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母狗是怎样操熟的】(完)。

    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

    「第一次操屁眼是在什么地方?」。

    崔局的言语淫秽,口气却公事公办似乎在办桉。

    「在,,,在……」……

    我的脑子有些短路。

    啪的一下子,我被翻过身去,屁股上挨了一下子。

    「在温泉」。

    一挨巴掌,脑袋马上接上了。

    崔局让我俯着上身,把奶子枕在他的腿上,一手打屁股,一手兰花拂穴。

    「妈的,不打就不老实」。

    崔局的声音不怒自威,「第一次就是在野地里啊,旁边有人吗?」。

    「有……」。

    「你一个大姑娘,怎么被人带到野地里去了?那次穿内裤了吗?」。

    「没,没有」。

    「就这么光着屁股跟男人去洗的温泉?是自愿的吗?」。

    「嗯……」。

    啪啪!又是两下子扇在了屁股上。

    「这浪货就得圈起来操!放出去还得了」。

    房间里很静,大家都在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场「审桉」。

    「那这次也是自愿的吗?」。

    「不是,不是的,崔局长」。

    我情欲高涨中,一下子被打回了现实,想起那可怕的经历,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是被胁迫的」。

    「胁迫?一没有奶罩,二没穿内裤,在小黑店里,让男人扒光了绑起来舔逼

    ,连桉都立不了,胁迫个屁!我看就是你勾引的他」。

    「不是不是不是!啊~~~~」。

    我的屁股被啪啪啪的扇了一顿。

    「还敢狡辩,不是相好的,他不干你,倒去舔你的逼?」。

    「崔局长,他,他泄在外面了,所以才没干成」。

    「泄外面了?那还不是因为你太骚了,浪的」。

    崔局长,步步紧逼,手上也啪啪啪拍的我屁股山响,有几下还故意拍在了穴

    上,水声一片,我的屁股和脸孔一样火辣辣的烧着,崔局慢慢用中指试探着插入

    了我的屁眼……。

    一深一浅的抽插起来。

    「啊~……」。

    我仰起头,终于嚎了出来。

    「屁眼都松了。没少挨炮啊,一个大姑娘家,成天不好好上学,光着屁股滚

    在男人堆里,看看你都他妈被开发成什么样了?!还有脸嚎!给我收着点」。

    说着,这个老色男拖着我到了镜子前,把我的兔女郎高叉连体衣从上面扒下

    来,抖出两粒奶子,又把我两腿掰开,用手把下面的裆拨到一边,露出小穴,像

    把尿似的,对着镜子,我羞不忍看扭过头,嘴里嗯嗯呃呃的细碎淫叫。

    崔局轻轻拍了我脸颊一巴掌,「自己睁开眼睛看看,被开发成什么样了!睁

    开」。

    我被强制的扭过头对着镜子,微微睁开了眼,镜子里,一个一脸痴态的年轻

    女孩,双颊坨红,袒胸露乳,双腿被M型强行张开,裆部拨开露出全部的无毛小

    穴,正半开合着,吐着淫汁……。

    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被人肆意狎玩。

    「看看你的骚样,让男人玩玩屁眼,奶头都硬了。屁股都扇红了,还往外淌

    水儿呢」。

    「啊~~」。

    我又叫唤了起来,撑不住一手抚上了奶子,用四指轻轻的揉搓着奶头,确实

    硬了。

    「啧啧,摸奶了,自己摸奶了」。

    另一只手刚要往下探,就被捉住了。

    啪的被扇了一下脸。

    「妈的,挡着男人的面,就自摸上了。没规矩」。

    说着问郭局要了一把剪子,把兔女郎连体衣的裆部给剪断了,衣料一下子堆

    缩在了腰间。

    整个人重要的三点部位,都在这三个男人面前露光了。

    我却被刺激的更加性起,无力的靠着催局的大腿,敞着两腿大白腿,任人宰

    割,「妈的,露着逼都不知道挡了」。

    「呵呵呵,小淫娃儿,上劲儿了哈,来,先给我吹吹鸡巴,吹硬了,我拿鸡

    巴干你」。

    我被他拽着头怼进了他的鸡巴,已经硬了,「老W,你这个太有劲儿了!等

    开苞了,操翻它」。

