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e千炮福利导航
我们一直玩到很夜,中途人还把我带出去玻璃花房遛了一圈放尿,我和


    人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被允许在家中如厕了,出去时已经黄昏了,回来四人又昏

    战一番,小丹他们走时外面已经黑透了,小丹就那么不着寸缕的被郭局揽在怀里

    ,乖顺的像个娃娃,遮遮掩掩的出去了。

    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我和小丹在郭局的淫趴上,她别扭的一幕一幕,真

    如昨日黄花,恍若隔世。

    人送他们回来,自己啧啧的感叹了好一会,笑着对我说:「看见了?这就

    叫母畜,牵出来玩都是光着屁股的。就那么被老郭扔在后车座上了,大白屁股还

    颤了颤,这回,露露,可是你要和小菲,哦,不,小丹学了。你们一对儿姐妹花

    ,你也不能比她差。」W凡是和我长篇大论的,必是和淫乐相关的事情,他可能

    觉得就是这些事情才和我说的着吧。

    我作若有所思状点着头,顺手给他满上了酒。

    这个W很会附庸风雅,他书房里摆着一排史记,资治通鉴,从来没见他翻过

    ,只看金瓶梅被他抽出来几天,可能是明朝的半文言拗口吧,同一页放了两天,

    又插回去书架了。

    客厅也是,总摆着一套功夫茶,其实却是喜欢喝啤酒的。

    我觉得他活的挺累的。

    「小丹被收奴的那天,我也去了,老郭真是有意思,请的都是玩过小菲的人

    ,那天我们还录了像,今天,郭局就是给我送带子来了。啧啧,小丹那奶子真是

    一天一个size啊。这才2周,又大了不少。一会儿,我要好好看看录像。那

    天玩的真是爽。」

    「你也会给我吃药吗?」

    我看他高兴,见缝插针小心翼翼的问。

    一急之下忘了说「人」。

    「不会!」

    他居然没发现,回答的飞快,「哼,不会玩的S才会给奴吃药,你不用吃药

    ,也能产奶。呵呵,到时候,你也会求着我圈养的,就像现在你求鸡巴一样。女

    人本来就是动物,你看小丹,现在生活的多好,什么都不用操心,安心产奶,伺

    候好子就行了。」

    我听的一惊,两个人果然是在掐,小菲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陷进去了,前车之

    鉴,我一定要逃出去。

    W开始放老郭留下的收奴录像带,不是影碟,是录像带,据说是为了增加拷

    贝的难度和成本,我跪坐在旁边,一边看一边打自己的小算盘。

    是在一个日式风格的场景,小菲挽着日本艺妓的发髻,头发可能抹了油,灯

    光下黑的发亮,一丝不苟,脸上画着浓妆,惨白血红,飞眉入鬓,妆太浓,看不

    太到表情,更像玩偶,她穿着艳丽的日式浴袍,低头就露出半截没扑粉的后颈,

    这才像个真人。

    男人陆续进来了,都带着面具,只围着浴巾,看来是刚洗完澡,一共10个

    左右,围着屋子坐成一个半圈,把小菲围在中间,郭局走过去,给小菲戴上了一

    个红色的项圈,另一端绳子牢牢的攥在手里,发声道:「多谢各位今天捧场,来

    给我纳奴做个见证,跪着的大家,呵呵,大家都熟悉,就算人不记得了,一会鸡

    巴也能让你们想起来,」

    哈哈哈~~呵呵~~说到这,气氛松范了许多。

    「今天请的都是和贱奴小丹发生过肉体关系的人,今天对于小丹是一个重要

    的日子,我希望你们能给她做一个见证,也让小丹最后作为女人放纵一次。小丹

    ,还不谢谢大家。」

