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


「哎,真的,W,你怎么不给她剃毛净身呢?」看的出来,许很是看不惯我


    的阴毛茂盛,他拽了拽,闷闷的说,「说实话,我现在看见带毛的穴,就有点萎,

    打不起精神」。

    「同感,我也是,我女朋友也是大学生,还是处女呢,就是打不起精神干」。

    我感觉W是有某种处女和学历情结的,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她还小,情欲

    还没开发,也没觉得什么。我觉得和普通女人做爱像过家家。假模假式的」。

    「W你说的太对了,假模假式的!对,就是这种感觉,我现在对着老婆真是

    和对着男人差不多,一点都硬不起来。一看见低眉顺眼的大屁股大奶子,打我眼

    前一晃,我就能硬。像雷达一样。我自己也想过,想过稍微纠正一点,唉」。

    「哎,」主人马上接下去,「SM要是能纠正,那就不叫SM,毒品能戒断,

    还叫毒品的?」。

    「哈哈,我们不应该喝茶,真应该喝酒才是,今天认识你真痛快!」许抚掌

    大笑,「不瞒你说,我也有一个私奴,和她差不多大,是我从小养的,裹了小脚,

    一天学都没上过,连字都不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圈在闺房里伺候鸡巴。味

    儿和你这个不一样,所以说,SM魅力无穷,不同的路径思路,就会打造出截然

    不同的奴。你这个是从人到畜,她的异化本身就充满魅力,更何况她的条件真是

    天时地利人和,再早点,性别价值没有确立,少了羞耻感,再晚点,知道了男女

    之情,就调教不成纯种母畜了,真是刚刚好。我那个就是从小当欲奴养的。味道

    不一样」。

    「……」。

    闻言,W夸张的双手擎起茶杯,举案齐眉,表示高山流水遇知音。两个淫棍,

    这会儿还惺惺相惜起来了。这个世界何其荒谬。

    「你给她净身那天,一定请我观礼啊」。

    和许分手,从茶馆出来,天已经擦擦黑了,路上行人在朦胧的天光下,似乎

    少了很多白天的精神抖擞,行动有些迟缓暧昧。

    主人揽着我的腰,在街上边走边说话,乍看下,像标准的情侣,「这人是个

    内行啊。也是个会玩奴的。对你的评价很到位。你别看郭局那个老淫棍成天左拥

    右抱,把个大学生连喂药带利诱,生生弄成了个奶奴,其实是个不懂调奴的门外

    汉大老粗。他根本不懂调奴的本质是什么。更不懂你的价值,以为你和那个丹丹

    是个同样的货色。哼,丹丹那种玩玩是挺过瘾,收房嘛,就算了」。

    主人很少长篇大论,大多数时候我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些什么,我静静的听着

    他说,看到我在他心里的评价地位大大高于丹丹,居然生出一种骄傲和得意,

    「你的身体,逼,屁眼,奶子,都不值什么,不过,你整个作为一个预备母畜,

    百里挑一」。

    「不过,我不赞同许的做法,弄个不懂事的孩子又圈养,又裹脚的养成奴,

    那是作孽,母狗是操熟的,不能养熟。真的S要把女人骨子里的畜性引发出来,

    解放她们天性中的原始欲望,并让她们自己在过程中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奴性,认

    识到自己和人之间的本质差异,这种低贱骚浪才是骨子里的,演员演都演不出来。

    这个过程要开发为主,惩戒为辅。那才有意趣」。

    「你看你,从露逼遛狗,野外放尿,到参加淫趴,是不是越来越食髓知味了,

