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菲得以:「你说,四妹被扒了照写真,哪种写真?」

    蓝爸爸:「呵呵,你说哪种?她照的比你多多了,还有录像,平常伺候我们

    的时候连内裤都不穿,听说还被带到乡下去了,不定怎么糟蹋呢。奶子每次见都

    大一圈。」

    情菲得以:「哼,你就骗我吧。四妹口口声声赌咒发誓,还是处女呢。」

    蓝爸爸:「处女?屁眼都被开发了,我自己试的,松的。」

    情菲得以:「真贱!」

    蓝爸爸:「贱?是谁老跟我说,四妹怎么怎么了,又有了什么了,谁又巴结

    她了,前天你不还和我闹腾,说她工作好嘛。什么叫贱,什么叫贵,你好好想想

    。」

    情菲得以:「这小骚货还怎么勾你了?你今天都得给我说出来。」

    蓝爸爸:「呵呵,她再怎么勾我,也是老W的一个私奴,老W拿她巴结我的

    。你是我的情人,吃醋也吃不到她那里去。」

    情菲得以:「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听你说。」

    蓝爸爸:「呵呵,老W从来不让她穿内裤,她还一个人避开众人,一个劲给

    我抛媚眼儿,我跟过去,摸她的逼,她都得自己拎着裙子亮出来,就在老w家的

    厨房,我站着把她的屁眼插了。」

    情菲得以:「……」

    蓝爸爸:「不要做个漂亮的蠢女人,我把你的光明大道都铺好了,走不走就

    看你了。」

    情菲得以:「我也得像她那样不穿内裤去伺候人吗?」

    蓝爸爸:「不仅是不穿内裤,还得放得开,会骚。你和你这个四妹慢慢学吧

    。学好了,一套房子,那算什么啊。」

    我看到郭局说我的那些话,并不觉得紧张和羞辱,我知道二姐已经是砧板上

    的肉,飞不掉了。

    但是,胯下却一股久违的热流,渐渐变成洪流,我躲在被子里给人电话,

    电话通了,我就「恩恩恩恩……」

    的呻吟。

    「骚货,大白天的又浪上了?」

    「我要你干我,干我!」

    我在被子里低声嘶吼。

    「再忍忍。下礼拜让你泄痛快。」

    郭局包了个场,请了7,8个野模,穿着树叶样的三点式,10吋的电光高

    跟鞋,飞眉入鬓,浓妆艳抹,现场没有灯,点的都是香烛,全场都萦绕着一股催

    情的香氛,若明若暗,每个男人都带着小情儿,还有一个特别的小,带着猫耳朵

    和尾巴,隐约看那面孔好像没成年。

    野模热场,先跳了个钢管舞,众人昏昏,郭局拿过麦,发表讲话:「今天,

    我们的小圈子又加入新人了,W,和他的私奴,」

    大家的眼光循着郭局的手势看过来,我穿着日本和服,簪着发髻,低着头,

    内里真空,那句「私奴」

    一句给我定了位。

    掌声响起。

    「还有,一个我的小朋友,小菲。小菲,站起来跟大家打个招呼。这个聚会

    就是为了欢迎他们而办的,大家尽兴的玩。」

    小菲站起来,跟四周都微微鞠了鞠躬。

    像一个大明星。

    淫趴开始了。

    野模端着酒杯,四处热场。

    也有人搂着她们照相的。

    那带着猫耳帽的,八成真的是未成年人,被人掰着腿,细闻腿之间处,奶罩

    也被周上去,那小小的乳和她脸上的骚媚很不相称。

    有人来和人打招呼,这人带来的居然是个男人!长长的头发,纤细的腰肢

    ,那一双桃花眼,充满了媚态。

    压轴是我和二姐,此时,场子里女人基本都裸了,玉体横陈遍野,我和二姐

    被并排摆上台,我们俩都低着头,像认罪的样子,郭局敲了敲酒杯,说:「先生

    们,先生们,请看过来。这边站着的两个女孩,是我和老友W的,我和W是朋友

    ,她俩是同一宿舍的姐妹,真是缘分哪。她们两个都是XX外语学院大二的学生