    说着,郭局提了提手中的绳子,小丹缓缓低头,柔声道:「谢谢大家光临。

    」

    「现在我介绍一下。我们这个圈子,和生活中的不一样,你干过的女人,你

    未必认得,是不是啊?」

    哈哈,可不。

    郭局这话说的大家更放松了,淫欲已经爬上了脸。

    「贱奴小丹,原名秦菲,19XX,8月12日生人,XX外国语大学,英

    语系,三围100E,70,98,今早量的,于20XX年6月14日开始产

    奶,已完全褪毛,本人申请了退学,上个月已经开始圈养了,经和本人沟通,已

    经同意放弃做人的一切权利,委身为奴,专心产奶,侍奉人。改名为小丹。我

    ,作为她的人将负责她的一切生活。小丹作为我的专属奶奴,外出,性交,产

    子,都需要经过我的许可。从今天起,世界上将不再有小非,而是奶奴小丹,今

    天是小丹最后一天作为女人的生活,大家不要客气啊,我也代表小丹感谢大家曾

    经对小丹的照顾。「1500最后一句话,话音刚落,就分别传来几声哂笑。什

    么照顾,不就是操了她吗?所以说,郭局很会说话,有时候话说的隐晦,反而更

    能激起联想。气氛到这个时间已经很热了,几个人率先上去,搂着小丹直奔重点

    ,日本的传统和服很复杂,大家精虫上脑,撕扯的很不得要领,半天也没解开,

    但是,传统和服通汉服,里面是没有内衣裤的,这遮遮掩掩的,大家就更要不得

    ,一个个如色中饿鬼,几只手已经占领了大奶子,还有一个嘴巴已经咬上了奶头

    ,光秃秃的逼被一个粗糙的拇指细细摩挲着,小丹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不知道

    是忍耐呻吟,还是忍耐玩弄,但是谁在乎她,大家感兴趣的是她的奶子,逼和屁

    股。「啧啧,老郭,还是药效好,这毛褪的跟没长出来过似的。光熘熘的,你带

    她去漂白了吗?」

    「没漂,这个药本身有美白作用,再说,圈养后我也没怎么操她。养白了吧

    。」

    郭局架这摄像机,专心的给这群淫兽摄影,当然,除了小菲都带着面具,谁

    也不知道谁。

    「这奶头大了好几圈啊,你没少吸啊。养这么一头奶牛在家,你可真会享受

    啊。」

    小丹像个性爱娃娃,和服仍然坚定的在腰间挂着,光秃秃的逼已经吞进了一

    根鸡巴,一出一进吐着白沫,没有了阴毛的遮挡,这操干更加明显。

    奶子已经被另一个男人含在嘴里,在小丹身上的男人都满足的发出低沉的呻

    吟,暂时没挨着的,举着鸡巴对着小丹的脸,屁股撸着。

    小丹双颊通红,头上一丝不苟的发髻花儧东倒西歪,残丝乱泄,说不出的残

    花败柳之感。

    小穴传来的一波一波打桩似的快感,让最近几乎过着禁欲生活的小丹魂飞天

    外。

    时间拨回两个月前,发现自己开始产奶的小丹,已经和郭局闹了几次,这天

    她在郭给她的精装公寓里,又胀奶了,又疼又羞,一个双十年华前途无量的大学

    生,被圈在一个小公寓里,似乎生活里只剩下了产奶,等男人,这一件事情。

    那种憋屈和愤怒,可想而知,小丹给郭局电话,电话被恩断,回信息说,在

    开会。

    哼,当然在开会。

    小丹冷笑一声,起来挽了挽头发,从门厅开始,镜子,酒橱,衣柜,到墙纸

    花瓶,能砸的都砸了,不能砸的也尽力毁掉,一场宣泄过后,奶水汗水泪水把衣

    服都浸湿了,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秀美的脸厐上了,郭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幅

