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红舞鞋

2018-08-07古典小说炮姐111°c
A+ A-

(一)

小玲不安的坐在舞池一角,低着头去饮汽水。

「这里实在太吵了……」她抿了抿嘴唇。薄薄的粉唇沾着一点水渍,在不断变幻色彩的舞灯下闪着光亮。

有几个男生舞到池边,朝小玲用力吹着口哨。也难怪,像这样穿着白色连衣长裙,外面还套着淡蓝色外套来迪厅的女生,或许她还是第一个。再加上清秀的脸庞,小巧可爱的鼻尖,乌黑秀丽的长发,这位正值二十来岁的少女可算是无可挑剔。尤其是一弯月眉下的明媚双眼,真是可爱极了。

这几个男生朝小玲招手,邀请她一起来玩。其中有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并没有吹口哨,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她,微笑着。

小玲瞥了他们一眼,自顾去喝汽水,对他们不理不睬的。男生们大感无趣,只好返回舞池人海中。「小美和小可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要不是这两个小丫头硬拉着要来,我这样文静的姑娘才不会到迪厅这种地方呢。她无聊的想着,顺手拢了拢耳旁垂下的秀发。

舞池里人群拥挤,形形色色的男女用各自的姿势和着喧闹的鼓点不知疲倦的跳动。昏暗的舞灯从人群扫过,小玲的目光借着那斑驳的光亮在舞群中辨认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小美与小可的身影。

她索性又喝了一大口汽水,然后舒服的瘫在椅子里,闭上眼睛。

「话说回来,那些男生中间,有一个很文静的,还长得挺帅的呢。」小玲想着,淡淡的笑了。

(二)

「哎,小玲,刚才几个钟头你去哪了?」小美拉着小可的手,在江畔边走边问。

从迪厅出来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小玲可从没这么晚回家过。她急急的走着,对小美的问题理也不理。

小可跳得实在是累了,有点跟不上小玲的步子。她小跑了两步,才笑道:

「肯定是和哪个帅哥搭上啦,人家才没闲功夫跟你跳舞咧!」小玲笑骂一声,伸手捶了小可一下,「色女,人家才不像你……快回家啦,要被骂了。」小美还想再开两句玩笑,眼睛却突然定在街边商店的橱窗上,不动了。

小玲本来还在嘻笑,也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一下子止住了笑容,就连匆忙的脚步也停下了。

她「呀」了一声,不顾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直奔向那扇橱窗。

小可还在迷惑,人已被小美拉起,跟着小玲跑了过去。

三个女生望向橱窗里的商品,一齐发出赞美般的惊叹。

橱窗里放着的,是一双非常精美的鞣制红舞鞋。

它是如此漂亮,华丽中带有一丝尊贵,似是骄傲的美丽公主,又像气质优雅的彬彬闺秀。在橱窗的灯光下,它红色的光茫像流水一般散发出来……小玲一时看得痴了。

「什么,就一双啦?」小美叫道,「行行好嘛,再看看有没有存货嘛,我们三个人都想买啦!」店员满脸歉笑:「真对不起,这是一位客人拿来寄卖的,只有一双而已,没有存货的。」小美和小可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叹息。

小玲目不转睛的看着舞鞋,好像她们刚才的对话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小美可惜的说:「那我们让给小玲吧,她是学舞蹈出身的,一定比我们更喜欢它。」小可半开玩笑的说:「我们也可以穿它去迪厅啊。」小玲突然转过头来,说:「你们刚才,那算是跳舞吗?」小可吐了吐舌头,又说:「也好,不过小玲穿上它以后,要跳给我们看哦!

毕竟你学过好几年舞蹈哎,一定会很漂亮!」

小玲却没有回应,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双舞鞋。

小可只觉面子上挂不住,说:「哎,小玲,我只开了你和那个帅哥一句玩笑而已嘛!你也不用这样……」小美拉住小可:「好啦,你其实也愿意让给她的,是吧?不过小玲你要自己掏钱哦!」小可并没有真的把小玲的反应放在心上,又笑着说:「小美你别上她的当,我亲眼看到的,在舞池那有帅哥向她约舞哦。她虽然没去,但自己一个人在那傻笑了好久呢!」小玲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淡淡道:「这双鞋多少钱?」穿着它去蹦迪吗?跳给那个男孩子看?

