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色千炮宅男福利导航


有一次我在她家听见她和郭局撒着娇说自己溢奶,AV女优似的哼哼唧唧的


    ,完全没有了少女的自尊和美女的傲气,和一个讨好家的侍寝小妾一样。

    「老爷,奴婢今早又涨奶了,都溢出来了。」

    小丹即使知道郭局看不到,仍然噘着嘴做着惹人怜爱的表情。

    「漾奶了,就挤出来放冰箱里,我有空了就过去喝。」

    「老爷,人家想让你啜出来嘛。」

    「呵呵呵,我看你这小婊子是发骚了吧。」

    郭局确实越来越少找小丹,来了也不怎么操了,那天小丹和我说,她和郭局

    大闹了一场,说她发现了郭局另外养的女人,据说是一个女白领,小丹又歇斯底

    里的砸了一场,这回郭局连哄都懒得哄了,直接摔门走人,数星期不见,开始小

    丹还绷着劲儿,不肯打电话下台阶,直到有一天,我看见郭局直接搂着另一个女

    人,可能是那个女白领吧,招摇的来我人的party,我第二天回学校,赶

    紧找了小丹,和小丹说了这个事,希望她认识到严重性赶紧挽回,小丹当时就哭

    了,说郭局是一个老淫棍,贪多嚼不烂,根本不是人,自己上了贼船。

    可是哭归哭,小丹软化了,开始想着怎么挽回。

    郭局这边老神在在,搂着女白领等着小丹献媚邀宠。

    小丹那天自己挤了奶,按着上的教程做了炸鲜奶,给郭局软软的打了电话

    :「爷,贱奴备了点心,想给老爷点点心,爷可要赏脸啊。」

    「嗯,我最近抽不出空啊。改天再去干你。」

    郭局虽然口气冷澹,但是开了黄腔,小丹心眼一亮,觉得有戏,更是腻歪的

    不行,蛇似的马上缠了上去,「爷,最近奴婢想你想的太厉害,下面整天都是湿

    的,痒的路都走不了了。」

    「骚逼,现在在加还是在学校?」

    「在家呢,哪还有心思上课,整天想老爷的大鸡吧。」

    「想大鸡巴干什么啊?」

    「讨厌~老爷,当然是想大鸡吧操啊,老爷,小丹真的不行了,老爷,你一

    会过来吧。」

    小丹这话说的倒不是十分假,这几天没有被正经捅过,哪经得起老流氓几句

    逗弄,不知不觉夹紧的双腿间已经水流成河了,声音更如叫床般糯软,「爷,你

    来嘛。」

    真是街边鸡都比不过啊。

    郭局这个人在女人上无禁忌,根本没有什么廉耻顾忌,爽了就上,不爽了

    就躲,老流氓是不想也不屑在女人身上花什么心思的,郭局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小

    丹热乎乎湿漉漉几天没干可能紧了少许的小逼,他沉吟了一下,就答道:「额,

    浪丫头,憋不住了?爷我今天想把你光着屁股带出来操,你出来吧,我派人去接

    你……」

    小丹心赤欲望,只想被放倒干上一炮,还是不太明白什么叫「光着屁股带出

    来操」,又不敢违背郭局的意思,就小声问:「爷,怎么叫光屁股啊」

    「煳涂蠢货!上次怎么去露露人那的,这次就怎么来。」

    郭局啪的摔上电话,小丹一个人左右为难,这青天白日,怎么光着屁股下楼

    啊。

    左思右想,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急出一头白毛汗,家里电话响了,是

    司机来的电话,通知小丹车已经在楼下了。

    小丹这会子急的性欲全无,拿起一块大毛巾裹在身上,等等等下了楼,看见

    郭局的车,一把拉开车门,甩下大毛巾骨碌一下钻了进去,心蹦蹦的跳,车里有

    反光膜,外面看不到,小丹光着屁股坐在车里,司机从反光镜里不时扫着小丹的

    双腿间和奶子,一言不发,小丹在这种明目张胆的视奸下,渐渐的又热起来。

    司机带着小丹开近闹市,即使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自己,小丹还是面红耳赤