    说这话,一梭子浓精已经射了进来,我毫无防备被呛了个正着,咳咳的咳嗽

    起来。

    「这他妈那小混混哪受的了,不早泄才怪!老W,我要出去干她屁眼,那小

    混混没经验,这样的骚货,还开什么房。弄上劲儿了,在外面撩起腿就干了」。

    「哈哈,崔局,我是服了你了!难得你有兴致,咱们今天夜遛母狗」。

    崔局三下五除二把我那身掩耳盗铃的情趣衣扒了个精光,主人给我套上项圈

    ,郭局牵着几乎全裸的丹丹,崔局揽着全裸的我,一行人乘月而行,依主人的意

    思开车去了公园,主人开车,崔局让我张开口,咬着缠着我的舌头,手在我小穴

    的豆豆上研磨,他确实是玩女人的老手,一感觉我快到了,就停下来,我冷下来

    ,又逗我上去。

    咬着我的耳朵和我窃窃淫语,「光了几年屁股了?」。

    「快四年了……」。

    「啧啧,真乖,告诉我,平常想不想男人?」。

    我在车里狭小的空间里挤坐在他的大腿上,屁股还火辣辣的疼着,我几不可

    闻的摇了摇头。

    「男人坏……」。

    「呵呵,男人坏,可是男人有硬鸡巴啊。没有鸡巴,你怎么骚也解不了痒啊

    ,你看你这奶头还硬着呢」。

    「愿意在家里干,还是在外面干?」。

    他下面的手摸的我又快了,喘息着回道:「在外面……」。

    「呵呵,劲儿真足」。

    到了公园那个小侧门,我和丹丹乖乖的跟着男人们下了车,都低垂着头,崔

    局展开大衣,揽着我到了通往湖心岛的小路上,确认四下无人,就把我推了出去

    ,在前面走,他放开我项圈的链子,像遛狗似的控制着我,我走的快了,他就勒

    一勒链子,讪笑我「急什么」,我走的慢了,他就拿着路上折的一个树枝轻抽我

    的屁股,赶着我快点。

    几个男人在后面说笑,我和丹丹晃着奶子和屁股,低着头在前面默默地走着。

    晚上风有些凉,吹在没有一丝毛发覆盖的躯体上,赤裸感更强了……。

    「崔局,她今天还没放尿呢,你让她放一泡尿」。

    主人巴结的提醒着老色鬼「哦?她平常都尿外面?」。

    「呵呵,你没看我家那个花房嘛!都让她举着腿尿遍了。这不,带着她开发

    了几个新地方」。

    「这可真他妈是母狗了」。

    「你别看她现在低头红脸的,一段时间你不遛她,她就闹你了」。

    「哈哈哈」。

    几个男人朗声大笑起来。

    我听着脸像火烧一样。

    「就这吧」。

    崔局扽了扽链子,我红着脸,在那棵树下双手着地,高高举起了腿,「等等」

    老郭突然开腔,我刹住,「丹丹,你也去一起尿一泡」。

    「哈哈,好!好!好」。

    崔局毫不掩饰自己的淫心,竟然连叫了三声好。

    丹丹踏着草地窸窸窣窣的走过来,垂着豪奶在我旁边四脚着地并排跪好,然

    后也高高的向后右方举起一条腿,摆好姿势,等待着。

    后面一束光线射了过来,明显是对着我们的穴照的。

    「好了,你们放吧,」。

    可以想象,林荫的蜿蜒小道旁,月影暧昧不明,两个赤体丰腴的肉奴跪着,

    高抬一条腿,下体一览无余,光秃秃的穴里射出一道亮晶晶的尿液,这是多么的

    刺激的一个场景。

    我只听到后面闷哼一声,崔局一个箭步冲上来,擎着我那条举着的腿,在前

    面抹了点尿水到后门里,就咣咣的操了起来,啪啪的扇着我的屁股,我咬着牙,

    又疼又爽,不让呻吟声溢出来,维持着作为处女最后的尊严。

    「浪货,都让人牵出来干了,还装什么贞洁?」。

    色崔在我耳边狠狠的说。

    另一边的丹丹不同,主人把她就势推到,就幕天席地的野合上了,丹丹几乎

    一挨着鸡巴就淫叫起来,毫无廉耻矜持,喘息的像个母畜。

    干了一会,主人又翻身躺下,让丹丹坐在自己身上上下套弄。

    色崔不知道在我屁眼里抽了多少下,最后射在里面了,一射完就把我像玩具

    一样推到了一边,老郭在旁边一直欣赏着眼前的春宫,早就等不及的把我搂了过

    去,嘴对嘴的就缠吻上了我,我本能的闭紧嘴巴,结果屁股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张嘴!贱货!屁眼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嘴闭那么紧给我?」……

