上班族更为变态,低头探到 
两人交和处,伸出舌头便在两人交合处上的肉唇舔舐着。 
  “来来来,不用客气,尽量摸,这是我的种生的,喔~少年仔,你金变态喔 
,我还在干我女儿的鸡掰穴你也敢舔喔。” 
  “今天你说不行我就越是要射,不只今天,以后也是,我要射到让你怀孕, 
还不准你打掉,这样以后我才能干的到我自己生下来的孙女。”说着抽插的力道 
更为加重,雅静在众人的抚摸下,加上那嫩穴肉唇和父亲激烈的抽插,再也忍不 

住的边浪叫边哀求。 
  “啊啊……爸爸……不要……我以后会帮你……会用其他地方帮你……拜托 
不要……啊啊……不要射到……啊啊……不要射到里面……会怀孕的……啊啊… 
…” 
  “什么地方,给我说清楚阿。”把自己女儿干的在公开场合不顾羞耻的浪叫 
,心中变态的欲望得到了满足,此时他再引诱女儿说出更羞耻的话,满足凌辱征 
服的快感。 
  “啊……我会用嘴和奶奶…啊……帮爸爸……让爸爸射…啊……”雅静尽管 
浪叫着,可那用词仍是十分娓娩。 
  “再给我说淫荡一点,喔~快爽了,再不说,我就要射了喔。”司机并不满 
意这样的答覆,加重了抽送的速度,还将女儿的身子放到那时髦男身上,双手抬 
起女儿那嫩臀,准备作最后冲刺。 
  这举动可把雅静给逼急了,大声的说出:“不要~啊啊……我会用嘴巴吸爸 
爸的大鸡鸡……啊……和用奶奶夹着爸爸的大鸡鸡……打手枪……啊啊……不要 
射进去……啊啊啊啊………” 
  等到雅静说完,以是为时以晚,那滚烫的精液随着鸡巴的抖动,强劲的射进 
雅静子宫深处,而雅静也随着这波冲击,攀上了高潮。 
  事后雅静哭着说:“爸爸不守信用……我都已经说了……为什么还射在里面 
……呜呜……” 
  那司机只说:“下次要说快一点,这是你自己的错,可不关我的事阿。”说 
着将那还留着残存精液及淫水的鸡巴来到雅静面前,淫笑的说:“乖女儿,这可 
是你刚刚自己答应的,要好好的舔喔。” 
(9) 
  “……”尽管雅静口头上肯和父亲作出更进一步的乱伦,可当父亲的棒子来 
到眼前时,她仍是十分不愿,不仅因为不爱清洁的父亲那淫具不曾清洗,在睾丸 
袋上那层层皱皮上不知藏了多少污垢,龟头沟槽处也满是白白的淫垢,更别说刚 
刚干玩自己后马眼上残留的白精以及肉棒上那自己淫荡的体液。 
  “快点阿,别再那拖拖拉拉的。”司机催促的说,硬是将那条鸡巴塞进了女 
儿口内,雅静只觉一阵腥臭扑鼻,轻呕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并无法拒绝,只有顺 
从的替自己的父亲做起口交。 

  “我也来参一脚吧,司机,你不会介意我和你一起干你女儿吧。”那壮硕男 
子此时凑了过来,将身子躺在雅静底下,让她以女上位的姿势跪坐在自己跨上, 
用他那根肉棒丝摩着雅静的鲍鱼嫩唇。 
  “别客气,今天会让她来就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尽量干,我还没这么近距 
离的看我女儿被别人干,真不知会是什么浪样。”司机大方的说着。 
  不只是壮硕男,车上其余的四人也开始了动作,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立 
在小琦身边,享受着小琦那淫荡的性服务,而那时髦年轻人则是在上班族口边说 
了几句话后,只见两个男子眼神相对后,不禁露出了阴险的淫笑,走向仍被绑立 
在车子中段的诗锦。 
  刚高潮不久的雅静那嫩唇变的特别敏感,一经那壮硕男那粗长火热的鸡巴一 
碰,尽管只是在外头厮磨,但那快感又死灰复燃,如电流般迅速的传遍全身,那 
口中的动作不禁变的灵巧,不只吸吮的力道加重,还用那舌头舔父亲那敏感的马 
眼,清理着他方才的残精,更时而轻含,时而深入,灵巧主动的品尝服侍着父亲 
的肉棒。 
  “喔~你真是我最爱的淫荡女儿,别人才刚磨你下面的嘴巴,你上面的嘴巴 
就变的这么卖力,喔~~爽,乖女儿,你淫荡的小嘴吸的爸爸好爽,喔~爸爸的 
龟头好吃吧,对~还有睾丸也舔一舔。”司机从肉棒上感受到女儿态度的改变, 
女儿舌尖及香唇带来的阵阵快感从龟头,马眼,及睾丸不断传来,让他大唿爽快。 
  “呜嗯……嗯嗯……”快感阵阵袭来,让雅静逐渐发出呻吟。 
  在小琦灵活的技巧下,两个中年男子肉棒很快的硬了起来,此刻他们换了位 
子,将小琦像狗一般的姿势趴在地上,两人一个在前,肉棒持续的塞在小琦口内 
,双手握上那对丰满的大奶,满足双手的淫欲,一个在后,双手服着那翘挺的臀 
部又搓又揉,那硬挺的肉棒对着穴口磨着,弄得小琦心痒痒,边吮着前头的肉棒 
边嗲声说:“呜呜……嗯嗯…伯伯…嗯……不要在那边磨了……小穴好痒,伯伯 
快……小琦要伯伯用大棒子……替小琦止痒……喔嗯嗯……” 
  只看小琦饥渴的吞吐着秃头中年男的肉棒,小琦卖力的吸吮着肉棒,好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