    ,也加入了我们这个集体。」

    「验货!」

    下面不知道哪里喊出一嗓子,立刻应者云集。

    「验,验,验!」

    「呵呵,验什么啊,验会不会说外语啊。」

    「验骚不骚……会不会叫床,我们这中国话都不用说啊!会叫就行啊!」

    大家又哄笑起来。

    「好!小菲,露露,听见大家的呼声了吗?把你们的裙子掀起来吧。」

    我眼睛撇过小菲,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旗袍,开衩到腰部。

    我们对视了一眼,又匆匆避开对方的眼神,大家一阵起哄,我们都慢慢掀起

    了裙摆。

    「呜噢……」

    「光着的!」

    「母狗!母狗!跪下!」

    「好……今天,我们要做出一系列的评比,第一个:谁的毛多?」

    「看不清啊!太暗了!」

    「小菲,露露,你们下去,拎着裙子绕场走一圈,让大家都看清楚。」

    又是一阵欢呼,会场的气氛到了高潮。

    我们拎着裙子,在每一桌客人前都停留了一下。

    走回去,我的腿都有点软了。

    「小菲的多!」

    一个人喊,这个比较明显,大家迅速附和。

    「好!那下一项,谁的奶子大?你们把奶子露出来给大家看。」

    小菲和我把裙摆别在腰上,又把奶子掏出来,又下去走了一圈。

    小菲哭了,但是,她不敢明目张胆的哭,只是默默掉眼泪,大家有白花花的

    奶子看,谁看她的脸呀。

    「露露的大!露露,我要喝露露!」

    「大是大不知道手感如何。」

    「好了,这一项露露赢了。」

    这一圈下来,不少人又抓着身边的女人干起来了。

    郭局一手一个揽过我俩走到人跟前,说:「你们以后不仅在寝室里是好姐

    妹,也是一张床上的女人了,要不分彼此。听到了吗?」

    说完,郭局把小菲推给人,自己揽着我,我们四个坐在一张台上。

    我和二姐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不肯抬起来。

    郭局用手托起我的下巴,笑道:「怎么都哑巴了,我昨天还和小菲夸你呢。

    说你懂事,会疼人,让她和你学呢。今天就打我的脸啊。」

    「没啦,郭局。」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确实很尴尬。

    「呵呵,还抹不开脸呢。都是闺房里身经战的老将了,还害什么臊啊。」

    郭局越这么说,我越抬不起头,脸上滚烫,悄声说:「饶了我们吧,我们单

    独玩吧。」

    「呵呵,露露等不及了。好,这次听你的,下次不许了。都说了,是自己人

    了,还脸皮这么薄。你们都是大学生,难道没听过,娥皇女英共事一夫是千古流

    传的佳话?你们是共事两夫,一个道理嘛,都是一家姐妹。」

    郭局带我转另一张台,「骚逼,总算解了锁了。」

    一到背人处,郭局就现出流氓嘴脸。

    「我今天可亏大了,我的小菲可是头一回下海,你都光着屁股当了一年多婊

    子了。你这逼看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了。」

    「哪有,郭局,我还是处呢。」

    「呵呵,是处,就是屁眼都玩松了。」

    我握起拳头,作势要打郭局,被攥住,按在沙发上,另一只手腾出来把我的

    和服从肩上扒下来,郭局一头钻在我的胸前,左右亲我的奶子,亲的咂咂作响。

    然后把我的腿左右掰开,放开了我的手,说:「自己把逼掰开」

    我温顺的额把逼向两边翻开,他俯身细看:「别说,还真是处,呵呵,老W

    真会玩呵,阴唇都给淫水泡黑了,逼缝还那么紧。调教的还真听话,说掰逼就掰

