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着:“禽兽……你们这群禽兽……我…我都已经让你们这样强奸了,你为什么还 
要伤害我的孩子。”喊着喊着,声音竟然呜咽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看你孩子饿了,帮忙喂个奶而已,你这做母亲的,刚才都只顾着 
自己浪屄的享受,根本就没关心到孩子,现在我好心帮你喂个奶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看你女儿,吸的多开心阿。”那上班族鬼扯着说些荒唐的理由,诗锦从方才发狂 
的愤怒,到现在被制服无助,和那种无力保护孩子的强烈自责感,让她气苦的哭了 
起来。 
  被肉欲薰心的中年男子可没起任何同情心,反见到那诗锦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 
让他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他走向诗锦,双手就要往诗锦身上摸去。 
  诗锦此时气苦愤怒的将一只玉腿奋力往中年男子下体踢去,却被轻易的抓住, 
此时诗锦对于自己那种弱小的力量更感到悲痛,那中年男子淫笑的说:“哭什么哭, 
别哭了,你这脚那么急着抬起来,难道是那浪穴又再痒,想要男人肏一肏它,别急, 
我马上就给你,我这条鸡巴可还是带钩的,等一下你就别太爽到晕过去才是阿。” 
  说着也不管诗锦反应如何,大手扛起另一只玉腿,对准穴口就勐肏,对诗锦来 
说,此刻每一次的抽插都没法让她像方才那样的有快感,此刻的她对于无法保护婴 
儿而感到万分自责,任凭那中年人干的再怎么勐烈她也只是麻木得承受着。 
  “啊啊……太胀了…好粗……小浪穴…被撑的好涨…啊啊……好像快裂了…啊 
…好用力…啊…小琦被阿…阿诺哥哥…插的好…好爽…浪穴被大龟头…刮的好酥… 
…啊啊……” 
  小琦不但身材火辣声音娇美,那浪语呻吟更是豪放淫荡,此时她肉体横躺,胸 
前的大奶被肌肉男握了个老紧,正淫荡的搓揉着,水绵绵的大奶随着肌肉男的玩弄, 
变化出各式各样的形状,大奶上那只的大凤蝶,也在肌肉男的淫玩下振翅飞舞。 
  “你这小淫女,竟然在这大奶子上纹上蝴蝶,干,搓着奶子那翅膀还会飞喔! 

呜~~浪穴夹这么紧…看我的大懒趴怎么肏你…” 
  肌肉男没有像那时髦年轻人那样卖弄着体力快速的冲刺,但那粗大黝黑的龟头 
紧撑着那柔嫩的穴壁,每次都狠狠的刮着那嫩壁上的皱摺,让那淫汁浪液随着肉棒 
的退出而流出穴外,湿淋淫荡的汁水弄湿了小琦身下的垫子,那充实酥麻的快感也 
让小琦将那一双健美修长的腿则圈环在肌肉男腰杆上,扭动起弹力俏挺的肉臀,迎 
合着那肌肉男的动作,让那粗大的鸡巴能够顺利且尽兴的在那紧实的浪穴中抽送, 
口中浪语越发撩欲诱人。 
  “啊啊……阿诺哥哥……啊…你的肌肉…好…好结实…让小琦好想……摸一摸 
…亲一亲…啊…好勐……插死小琦了……大鸡巴…弄得小琦…浪穴好爽……奶奶被 
捏…啊…好舒服…啊…太…太爽了…啊啊……” 
  肌肉男被小琦那浪语撩的高涨,那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令他开心的 
说:“光是有手指这样捏你的奶头就这么爽,那在来试试我这招。”说着,手指捏 
上了右边的奶头,掐紧向上拉扯,让那水嫩嫩的大奶被拉的扯的老高后松开,那大 