好吧,可以试试看啊……

(三)

「小玲,都第二次来了,怎么还穿成这样哦?」小可嘻笑着拉了拉小玲一身连衣裙的裙角。

迪厅的大门半开着,为了不让里面的灯光照射出来影响行人,门框上还挂了张厚厚的帘子。三个女孩站在门前正要进去,小玲却紧张的深吸了口气。

小美拽住小可,说:「好啦别惹她了,你看把小玲紧张的。」又问:「哎,你买的那双红色舞鞋呢,怎么没穿?」小玲望着迪厅门口的厚布帘子,不知为何竟开始脸红心跳。只听得沉重的鼓点从帘子后传出来,以致小美和小可的话都似蒙了层厚布般的不真切。

小可吐了吐舌头:「人家心里掂着帅哥呢,哪有心思理你。」说罢,一闪身躲开小美的粉拳,拉着两人走进迪厅。

小玲被人拉着,看着那布帘子被掀开。汗水的味道、嘈杂的音乐和人声、炫目的舞灯全部扑面而来,使她紧张得手心出汗。

一直牵着她的小美不解的问:「你第一次来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是不是不舒服?」小可笑起来,抢着答道:「还不是因为她今天打算跳舞给那帅哥看!你刚才还问她舞鞋怎么没穿哦,其实她一直带在包包里啦!」我想要跳舞吗,给他看?

小玲的意识朦胧着,坐在桌边。

曾刻苦的练过好几年舞蹈呢……我的舞步一定会是全场最美的吧。再穿着这双舞鞋,一定能吸引到他的目光。

「哎,小美和小可呢?」小玲抬起头来,那两个女孩却早已溶入舞池的人流中,不知去向了。

(四)

小玲打开包包,拿出那双舞鞋。舞池边光线阴暗,那双鞋子却似附有魔力般的闪着红色的光华。不断跳跃的舞灯从鞋面上掠过,将那光茫衬得更加夺目。

那就……穿上吧。

小玲想着。

可是,我今天怎么还穿着这身淡色连衣裙哦……我是不是太胆小了?

小玲不甘的想着。

虽然受过正规的舞蹈训练,但我……一直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跳过呢。

小玲似是有点跃跃欲试。

那个男生来了吗?

小玲探首往舞池里张望,无奈人流滚滚,怎也找不到那个帅帅的微笑男孩。

哎,我好丢脸……

小玲只觉脸颊又烧了起来。

不管了,穿上吧!

小玲脱下原来穿着的旧皮鞋,套上了那双鞣制的红舞鞋。

(五)

小玲才将鞋子套好,就已听见一声低唤:「跳舞吗?」她四处张望,身边却没有别人。

轻柔的声音开始在她脑中飘荡,小玲惊奇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证实自己并没有幻听。

那声音一点点放大,渐渐占满了她的心灵。小玲只觉全身包裹在柔软的棉花里,听那甜蜜的音调一声声响起:开始跳吧……小玲,你是最棒的!

慢慢的,她的瞳孔迷蒙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出奇的平稳。只有那双红舞鞋,艳丽的光茫似是更盛了。

开始跳吧!

小玲心中突然响起了了亮的号角,这声音鼓舞着她,推搡着她,让她从座位上跃起,一步跨入了舞池。

看我跳吧!

小玲将双手举过头去,抬起高挺的胸,脚下漂亮的踩了几道鼓点,像是在乐谱上舞蹈的精灵。

「嗨,看那女孩!」旁边的人们立刻被她的舞步吸引住,纷纷让开空地,让她尽兴而舞。

我是主角!

小玲闭上双眼,那炫丽的灯光照在她玉雕般的脸庞上,闪出柔和的美感。她的睫毛在强光里黑得发亮,与白晰的脸颊形成华丽的色彩反差,令人怦然心动。

跳吧,跳吧,跳吧!

在一群狂野的年青人中间,一袭淡色连衣裙的小玲跳出了最美的舞姿。她那双红色的舞鞋在欢快的跳着,带起长裙阵阵飘动——那双结实饱满,而又白嫩可人的小腿在裙下若隐若现。

(六)

「这不是小玲吗?」小可对一边的小美低声说道。

小美吸了口气:「没想到她真的可以跳得这样好!

(七)

他在那,在看我!

所有灯光都已聚在小玲身上。但她仍从舞池深处的人群中,瞥见那个男孩。

他灿烂的微笑着,看着她。

小玲优美的转了个圈,漂漂亮亮的顿住舞步,伸出葱葱玉手,指了指他。

小玲的表情痴美得教人迷醉。人群的目光顺着她的指尖,一直望到他脸上。

他依然微笑,却没有动。

你为什么……不来?

