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

回家的路上,我内心骚动如涟漪,整个人脸都是热热的,想必眼神也很迷离,整个人都是混沌状态,一直沉浸在淫车会里没有出戏。一进家门,我就两腿发软自动跪了下来,人笑眯眯的把我牵到后院,我顺从的跟着他,高高的撅着屁股,诱惑的摇摆着,觉得身心俱畅,在一棵我常常举腿撒尿的树下,背靠大树蹲坐下,胸房起伏着,M型张开大腿,用两只手指像舒淇一样扒开了逼,我要露出来给人看!


    人停下来,看着我:“这母畜,还没调教呢,就骚的掰逼邀宠了。真贱!”说着,一边解开裤子,掏出鸡巴对着我的小穴兹尿,“妈的,都让我圈养成这样了,一放出去,还敢勾男人。女人真是贱货!你说你贱不贱!”

    “贱。母狗贱。”这句话说完,就觉得脑子嗡嗡的。

    “以后再馋男人了,就想想今天是怎么自己动掰开骚逼邀人宠幸的。听到没?自己弄出来吧,没见到没开苞就这么浪的。”

    我流着泪,坐在树下,张开腿,剧烈手淫,风吹过,只有我的喘息声和穴里淫水的咕唧声。

    释放完,我的理智占据了大脑,我好像一个分裂的人,知道另一个人格干了什么,无处可逃,羞愧不已。人玩着我的奶子,悠闲的看电视。

    淫车会后,我和小菲经常在被各自的子带出来玩,渐渐放开了,他们喜欢我俩像姊妹花的样子,所以,经常一起玩我们。在学校里也是一样,小菲比我下海晚,却堕落的比我快多了。人在一次痛操我俩之后,带着我们去选手机,人毫不避讳对我们的亲昵,我们每人买了一个当时最新款的苹果机,店员是个年轻小妹,看我们的眼神嫉妒中夹着鄙视,很复杂很直白。当时爱疯在大学生中是典型的奢侈品,我们周围售货员小妹的目光越来越多,这个会在和我们渐渐割裂,我们离不开郭局们给我们下的肉欲和物欲的陷阱。我和小菲经过了激烈的群P,更加顺从和开放了,人和郭局分别有我们的号码,他们有时候特意在我们在学校的时候,用电话遥控玩弄,尤其是晚上,如果有人起夜,就会看到我和小菲一前一后低着头蹑手蹑脚的出寝室,我们是去我以前露出的操场,一般是下半夜了。

    耳边挂着蓝牙,听着人的指示。

    “露露,小菲跟出来了吗?”

    “嗯。”

    “想我了吗?”

    “想了,人。”

    “哪想了?”

    “下面想了。”

    “你们是光着屁股出来的吗?去,掀开小菲的裙子,拍一张照片给我传过来。我要检查下。”

    我走过去,掀开小菲的裙子,小菲低着头也不躲闪,任由我照了像。这时,人让我打开免提,对着我们俩说话,

    “小菲,去,把露露扒了,给她光着屁股照一张。”

    晚风吹得我有些恍惚,也由着小菲扒了,照了一张。

    “你们俩互相摸摸对方骚逼,告诉我湿没湿?”

    我俩摸完。

    “小菲湿了,都流下来了。”

    “露露也湿了,屁眼都湿了。”

    “呵呵,俩浪货,每人各种角度再拍十张照片,要看镜头,周末在收拾你们了,滚回去睡觉。”

    周末,电视荧幕上正放映着我和小菲那晚的照片。人和郭局正在边看边讨论,我和小菲被一辆车接过来,小菲过去就坐在了郭局和人中间,我回房去换制服,这回我穿的是齐逼小短裙,上身是雪纺罩衫,里面真空,下面一动就能看到毛,上面乳晕乳头大小都能看到。我返回客厅,正看到荧幕上,我撅着屁股,脸红红的,扭身看镜头。任和郭局的手都没在小菲的衣服里,小菲脸已经有些酡红了,身子歪歪扭扭的靠在沙发上。

    人看到我过来,头也没回,就伸手兜着我的屁股插入了屁眼,抠弄着。

    郭局看着,和人说:“这俩小妞倒是调教顺了,就是裤腰带也太松了,我可不想带绿帽子啊,老W。”

    “嗨,一个圈子里玩的母狗,什么裤带不裤带的,不放心就拴上贞操带。我以前出差,就给露露栓过。栓了以后,她们也就知道避讳了。”

    “你家露露可真骚啊,出去走一圈都能把毛湿了。”

    人闻言,把手指从我的屁眼里抽出来,拍拍我的屁股,说“去,坐郭局那边去,让郭局摸一摸你骚不骚。”

    我站起来,往下拉了拉裙子,想坐到郭局,结果被这老色鬼一把拉到他大腿上,裙子被掀起来,一手揽着我的腰就往下摸,我吃吃的笑,

    “露露,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想不想我啊,嗯?”老色鬼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就一顿闻,然后又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想不想我的鸡巴?”

