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首发:色千炮福利导航


第二章

乘客都掉转座位,兴趣昂昂的看着这香艳淫荡的风光,没有人去打断,也没人注 

意到诗锦通红着脸站在梯口,看到这景象的她,害羞的赶紧回到座位上端身正坐 
,不敢再多看,一颗心“扑通扑通”不规律的狂跳,脸红耳赤的想着现在的人竟然 
如此大胆,也不顾别人的眼光就在车子里头做起来,现在也才刚过收费站,离目 
的地还有4、5个小时的车程,诗锦感到尴尬扭捏,一心只想赶快离开这羞人的 
空间,可在这客运上,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听着那绵绵不绝的呻吟声飘入耳内。 
  两女销魂的呻吟声有如催眠曲般,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听觉神经,尽管诗锦不 
愿,但脑子里仍是不自主的想起那淫荡猥亵的画面,更令她羞红脸的是,此刻的 
她感到自己那私处,又隐隐分泌出淫荡的体液。 
  就这样不断的煎熬,客运又过了一个收费站,后头呻吟声似乎减缓了下来, 
诗锦心中暗中松了一口气,方才那过于紧绷的身子也松懈了下来,此时身旁突然 
出现了人影,一只手猥亵无礼的摸上自己的乳房捏揉着,这肆无忌惮的举动让诗 
锦仓皇惊唿,并害怕的问:“你…你要做什么?” 
  “你坐到这车上,自然是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刚生完孩子就跑来坐这种车,你 
老公也太浪费了,不知道是不行还是怎样,人长正么水也不干个粗饱,我要是你 
老公肯定干的让你每天下不了床,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会好好让你爽,保 
证肏的你那欠干的骚屄爽翻天。”那男人满口淫秽猥亵的说着。 
  诗锦一边扭动身体想挣脱,眼神望向着这双淫手的主人,只见那名壮硕肌肉 
男神色淫琐的看着自己,另一只手还准备脱下自己下面的裙子,诗锦惧怕的站起 
退缩到车头,那肌肉男看了很不爽,对她骂道:“操,你少在那妓女装纯洁,会上 
这车子的女人都马是贱屄在痒欠人干,恁爸又不是没付你钱,你在那跟恁爸耍啥 
性格!”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要回娘家,先生你……你不要乱来,不 
然……不然我要叫了喔。”尽管被非礼,但乖巧传统的诗锦仍是很有礼貌的请这色 
狼停手。 
  诗锦也感到疑惑,明明司机就在身后,没道理司机会没发觉车上这样过分的 

.
行为,诗锦此时看着客运司机,只盼司机能出言制止。 
  此时肌肉男向司机怒问:“干!这是怎样,这台车怎么会有普通女人,干恁娘, 
这样全车只有那两个女人是要我们爽什么,恁爸多花的那五千块是拿去喂狗了喔, 
操!” 
  司机回口道:“干!我哪知道,恁爸又不是管乘客的,最好是事先知道她是什 
么样的乘客,就算没有这女的,今日的货头每个都正水,平常哪有那种货色,今天 
给你们干到已经是有赚到了。” 
  “干你娘哩,这个女的这么正,就只能看不能吃喔。”那壮硕男子不爽的骂着 
脏话抱怨。 
  “干!反正上车都上车了,要干就干下去阿,干!够本事把干她的爽歪歪,让 
她舍不得你,这样还怕女人告你喔。”司机回呛着那壮硕男子。 
  “喂,水查某,恁爸从行李箱的监视器有看到你刚才在那喂奶喔,你那对奶子 
大又白,看起来就一副欠人吸的样子,要不这样拉,车费退还外再给你个五千块, 
你就给我们干一干爽一爽,恁爸这只嘴能吸的要死,等一下帮你吸个粗饱,保证比 
你小孩吸的还爽。”司机口出秽言的说着,不仅口嚼槟榔血盆大口的大声调侃她刚 
才喂奶的情景,还把她当卖肉的妓女一样讲价钱,诗锦没想到就连司机也是共犯, 
此刻的她除了愤怒羞愧外,还感到害怕绝望。 
  诗锦紧抱着孩子护在胸前,全身瑟缩的看着眼前的肌肉男,深怕他又对自己施 
展暴行。 
  “喔…好会吸…喔喔…爽…” 
  寻声望去,只见后头的那位时髦男解开了裤头褪到膝上,露出那男性肉根,而 
那辣妹将整个头埋进了那时髦男的跨间,上下摆动吞吐着肉棒子,还淫荡的吮吮出 
声,胸前的丰硕E奶也被两个中年人搓揉玩弄,丰俏结实的屁股也被两人猥亵淫琐 
的亲吻磨蹭着。 
  “干!后面的玩那骚女人肏的那么爽,看的恁爸整懒啪火,干,就算强奸恁爸 
也就要强奸,又不是没干过良家妇女,懒啪爽比较重要了。” 
  说着,那肌肉男又扑向诗锦,让诗锦又害怕的大声尖叫。 
  “啊~~不要!!救命啊!强奸啊!变态!” 
  诗锦被扑倒在地,由于双手抱着孩子,所以只能凭着双脚不断的踢蹬,口中不 
断的尖叫想引起注意,但一来这整车都是逞淫行的性兽,二来这是在高速公路行驶 

