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涩千炮福利导航


老郭打了一炮。衣服还没有脱,看着身下的淫娃,自言自语似的说:


    「露露那骚逼,今天在公园被扒个精光,挺着奶子让W牵着走了大半个公园,

    听说白天在电影院还把浪穴掰开了,就像舒淇似的,给陌生男人看里面。就这么

    浪了,还看着含羞带怯的,跟雏儿似的。不知道老W怎么弄的。真过瘾」。

    说罢看看身下媚眼如丝的丹丹,竟有些提不起兴致,就恼的扇了扇她的屁股,

    「腿给我并上」。

    丹丹不怒反吃吃的笑,也并没把腿并上,反而也掰开了无毛的嫩穴,中指揉

    搓着小豆豆,「老爷,您看,丹丹也掰开了,给您看呢。都湿透了,您都多久没

    来了。丹丹好想您啊。」说着手下动作更快。老郭看着丹丹,脑子里想的全是露

    露那月光下的大白屁股,下面又有硬起来,一想那骚货,就硬,老郭有点恼怒自

    己在情欲上被控制,一怒而提枪入穴,丹丹里面已经湿滑透了,毫无障碍,露露

    那个穴还是处女,应该没这么松吧。

    「给我夹紧点!」老郭上来就扇了丹丹一巴掌。丹丹咬着嘴唇,此时此刻四

    大皆空,那年夏天那个骄傲的和老郭谈条件耍脾气的大学生,似乎是上辈子的事

    情了。甚至不久前,她还和狐狸精斗智斗勇,现在,即使明明知道,老郭操着自

    己,脑子想的是别的女人,不过,也得曲意承欢,假装不知道。

    「浪逼,只要有男人牵着,到处脱,光着屁股哪都敢去,奶子那么大了,还

    晃晃悠悠的挺着,就会勾男人,不让操,还掰着穴给男人看。跪着给人操屁眼,

    操屁眼!」郭局一边发恨的说,一边怒操丹丹,「狗操的货狗操的货!」说完,

    再发一射,把丹丹往沙发上一摔,看乳浪臀浪翻滚三翻。丹丹母兽般淫叫着。

    「你一个养在闺房里的,怎么到不如外面的野货知道害臊。倒更像个母狗。」

    丹丹清楚地知道,这句话,才是老郭和自己说的。欲望满足,丹丹沉沉睡去。老

    郭一早醒过来,看看身边的大奶丫头,层峦叠嶂的躺在床上,抬起腿就走了。连

    句话也没留。

    之后,果然如主人所说,我的遛狗场所又多了公园。电影院自然更不在

    话下。上个假期是在远离都市人群的调奴村,里面都是同好,而这个假期,主人

    左拥右抱,收了嘉嘉不说,闲暇之余,在市里很多地方,也把我露出了。而且,

    远远没有上一次那么费劲。我甚至连半推半就都说不上,就在很多公众场合脱了。

    大四开学了。寝室里,老大搬出去了,丹丹退学了,老三不知道还是不是姘

    着那个土大款,像住旅店似的,偶尔回来一两宿,只剩下了共侍一夫的我和老幺

    嘉嘉。辅导员看我的目光越来越胶着,我有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十拿九稳,不敢

    轻易造次,只是积极的和辅导员暧昧着,有一天老幺看到辅导员给我去食堂打饭,

    还揶揄我,说我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不知足。我看着她,自从有了主人这个

    男友之后,嘉嘉就像沐浴了阳光雨露的花蕾,恣意开放,完全不像先前那么小心

    翼翼,整个人似乎打开了一样,敞亮亮的,轻浮,骄傲,寰宇在我脚下。我也有

    过这种感觉,我很熟悉很谅解,那种有个还不错的男人看上了自己,似乎一下子

    自己就身价倍增了。不过,我很快在残酷打击下清醒了过来,靠着男人涨起来的

    身价,不过是虚幻的海市蜃楼,浪尖上的浪花,男人利用自己的地位财富像一个

    老练的蜘蛛,有条不紊的织张着巨网,等着捕猎虚荣的女人,套牢,吃干抹净。

    我像个入定的老僧,把嘉嘉看的底透,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她所谓男友对她的真

    实评价和情感。嫉妒她吗?别逗了,你会嫉妒一个gay的假老婆吗?我的平静

    如水,似乎真的赢得了嘉嘉,那天她不无炫耀的和我说,她男朋友要请我们寝吃

    饭,但是因为她只和我关系好,且觉得别人不配去她男友家,所以,只邀请了我。

    我心里清楚,这是主人要对新目标下手了。老三?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任何变化都是机会,我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

