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

 我给老幺和主人牵上了线,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主人并没有我期望和想象


    中的喜新厌旧,只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剧本似的追到了嘉嘉,并不完全是出于嫉妒

    ,我觉得主人对嘉嘉并不是十分喜爱,甚至,嗯,甚至不如对我当时的那种热情。

    嘉嘉这样的小女生,见到主人这样的男人,自然心满意足,我和嘉嘉就像白

    天和黑夜,永不碰面,却依附着主人,昼夜罔替。

    主人的心就像贾环的灯谜,粗陋不堪,他不说,你却也猜不到。

    主人刚和嘉嘉好上的时候,我着实和他闹了几次。

    这就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主人对鲜肉嘉嘉意兴阑珊,似乎从来没有对我的那

    种热情。

    我又觉得有些得意,又有些失落。

    觉得自己颇有魅力,便有恃无恐起来。

    主人经常这样安排,他和嘉嘉去约会,但是还会让我去他家等他,他似乎从

    来不在嘉嘉那里过夜,半夜一两点也会回来。

    那天他回来,就按着我的头给他口交,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我一想那东西

    可能刚从嘉嘉私处出来,也许还没有来得及洗,心里就是一阵恶心,便表现出了

    几分不情愿。

    主人马上看了出来,扬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冷冷道「真是给脸不要脸。」

    说着,不由分说,把我从屋子里拽到了外面,「自己脱,贱货。」

    我只好脱下开裆裤,瑟缩的靠在墙上。

    「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穿开裆裤?嗯?」

    「……」

    「你想这样站到天亮吗?我问你,为什么你穿开裆裤?从来不穿内裤,奶子

    这么大了,都没有胸罩?」

    「因为,因为,,我是,,母狗。」

    我知道躲不过去了,最后的母狗几乎声不可闻。

    「母狗为什么就要穿开裆裤?」

    「因为,母狗,母狗是随时要,要露出……逼方便主人把玩的,」

    「嗯,你很清楚嘛,那么嘉嘉是什么?」

    主人却似乎还不放过我。

    「嘉嘉,嘉嘉是主人的女朋友。」

    我说完,哇的哭了出来。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大三,我已经有两三年没有穿过内裤和胸罩了,屁股腰腹

    一片原始的光滑,一点勒痕都见不着,正常女生总会有些内衣裤的痕迹,这让我

    轻易不敢在学校浴室洗澡,怕被人看出端倪。

    主人是严厉禁止我穿任何内衣裤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是,有一次,他接

    我出去逛街,那是夏天,衣物轻薄,非常容易走光,我犹豫了一下,在到大腿中

    部的超短裙里还是穿上了内裤,上面倒没穿内衣,穿了一件及松垮的大T,结果

    ,他一见面,就搂着我,手悄悄解开侧拉链,摸了进去,摸到内裤立刻黑了脸,

    在大街上就甩了我一巴掌,众人怒目,我却万分尴尬不敢张扬,只是低头啜泣,

    跟在他后面走,在一条不繁忙的小街,我在他的淫威下,当街脱下了内裤,扔在

    地上,他这才把我揽在怀里,手毫无阻拦的摸着了逼,被他把玩了一路。

    那天逛街回来,他让我把宿舍的内裤胸罩都拿出来,他让我光着身子跪着,

    当着我的面,一把火把那堆衣物都烧掉了,并告诉我,你这骚逼得随时露出来,

    另外也怕留下痕迹。

    为了防止我偷偷穿,有一段时间,他随时抽查我,打电话给我,让我随时自

    拍给他看。

    大三,21岁的女孩子正是清纯羞涩的季节,我却已经被熟手把玩透了,身

    体骚的不行,像个养在深闺的姬妾一样虽然见人时低着头,时时脸红,却什么花

    样都陪着主人玩遍了,还不得雨露,欲望来时,为求恩宠,下贱的毫无羞耻。

    长期的欲求不满,让我的羞耻心越来越低,表现在对主人的羞耻调教又爱又

    怕又盼。

    那天,主人要带着我去给女朋友嘉嘉买内衣,男人给女人买内衣,真是再明

    显不过的目的,我穿了一身到脚踝的雪纺粉蓝色的连衣裙,上面是棉线的背心,

    腰线很高,很飘逸,里面当然是真空的,主人一路用手有意无意的撩着我的胸,

    我胸前的两颗奶头盎然挺立,犹如春笋,就这样我们挽着进了一家高级内衣店,

    嘉嘉身量娇小,是标准典型的大学女生身材,B杯,服务员一见,忙上来劝住:

    「这位先生,您好像拿错sie了,这位小姐至少是D罩杯,要不,我帮您选

    一下让小姐试一下?」

    我闻言,慌的红了脸,主人不紧不慢的说,「哦,没事,不是给她买。」

    短短的一句话,我红着脸窝在主人怀里,不敢去看服务员,想也知道她脸上

    错综复杂的表情。

    服务员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马上熟练接道:」

    那请问这位小姐需要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的?「主人快速截断了她的话头

    ,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不,她不需要。

    「然后扭头问我,」

    嘉嘉是穿这个sie吗?「我内心此刻已经一片空白,表面仍故作镇定的

    说:」

    是的,就是B杯。

    「从选样式到结账,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服务员一眼,但是我感觉得到,

    她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我的身影。主人似有若无的摸着我的屁股,旁若无人的拉

    着我大摇大摆的走出内衣店,手臂一环把我揽近,贴着我的耳朵用只有我能听到

    的声音调笑道:「呵呵,带着母狗给女朋友挑内衣礼物真是享受啊。是不是,露

    露?」

    「……」

    「从大一被我扒了以后,几乎就怎么穿过内裤吧,」

    说着他把手从屁股后面绕过来,悄悄拉开拉链,伸进裙子里,轻轻撩了撩逼

    上的毛,我登时打了个寒战,扭了扭身子,虚弱的试图阻止:「别,主人。」

    后面的主人更是轻不可闻。

    「别什么?我没伸进去都知道,你肯定湿透了,骚逼,还没开苞呢,就光着

    屁股晃着奶子陪男人逛街讨好女朋友,你说,你见过这么浪的雏儿吗?」

    「……我……」

    我的脸一片火烫,但主人和我都知道,这不仅仅是害羞的缘故。

    「说话,告诉我,湿了没?」

    「恩、」

    我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他却不依不饶「说出来,你知道你想说出来的。说出来才更舒服」