    我听了就扭着屁股垂他,他却握着我的手,把着我的手往下面拉,“你自己摸一摸,湿成什么样了?问一问你子,什么时候给你开苞啊?不能总走后门啊,是不是啊?”

    “这样才好玩呢,上次车展回来,逗的她趴在地上自己把逼掰开,摇屁股邀宠,呵呵,你没享受过吧。”郭局下面明显硬了,掏出来家伙就对着我的屁眼插了进去,一边插一边扇我的屁股:

    “骚母狗,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就知道发骚日逼,日不着逼,屁眼也给干,真贱!”

    我嗯嗯的叫唤着,说不上是欲望还是疼。

    “问问你子,什么时候给你开苞,不然我抽死你!”

    郭局的手劲儿越来越大,我实在是疼,就大声问到,“人,什么时候给我开苞?”

    “等你奶子大的我手兜不住的时候。告诉郭局,有操你的时候,”

    “说啊!你子让你告诉我什么?”啪……郭局又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我一吃痛,便说了

    “我奶子在大一大,人就给我开苞了,到时候有郭局操的日子。”

    这话一说完,郭就射了。我猛一仰头,“啊”的叫了一声,屁股上滚烫,肯定红的像猴屁股,我扭着通红的屁股回到人身边,精液顺着屁股和大腿流下来,像交配完的母马,人一按我的头,我就明白了人的意思,跪下,解开他的裤子给他舔鸡巴。

    气氛有点奇怪,我总觉得郭局和人之间有一种暗暗较劲儿的感觉。那天尤为明显。和小菲完全沉浸在这里不同,我一直在猛醒,一直在试图脱离。

    期末考前,我发现小菲开始偷偷吃一种药,我开始以为是避孕药,后来自己查了资料发现,哪有避孕药天天吃的,那不吃死了。小菲的皮肤越发的白里透红,满面含春,胸和屁股也逐渐赶超了我,越发称的腰肢盈盈一握,走路上,原来各有千秋到完全被她艳压,我又嫉妒又诧异,她装作不在意的把我带到她家,2室一厅的闹中取静的一处房子,又不经意的告诉我是郭局给她的礼物,我那一刹那真是快被嫉妒的潮水淹没了,我甚至怀疑她养小鬼下蛊。

    后来出来玩,我发现她下面的毛颜色变浅,也越来越少了。我问人,人说不知道。我说了小菲房子的事情,语气颇有些委屈埋怨,人随手拿出一本录像放,一边放一边说:“你看看那面墙,我录了你十几卷带子,看过的男人不下几十,你离了我的鸡巴连觉都睡不着吧,屁眼都被几个男人干过了,光着屁股让我玩了2年多了,你的逼我还没兴趣操呢,你还敢和我说房子?”

    我哭着又被按倒,扇了一顿屁股,结结实实在屁眼放了一炮。打发回学校了。我和小菲就此决裂!女人的友谊就是这样,成也男人败也男人,其实和男人无关,是我们自己的心魔作祟。

    一个学期眨眼就过去了,又是放假。我和小菲已经彼此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她假期的打算,我其实是有些怕她告诉我她又要去什么高级地方度假游的。暑假我就住在人家里,知道暑假快结束,小菲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真是好奇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干什么去了?我骨子里希望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那天郭局来了,带了一卷录像,说是和人共享。

    我陪在旁边,我预感可能和小菲,但是里面关于小菲的内容还是让我吃了一惊。小菲全裸的呈现在镜头前,奶子大的像大柚子,钟乳型的坠着,奶头很圆很大,腰也粗壮了,屁股更是肥厚,对,肩宽了很多,对,就和温泉那些女奴差不多,逼噴拱着,光洁如婴儿,好像没有过毛发,尤其跪着的时候,从后面都能看到前面的两片肥唇。那屁股在爬的时候更是壮观。在大腿根部还纹这一个艳丽的牡丹,花心就是逼心。淫冶妖艳。

    “小菲跟我要求退学了,这样更好,她开始产奶以后,我就想圈起来养了。”

    “她过渡期怎么样?没闹腾吗?”

    “怎么没闹,我开始骗她说给她吃的是国外的高级美容院的口服美容药,美白丰胸,她一吃效果很好,就一直吃,直到下面开始掉毛,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我就和她说,国外女的下面都是这样的,要美就要付出啊。直到开始产奶,她才明白过来,开始大闹。不吃东西,有力气的时候砸了所有的东西,”

    “嗯,开始都是这样,过段时间,她适应新身份就好了。”

    “没错,我说,你虽然初夜没有给我,但是,初乳给了我,你以后是我的专属奶牛,我锦衣玉食养你一辈子的。她好一些了,也还是闹腾,说以后如何嫁人之类的,被我扇了几巴掌,老实点了,我就和她说,你以前我不管,跟了我就要和我从一而终,懂不懂?她开始哭,我说,你想象你的情况,说到底,嫁人和跟我有什么别?我会给你更好的生活。”

    “那她这个还不算闹腾,至少没死觅活。这应该以后就好了。怎么样,奶牛很爽吧。”

    “哈哈,那是,上面喝着奶,下面操这逼,真是绝了。”

    两个男人大笑起来,我却觉得欲哭无泪,外加脊背生寒,小菲就这么消失了?