    ,车子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前悄悄停住,司机对着蓝牙突然说:「已经接到了

    。我们停在门口。」

    一会儿,郭局和一个年轻女人一前一后的从饭店里出来,那个女人就是小丹

    和郭局闹的那个新欢女白领。

    郭局拉开车后门,一上来就似饿鬼一般扑在小丹身上又揉又啃,手自然弗上

    了那无毛的肉穴,小丹当时就哼哼了起来,「真是个浪货,为了操逼,大白天光

    着屁股就出来了,也不怕人看见。露露那个母狗也不过如此吧。」

    「那也是被老爷玩浪了。老爷你好讨厌~,不要提露露那骚货,又不是没干

    过」

    小丹的声音都快滴出水了,还是不忘吃醋。

    「你真是个醋坛子,一个母狗的醋也吃,我只干过她的屁眼,前面都水流成

    河了,她子也不给她开苞。呵呵。听说撩拨的急眼了,还自己掰逼邀过宠呢。

    」

    「你们这些男人最不是东西了,把人家火弄上来,就不理了。」

    郭局哈哈大笑,看着被自己逗的媚眼如丝的丰乳肥臀的通房丫头,坏笑着说

    :「你们难道不喜欢?」

    一路上春光无限。

    车子不知不觉开到了郊外的一片林子。

    郭局拿起电话:「我们到了,先进去了。」

    说完,打开门,揽着小丹的奶子,把她拉了出来,小丹一路上被郭局逗的欲

    火万丈,早已经顾不得羞耻,扭臀下车,一头钻进林子,阳光透过树叶,点点星

    星的撒在小丹牛奶般光滑白嫩的皮肤上,好像斑点狗,只是这母狗的奶子和屁股

    着实雄伟,走路时一颤一颤的。

    这时候旁边似乎有哗啦呼啦的人走动的声音,小丹吓的忙往郭局的后面缩,

    郭局倒镇定,高声道:「是W和露露吗?」

    「是的。你们也到了啊。」

    说这话,我们两伙人循着彼此的声音,在一片空地上相遇了。

    我也光着屁股,脖子上还拴着一根皮质的狗链,狗链的另一端在W的手里,

    我和小丹都没敢抬头对视,低着头跟在人的后面。

    郭局走过来搂着我的奶子,嘻嘻的笑:「露露还不好意思啊,你调教的时候

    ,不是天天光着屁股拉出来遛吗?还录像了听说。小丹是你小姐妹,又不是没一

    起操过,怎么还抹不开。」

    说着手就向下面探去,一下扣着里面勾出一指头的水,啧啧赞叹的和W说:

    「真是好货啊,水真他妈足。还羞答答的」

    「露露是我按母狗调教的,我当初就是看中她骚,憋着不开苞的调教了这么

    久,早就随时随地露逼淌水了,露露,掀开逼,让郭局和小丹看看你的小逼是这

    么湿的。」

    人说这话期间,郭局的手一直在我的逼里,感受着我一股一股涌出来的淫

    水,赞不绝口,我只觉面上发烫,勾抱起一条腿,用手把逼尽量撑开,水淋淋的

    展现在郭局面前。

    「真乖,露露真乖。」

    郭局像安抚小狗那样夸奖着我,转头又对人说,「你知道吗,我家小丹今

    天自己给我打电话求我宠幸,我说想在外面操,自己就光着屁股出来了,我还以

    为她能真空套件睡裙呢,结果一打开车门,白花花的两个大奶子,直晃我的眼睛

    。」

    两个男人就这样像幼儿园小朋友炫耀新玩具一样炫耀着我们,小丹面颊绯红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入情入境。

    树林里,两个年轻肉欲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肥臀轻轻左右摇摆求欢

    ,神态痴迷,双腿间偶尔被阳光照到,就泛出水光,好像两个山间的妖精。

    小丹奶子和屁股痴肥如熟妇,逼上却是光熘白嫩,一根毛发也没有,像个幼

    儿,只是喷共出来,格外引人。

    郭局握住我的奶子,一把拉过我入怀,我的腿蛇一样盘上他的腰,痒的不行

    不行的小穴上下磨蹭他的胯下,口里哼哼不断。

    郭局喘息如牛,一只手像要把我的奶子捏爆一般,怎么揉都不过瘾,然后向

    下按着我的头,我知道他要我给他口,就蹲下来,后面人大喝:「跪下伺候!