    你能想象,三年前的你,在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面前,毫不迟疑的露出奶子和

    逼,任其品评吗?」。

    微风熏人醉,我听着这些又新鲜又生涩的歪理邪说,内心震撼不小,一个微

    弱的声音在本能的抗争着,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哪里不对,可是这个声音又

    回答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对,细想回去,这套理论竟然自洽的几乎说服了我。主人

    的手从侧面伸进裙摆,像个男人一样揉搓着我湿淋淋的肉穴,

    「将来到那天,我也要你撅着屁股,发着情,主动迎接公狗!」主人狠狠的

    发恨,又偏头去看我的表情,「你说,你喜欢什么品种的公狗?嗯?」。

    「……德国黑背。」我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答着浮现在心中的答案。

    「呵呵,骚劲儿挺大啊,是不是脑子里都都开始描绘狗鸡巴了。」主人在我

    耳边轻轻调笑着,我整个人靠在他怀里,像个害羞的小女孩,「真想把你的裙子

    掀起来,让大家看看你这样的女大学生是怎么光着屁股乖乖让男人摸着逼,低头

    红脸的想着配公狗的。呵呵」说完,他就把手抽了出去。任我不上不下的心噗噗

    的跳。

    W揽着我的肩膀,把我扶在他的对面,和我脸对着脸,似乎要看穿我的灵魂,

    「一个处女大学生,连个正经男朋友都没交过,被我调教的,要配公狗了。中国

    那几千万光棍连我的狗不如,当我的狗还能配个年轻女人操呢」。

    我面红如血,禁不住用手捂住脸,却被他轻轻握住手,拿了下来,我闭着眼

    闪躲着他的逼视,他悠悠道。

    「听你说,郭局给丹丹又买房子又买名牌旅游美容的,哼,那哪叫收奴,那

    就是嫖妓嘛,你出钱,妓女自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为了个妓女置房置地的,真

    是没玩过女人的乡佬。」W对郭局平常巴结逢迎,这会子说的应该是真心话。

    「怎么,我不给你买房子,你的逼就不痒了?我不给你买名牌包,你就撒野

    了?我不带你去豪华游,你就不发情了?嗯?」W越说越得意,拉着我又开始往

    前踱步。这一番长篇大论下来,天色已浓,两三米处,人影已经模糊不辨,W的

    手有意无意的轻拍着我的屁股,赶着我往前走。「说,你还要房子吗?还要名牌

    包吗?」。

    「……不要了。主人……」我微微喘息着,无意识的回应着主人。

    「你说你贱不贱……」头上飘来主人轻飘飘充满轻视的问询。

    「贱……」。

    「……天生挨公狗操的命……认了吧你就。老老实实当头母狗」。

    夜幕从天边慢慢垂下来,我体内的情欲因子鬼火般的燃烧起来。我吞了吞口

    水,默认了主人的羞辱。主人引着我往附近的一个公园走去,我仿佛早有预感会

    发生点什么,低着头跟着主人走。广场舞的老人已经散尽了,连贪黑的情侣这会

    也或者开房,或者各自回家了。

    蝉鸣夜俞静。我脊背发着麻。

    主人的手魔鬼一样扶上了我的屁股,一点一点把长摆的裙子从后面提起来,

    直到屁股露出来,才把上面那截掖在了裙子的腰线上。我低着头,只自顾自的往

    前走,脚步放慢了很多,我知道主人在我身后两三步之间,不错眼珠的盯着我的

    下半身。微风拂过,我打了个冷颤。又走了一小段,到了往人工湖那边去的石子

    路前。那边更僻静了。