小玲吸了口气,伸出的左手和着节奏漂亮的划向腰间,脚下的舞步一直没有停止。

是因为我的穿着……不吸引你吗?

「我虽然容貌美丽,却只是个穿着土气、思想落伍的小丫头?」那声音在她脑中懊恼的说道。

「好吧……」那声音继续说道,「我想向你证明,那已是过去的小玲。」小玲点了点头。她不知是在听从自己的意愿,还是那个「声音」。

那柔声在她心里低语的音调,已和她的意识混杂在一起,无法分辨。随着又一阵鼓点响起,小玲的右手指尖已拈上裙摆。她的表情似是有些迷幻,裙摆下的红舞鞋正淡淡的舞着——是小玲的舞步带动舞鞋,还是舞鞋带着小玲在舞动?

她随着音乐摇摆着,在一阵重音鼓的伴奏下,高高踢起了右腿。她的右手还是拈着裙摆不放,这成熟少女特有的圆润曲线,便从裙下脱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看那女孩,她要干什么?」

不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女孩。她的右腿踢得又高又直,竟在空中停滞不动,摆出性感撩人的姿态。而她的双手则从裙子的胯下部位用力,随着一声闷响,整个裙子的下摆被撕扯下来,丢到一边。

「哗!」人群中暴出一阵赞叹。这位舞姿华美的少女,现在就像穿着超短的迷你裙一般。在那双红色的舞鞋和淡色的短裙之间,不仅有结实的小腿,圆滑的大腿,甚至连臀上起伏的高峰都隐约可见。

「我要剪刀……谁给我剪刀?」小玲丝毫没有觉得裙子太过火辣的意思,反而热烈的原地转上几圈,让整个下体的美好曲线,包括那只白色的小内裤,都让人看了个遍。

(八)

小可完全被小玲一反常态的表现惊呆了。她拉了拉小美:「你说小玲是不是被……那个,下药了?」小美被她一拉,才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她点了点头:「我们去阻止她,带她回家吧。」没有人能拒绝小玲的要求。剪刀很快就被递到她的玉手中。

小美急急的跑到小玲面前:「你没事吧?是不是喝了别人送的饮料?我带你回家!」小玲左手轻抬,伸出食指按在朱唇上,示意她不要吵 后,她的右手指挽住剪刀的刀柄,让刀刃在灯光下划了道漂亮的光花。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仍在跳舞,舞步美得让人快要融化。

小可也跑到她面前,急道:「别闹了,我先前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如果你因此而跟我斗气,那我道歉好不好?跟我们回家吧!」小玲笑了起来,那笑容有说不出的妖艳。

她轻柔的用手指划过小可的鼻尖,缓缓道:「不要吵,好好看我跳舞。」小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玲左手在小可唇间轻点一记,随着一阵舞蹈,右手的剪刃朝腰间划去。

小美和小可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可那剪刀却好像有生命一般,刚好从腰间的布料上裁过。小玲的右手轻灵的跳动着,那把剪刀在音乐声中上下划动,很快的就将腰间前后两侧的布料卸下。

现在小玲的身上,只剩胸前的双乳和胯间的一小块地方遮盖着布料。肩膀上和腰间左右两侧挂着几根布条用以支撑住这件「衣裙」,其余地方已是真空。

小玲的表情似是有些满意。她轻盈的转了转身,正对着舞池边的镜子望去。

挡在她视线前的人们立刻闪开身来,让她能顺利的看见镜子中的景像。

只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镜中翩然舞动。她结实饱满的身躯正焕发出迷人的气息,再加上平坦洁白的小腹,光滑的脊背和曲线娇好的大腿……嗯,胸前的布料,下面露出半截胸罩的样子?