    「湿了,都,都流下来了。」

    我的呼吸开始有点粗了。

    「真是个浪逼,逛个街,都能流一路。那你说怎么办?」

    「主人,母狗想,想遛了。」

    「这么多人,光天化日的怎么遛?恩?」

    说着低头吻住了我,舌头伸进来在我的口中肆意搅动,我整个人几乎挂在了

    他的身上,神智开始模煳。

    「走吧,主人带你散散去。」

    我恍恍惚惚的几乎挂在主人身上一路七拐八拐到了一个个体的小电影院,我

    一想到里面漆黑一片,放的又都是擦边球的情色小电影,正适合露出,下面痒的

    更厉害,主人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嗤笑了一声,买了票,揽着我进了影院。

    电影一擦黑,开始放映,我就被撩开了裙子,主人的手大喇喇的掏进了我的

    逼,早就是一片汪洋。

    主人凑过来,在我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耳语:「嘉嘉和你一样,也是

    处,开苞了都没你水多,母狗就是母狗,处逼都这么骚,夹不住了吧?恩?」

    我只剩下喘息声,压抑着又不敢放开,荧幕上一个丰腴的女人正款款的摆动

    着腰肢,魅惑着男人,男人一脸痴迷,而荧幕下,主人款款而谈,我则是一片迷

    离。

    「想不想开苞?恩?告诉主人。我看你差不多了,跟了我这些年,什么都见

    过了,身子都熟透了。」

    说着,主人又捏了捏我的胸,「都这么大了。」

    「……」

    我吞咽着口水,主人的手一直在我的逼心里腾挪转动,我的胸脯也随着一颤

    一颤的,他却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一快要到了时,他便停下来,几番下来,我

    已经魂不附体了。

    「想不想开苞,告诉主人?」

    耳边的声音还是那么蛊惑「想……」

    我低不可闻的叹道。

    「你是母狗,我得给你找头公狗配种。你见过公狗操母狗吗?母狗噘着腚,

    公狗一下就能插进去,公狗劲儿可大了,一次能操一两个钟,最适合你这种骚逼。憋了这么长时间,也解解馋。」

    这些话轻轻的飘在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只可惜我以心神具散,身体诚实

    的一波一波反映上来我潮水般的渴望,我确实想被强壮高大的公狗操上一两个小

    时。

    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我几乎吓了一跳。

    眼睛里不觉流下两行泪,却马上被主人的唇封住了。

    「这有什么呀,操两次,你就知道好处了,就上瘾了,到时候你还离不开狗

    鸡巴呢,就像现在,几天不亮亮逼,是不是就浑身难受?恩?」

    主人说着,手并不闲着,我的两条腿已经不知不觉的分开了,似乎里面有一

    股洪荒的力量要喷薄而出,咕叽咕叽的泥泞声音,在我听来比电影声音都大,不

    ,应该不仅仅是我有这种感觉,我感觉我的周围慢慢聚集起了一圈看客,好像闻

    到了血腥味的鲨鱼,显然,台下的比银幕上的精彩,且才刚刚上演。

    「你敢把她裙子掀起来吗?」

    一个猥琐的声音,充满饥渴的挑逗着。

    我内心竟然真的期盼主人掀起我的裙子,让他们看看我的流着水的毛逼。

    主人二话没说,哗~的一下掀起了我的大摆裙子,正好盖在我的脸上,整个

    腰以下全露出来了,两条白森森的腿,无力的敞着,毫无防范,我听到了周围星

    星点点喘气的声音。

    「操!」

    我听得出来这正是那个提出掀裙子的猥琐男,这声音里竟是嫉妒掺杂着一些

    愤怒。

    「光着的!」

    「逼里面都湿透了,往外流呢。」

    主人像是回应他,也像是自说自话,一边说着,一遍轻轻的拍了拍我的逼,

    水声清脆的回响。

    我的耳根已经烧红了。

    「给她晾晾,骚逼一个。」

    「掰开看看。」

    还是那个讨厌的粗俗猥琐男,你也配?!主人却炫耀似的打开手机电筒,两

    指撑开幽谷,露出潺潺溪水。

    又被看光了……

    耳边一阵有律动的粗喘,片刻安静下来,释放了。

    有人对着我打飞机出货了。

    电影演的什么早已无人在看。

    我突然希望这个黑暗能够永续,这样就可以一直放纵欲望,不用担心灯光亮

    起来后的自我了。

    电影结束了。

    我死拉着主人的胳膊不让他起身,自欺欺人的怕人瞧见,我知道,很多人等

    着灯光亮起来,好看看我。

    主人轻晒。

    最后人走的差不多了,才把我从座位上拉起来,我还是埋在他胳膊里,他低

    头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我条件反射似的弹开了:「你这样,谁都知道是你了。」

    其实,无论我怎样,围观者都会一眼看出我来。