    我周六去了主人那里,家里似乎在装修,客厅里堆满了包装箱。主人似乎在

    楼上忙着什么。没有主人的允许,我是不能随便上楼的,我正要仔细看看包装箱

    上的说明,主人就下来了。

    「哎,你过来了。已经放学了吗?」。

    「是啊,主人,」我放开纸壳,是一个好大的架子,「主人,我听嘉嘉说,

    您要请我们寝吃饭,是不是有什么动作啊。嘻嘻」。

    「呵呵,不愧跟了我这么久,狗鼻子真灵。我想你们寝老三了。那天匆匆见

    了一面,果然是个辛辣美女啊,我看不比丹丹差」。

    「嗯,那是,三姐美的没话说,不过,主人,嘉嘉和我说,只想请我呢」。

    「这个嘉嘉,真是给她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主人皱着眉头,满是不耐烦。

    看得出,主人对嘉嘉确实没有什么感情,对她这点小骄傲小任性都没有任何忍耐

    度。

    「你去准备晚饭,冰箱里我买了鱼和小白菜,你看着做点吧。我们今晚在家

    吃」。

    我不是那种千金小姐,在家里的时候也会做饭,所以,对付一顿家常饭,还

    是没问题的。不一会儿,鱼汤,清炒小白菜,就上桌了。

    「呵呵,不错,清清淡淡看着就有胃口。」主人满意的笑了,看的出来他在

    我面前越来越放松,情绪,评价,脱口而出。少了那份开始高高在上的傲慢和步

    步为营的心机,嗯,也少了很多最吸引女孩儿的所谓成熟男人味儿。他在嘉嘉那

    里还是皎皎明月光,在我这里已经是果腹放瘾的白米饭了。女人在放纵情欲之后,

    会冷酷很多,参透很多。至少就我而言,对男人高大的幻想彻底破灭,成为了真

    正意义上的男女平权主义。主人那套调奴的理论,他自以为完美无缺,在我看来

    还是充满了男性的自以为是。我不会成为情欲的俘虏,永远都不会。SM对我来

    说不过是一个角色扮演游戏,我喜欢它,不过不会被它吞噬。

    「给我说说你们老三吧。」主人喝了口汤,表示满意。

    「嗯,怎么说呢。」我斟酌着,哪些话应该怎么说,话到口边留半句,「老

    三比较务实,家里应该很一般,肯定没有嘉嘉家条件好,所以,跟男人是要真金

    白银的」。

    「你不是说她有一个老板吗?你知道多少」。

    「嗯,我们还真不知道多少,反正,她是最早出去同居的。应该跟了他好久

    了。那个老板好舍得花钱给三姐」。

    「呵呵。」主人嗤笑,我知道他是看不上这样追女人的男的,他也不是特别

    cheap那种要占女人便宜,只是他希望像个狮王一样,通过击败其他狮子自

    然吸引和征服女人,而不是花钱花时间。时间和钱应该花在同性的竞争上。

    「嗯,我就知道这么多,三姐从开始就和我们不是一路的,她的事情,我知

    道的特别少」。

    「想办法帮我问出来,她男人的一些信息。」主人沉吟了一会,下了命令终

    止了对话。

    寂然饭毕。

    我收拾碗筷,主人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球赛,落地灯点黄昏昏的亮着,气氛

    格外慵懒,我换了套厨娘裙,带着白色菲边的头巾,和日本AV里面夸张的厨娘

    裙一样,只有前面一片繁复华丽缀满蕾丝的白围裙,中间腰部有一条细细的丝带

    系在后腰,整个后面都露着,屁股大腿。主人这点很坚持,我一定要在家里穿衣

    服,哪怕就一丝儿布片呢,也得挡着点。我的奶子又大又沉,常年不带胸罩,有

    些垂坠,失去衣服的束缚,一走三晃,奶头硬硬的立着。我跪行至主人旁边,默

    然跪坐。

