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亲吻着,只见那四角裤逐渐湿润,那薄起膨胀的肉棒呈现出激昂气势,小琦亲吻 
含吮了一阵后,张开小嘴,用那白色的贝齿淫荡撩人的脱去那四角裤,只见那时髦 
男的肉棒如弹簧般挺出,划过小琦那淫媚的俏脸,也不见小琦有丝毫不快,还主动 
的张口含上那红的发黑的龟头,火辣的吸吮套弄。 
  看着小琦如此火辣腥煽的举动,诗锦已是羞赧到不知所措,这还是她第一次在 
这么近距离下看到如此猥亵淫荡的景象,让诗锦不由得瞥过头去,可再另一头等的 
却是另一条带着精臭味的大鸡巴。 
  “你可别只看戏阿,刚刚你爽了,可我还没爽呢,给我好好的舔我这宝贝大屌。 
”那肌肉男一边说着,抓着诗锦秀发的大手还一边施力着。 
  一条超大号的粗长鸡巴就距离诗锦的脸不到5公分,那精液及汗垢混杂的恶心 
味道直扑鼻来,让诗锦一阵作呕,摇头哭声的说:“不……不要…我不会……呜呜……” 

  没有让诗锦拒绝的机会,肌肉男便那将粗长的臭大长屌硬塞进诗锦的小嘴里头, 
正当诗锦想拒绝的狠咬它一口时,壮硕男子口带威胁的说:“刚刚手淫就没看到你 
这样清纯,你自己那吸吮手指时不是骚的要死,给我乖乖口交,还有,最好别伤了 
我的大屌,要是伤到了,小心你的孩子。” 
  壮硕男子一阵羞辱,还提到孩子来威胁,诗锦失去了咬下去的勇气,头又被男 
子的手从后脑压住,退也退不得,但她生性拘谨,和老公做爱时从来也只是单调传 
统体位,就连狗交式在她的矜持下,也没尝试过几次,哪会口交这淫秽的行为,但 
被人擒制住的她别无选择,认命的张嘴含上,屈辱的接受这污秽的脏屌,笨拙呆板 
的摆动着头部,机械式的替肌肉男口交,可那腥臭的恶心味道,让诗锦不时的那恶 
呕声。 
  “你是木头阿,只会这样摆动,用舌头给我好好舔,要不然我拿你的孩子开刀, 
不会的话旁边不就有个很好的范本吗,不会学阿。” 
  诗锦面对肌肉男凶狠的威胁,只能从美眸中留下那屈辱的眼泪,泪水汪汪的望 
向一旁。 
  只见本在那长发美女身旁的秃头中年人,钻到了小琦的跨下,伸着舌头,淫秽 
的舔吮着那鲜红的嫩鲍,小琦一边扭着腰迎合着,一边替那时髦男持续的口交着, 
只见小琦先是用舌头在那龟头上轻舔打转,然后在缓缓含上,套弄个几下后,在将 
肉棒横摆,张着小嘴如啃玉米般的来回吮舔,一只手不忘抚摸轻弄着睾丸袋,等到 
小嘴渐渐含上睾丸袋时,那手只又轻箍着肉棒来回的套弄。 
  又看那长发美女,此刻正被两个人左右夹击,两根肉棒谁也不让谁的硬捅着少 
女那娇嫩的小嘴,从两颊激烈的起伏可以看出,那长发美女承受着多累人且屈辱的 
兽行,但那长发美女似乎已经放弃了所有抵抗,屈服的舔吮套弄,或许在她心里, 
只希望眼前的两只禽兽能早早射精,已结束这样痛苦的口交。 
  看到两人淫秽的举动,诗锦心中一阵悲痛,尽管她对这样的淫行多么无法接受 
,此刻的她,仍得做出这淫荡不堪的行径,她眼眸留着泪水,一脸不愿及愤恨的握 
上那超大号的粗长鸡巴,伸出舌头僵硬的舔着那马口。 
  “对………喔……就是那里,对,睾丸袋那里也舔一舔,还要用手套弄阿…喔 
……你这女人还真骚,学的真快,舔的好爽,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口交…喔…,另 
外一只手也别闲着阿,搓弄自己的奶子阿,干,真爽…喔喔…继续……” 
  其实光靠诗锦那僵硬的动作,哪会有那么大的爽感,肌肉男此时不断说着不堪 