    」

    我就双膝着地,郭局解开裤子坐到一个树墩上,向我招手:「母狗,爬过来

    。」

    我膝行过去,一口叼住露出来的鸡巴,吧唧吧唧的吃起来。

    人抽出裤带,不轻不重的抽我的屁股蛋,郭局几乎快到了,我感到鸡巴在

    嘴里一下一下的跳,他就马上抽出来,抓过来小丹,抬起腿就捅了进去,抽了没

    两下就射了,小丹狼嚎似的叫起来,被人扇了一巴掌,喝令:「小点声~,比

    母猪还能嚎。」

    一边说一边左右开弓扇小丹的屁股,小丹的屁股被扇的一颤三浪,声音却并

    不见小,也小不下来,憋了太久了。

    郭局不行了,人把小丹从背后抱过来,对着面前的郭局,直操进屁眼,小

    丹又哭号起来,只看见小丹光秃秃的逼微敞着,还往外留着白花花的精液,后面

    却还有一个鸡巴进进出出,郭局拿起手机录起相来,录着录着,郭局受不了了,

    从前面又干了进去,三个人三明治一样夹在一起。

    我在旁边看着这幕活春宫,激烈的手淫,三人事毕,人扇了我一巴掌,让

    我表演撒尿,我高高举起一条腿,人数123,我兹的尿了出去,现在野外放

    尿对我来说不仅不困难,而成为了一种享受,我尽量高举腿,好把小穴彻底的露

    出来,满足内心的淫欲,郭局搂着小丹,把玩着她的奶子,大笑起来,「好听话

    的母狗。」

    一场酣畅的野战,我和小丹摇着被抽的斑驳的红屁股,各自跟着各自的人

    回到了车上,自始至终彼此都没有说话,但也不像第一次那么尴尬和回避,我们

    都是欲望的动物,仅此而已。

    「这个老郭手段不错啊,我倒是小看了他,这么短的时间就把清高的小丹调

    教的这么放得开。」

    人一路上又羡有妒,「你看小丹那奶子,一只手都揽不过来,这么年轻漂

    亮的大学生,一个电话就跟着这个半老头子出来打野炮。毛都给剃净了。」

    郭局和小丹回到车上,性欲和虚荣同时得到了空间的满足,着实和小丹细细

    温存了一番,小丹一番豁出去不要脸,又占据了郭局心头肉的位置,郭局特别托

    人去香港给小丹订了贵妇必备爱马仕的手袋,上来就是南非鸵鸟皮限量,还给

    她订机票出钱去日本做美容购物。

    小丹真是春风得意,至于那天丢了一树林的尊严和骄傲,嗨,男女之事你情

    我愿,有什么可说。

    你想豁出去,你有我的资本嘛,那天小丹得意的和我显摆着,说那个「不要

    脸的骚货」

    有一次给郭局打电话,正被她逮到,顿时哭的梨花带雨的不依,说要骂骂这

    个勾男人的狐狸精,郭局竟然默然,小丹拨通电话,大骂了对方一顿,小丹说,

    我就质问她,你是不是欠操欠狠了,自己送上门当免费的鸡。

    说的时候,她的大奶子因为激动而一晃一晃。

    真是家姬骂野鸡。

    3600小丹这学期的成绩就像老郭对她的宠爱,那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年轻的辅导员找她谈话,她眼神游弋的听了半晌,忽的说,老师你别说了,