.
的客运,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帮忙。 
  两人激烈的攻防,诗锦一方面要护着孩子,一方面要挣扎抵抗着那色狼的侵犯, 
过没多久便气喘嘘嘘,那肌肉男被抵抗的发起怒火,不知从哪拿出一把闪亮的凶刀, 
指着诗锦恐吓的说:“你这疯查某最好让恁爸好好的爽一爽,不要在抵抗,要不然 
这把刀就在你身上捅个口子。” 
  诗锦坐起身退靠在车前的护板上,虽然生性温柔,但此时却是一副倔样的对这 
壮硕男子大吼:“大不了被你这禽兽杀了。”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局,基于下意识保护孩子的心理,诗锦将孩子紧紧搂在 
怀里,深怕受到伤害,那肌肉男似乎也瞧出了端倪,一脸满是奸险的淫笑着说:“ 
你看你孩子睡的多香阿,要是我在你这孩子上撮个一刀,她可能就要永远睡下去了 
吧。你乖乖的让我爽一爽,你要是敢再抵抗或是大声喊叫,这把刀很快的就会让你 
孩子永远醒不来。” 
  “不!这不甘我孩子的事,你别想伤害她。”一提到孩子,诗锦整个人防御了 
起来,对着那肌肉男激近疯狂的怒吼。 
  “走阿,难道你想你的孩子受伤,在这样白皙幼嫩的皮肤上留下一道刀痕。还 
有…你可别乱闪躲阿,要不然一个不小心…可就要伤到你那可爱的小孩罗。”肌肉 
男晃着那闪亮的凶器,一边靠向诗锦,那闪亮的刀身贴着孩子身上滑过,来到诗锦 
的身前,对着衣服侧边一划,那哺乳衣的前片便脱离钮扣,使诗锦露出了黑色胸罩, 
那肌肉男看了说:“干!你这女人挺骚的嘛,连哺乳胸罩都穿黑色的。” 
  诗锦感到深深的无助及羞辱,不禁悲伤的含泪哀求:“不…不是的…拜托…不 
要伤害我和我的孩子,我…我给你们钱,多少都可以。” 
  “有钱拿是不错拉,不过…现在我还是觉得喂饱我的大屌会比较爽。”肌肉男 
猥琐的说着:“美女,你脖子可真香阿,啧~真是好味道。”肌肉男用刀拨开了诗 
锦的秀发,边说边用鼻子嗅着,还伸出舌头猥亵的舔了诗锦白嫩的脖子。 
  诗锦这下急哭了,一边啜泣,一边哀求着说:“呜…放过我…呜呜……求…求 
你们……不要这样……” 
  “哭什么哭,你现在最好给我乖乖的听话,跟我走到最后一排。”说着便伸手 
过去拉扯。 
  “不……不要……求求你……”诗锦哭喊着哀求,可那肌肉男却一副坚决的要 
将她向车后拉去。 