入耳的淫秽字眼,还一副陶醉的样子,只不过是在羞辱至今仍不屈服的诗锦,看着 
她那凄凉苦楚的表情,就不由得升起一股凌虐的快感。 
  而此刻玩弄着长发美女的上班族和中年男也极精射精,两人加快了腰部的摆动, 
几下后一阵低吼,从长发美女口中拔出了肉棒,双双将精液喷在那秀气脱尘的脸庞 
上,中年人气喘嘘嘘的将长发美女搂着扑倒在地上,双手不规矩的持续侵犯着女孩 
的肉体,而上班族则是缓缓的走来到了诗锦的身旁,拉起诗锦爱抚双乳的手握上自 
己那半垂下的鸡巴,示意着要她帮忙打枪,诗锦只得被动的握上那污秽的鸡巴,但 
羞涩保守的她就只是握住,而不肯做出淫秽的套弄,而那上班族还伸出那双淫手, 
大肆的玩弄起诗锦胸前那两颗丰满的嫩奶,又搓又捏,只见一道道白色的乳汁,在 
她的淫玩下,从那粉嫩的乳头喷出一道到美丽淫荡的弧线。 
  肌肉男见状,边挺着腰插挺着诗锦的樱桃小嘴,边调侃羞辱道:“怎样,水查 
某,另外一只手是残了吗,握着这位朋友的鸡巴是不会帮他打枪吗?干!打了手枪 
就忘记舔我的大鸡巴了喔…给我好好舔,骚女人,你看看从你那奶子喷出来的奶水 
,就是一副骚屄欠干的样子…喔……舔快点…喔喔……” 
  粗长的鸡巴不断的进出着自己的小嘴,另一条则是湿淋的握在自己手中,耳边 
又传来一阵阵淫声秽语,这样多层的刺激,对于诗锦在怀孕后至今也快一年没有性 
生活,尽管再保守,心中再不愿意,但肉体深处的欲望还是渐渐被诱发出来,尽管 
心中充满了无奈不愿意,但下体渐渐起了反应,那嫩屄深处似乎有股搔痒悸动直干 
扰着她的理智,胸前的乳头也被弄得阵阵苏麻,肉体再再诚实的反映出那深层的欲 
望。 
  诗锦虽然并未自愿并享乐其中,但也逐渐失去了抵抗的动力,肉体本性的淫欲 
渐渐侵蚀理智,从本来那无奈被迫的心理,渐渐的迷离,嘴巴里头那带着精液及汗 
垢的鸡巴似乎不再令她感到呕心,那种咸腥湿滑的感觉刺激着味蕾,反到有种异样 
的感觉,这种被虐的刺激让诗锦的肉体感到有些兴奋,下体也因这样的刺激而湿润, 
淫水渐渐的从阴道里流出,她不再紧闭眼睛,半睁美眸,看着那浓黑的屌毛不断刺 
激搔碰着自己的脸颊,粗长的鸡巴狂野的进出自己小嘴,甚至深达喉咙,那种野性 
腥湿的味道令她一阵恍神,手中机械式无奈的套弄变成了主动,套弄速度竟然变的 
卖力加快,更从喉头发出连她自己也不能想像出的淫媚呻吟。 
  “嗯嗯……呜……呜……喔……”粗喘的呻吟声是那么的娇嗲,那么的撩人欲 
火。 

  “干,这骚货好会吸,好用力…喔……马的,要射了……” 
  那上班族感受到了诗锦变化,受到如此的美少妇卖力套弄,刚喷发过的鸡巴似 
乎又忍受不住刺激,抖动了几下,兴奋的射出精液,喷洒在诗锦的嫩乳及美丽的脸 
蛋上,肌肉男看到诗锦脸蛋上沾上了精液后,妩媚的神情更添了几分淫荡,凌辱的 
兴奋及龟头上那强烈的刺激让他再也忍不住,双手抱住诗锦的头剧烈的抖动腰部, 
将那精液尽数喷发在诗锦小嘴里。 
  “嗯嗯……呜……恶……”神智迷离的诗锦突然感到有一股极为浓腥的滚烫液 
体喷发在口中,那腥臭的味道呛鼻刺激,让她顿时清醒了过来。 
  看着那肌肉男猥琐的笑容及口中腥臭的刺鼻味便明白,那污秽的精液已经全部 
的喷发在自己的口中,诗锦感到作呕的恶心感,她想挣扎的想吐出鸡巴并吐出精液, 
只是那肌肉男仍是把她的头紧紧的箍着,根本就无法向后倾退,更令诗锦作呕的是, 
那肌肉男不只将那精液射在自己口内,还用他那肮脏的鸡巴在嘴里头搅和着,诗锦 
强烈的屈辱及无奈让她再度落下了眼泪。 