    我碎步走在前面,里面还是一片水滑,走路的一错一错的,提醒着我的放荡。

    主人窝起一个广告的传单,赶牛马似的,不经意似的抽着我的屁股,提醒我

    走路的节奏。

    我脸红的不敢抬头。

    我觉得无数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屁股。

    内心又煎熬又快感,我快分裂死了。

    主人却似乎有意拖慢这个集体视奸的过程,他留下我自己在走廊,去洗手间

    了。

    几乎是同时的,一双皮鞋和小半截灰色的休闲裤映入我低垂的眼帘。

    「都被玩成这样了,要是我,早把你下面的毛剃净了。」

    「……」

    「他一个月包你多少钱?跟他的时候是处吗?」

    「……」

    我吞咽着口水。

    我知道他声音很小,除了我别人听不见,但是,我还是心惊肉跳。

    「你一天得趟多少水啊,在家的时候都是光着伺候主人吧。」

    这人虽然言语轻佻,不过,手却一直稳稳的插在裤袋里。

    我急切羞愧,耳朵却还是想听这些骚情的话。

    又看到一双脚,是主人的,皮鞋转过身去,和主人打招呼,居然坦坦荡荡,

    毫无愧色。

    「同道中人,兄台的奴调教的真好。」

    「过奖过奖。还未出栏呢。」

    「看到同好总是忍不住想交流交流,这是我的名片。认识个朋友。」

    「哎,我今天便装,没带我的,这里说话不方便,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安排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那再好不过了!」3600两个男人走在我前面,我低着头跟在后面,心

    想,这既是主奴的世界,奴就像畜生,被品评亵玩裸露表演,全凭主人的心情,

    一个肉奴,被千百人看光,玩透,也不伤主人什么面子,只要在主人的授意之下。

    离开电影院那个情欲场,我的头脑自尊又恢复了些。

    主人他们选了一个茶楼,点了个单间。

    我已经神色无异的抬头挺胸了。

    我的羞耻消失的越来越快了。

    坐下来,主人点了茶,茶童要来服侍,被主人挥挥手赶走了,我自然替代了

    茶童,跪在垫子上,斟茶给两位爷。

    茶气飘起,氤氤氲氲,彷佛笼着我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两人寒暄一番,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主题。

    这人也是一个什么总,我发现,变态的有钱人居多,不是饱暖思淫欲,而是

    普通的生活享乐对他们来说,太腻歪了,他们的快感阙值被绫罗绸缎吊的高于普

    通人太多了。

    「这个你调了多久了,这么乖顺,圈养了吗?」

    「还没,等她念完大学就圈,我从她大一开始调教,差不多三年了。」

    主人就是特别爱炫耀我的学历,这个学历带给我的羞耻远远大于露逼。

    「哎呦,还是大学生,怪不得,有股子柔婉,不像那些开了荤的女的,真跟

    母狗似的。」

    「还没破瓜呢,跟我的时候连手淫都不会,都是我一点点教的。」

    主人满是得意,都快溢出来了。

    「遛逼也是,开始在家里院子里遛,后来慢慢往远了遛,现在都能光着身子

    跟我打野炮了。」

    「哈哈,你可遇见极品奴了,W,你可真会玩啊。」

    听得出来,最后一句,是皮鞋由衷的感叹。

    「哎,你打算把她调成什么类型的?」

    「K9,纯母狗。将来要给她配公狗的。」

    「W,你花了多少时间收服她?」

    「不到一个月,就让我扒了看全相了。母狗就和AV女优一样,衣服脱了就

    穿不上了,尺度只会越来越大。当初去院子遛都费劲,现在隔一段时间不遛,她

    还受不了呢。是不是,露露?」

    我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哈哈,她还脸红了呢。不错不错,真不错啊,W。她体重涨了多少?你有

    记录吗?」

    这已经是完全在讨论家里的家畜了。

    对我说话的口气也不像在剧院门口那样有对女人的狎戏的成分,完全是看待

    低智的家畜那种爱宠。

    「来,给许先生验验货,把衣服脱了,跪下把屁股举起来。」W是最经不得

    夸的,人家一夸,马上就上脸。

    「我不是那么技术流,但是,也能涨了十几斤吧,基本都长在奶子和肩膀了。」

    我把衣服卷起来,别在领子上,裙子也卷在腰上。

    整个小臂都贴在垫子上,把屁股高高的举起来。

    许拍了拍我的屁股,又一只手握住我的奶子,「嗯,奶子是够分量,屁股差

    点意思。」

    「这不,还没开苞呢嘛。奶子是发情发的,我一点激素都没给她吃,愣是催

    起来了。屁股一开苞,操一阵子自然就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