    「过来给我口。」主人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大大的张开腿,也没看我,径直

    吩咐道。

    我爬过去,用嘴把主人的那物从睡裤的尿口里叼出来,一股腥臊扑鼻而来,

    我用舌头开始清理龟头。主人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用一只手掏出我的奶子把玩起

    来。

    叮铃铃……电话突然刺耳的想起来,把我和主人都吓了一跳。主人明显不想

    接起,那电话到也执着,非常不耐烦的叮铃铃丁玲玲的持续响着。主人只好用另

    一只手接起电话:「嘉嘉,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主人的声音在嘉嘉面前就

    是那种低沉熟男的调调,听不太出来情绪。有时候男人让你觉察不到情绪,也未

    必是因为他有多么城府深沉,可能只是你不是能调动起他情绪的人而已。所以啊,

    男人女人之间的爱情,很多时候是米兰昆德拉的不可承受之轻的误会。我一边在

    脑海里补描着嘉嘉撒娇卖痴的模样,一边默默的吞吐着主人的鸡巴。

    「我这几天在收拾一个房间,下个周末请你和你的室友姐姐们好不好啊?我

    怎么会说话不算数呢。傻丫头。」主人皱着眉,不知道是不耐烦嘉嘉的故作天真,

    还是被我伺候的舒服了。

    「嗯,我知道你和你们大姐关系不好,为什么不请二姐和三姐啊?」主人明

    知道二姐丹丹已经圈养成了奶奴,还是明知故问,「落一轮,不能落一人,要我

    说,除了实在不能来的,都请嘛。你马上就毕业了,你毕业就知道了,大学寝室

    里的感情是最珍贵的。走上社会很难有了」。

    我听到这,差点没憋住,乐的把主人的东西吐出来。女人的友谊,哪朝哪代

    不是刀光剑影。

    「嗯,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我这边还在等一个工作的电话,你早点休息。

    下周末我派车去接你们。」主人挂了电话,我口里的鸡巴始终不软不硬,看的出

    来他被嘉嘉搞的很没兴致。我心里幸灾乐祸,表面还是认认真真的给他吹。

    「这个嘉嘉真以为自己是东宫吗?摆什么正室的架子!哼,没眼色的女人最

    蠢!好了,不弄了,被她搞的没兴致!」主人拍拍我的脸颊,让我把鸡巴吐出来。

    「主人,」我察言观色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主人既然不喜欢嘉嘉,

    那为什么当初要找她呢?或者换一个?」。

    「每个角色自有它的用途。又不是母狗和老婆,基本条件达标就可以。」主

    人倒没怪我话多,「每个角色也应该守自己的本分」。

    用途。呵呵,果然是无利不起早的男人。

    一周很快过去,主人那辆宝马如约而至。我在穿着上着实费了一番心思,在

    嘉嘉面前不能轻易走光,又不能坏主人定给我的规矩,我选了一条豆绿色的及膝

    百褶裙,松紧腰侧面改了拉链。上衣是白色的棉布衬衫,因为布料织的密实,很

    挺阔,看不出没穿胸罩的大胸轮廓和偶尔的激凸。脚下穿的是平底的布鞋,尽量

    减少走路的震颤。我淑女的小步和嘉嘉并排走着。嘉嘉穿了见明黄的连衣裙,堪

    堪露着大半截细细的美腿,还穿了一个俏皮的韩版小高跟,B杯的胸被胸罩控制

    的定定的,薄薄的后背,细细的胳膊和腰身,青春少女无敌张扬。

    主人的车到了。嘉嘉一副女主人的样子,殷勤的帮我拉车门,上了车,她一

    路又是和司机装熟搭话,又是一个劲儿问我热不热,聒噪的像夏天的蝉。殊不知,