    美人梨花带雨坐在废墟中的图景,郭局又爱怜又无奈的慢慢收拾出一块地方,轻

    轻扶起小丹,坐在沙发上,揽她在怀里,小丹的哭泣转为抽泣,郭局从下往上托

    着她的一边的奶子,爱抚着,慢慢和小丹说:「奶子都这么沉了,还闹什么,我

    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会儿确实忙嘛,你看,我一得空,第一时间赶到你这

    了,不是吗?今天是又涨奶了吗?」

    说着,嘴巴凑上去,吸了几口。

    「我问你,我以后怎么办?怎么办?都怪你都怪你,我现在也没法上学了,

    也没法结婚了,你说,你说,你怎么说?!」

    小丹连珠炮一样质问着郭局,说到后面,又哭的厉害了。

    可郭局是谁啊,天天那些身怀绝技的刁民土豪,虎狼环饲的上级下级都应付

    的如鱼得水,一个小自己两轮多小丫头哪里有摆不平的道理。

    郭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从容不迫的对小丹说,「竟说傻话,这些前后的

    事情我要都没为你打点好,怎么有资格要你呢?这张卡是你给傍身的钱,你一会

    去电脑查查,看看有多少,以后你只要乖乖的,只会得到更多,这一张卡是信用

    卡,你平常生活用,我不限制你,你觉得在家里闷了,就出去逛逛街,散散心。

    就不那么闷了。以后,不许再这样闹了,我早就说过,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你

    就什么都有了。」

    郭局温柔的就像在和自己的女儿说话,只是一只手握着女儿的奶子,轻柔慢

    捻着奶头,这番话就像一根针,把小丹这个快鼓爆了的气球,轻轻一针,就戳破

    了。

    小丹好像抓到了一根稻草的溺水者,在不安稳的大环境中,找到了一点指望

    了依靠就几乎缴械了。

    甚至对自己这番胡作非为有了一些羞愧。

    郭局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笑了笑说,「这房子本来也是给你的,就要去

    办理过户,你砸了也好,性按照女人的意思,重新布置,你这几天去逛逛家

    居装潢,你问好了,过户也就办好了。你有一个小窝,心里也就不那么没有安全

    感了,是不是?嗯?」

    小丹低下头用几乎察觉不到的幅度点了点头,这一席话真是句句敲在点子上

    。

    郭局顺势推到小丹,手摸下去,结果摸到了内裤,有些扫兴停住了,口气有

    些硬的对小丹说,「以后不许穿内裤,不方便。」

    小丹自己除了内裤,郭局却性质阑珊了,小丹就是这样一点一滴意识到自己

    的地位转变的。

    「我打算对你是认真的,想收你做奴,像你妹妹露露那样,伺候我。反正你

    学是上不了了,嫁人,还不是操劳一生,小姑娘都想找高帅富,哪有那么多高帅

    富,就算幸运找到了,像你这样屏门小户的姑娘,公婆那关,婚后才见真章呢。

    」

    小丹默认了。

    「你既然答应了,就之前先实习一下,你看过古装电视吧,那些大宅门里的

    丫头婢女就是你的榜样,白天给老爷少爷端茶倒水,晚上通房侍寝,你白天没有

    什么子伺候,产奶就好了,但是不许穿衣服,家里没有别人,你就光着在家。

    「以后要凡事服从我,要称呼要改,要叫我老爷,你自称奴婢,我给你重新起一

    个花名,叫小丹。除非我的允许,不许再接触任何男人。」

    小丹的脸都红到耳根了,只是用细小的声音嗯嗯的应着,郭局的手指摩挲着

    小丹光熘熘的肥逼,小丹「呀」

    的叫出了声。

    郭局嘿嘿笑了,说:「把腿分开点,以后得伺候老爷得动点,别什么都得

    等我要求。」

    小菲从此变成了小丹,从此不再砸房子了。

    郭局果然过户了那个房子给小丹,小丹办理了退学,老老实实在家当上了产

    奶的老爷婢,伺候着比自己大两轮多的老爷。

    收房了这么一个尤物,郭局的魂都少了一半,这老色鬼上午10点多就心不

    在焉的给小丹电话,说中午时候派司机去学校接她,小丹后来一听这电话,下面

    就湿了,司机像国民党中统局的,一句不问,守口如瓶,这份了然,更让小丹羞

    红了脸,彷佛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司机送到了小丹,回头就去接郭局,郭局一进门,并没看见小丹在门口,心