    主人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脱了吧。别掩耳盗铃了。」我停住脚步,不肯

    往前,也没有勇气照做。毕竟这是公园,白天南来北往人声鼎沸。我的内心天人

    交战。主人却不急躁,从后面拽着我的裙子,几厘米几厘米的慢慢往下来,裙子

    是高腰松紧的,买回来后侧面主人剪了兜,方便把玩,我的衣服都是二次再加工

    过的。

    我本能的想拽住裙子,可还是在摸到裙子的时候收手了,是啊,何必掩耳盗

    铃。我双手捂着脸,好像鸵鸟一般,任主人一寸一寸的拉下了我的裙子,似乎他

    很享受这个过程,不仅拉的速度极慢,还数度停了下来,欣赏我的窘态。

    磨磨蹭蹭,裙子拉过了胯骨最宽处,倏的一下滑落在地上,形成一个柔软的

    圆环,套着我的脚。我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主人也没有催我。等这我自己轻抬

    脚步跨出了枷锁。他在捡起了裙子,笑举在我眼前,那裙子在主人手里仿佛火炬

    一样闪我的眼,我本能的躲避着。

    我下体不着寸缕的走在碎石子路上,吱吱嘎嘎的响,提醒着我这是人工雕琢

    的公园,不是山里的野地。「奶头硬了吧。奶子也晒晒吧。」耳边又想起主人的

    蛊惑,似乎很体贴的提醒着我的身体变化。主人果然了解的我的身体。确实硬了。

    我好像听了咒语一般,停下了脚步,主人走上来,轻松褪去了我的上衣,我彻底

    裸了。月光下,山川丘陵,一览无遗。

    主人挽起上衣和裙子,拧成一大粗股,狠狠的抽了一下我的屁股,喝道:

    「走」。

    我被主人用裙子编的鞭子驱赶着,往人工湖迅速走去,由于没有了衣物的束

    缚,两个奶子晃的厉害。

    「浪逼,没想到你这么贱,在市中心的公园里让我给扒光了了。拍几张照吧。

    留一个纪念。」人工湖畔草木茂盛,我没在其中,没羞没臊的摆起造型。露出拍

    照就和小女孩流行的自拍一样,也有几个固定姿势,比如,掰逼,撅臀,挤奶回

    眸,M腿,最后就是靠在「公园人工湖,禁止游泳垂钓」的牌子旁边照一张

    全相标准照。

    主人看了看痴态的我,笑着拨通了电话:「喂,是郭局吗?方便说话吗?」。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借下你的车。我今天没开」。

    「嗯,我和露露一起呢。我在公园呢,在人工湖这,露露让我给扒光了。

    你不是没看过市里遛母狗吗?过来看看吧,呵呵,」主人尽是志得意满,一边说

    一边斜眼瞅着我。

    不消一会儿,远远的疾步走过来一个人影,一看就是本着目标来的。我知道

    是郭局。微微侧了侧身,郭局走近,一把拍了拍我的屁股,静夜里啪啪山响。

    「露露,真叫老W给扒了啊。公园不比山里,天黑也保不准有人啊。被人看

    见怎么办?」。

    「她被看的还少了?呵呵,今天白天看电影的时候,还掰着逼让好几个小混

    混看了全相了。一掰开都往外流,当时一个小混混就缴械了。他们哪见过这么骚

    的母狗。特别招男人,我上厕所的功夫还招来一个。是个同好,改天介绍大家认

    识,也是行家里手,家里从小养了个肉奴,和露露差不多大,裹了脚,学都没给

    上,圈在闺房里炕上玩的」。

    「呵呵,那你可得介绍介绍,我就好这口。」老郭的眼睛在暗夜里都发出狼

    光来,分外猥琐。

    「一定一定,约好了,给露露净身的时候,一起见面。露露也快了,念完大

    学,我就给她戴项圈,配公狗,圈养」。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那么执着非让女人念什么大学,还是那位仁兄聪明彻