.
  突然一阵颠簸,诗锦一个不稳,连孩子一块迭进了肌肉男的怀里,肌肉男趁机 
一把抱住,还口出淫语的挑逗说:“喔~~原来你是在这就想要了,那我也可以满 
足你。”肌肉男趁着诗锦挣扎脱身的空挡里,顺势将诗锦推到原来的座位上,将她 
的女儿夺过去放在一旁后,大手便将诗锦身上衣物往上拉扯。 
  诗锦不断的想抵抗,也着时阻扰了壮硕男子的侵犯,此时车后那名时髦的年轻 
人走了过来,在那一瞬间,诗锦天真的相信着这社会有正义的人士存在,但当她看 
见那年轻人裤头松散、内裤外露,一脸淫亵的笑容,诗锦便心知不妙,当那时髦年 
轻男无情的抓住她双手反剪到后面时,诗锦彻底的绝望了。她只能看着两只禽兽的 
四只大手在身上乱摸揉捏,两人并没有将诗锦身上的衣裙全数褪去,而是将上衣推 
到诗锦的锁骨及乳上胸前,然后再脱去她的胸罩,裙子也只是向上撩起至腰际,黑 
色的蕾丝内裤被褪到脚踝,那半褪衣杉的视觉享受,比起全身赤裸,更能撩起两人 
的兽欲。 
  “靠,奶大汁又多,才这样挤就喷奶了,这下可要给她吸爽一点。”当壮硕男 
子脱去她胸前的胸罩时,一边说着淫荡的话羞辱着诗锦,一边玩弄起那因怀孕又变 
大一罩杯的丰满嫩乳,只见奶水在壮硕男子的玩弄之下,流了出来。 
  “她也看不出像生过小孩子阿,你看她腰还这么细,皮肤又白又细嫩,肤质比 
后头那位火辣骚妹还要好,摸起来就让人想干,今天真是爽到了。”另一个年轻人 
则是一手压制着诗锦,一手则是在她身上胡乱抚摸,并直往她的下体探去,诗锦紧 
张害怕的夹紧了双腿。 
  “呜…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失措的诗锦此时只能无力 
的啜泣哀求,但这些哀求非但不会有效果,反而添加了这些男人征服的快感,那年 
轻人解下身上那条细皮带,将诗锦的双手反绑后,双手强力的扒开诗锦紧夹的大腿, 
低下了头玩弄端详起那粉嫩淫美的嫩屄。 
  渐渐的,诗锦的挣扎越来越小,只剩下那若有似无的哀求及啜泣声。 
  她撇过头,只见到那辣妹乳房下体被那一秃一瘦的中年人两人四手的摸个透彻, 
也不见她有丝毫抗拒,双手还各握着两位中年人的鸡巴上下套弄,嘴巴还淫荡猥亵 
的套弄着,口中还淫荡的浪叫着。 
  “喔……喔喔……大…粗…喔喔……喔…爽…啊啊……啊啊……” 
  原本清丽脱俗如仙女般圣洁的长发美女,此刻长发凌散,神情像是无助又像享 
受,全身赤裸躺在地板上,双腿被那上班族双手撑开,只见那上班族污秽的将头埋 

.
在那美女的下体,猥琐的侵犯着,看着她那挣扎中带着暧昧,实在只会更撩人心火。 
  只是诗锦此刻也无法顾及到旁人,因为时髦男接下来的动作,让诗锦全身剧烈 
的颤抖,大声悲唿:“不…不要…舔那里……呜……嗯……不要…呜呜…嗯…” 
(3) 
  原来那时髦男伸出舌头去舔诗锦的下体,拨扫着两片大阴唇,不时卷起舌头当 
鸡巴的插进阴道搅弄,一只手出食指轻轻挑着后头的菊花门,甚至将那污秽肮脏的 
屁眼含住,轻轻的吸着,重重的舔着。 
  诗锦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便是会阴和屁眼处,先前两处尚未被挑逗时,她仍能消 
极的矜持紧守忍着不发出呻吟,但这时髦男变态的举动却打破了诗锦最后的防线, 
那粗糙的舌头及手指不断刺激,带来那一道道电流震的诗锦下体的淫水不自主的从 
阴道里头流出,湿淋的下体已经分不出是口水还是淫水,再加上两粒美乳被那中年 
人又搓又揉,又吸又咬,力道下的恰到好处,就连诗锦自己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