    下有点不爽,直接进了卧室,小丹正光熘熘的躲在被子里。

    郭局拉下脸:「你怎么回事,前两天才告诉你动,光着屁股在床上躺着就

    是动了,你又不是做散钟的鸡,给我出来!」

    小丹只好爬下床,低着头也不敢遮掩,郭局像故意的一样,差遣她摇着两个

    大奶子端茶倒水,郭局打开电视,只看新闻,旁边围着自己这个软玉温香似乎根

    本不在意。

    郭局喝了茶,又小憩了一会,接了电话要走,临走时,突然把小丹按在墙上

    ,就那么站着操了。

    小丹明白,这是郭局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就是随时解决老爷性欲的奴婢。

    郭局连着叫了几天小丹,两人很快适应了新的身份,小丹一到,就脱光衣服

    垂着大奶子跪迎在门口,一直等到郭局进来,打了招呼才能起身,郭局在地上,

    墙上,沙发上,阳台上,哪哪都干过小丹,但是很少在床上正儿八经的操一炮。

    有一次郭局刚一操进去,小丹就忍不住大叫起来,被狠狠刮了一巴掌,呵斥

    道:「浪叫什么,老爷还没爽,你这丫头到先享受上了,没规矩!给我忍着点。

    」

    小丹闻言,刷刷的掉下眼泪,但是确实咬着牙不敢叫唤了,偶尔从牙缝里泄

    出一两声呻吟,马上就被老爷扇屁股,扇的屁股上肉直颤悠,一场大干,屁股红

    的烧火一样。

    小丹上学明显的不上心了,接连着翘课,辅导员去找她谈话,小丹听的耐心

    都没有,轻蔑的笑了一下,和辅导员说,你的好心我领了,但是,大道理就算了

    吧,每个人境况不同,你知道我家什么情况,这个大学呀,我告诉你,我就是念

    着玩的。

    她回来得意的和我们学,哈哈大笑。

    放纵,堕落,虚荣。

    小丹在郭局营造的这个温软的物质环境里渐渐进入角色。

    郭局则如老房子着火,对这个新收的奶奴心猿意马,一想着一个年轻漂亮的

    大学生,在金屋里温顺的光着大屁股,跪等着自己临幸,下面的鸡巴就铁硬。

    经常上午打个电话,让小丹准备好,中午直接杀过去,一开门,就会看到小

    丹怒挺着一对儿奶子跪坐在光着的大屁股上,开始时,郭局这老色鬼连裤子都没

    来得及脱,解开前门拉锁把小丹一推,让他噘起屁股就插,几分钟结束初战,再

    揽着娇娃趴在床上喝奶掏逼,大肆狎玩,几分钟哪是荷尔蒙勃发初尝肉棍的小丹

    能解决性欲的?小丹就哼哼着,像蛇似的缠着郭局磨蹭,郭局蓄精养锐,再仔细

    操干奶牛。

    小丹屁股实在太大太圆,躺着操看不出来,真白瞎,郭局拍拍小丹的屁股,

    「丹儿宝贝儿,转过去,把屁股噘起来,从后面干。」

    小丹淫欲熏天,满脸绯红,嗯哼娇喘两声就乖乖冲天噘起了屁股,郭局拍拍

    她的屁股,赏着小丹迷乱的神色,一股得意爬上心头,手扶着鸡巴,在小丹的屁

    股上磨蹭,蹭的小丹,几乎跪也跪不住,「喊爷,乖巧点。」

    「爷,爷~~~嗯,~~~,快点,爷」

    「骚丫头,求爷快点干你吗?」

    郭局已经发泄爽快,这会儿倒是不紧不慢的逗弄起他的奶奴。

    「是的,爷,求爷快点干丹儿,丹儿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肉欲如此汹涌,小丹哪里是它的对手,心智尊严早已溃不成军,变成了一个

    会发声的性爱娃娃。

    「你本来是我养的奶牛,不干干净净在家产奶,静想这些骚事儿!今天上午

    都上什么课了?!嗯?」

    「不记得了,爷,丹儿心里光想着爷了,不记得上课的事情。」

    「想我?还是想爷的鸡巴?哼,口是心非!」

    「都想,爷,丹儿都想。」

    郭局每每这么逗弄一番,才提枪上阵,再玩一圈。

    这么紧锣密鼓的操了足有一个月,也许是郭局腻歪了,给小丹打电话的次数

    渐渐变少了,小丹这里却食髓知味,实在熬不住了,开始动给郭局打电话求玩

    了,电话里,小丹的性格也变得糯软了,身体上的变化,,产奶,加上郭局的羞

    辱的玩弄,小丹已经逐渐习惯了产奶性奴这个人格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