    底,养的白了,圈家里玩就行呗」。

    「呵呵,你不懂。人各一好」。

    主人和老郭说着话,把我脱下来的裙子往我脖子上套,做成狗环,牵着我往

    外走去,我低垂着头,晃着奶子,有点踉跄的跟在他们后面一点。这是我头一次

    在市里露出,我知道,这肯定又是主人以后的保留节目了。

    「你车停后门了吧」。

    「嘿嘿,你就这么牵出去,不给她穿点。」老郭坏笑着提醒着我的窘境。

    「穿什么穿,狗操的货。脱也是她自己脱的,用车给她拉回去,就算给她脸

    了」。

    公园后门是一条不窄但是不热闹的马路,已经是午夜,路上除了偶尔疾驰的

    车,空无一人,老郭打开车门,我急忙往里钻,被主人一下子扽住,

    「急什么!等我指令。没规矩」。

    我委屈的红了眼圈,向着主人侧身站着,主人等着老郭做进去,发动车子,

    才拽了拽栓在我脖子上的裙子,「现在进去吧。」说着把裙子和衣服一起抛在路

    边,我全裸着趴在了车后座上,主人随我上车,坐在郭局旁的副驾上。

    「还是你的露露骚一点,丹丹在家里早就光着伺候了,不过,在外面还没这

    么敞」。

    「母狗就是在外面露的,家里反而要穿上点,让她时刻知道,自己是什么货

    色。就是主人胯下承欢的」。

    尽管没有第三个人听到看到,我还是羞红了脸,闭上了眼睛,努力不去想今

    天发生的一幕一幕,荒唐淫荡。

    主人家住在近郊,郭局停在通往花园的小路上,就开不进去了。主人开开车

    门,让我下来,我艾艾的下了车,悄无声息的跟在主人后面慢慢走,结果主人回

    身就狠狠给了我屁股一下:「给我四脚着地,爬着回去!衣服都穿不住了,还装

    什么逼」。

    我应声扑地,高高举起屁股,摇摇摆摆的往家爬,月光皎洁,给我身上镀了

    一层银光,大腿根密处,若隐若现的闪着水光。我知道郭局在后面眼神不错珠的

    盯着那里。他知道,那里一片火热……。

    我的屁股表演似的越摇越欢,主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我的屁股。我不用回

    头也知道郭局直到我们主奴看不到身影,才离开。一进院子,主人就把我撅着腚,

    按抵在一棵树上,掏出火热的家伙,抹了末我前面的淫水,涂在鸡巴上,直接捅

    了进去。后面屁眼里早已经被前面的淫水侵入,变得湿滑不堪了。一下即入。

    主人一边操一边扇着我的屁股,说:「不知将来哪头公狗有福,能操着你的

    骚逼。你真是个宝贝儿,我的眼光看母狗一看一个准,别看你文文静静的人前不

    怎么说话,我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你骨子里又骚又贱,等着开发。毛还没剃,就让

    我在市里的公园里扒光了。你怎么想的,嗯?」。

    「主人……不要,,不要说了。」我玄极欲泣,不敢听下去。

    「以后,我们有新地方遛狗了,你这样的骚逼,这个私家小花园怎能满足你

    呢?这院子几棵树都被你举着腿尿了好几个来回了吧。是不是?以后有新地方了,

    主人带着你不断开发,呵呵……今天一天看把你乐的,逼里就没停了流水」。

    「……」。

    主人在我身后发泄出来。揽着腿已经软透了的我,进了屋。一宿无话。

    老郭从主人家出来,直接去了奶奴丹丹那,一路上脑子里都一遍遍浮现着都

    是月光下,我晃眼的白屁股,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密缝。老郭现在对丹丹已经没有

    了先前的热烈,一个收了房时时能操的丫头,毫无秘密遮拦的身体,除了奶子和

    奶水还能勾起一些些老郭的兴趣,其他真是有点,嗯,没意思。丹丹通过上次的

    女白领事件,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地位和位置,也再不敢闹。

    安安稳稳的上班,购物,等待着偶尔的临幸。老郭这次没有通知丹丹,老郭

    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丹丹惊喜的一下子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赶忙着

    要斟茶备饭,老郭二话不说,先把丹丹按在沙发上打了一炮。丹丹久旱逢雨,几

    乎一挨着鸡巴就高潮了一次,末了自然是不满足,哼唧着,大大张着腿,等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