小玲叹息了一声,像是一位艺术家在面对作品的瑕疵。她目光闪动,手中的剪刀向胸前探去……「小玲!停下来!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小美捉住她拿剪刀的手,想要将她拖离舞池。人群中发出一阵嘘声,几个男孩大声叫着,让小美不要多管闲事。

「嗳。」小玲粉唇轻启,翘成一只小巧可爱的圆圈:「我说了不要吵……」她伸出左手来,在小美面前打了个圈,手指指向舞池边上。

「你是要我……下去吗?」小美有点不知所措。

这时走出几个男生,将不知如何是好的小美和小可带出了舞池。

小玲的剪刀再也没有犹豫,飞快的在胸前一剪,左手探入怀中,将剪开的胸罩取下,扔到边上。

现在胸前已没有碍眼的东西来破坏美感了。左右各半只圆鼓鼓的乳房,在衣料下颤动,从下面细看,还可以隐隐望见粉红色的乳头。

(九)

看着镜中暴露得不能再多去掉一块布料的女孩,小玲的表情似是十分快意。

她张开剪刀,用白嫩的手指握住一侧刀刃,仰起了脖子。

厅顶正中的大灯突然被打开,不知是谁将这些灯光聚到小玲身上。

她的舞步突然变得轻柔,左手轻按在光洁平坦的小腹上,右手中的剪刃缓缓搭上自己的粉颈。

小美惊得心脏都要跳出口来。但有几个男生一直在旁边捉着她和小可,令她们不能乱动。

小玲邪邪的笑着,灯下的剪刃泛着冷光,从她玉颈上慢慢划下,又落到胸前。寒刃一直嵌进双乳当中,令人不由得当心胸前那层薄薄的衣料是否随时会被割开。随着剪刃的缓缓动作,胸前的衣料被寒铁一点点带下来,露出深深的乳沟。

剪刀还在往下,那件衣料眼看就要被拉到极限,一对双乳已露出将近二分之一,连粉色的乳晕都可清晰可见。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和喧闹,眼睛死死盯住小玲胸前的大好春光。

小玲却轻轻笑着,将剪刀拿开,丢到一边。

她的笑容有种说不出妩媚,就连在舞池边上制住小美和小可的男生,也开始后悔为何不能和别的观众一样,进到池里近距离欣赏这女孩的演出。

只见她脚下舞步翩跹,口中柔声轻呼一句,手指再度指向那人群后微笑着的男孩。

那男孩却依然不为所动,只在原地注视着她。

人们望向被她两度指着的男孩,再回头看看小玲,眼里都带了几分迷惑。

小玲却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她微蹙起两道秀眉,明媚的眼睛似是蒙上了一层轻纱。

「她好像很失望哎。」小可轻声对小美说道。

(十)

这时有个男生在人群中对小玲笑着,说:「小妹妹,你去指那东西,是不是想找人陪舞啊?」人群中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坏笑。

「不如找我吧!」有个男生自告奋勇的走出来,与小玲对舞。

小玲轻哼了一声,强灯光中的脸庞像是玉雕一样的冰冷。她低顺着眼帘,脚下的舞步却更加激越起来。

那个男生也不甘示弱,他跟上小玲的步伐,也跳得相当不错。

小玲微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突然漂亮的转了几圈,双手和着舞点翩飞,像是一只花丛间戏舞的蝴蝶,美得边上的人们都看呆了。

她这一看,一跳,只是回应那男生的挑衅而已。本来想用这种方法来让男孩落个下风,却没去想一个穿着如此暴露的美丽女生,作出这样的动作,包含了何等的挑逗之意?

男孩索性舞也不跳了。他一把抱起小玲,凑上她的粉唇就要吻。

小玲被他一惊,却又突然媚笑起来。她伸出手指挡在男孩唇前,轻声道:

「不可以哦。」

舞池里的人们再度喧哗起来,大声鼓励着那男孩,让他亲下去。

火焰已被点燃,哪能轻易熄灭?

男孩躲过小玲的指头,顺势亲在她的脖子上。左手将她搂了个结实,右手探到短裙下方,在裙内揉捏着。

小玲轻呼了两声「不行」,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媚笑着。她伸出玉手抱住男孩,脚下轻晃,好像还想接着跳下去。

男孩这时怎还有心思跳舞?他在众人的呼声中,扯下小玲的内裤,却不拉得太远,让本来就很小的内裤紧紧束挂在她柔嫩的膝盖上。

小玲膝盖被自己的内裤捆制,却丝毫没有要拿掉它的意思,只是随着节拍晃着腰胯,任由男孩双手在她腿间摸索。

「兄弟,让我们也爽一下!」人群中有几个男生也忍不住了。他们围上前去,好几双手在女孩身上游弋。

秩序终於被打乱了。有人悄悄把舞厅的大门关了个严实,而舞池里早已乱成一团。小美眼睁睁看着小玲被几个男生抬起,她洁白的双腿还套着那红色的舞鞋,在空中摇晃。

来跳舞的其他女生害怕被怏及,早已躲到阴暗的角落里看戏去了。灯光下只有一群男生,围着衣服被裁剪得极其火辣、内裤还被褪到膝盖的小玲。

(十一)