    大三一开学,小菲果然没有来上学,辅导员分别找我们恳谈了一番,辅导员个子高大,一表人才,而且,和我们年纪接近,所以,没有什么套话,直接进入题,说不管外面有什么诱惑,最后为你负责的只有你自己,不要去听什么干得好不如嫁的好,事实上,无论男女,人最后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想靠别人,那是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我不知道其他人听了什么感想,我自己很认同,这两年多的灯红酒绿,欲海沉浮让我看明白了很多从前没有看明白的道理。我对着高大的辅导员,陷入了自己的小算盘。和承浩比起来,辅导员要成熟多了,和人比起来,他又多了一份阳光和正直,没有被这个会异化掉。我开始遐想和辅导员的种种可能,我是不能离开男人的,但是,我可以找一个可靠且可以驾驭的。人玩了我两年多,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正好他打着小幺和老三的意。我和辅导员最后表了决心,决心弃恶扬善,好好学习,但是,我又怯怯的说,因为我的成绩之前拉下太多,不知道能不能让辅导员帮忙补上,辅导员笑了笑,那份笑里有一份了然,我突然红了脸,他说好吧,你真可爱。

    那一天真可爱,天空真可爱,白云真可爱,我在脑海里一遍遍过着“好吧,你真可爱。”这几个字,头一次感觉到一种小女生的幸福感,另一方面,前车之鉴,我也更加小心的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我的成绩稍微好了一点点,但是,学习的时候简直如万蚁钻心,屁股上像长了钉子,人那,心一散就回不来了,但是,我至少让自己每天坐定在图书馆里,晚?a href='/qitaleibie/situ/' target='_blank'>司徒杩谌酶ǖ荚崩唇游摇V?以后日子就不好过,脑子里老是闪出的淫荡的调教场景。

    小菲这个人在我的生活里已经逐渐淡出,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她的时候。她和郭局出现在了人的客厅里。那天,我一进人家,就听见里面娇喘和熟悉的一把男声,一时对不上。一进去,就撞上人拄着胳膊半躺在沙发上,身下仰躺着光溜溜的一个丰满女人,奶子大的向左右淌下来,人逗她似的一下一下啄着她的嘴,一只手伸下去在光秃秃的逼上画着圈,那女人饥渴的自己把腿张成M型,一朵妖艳的牡丹花卓然绽放,嘴上呻吟不绝。

    人抬头看看我,随口说:“怎么见人都不会叫了?越来越没规矩,今天不用换衣服了,直接脱光了吧。没有外人”

    “郭局,菲,菲姐。”我一边叫,一边想上楼。

    “来,露露,到这来脱,好久不见了,奶子是不是又大了啊?”

    “嘻嘻,郭局,你真色啊,那也没有菲姐的大。”我嘻嘻笑着扭着屁股走到郭局跟前,我现在对这种调笑不仅不反感,反而有一种亲切和放松感,觉得回归了自己的本性。我喜欢男人和我调情。尤其郭局这种老奸巨猾没脸没皮的,特别能搔到痒处。

    “以后不要叫菲姐了,叫小丹,牡丹的丹。小丹已经是我的奶奴了。”

    “是嘛,那得恭喜郭局啊。”我开玩笑的学江湖侠士拱拱手,一边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一边脱一边抛媚眼儿,脱到里面时,郭局发现没有内裤,怪笑了一下,一把把我扯过去坐在他腿上,满头满脸的乱亲一通,按说,他不缺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么一副饥渴的不行的样子。

    我匀出一只眼睛打量着小丹,小丹从我进门到现在始终没有瞅过我,好像在屏蔽我,小丹现在真的是小丹了,没有一点大学生小菲的影子,肩宽背厚,丰乳肥臀,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大学生的朝阳锐气和美女的傲气,只剩下欲望和单纯。

    人一手抓着她的一个奶子,脑袋埋在另一个奶头上吸吮着,小丹依然大开着两腿,毫不掩饰自己渴望着插入,嘴上哼哼唧唧的叫唤着,磨着她的豪华臀。人喝奶喝够了,拍拍小丹的脸,拎着小丹的耳朵把她拉到正对着玻璃花园的落地窗前,摁着她的头让她给自己口交。一边口交一边打小丹浑圆的屁股。看得出来,人并不是很想干她。这么长时间,我发现,这些男人,并不缺上床的女人,有的是女人献媚讨好,他们对女人的轻视是骨子里的,想把每个女人调教成充满淫欲的母畜,供自己驱使玩弄。

    “老郭,这个让公狗操过吗?”人看着撇着腿在自己胯下努力的小丹,笑着问老郭,“骚劲而可是够大的。”

    “你真是恶趣味,这是我的奶奴,干净是必须的。”我听着被狗操,心里一惊,不敢往下想。

    最后,人发泄出来了。随手拿了一个玩具,捅小丹的逼,小丹长长的淫叫,女人听了都受不了。人一边捅一边笑,“这母牛,真是欠操欠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