    说完又扇了我一巴掌,我迫于淫威,慢慢张开嘴,老郭的嘴却没有盖下来,

    「张大点!张到最大!没我的允许,不许合上」

    我慢慢张大了嘴,一会儿,口水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我也不敢合上。

    老郭这才把他的嘴凑了上来,噙着我的舌头纠缠起来,极具挑逗,我胸膛起

    伏开始剧烈起来,缺氧加上被逗起了火,「呵呵,母狗就是母狗,挨了打,该发

    情还是发情,」。

    老郭抹抹嘴角,满意又轻蔑,「去,扶着树噘起来,自己把屁眼扒开,我鸡

    巴大。嘴不许合上,我要是发现你合上了,我把你屁股打开花」。

    于是我就张着流口水的嘴,噘着屁股用头顶着树,两只手腾出来扒屁眼,我

    想把屁眼扒出来,露给人看。

    老郭得意的呼唤着他的同伴:「嘿嘿,看看,我让这妞自己把屁眼扒开了,

    口水流了一奶子」。

    主人转过头看了一眼,轻轻笑了笑,又继续玩牡丹花。

    老崔几步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在他的胯下,「张这么大嘴,是不

    是馋鸡巴了?给老子好好舔」。

    老郭和色崔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夹击着我,我感觉色崔要射了,想把它吐出来

    ,结果被更紧的固定住,全射在了嘴里,因为是深喉就直接咽下去了,我呛的咳

    了好几次。

    色崔贴着我的耳朵说:「伺候男人的女人,都得让射在里面的。以后记着了」。

    老郭也射在里面了。

    回来的路上,我的双腿间一直往外流着,像交配完的母马。

    回来的路上,牡丹特别安静,被喂饱了的安静,后来就窝在老郭怀里睡着了。

    我们身上都精斑点点,特别淫贱。

    都说一起嫖过娼等于一起扛过枪,回来的路上,明显觉得,这三个男人感情

    又进了一步。

    「崔局长,能不能逮到那个小混混?私了也行」。

    主人恨恨的说,「放心,老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保证帮你找到。你有

    想过打算怎么私了啊?」。

    色崔爱不释手的玩着我的奶子,「露露这奶子够分量啊。天生这么大吗?」。

    「先逮到再说。发情发的,生给催大了」。

    「露露,他玩你的时候都说什么了?」。

    色崔一边握着我的奶子,捻着奶头,一边徐徐问道「说,说他想玩玩有钱人

    玩的逼」。

    尽管我最后一个字说的很小声,但是还是被众人捕捉到了,色崔的手似乎被

    念了咒语似的,马上从奶子滑到了逼,磋磨起来。

    「啧啧,别说,真是好逼,还湿着呢」。

    「可骚了,一逗就淌水,一点不像个黄花姑娘」。

    主人说的平静而得意。

    我低着头不再言语。

    「骚才好玩,又不是找老婆,不骚不浪,怎么玩啊。她有毛的时候,毛多不

    多?」。

    「多,现在也得经常剃。好玩是好玩,但是得我们自己玩,我可不想让别人

    占了便宜去,占了的,也得给我吐出来」。

    「嘿嘿,」

    老郭一直没言语,突然冷笑两声,「干嘛玩有钱人玩的逼那么麻烦啊,直接

    去玩有钱人的逼,不是更过瘾吗?」。

    「凤姐」。

    主人脱口而出。

    「老郭,哈哈你真是天才」。

    「凤姐最喜欢白嫩的小子了。到时候怕他不会玩呢,哈哈」。

    「啊哈哈」。

    车上笑声一片。

    后来这个男孩真的被老崔找到,弄到了他们说的凤姐那,至于怎么弄的,嗨

    ,一个没门没姓的穷小子,死在哪都未必有人理。

    这次群P野战之后,主人管我更紧,在家里基本上和主人是分房睡的,我住

    在狗窝房,主人有时候在我的狗窝玩我,有时候把我召唤过去,玩完,我收拾好

    主人的下体,必须跪着爬回自己的房间。

    只要离开家门,我就被锁上贞操带,手机定位打开。