小美急得快要跳起来喊了。这时制住他们的男孩们也不甘寂寞,加入到舞池中央的演出当中。她赶紧拉起小可,说:「我们得去救她!」小可的心智早已被吓掉大半:「这么多人,怎么救她?」小美拿出手机:「你快报警,就说小玲被人下药了,就要被轮肏……我进去拖一拖他们!」说完,也不等小可回过神来,就把手机塞进她手里,头也不回的冲入舞池。

(十二)

小玲腰间仅剩的几块布条不知何时已被撕烂。小美赶到舞池时,男孩们将她团团围在正中,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

她围着这些已经狂热的年青人转了几圈,只在地上捡到一条已经支离破碎的短裙。

她着急的拨开几个男生,才隐约看见一只圆润的丰臀被几双大手托在空中抚摸着。小玲的大腿还套着那双红舞鞋,似乎还在空中打着舞拍的样子。那只白色的小内裤此时正挂在她右脚的红皮靴上。

小美推搡着前面的男生,大声喊叫:「你们不可以这样!放开小玲!」却突然被人一把抱起,扔到人群当中。

小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立刻又有几双手将她按在地上,又有几个男孩围过来,扯开她的上衣。一双围着黑色胸罩的乳房弹跳着进入人们的视线,刺激着男孩们的神经。

小美无论怎样挣扎和尖叫都无济於事。她的胸罩很快就不知所踪,褐色的乳头,衬在洁白的乳房上,更加刺眼。

男生们争相去亲吻她的乳房,有几个人还用舌头去吻她的小腹和脖子。小美的双手被自己的衣服捆束在背后,又被这些男孩们挡住了视线,只知道自己的短裤被人趁乱扒下,紧接着是内裤,和小玲的一样被褪到脚裸。

她想用力呼喊小可快些报警,自己的阴核却被一根舌头舔中,再也无力叫出声来。又有男生干脆把她的内裤完全扯下,团成一只布团,又塞到她口中。

小美呜咽着,绝望的回头去看小玲的方向。只在一片人影中看见一只洁白饱满的身躯,正在很多男生当中颤抖。那件被剪得只剩几块布料的「上衣」被抛出来,刚好掉在小美头上,盖住了她的眼睛。

小美在黑暗中,闭上双眼。

(十三)

小可,报警了吗?再忍耐十分钟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吧……你可千万要躲藏好,不要被发现啊——他们全都失去了理智!

小美在黑暗中想着,直到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那只舌头舔上了她的阴蒂。几双手拨开黑亮的芳草丛,使一对娇嫩的阴唇暴露在刺眼的灯光前,令所有站在小美下身边的男生都咽了咽口水。

舔她的男生直到小美被弄得浑身潮红发抖才住了口。他直起身来脱下裤子,现出一根直挺挺立着的肉棒,并对周围的男孩们说:「我完了就给你们来!」小美正被舔弄得六神无主,那根舌头却突然离她而去。下体的解放让她重新恢复了思维能力,只隐约听得几个男生在讨论先后次序,心中着急,只好不断由被塞住的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并试图并拢双腿。

但她哪里是几个大男生的对手?一双丰满的大腿被男生们有力的分开,那粉嫩的肉洞正潺潺流着小溪,洞口因大腿被张到极致而显现出来,直到一根肉棒研磨着它,然后尽根而入。

小美还不及悲伤,刚刚被舔弄的酥麻感觉又袭上脑髓。她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双颊变得绯红。

(十四)

残存的理智要她赶紧反抗,但淫洞里早已被这些男生弄得汁液横流。那根肉棒的没入,不仅丝毫没有痛感,反而变成一股充实的感觉,填没了空虚的火焰。

小美用双手紧紧掐住身边的男生,甚至一点点抬高自己的屁股来迎接来自下体的冲击。乖巧的乳房翘立起来,任由别人观赏和抚摸着,有一个男生还探身来舌吻乳峰上的乳头,让小美的胴体在众人当中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那男生吻得兴起,便一路朝上,吻过她的脖子,再伸手将她头上盖着的布料 拿开,去亲她可爱的面颊和耳垂。