  挣扎抗拒了许久,还是只能无奈的将那滑腻恶心的精液全数吞进去。看到诗锦 
做出吞咽的动作后,那肌肉男才满意的将鸡巴退出诗锦的小嘴,退出时还牵出淫荡 
的丝线,而诗锦则是频频将手指伸进喉咙,希望能将那恶心的液体给吐出来。 
  (5) 
  而另一旁的小琦身上的两人此刻掉换了位子,从她脸上及烫卷的头发残留的精 
液可知方才的战果,此刻的小琦仍是一副陶醉的模样,捧着那中年秃头男的肉棒套 
弄着,那经过岁月沧桑,带着老皮皱摺的鸡巴,进出着小琦的嘴巴,从她的神情看 
来,似乎是一道美味可口的佳肴,只见那中年男子忽然抱住了小琦的头,扭动着腰 
部狂顶抽送,随着一阵颤抖,身行渐软的坐下来,可他那粗操的双手仍然依依不舍 
的在小琦的身上来回爱抚,而转战到小琦身下的时髦男,此刻正将他的鼻子埋进了 
那两片鲜嫩的肉缝中,享受着前后磨蹭,而那如灵蛇般的大舌,则是不断的刮扫着 
小琦的会阴及肛门,弄得小琦浪叫连连。 
  “喔…好…好爽……啊…哥哥…你弄得…小琦…屁屁好麻…好痒…啊啊……可 
是又好爽……啊啊……还要…再来……” 
  那瘦瘦的中年人抓起那长发美女的一双美腿,脚上的高跟凉鞋早就被丢在一旁, 
像在品尝人间美味般陶醉的吸吮着女孩每一根脚指头,舔舐着每一个脚缝,亲吻着 
每一寸肌肤,猥琐淫秽的举动透露出那变态的嗜好,缓缓亲吻,细细品尝,尽情的 

将那修长白皙的美腿吻过,这样他还不感到满足,看着那长发美女一双美脚残留了 
湿黏的唾液,再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那中年人更是将那长发美女的美脚用双手 
握起,覆盖上自己的鸡巴,做起了脚交。 
  经过短暂休息的上班族走到了小琦身旁,双手抓上小琦胸前的大E奶,包夹住 
自己的鸡巴便抽插了起来,另一位秃头的中年人则是不断的把目光头往诗锦身上, 
觊觎着那成熟少妇的肉体,可因那肌肉男并没加入后头的战局,还示威的用双手包 
裹住诗锦那令人垂涎的美乳,还用大腿将诗锦的双腿撑开,让她的柔软丰俏的屁股 
能坐在自己那超大号鸡巴上头,让他边看着眼前的淫乱景象外,还能用那勃起的鸡 
巴能够挑逗刺激着诗锦的嫩穴。 
  在激烈的挑逗下,小琦和长发美女浪吟娇喘声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激烈,在一 
阵剧烈的颤抖中,两人双双泄了身,小琦体内流出的淫水尽数的被那时髦男一吸殆 
尽,还特意的啧啧出声,而那上班族也再一阵冲刺后,将那精液喷在了小琦胸前的 
大奶上,也不见小琦有任何不满,甚至还将那精液用手涂抹在那大奶上,淫荡的捧 
起奶子伸出性感的舌头,诱人淫荡的舔了几下,而对长发美女脚交的中年人也是一 
阵冲刺后,将那白色的精液喷在那赤裸白皙的脚踝上。 
  肌肉男大手离开诗锦的美乳,用双臂从后头分开诗锦的双腿抱起,那羞人娇嫩 
的穴穴赤裸裸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肌肉男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时髦男和其他 
人也很有默契的将小琦和长发美女带到一旁,并开始对座椅做出一番调整,没多久, 
后半部的对号座椅竟然变成了可睡觉的通铺,原来这家客运特别将坐椅给做了点改 
变,以特种服务来招揽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