奶便像橡皮筋般弹了回去,柔软的奶子如果冻般诱人的摇晃抖动,另一边的奶子则 
被肌肉男大口含上,淫荡的亲吻着,吸吮着,啮咬着,这下小琦更是为之疯狂。 
  “啊啊……不要…奶头这样…捏的…太舒服…啊……奶头爽死了…不要这样捏 
…太…太爽了…大鸡巴…再来…要…啊…太爽了…要……要泄了…啊啊……” 
  说着,小琦浪汁涌泄,大量的淫水随着肌肉男的大鸡巴的抽出,便从浪穴喷出 
一道小水柱,弄湿了身下的垫子,虽然小琦高潮泄了身,可肌肉男现在仍是兴致昂 
昂,他双手握上小琦那软绵绵的大奶,包夹着自己那超长粗大的鸡巴套弄起来,爽 
到不行的小琦低下了脸,伸出舌头迎接着那粗长的超大鸡巴,淫荡的舔吻着那粗黑 
硕大的龟头。 
  “你看,我的大懒趴被你的奶子包住,那对翅膀刚好就在旁边飞,喔~真爽, 
对,舔我的懒趴头。” 
  干了一阵后,肌肉男肉棒一阵抖动,小琦心知将要射精,张开性感双唇含住那 
硕大的鸡巴,让那缴出的白浊精液全数喷进自己嘴内,当肌肉男退出肉棒时,也不 
见小琦吐出,而是将那精液含在口中品尝了那滋味后,再将它一口吞进,事后还淫 
荡的舔了舔嘴唇,一付意犹未尽的样子。 
  另一旁的时髦年轻人则是将雅静那双白嫩修长的美腿扛到肩上,双手撑地,不 
经任何前戏对准穴口,由于雅静刚也才达到高潮,小穴里头仍然湿润,不需要爱抚 

也能顺利深入,可这时髦年轻人的肉棒却比那秃头男来的长且粗,时髦年轻人用力 
一顶之下,雅静激动的呻吟浪较,似乎顶到了那娇嫩敏感的花心,时髦年轻人望了 
望跨下,只见还有一截肉棒露在外头。 
  “啊啊…太深了…不行……顶到了……啊啊……救…命……弄死我了……啊… 
…” 
  时髦男讶异着雅静嫩穴的短浅,但也引起他那淫邪的欲火,他时而浅出深入, 
时而深进深出,刻意的直刺激的那敏感的嫩穴花蕊,弄得雅静次次都感到那强烈 
的酥麻爽感, 
嫩穴不由自主的收缩,将那长长的肉屌紧紧箍住,用力的吸着,肉棒被那种又湿 
又滑,紧膣有吸力的嫩穴包围所带来的快感,那时髦男舒爽的呻吟了出来。 
  “喔……好紧……干…这淫穴比刚才那辣妹更会吸,喔~真爽!” 
  时髦男越干越爽,最后起兴的大幅来回勐干,将那长长的鸡巴推出到只剩龟 
头,再狠狠的冲刺没入,由于阴道被撑的饱满,每一次抽送从空虚到充实,更深 
深的刺激花心顶进子宫,那带来的麻爽快感,让雅静原本娇媚的呻吟声,变的更 
为娇嗲。 
  “啊……爽死了…啊……小穴肏的好爽……爽死了…好深……好哥哥…妹妹 
小穴…好爽…啊…妹妹要…哥哥用那长长的…肉棒…肏爽我这淫荡的……小穴… 
太爽了……啊啊……” 
  此刻的雅静被肏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交叠,让她感到即将又攀上那快感的 
高峰,口中浪语也学起了小琦,用尽那低俗粗比的下流辞语,嗲淫浪喊的表达出 
肉体得到的快感高潮,那时髦男也感受到跨下这位美女的反应,加重了力道及速 
度,没几下雅静便阴道急剧收缩,高潮的颤抖,酥爽的摊在垫子上,而时髦男也 
受不了雅静那阴道紧膣的收缩,精关守不住的让精液喷发在雅静的体内,在连两 
次射精后,时髦男也虚弱的趴在雅静身上,粗重的喘息着。 
  “喔喔…干!不行了,爽…叔叔要为你喝奶了。”那用鸡巴喂“奶”的上班 
族,似乎让那女婴吸吮到精关快守不住了,他也不紧守,任凭那精液从输精管送 
到鸡巴在喷发进女婴的嘴中,女婴似乎不懂得那白色的液体恶心的程度,竟把他 
将母奶一般给喝了进去。 
  诗锦此时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反抗和挣扎,甚至连一点情绪都没有,就像 