    逼。妓女都没有你那么会舔鸡巴。」

    「……」

    「你说你的逼看过的人没有八一千,那有多少啊?嗯?你这么掰着给多少

    人看过?」

    「没有几个,」

    「都是谁啊,说说」

    「人,摄影师,还有你。还有温泉的几个人。」

    「不止吧。听说你在农村的时候,白天都光着腚出去遛,一个村子没有几

    人看过?」

    「没,没这样看过里面。」

    啪的一巴掌甩在我的奶子上。

    疼的我一叫。

    「那就是有几人了?妈的,那我也陪了。把嘴张开。」

    我一张开嘴,郭局就咬着我的嘴唇亲了起来,舌头纠缠着我的舌头。

    我们两人的口水搅在一起顺着我的嘴流下来。

    「翻过去,我要操你屁眼。自己扒着点。」

    我刚转过去,郭局的鸡巴就捅进来了,我嗷嗷的叫唤起来。

    郭局一边插一边打我的屁股,最后一股股浊精都内射进了屁眼,郭局拔出鸡

    巴,带出来一些精液,他马上把我的腿并着倒挂在沙发上,吩咐:「我出去喝口

    酒,不许放下来,我把的精液留住,怀个崽儿。」

    半晌,他回来,见我的腿还是倒吊着,满意的问:「都吃进去了吗?」

    「吃进去了。」

    我乖乖回答。

    「嗯,就放下来吧。脱了衣服坐我怀里来。」

    「嗯,」

    我光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搂着我握着我的奶子,咂咂的亲嘴儿,「浪

    宝贝儿,你的骚水都流到我的大腿上了。告诉爸爸,想不想男人?」

    「嗯,嗯……」

    「说话,想不想?嗯?这里想不想?」

    他摸着我的逼进去,抠摸着。

    「想,想男人。」

    「那还有心思上课吗?一天想几次?」

    「早没心思学了。你讨厌,净问这些个。」

    我握起拳头,娇无力的捶打过去。

    被他握住,抓在嘴边舔。

    「呵呵,不问这个问什么?你们学校男生不多吧,看见男生想吗?」

    「嗯,嗯……」

    我软弱无力的摊在郭局的身上。

    「说话。一天想几次?看见男生会想吗?」

    「想,想的直流水。呵呵呵……·」

    我伏着郭局的耳朵吐气如兰,人都化在他怀里了。

    这时候人揽着二姐走过来了,二姐已经被扒光了,手反剪在后面,看样是

    绑着的,整个人都挂在人身上,脸全都埋在人的肩窝里,露出一个月牙,烧

    的通红,人揽着她的屁股,看见我们的时候,郭局的手还在我的逼里呢。

    郭局看见他俩,手也没拿出来,笑道:「还是老你有本事啊,这么一会儿

    小菲就让你给扒了。还肯跟你过来找我们。」

    「来了就一起玩嘛,都是一个寝的姐妹,应该更亲厚才对嘛。小菲,睁开眼

    睛,看看你小妹儿怎么光着屁股在男人怀里撒娇亲嘴儿的。别任性了,快。」

    人动了动肩膀,小菲离开人的肩窝,就低垂着头,手反剪着,人搂着

    她在沙发上坐下,掰开腿,揉进了小穴,「手叫我用领带绑上了,老想档着奶子

    和逼。今晚得好好板板这个毛病,晾习惯就好了,不晾还难受呢,不信问你小妹

    儿,前天还光着屁股去操场发骚呢。刚开始,也和你似的,被我打着骂着遛出来

    了。」

    说罢,转向郭局,「郭局,不会怪我不惜香怜玉吧。」

    「哪的话,我巴不得你帮我调教调教小菲呢,我可喜欢你家露露的柔婉劲儿

    ,有点像金瓶梅里的袭人。小菲被我惯坏了。」

    「郭局,要不,咱们一起干一回。这小姐俩老是别别扭扭的。」

    「好哇!」

    「呵呵,有一个提议,不知道是不是鲁莽。」

    「说说。」

    「咱们到外面去干她姐俩吧,反正包场,没外人。」

    「哈哈,好!我舍命陪君子!」

    这里没有人征求我们的意见,两个男人说完,一人搂着一个就往外走,小菲