    我和司机才是老相识,我们只作不识,我紧紧闭起嘴巴,司机礼貌性的回复她之

    外也并不多言。在嘉嘉的气氛调解下,这一路真是无比的漫长。

    终于到了,我和嘉嘉一起走过草木茂密的玻璃花园,这里每一个角落我都无

    比的熟悉,每棵草木树下都有我的体液粪尿。我突然发现,我几乎是第一次衣冠

    楚楚的走在这条路上。我们登堂入室,主人正在等着我们。

    「我刚还想,这会应该到了。路上热吗?」主人得体的表示着对女友的关心。

    嘉嘉低头换鞋的功夫,主人绕道我身后去锁门,迅雷不及掩耳的探了一下我的群

    底,一下摸着了逼,满意的扬了扬嘴角。

    「你二姐还没来过我家,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们再吃晚饭,好不好?」

    主人的绅士风度是无可挑剔的,在我听来也无比讽刺。

    主人引着我们上了二楼,我很少上去,上面一共两个房间,一个洗手间,一

    个储物间。大大的那个房间三面环窗,是主人房,里面陈设简单,大到暧昧的一

    张床铺,我注意到,嘉嘉脸红了一下。我突然妒火中烧,我没在这张床上睡过。

    另一个似乎是婴儿房的样子,小的多,外面栏着一个一米高的木栅栏,里面一个

    超大的红色狗窝,大的足以睡一个人,旁边都是一些狗的玩具,磨牙骨头,飞碟,

    项圈,小皮球。

    「大叔,你还养狗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嘉嘉表情夸张的叫唤着。我

    觉得差个7,岁就管男朋友叫大叔特别的做作轻浮。只有无知女孩还以为天真

    可爱,我知道W是最烦这套的,他还没老到需要宠溺小女生来怀念青春的地步。

    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嘉嘉射向W的爱情之箭纷纷射偏。

    「是啊,我养的是大狗,我喜欢大狗,忠诚通人性。这是狗住的屋。」主人

    一边说,一边毫不避讳的盯着我。「嘉嘉,你看,我也没给你们拿饮料,你们一

    路过来肯定渴了。下面冰箱里我冰了一些果汁,你去取来。」嘉嘉自然不会放过

    做女主人招待客人的机会,领旨下楼。

    「这就是你的屋,喜欢吗?」主人马上欺上身来,掀开我的裙子,揉搓着我

    的屁股,「还想要什么家什,告诉主人,这就是你以后打种配狗的地方。以后你

    和配的公狗一起住这,能住下吗?呵呵,打扮的这么淑女,还不是内裤都不敢穿。

    母狗就是母狗」。

    我一句话也没说。嘉嘉上来端来了凉凉的果汁。主人听见脚步声,就把手拿

    出去了。我迅速整理了一下裙子和表情。

    饭桌上,我坐在主人和嘉嘉的对面,主人殷勤的给我们夹着食物,细心的区

    分着女友和女友朋友的分寸。桌下,脚趾却长驱直入,霸道的伸进我两腿之间的

    幽密处,抠挖着。桌上主人谈笑风生,我被抠挖的快高潮了,嘉嘉一脸星星眼崇

    拜的快高潮了。

    我实在受不了,就谎称撒尿,想要逃离。主人正色道,我带你去客人的洗手

    间。没等嘉嘉说话,就引着我离席往后门方向走去。离了嘉嘉的视线,直接把我

    带到了外面花园。

    「在这尿。」主人的口气不容置疑,我只好在刚刚和嘉嘉一起走过的小路上,

    跪爬着,淋了几滴答。我的母狗身份是如此的不容置疑,即使跟着外人以客人的

    身份到访,还得在外面如厕。

    我怕嘉嘉起疑,迅速整理好,跟着主人进来。神色如常。这一场饭局,各怀

    鬼胎的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