    主人给我做了一个24K金的狗牌,上面刻着他的电话,和露露两个字。

    我和他一起去做的。

    金店售货小姐一个劲儿夸说做主人的小狗好幸福,很多男人给自己女朋友买

    首饰还斤斤计较的,根本不像男人。

    看她那拜金的嘚瑟劲儿,我都替她臊得慌,也明摆着,主人对我的态度,我

    就不是正房女友,那女人迎来送往也有些眼力见儿,轻蔑的打量了我一眼,就再

    没正眼看我,转去一个劲给主人带高帽,主人就那么盯着她,压低嗓子轻飘飘的

    说:「那你给我当小母狗,好不好呀?我给你买钻石的狗牌」。

    那女人羞红了,而不是怒红了一张脸,有钱人给一个当母狗的机会,都觉得

    自己被撩了。

    出了店门,主人和我说,「看见没,有的是骚货想脱了衣服当母狗,但是我

    对她没兴趣。一看就不是处女。你是个幸运的小母狗」。

    我心中有一刹那是本能的认同主人的,我是幸运的,至于是什么,真的重要

    吗?我的精神上就是这么一点点死心塌地的。

    大四最后一个学期了,天气一天天暖和,我一点逃跑的念头都没有了,主人

    一边和嘉嘉谈恋爱一边玩我。

    肉体上更是了,现在我像开了荤的猫,在性上是我离不开主人更多一点。

    一旦发现自己对主人的依赖远大于主人对我的需要,我就开始讨好他了。

    这是动物本能,为了食物,为了性欲的满足。

    我的所有欲望都攥在他的手心里。

    我能做的就是乞求。

    似乎每大一岁,欲望都更胜一分。

    四月间,已经有了春天的味道,我闷了一个冬天,天冷了主人只在花房遛我

    ,而已经玩野了的我,根本就是隔靴搔痒一样,我的春情犹如春牙般迎着春风勃

    发。

    这是我在校园最后一个学期了,我毫无留恋,这四年的调教,让我早就身在

    曹营心在汉,巴不得早点彻底脱离这个学生皮,是深夜,我穿着棉白裙,拿着手

    机熘出寝室,走到学校的花园,于草木茂密处掀起裙子下摆系在腰上,露出穿着

    贞操带的下体。

    「主人,」。

    我拨通了主人的电话,电话响了4,5声才接起来,主人显然并不如我这么

    急迫。

    「嗯」。

    主人只嗯了一声,我听不太出来他是醒着还是睡着,「主人,母狗,母狗发

    情了,想鸡巴想的下面都湿透了」。

    我微微刻意的喘了两口,现在,主人已经不引导我去说一些骚话了,不仅如

    此,我还得主动想着,怎么说的更浪一点,好让主人动情,「我现在光着在外面

    给主人电话呢。主人,母狗想你」。

    「呵,不是想鸡巴吗?到底想什么」。

    主人慵懒的声音几乎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主人~你好坏呀,故意逗人家。人家想鸡巴也想您嘛」。

    「呵呵呵,一口一个鸡巴,真是天生挨操的命。怎么发的情?白天都干什么

    了?」。

    「白天,主人,白天我去看男生踢球了。回来的路上就湿透了,在宿舍什么

    也干不下去,满脑子那些男生生龙活虎的踢球。奶头都立起来了」。

    「真是熟透了」。

    主人喃喃的说到:「都光着屁股出来求鸡巴了」。

    「嗯~哼~主人,主人,早点给母狗配了吧。母狗想~」。

    「想也不能想男人,得想公狗!那才是你的正配。原地撒泡尿,回去吧。明

    天一早在门口等我」。

    我如蒙大赦一般,抱着一条腿举着手机拍视频,毫无压力的哗的尿了一泡,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尿,只是野外放尿也是释放的一种。

    「尿都不在屋里尿了,你说你穿着衣服人模人样的不是掩耳盗铃吗?就得扒

    了圈养」。

    「……主人,母狗想就在这扒了,光着屁股让主人牵回去。嗯……嗯……」。

    「你明天早上,在校门口等我」。

    啪~主人果断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