整个人被掏空了一般,失神的让身前的男人驰骋着兽欲,那中年男子也不在意, 

自顾自的挺着腰勐插抽送,那贪婪的大嘴也没闲下来,男子从那白皙的粉颈往下 
吻,经过锁骨来到那哺乳的白绵嫩奶,猥琐的含上吸吮,啜饮着那浓纯新鲜的母 
乳,而后再往旁吻去,亲吻着那熟女春香的腋下,而后更将湿锦的身子反转,边 
干边细舔着那赤裸细滑的美背,尽情的享尽眼前这具成熟肉体,抽插了数百下后 
,便将那精液给深深的射进诗锦体内,也不见诗锦有任何高潮反应,只是默默的 
接受那淫秽的男精射进自己体内。 
  车上的五男接连的挑枪争战,几番泄精下来都略显出了疲态,这时车子似乎 
也停了下来。 
  (8) 
  肌肉男感觉到车子的停止,坐起身来伸手将窗帘拨开了一角,看看到底是怎 
么个情况,此时司机转过身说:“不用看了,外头是个偏僻的休息站,通常只有 
内行的车床族才会来到这边,靠!老子从看到那女人喂奶开始鸡巴就忍不住的硬 
起来,到你们爽完了都没软过,本来是想等到下高速公路才要干几炮补身体的, 
现在老子忍不住了,要先来泄泄火,干干这群美女。” 
  说着走向诗锦,对于这群禽兽的兽行,诗锦此时木然以对,妩媚的脸蛋瞥过 
一旁,准备认命的任他宰割,可司机却只用那粗操的双手摸了摸她那对细滑的美 
乳说:“明明就浪的要命,干麻装的一付纯情样,你还想当啥么贞节烈妇吗?” 
说着五指用力的在那白皙的乳房上留下深深的手痕。 
  尽管诗锦木然以对,可那胸前的疼痛仍是让她蹙起了秀眉,而这些反应都让 
那司机看在眼里,说:“哎呀,有反应嘛!那可见是刚才那男的太没用,屌小满 
足不了你,所以你才像死鱼般没反应,等我肏你的时候,一定让你爽到晕过去, 
不过…我要先肏的不是你。” 
  说完,司机便在向后头走去,雅静似乎对司机的感觉似乎不是很好,坐起身 
来瑟缩的揪在一起,眼神透露出害怕。 
  司机似乎没有看到雅静的反应,对着小琦说:“全车就你叫的最淫荡最大声 
,怎样,今天这几位人客干的你的浪穴爽吧。” 
  小琦点了点头嗲声说:“今天的人都好勐,我被干的好爽,身体都有点软了 
,不过司机叔叔那个入了珠珠的大鸡巴还是让小琦好想要,想要那中浪穴被珠珠 
刮的爽感,司机叔叔~快来嘛,用你那大棒子干小琦。”边发骚的说着,一只手 
抚摸起司机鼓起的裤挡。 

  司机很享受的抚摸小琦的头部,让她隔着裤挡吸吮自己那尖硬的鸡巴,正当 
小琦用牙齿咬着裤头,淫荡的要让那鸡巴出来透气时,司机制止了她,说:“你 
这骚货,到时就别像上次那要没多久就在那边哭爹喊娘的求饶,不过我今天没有 
要先干你,我可要陪陪这位美丽的小姐玩玩。”说着,那司机便向雅静走去。 
  雅静看到那司机往自己靠近,身体不断的往后退缩,可她退一步那司机便进 
一步,车上没多大空间,没多久雅静便退到了角落,只见雅静双手紧箍着双脚, 
全身瑟缩成一团,眼神厌恶害怕的看着司机。 
  “怎么?害羞还是兴奋啊!我们两个又不是第一次,在家的时候你不是也… 
”司机淫邪的说着。 
  突然雅静双手用力推向司机,大喊的叫:“不要碰我!” 
  伸展出去的双手被司机抓个正着,趁势一拉,雅静反倒跌扑进了司机的胸膛。 
  “不愿意啊?别假了,昨晚你的双腿还不是把我夹的像什么一样,你看看这 
里,这不就是你昨天被我肏的发浪所抓下的痕迹吗!”说着露出手臂上的抓痕 
  “不!不是!!我没有~~!别过来…我不要在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