    我要退学,我要结婚了,这个书我男人不想让我念了。

    说完,扬长而去,这是辅导员后来和我学的,我和辅导员的关系不紧不慢的

    暧昧着,我很清楚我对男人的吸引力,我这次要一举脱离魔掌,辅导员说,现在

    会真是礼崩乐坏,这样花朵样的年纪就生生被折断了,将来的后悔,谁能给她

    买单呢。

    郭局回家一开门就看见扒的精光,坠着一对儿大奶,满面绯红的小丹,跪在

    地上,给自己乖巧的脱下鞋,心情大爽,捧起宝贝儿的脸蛋就亲了一口。

    小丹立时掉下眼泪来,郭局大惊,忙问怎么了,小丹用奶子偎着郭局的胳膊

    ,抽抽噎噎的说:「老,,老,,老爷,奴婢想退学了。」

    「嗨,我以为谁欺负你了,退就退呗,你再念也没什么意思了,奶都催出来

    了,毛也褪干净了,在和那些男学生在一起上课下课不妥,干干净净圈在这伺候

    我吧。」

    「可是现在扩招,都是大学生,我不读书了,将来你不要我了,我拿什么傍

    身?我现在满心都是你,就是读不下去了,我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

    老郭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要加码啊,行啊,「嗨,宝贝儿,这有什么的,你

    乖乖跟着我,亏不着你吃穿,我帮你安排份稳定工作。」

    「那累不累啊,人际关系复杂不复杂啊,太麻烦不行的。」

    小丹噘起嘴,撒娇了。

    「不会有人为难你的,你每天去点个卯就行。」

    小丹这才破涕为笑。

    小丹得到郭局的许诺,转身就去学校办理退学,学校负责学生生活的任,

    眼睛时不时就飘到小丹的胸口,然后有若有若无的飘回来,小丹心里又好笑又觉

    得他可怜,我这样的女孩你也就只能想想了。

    学校说要通知小丹的父母,小丹因为是单亲,所以只能通知爸爸,小丹摔下

    一句话,随便你们通知谁,我反正是不念了,也不会再来学校。

    郭局给小丹找了一个私立的所谓贵族小学做外教的助教,环境好,工作轻松

    ,就是去报道那天,郭局和小丹去酒店庆祝,郭局还拉着小丹去男厕干了一顿,

    小丹对郭局的能量简直是五体投地,格外的屈意承欢,包括应郭局的要求,在小

    便池露出逼和奶子手淫,并拍照。

    小丹对郭局更加的死心塌地了,似乎终生有靠。

    小丹在郭局设的这个小天地里,几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冷眼旁观,觉得

    非常的不妥,也有一些嫉妒,嫉妒她的生活轻松而风光。

    我和辅导员还是胶着着,W对我不冷不热,也没说抛弃我,也没说多热情,

    这何时是一个头啊。

    我想着,不能太被动,要动做一些事情,男人都贪新鲜,解套的最佳办法

    就是贡献一个新鲜的女人做替死鬼,我自然可以熘之大吉了。

    我就找了个机会和人说,老幺如何如何,想找来给人玩,我之前还费尽

    心思编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之类的,其实根本用不着,男人的自大真是让

    我失笑,W居然只是大大的褒奖了我,而根本没问。

    我开始有意识地接近老幺,得知老幺还没谈恋爱,心里一喜,看着时机成熟

    ,我半开玩笑的说:「四姐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怎么样?女人的青春就这几年,可

    别浪费了。」

    「好啊,四姐,是姐夫的朋友吗?」

    「可以这么说吧。不好的能介绍给你嘛。也是从外国回来的海归,年轻有为

    的很。带出去,羡慕死别人。」

    老幺甜甜一笑。

    算是默许。

    我周末和人说,幺妹答应了,人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不错,能给

    人咬食儿回来了。她父母是政府官员吗?」

    人对官员的仰视和巴结让我有点想笑,但是我随后就打破了他的幻想。

    「不是,她叫汪嘉珉,我们都叫她嘉嘉,父亲是本地国企的一个小领导,妈

    妈是中学老师,家里条件比上不足不下有余,有一个刚读高中。学习一般,

    长的还行,性格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