    像个没有生命的充气娃娃被人揽着,到了门口扭着身子,死活不肯出去,一个

    劲儿的流眼泪。

    人看了看郭局,郭局努努嘴,意思是,悉听尊便。

    人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小菲坐到地上,「你们说到底,是供男人取乐的

    女人,你们的逼和奶子是属于你们的男人的,露不露,在哪露,怎么玩,让谁玩

    ,都是你们男人说了算。现在我和你男人要到外面去操你们,你起来跟我走。」

    周围不远处,有三三两两看热闹的,听了人说这番话,轰然叫好。

    这个世界真疯狂。

    小菲还是蹲在地上不起来,还是无声的流泪,她也不去看郭局,她知道,这

    都是郭局的意思。

    「看在你是郭局的女人,我才和你说这么多,郭局啊,女人不能惯啊,你看

    看,成什么样子。」

    人回头看看郭局,「要是露露,我早几个耳光扇过去了,打到服为止,现

    在不是好好的。」

    我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光着屁股乖乖的被郭局搂着。

    人这么说,郭局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小菲,我好的歹的和你说了几车话

    ,要不是看在你为我落过崽,就冲你今天的德行,我能把你卖到泰国去当妓女,

    你信不信?不识好歹的东西!」

    人忙打圆场似的作势去拉地上的小菲,郭局怒喝:「别管她!三条腿的蛤

    蟆不多,骚逼多的是,我回头换一个陪你。」

    小菲听出来,郭局的愤怒,慢慢擦干眼泪爬起来,动过去搂住了人的胳

    膊,虽然还是低垂着头,但是已经屈服了。

    「嗯,这才乖嘛。」

    人揽着小菲,郭局搂着我,迈进阳台的月色里,这个阳台是彷国外的那种

    一楼的大阳台,有小半个院子大,木头打造的,还有供人们休息的桌椅。

    「刚才干的怎么样?」

    两个男人各点了根烟搂着我俩分别坐下,月光下,点点的烟火,映得我俩面

    色晦暗不明。

    问话的是郭局。

    「不错,逼浅水多,小腰身从后面干,看上去真热火啊,好像能干折似的,

    过瘾!这不没干够,过来找你嘛。露露怎样?」

    「骚,真骚。一挨身子就软,奶子还大,口技还好。我就喜欢她的软和性子

    ,让掰逼掰逼,让噘腚噘腚,这个性子就让人酥了半边了。小菲可差远了。」

    「唉……不能这么说,小菲刚下海嘛,还碰上小姐俩,有点抹不开正常,这

    不也光着屁股跟出来了嘛。两个大二的女学生,光着腚和奶子伺候着露天抽事后

    烟,享受啊。露露,」

    人突然转向我,「你出道早,带着点你二姐。听到没?」

    「听到了。」

    「怎么带啊?」

    「……」

    「笨货,讲经验,讲!」

    「二姐,嗯,嗯,第一次难,往后就好了。」

    「郭局,斗胆了献丑了,女人嘛,一是打,二是遛,干倒是其次,捋顺了

    ,怎么玩怎么是。」

    「听老一席话,真是受益匪浅。我差不多了,咱们先干一发?再聊?」

    「干一发。」

    我俩被平行趴在桌子上,强迫脸对着脸互相看,像两匹母马似的被操弄这,

    没有销魂的呻吟,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两人为了彼此不尴尬,最后关头,一起喊着1,2,3都内射了。

    我还是射在屁眼里,刚才的精液已经干涸,甬道特别狭窄,我忍着痛,啜泣

    起来。

    小菲开始还流着泪,后来便破布娃娃一样任人操干。

作者:色千炮小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