小美本来在黑暗中默许了众人对她的侵犯,头上遮盖的东西猛一掀开,就好像一只头插在沙堆里的驼鸟突然被惊起一样。她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将脸别到一边。

映入她视线的,正是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双红鞋子的小玲。只见她的双脚还在轻微的舞动,却因为正被奸淫的关系,摆动的幅度已大不如前。

再一细看,她的双腿间除了有一名男生正在勉力「工作」以外,头部还被压低,强迫性的塞入了一根肉棒。那名在她头前忙碌的男生显然还觉得这样不太舒服,大声的要求大家帮他转换体位。

小玲身边的男生们很快就照办了。他们也不去管地上的灰尘,直接让小玲趴在地上,高高蹶起屁股,供人插入。她前面的男生也命令她抬起头来,含住他的肉棒。

小美觉得非常惊奇:看起来并没有人像捉住她一样抓着小玲,而只是用言语来要求她去做某些事情。小玲竟然全部照办了,而她的表情明显的十分享受。

小玲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面前的男生,就好像他是自己深爱的恋人。

那男生受不过这种媚功,用力按住她的后脑,肉棒在她嘴里冲撞得更加卖力。

而她的屁股则高高翘着,还不停淫荡的摆动。身后的男生用力的撞击她,将她白嫩的双臀撞得抖动不已。

小美被操弄着,思维本来就不甚清醒。她只是在木然的以为,小玲这种反常的变化一定是有人给她下药的结果。

(十五)

十多分钟过去了,舞厅里仍是一派淫靡景象,并没有任何人来开门打扰。

小美的下体早已换过了一根肉棒,她的思维也逐渐变得模糊,只觉阵阵热流从下腹升腾,盈绕在屁股,大腿和双乳,乃至全身每一个角落。她好像快要飞起来,就要溶入白茫茫的天际……那根在她下体插弄的肉棒却抵不住刺激,早早的喷了精,拔了出来。小美只觉从天际跌下,又苦於口中被塞着内裤而无法说话,只好不满的呜咽了两声。

男生们会了意,一齐大笑起来,把小美羞得面红耳赤。

很快又有一根新的肉棒填入空虚的淫穴中,再度将小美拉上了跑道。

她只觉脑中一片混沌,只是无意识的转头,去看了看小玲。

小玲正被人脸朝上压在地板上,由一名壮实的男生抽插着。他每一干下都用足全力,恨不得将眼前娇淫的美少女生吞下去。随着他的操弄,小玲发出阵阵诱人的淫声,连小美听了都不觉耳红心跳。再看她的眼睛,正含着媚笑,望向舞池的一角。

小美正被干得甜美,哪有心思去考虑问题?她只是顺着小玲的视线望去,只见舞池的那一角上,也正围着几个男生,哄笑着剥一位女孩的衣服。

(十六)

那女孩长得虽不如小玲和小美那般美丽,却也显得娇小可爱。她不依的哀求着,但旁人却完全不去理会,只顾将女孩脱了个精光。

再细看女孩的脸庞——那不是小可吗?

这意识如同一道闪电将小美从混沌边缘击醒:舞池四周封闭,大门又紧紧关上,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怎可能用来打电话报警?

而小可当时又被吓得懵懵懂懂,只顺从的接过小美递来的手机……她一定没能完成小美的托付!

阴阜里再度传来热麻的感觉,这名男生的肉棒尤为坚挺,干得她舒服极了。

快要飞起来了吗?这次真的要到了吧。

小美这样想着,思维再度陷入淫荡的气氛中,不愿清醒过来。

小玲仍在不知疲倦的迎接着一个又一个男生的冲击,她脸上一如既往的媚笑着,双颊潮红,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

(十七)

舞池另一角,在一处极不起眼的地方——小玲跳舞时用手指过的地方。

她起初只想约那帅帅的微笑男生一起跳舞。

这男生还在那片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动不动。

他站得很直,矫健的身子如同一棵伟岸的树。他笑得很阳光,很灿烂。

他一直在望着小玲,看着她喝汽水,被邀舞,忐忑不安的穿上红舞鞋,进舞池来邀他共舞,剪去一身衣料,最终被淫弄。

他穿着一身率性的休闲服,却在衣角上别有一只暗色的标识牌。

牌上写着:

贵重仿真人模型,请注意爱护,谢谢。

字节数:19431

【完】 上一篇:飞天师爷大战真红幕张 下一篇:重生之我的极限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