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蒙中,一切感官具失,只觉得后面那个洞被强行占入,人的鸡巴是一

    吋一吋夯进来的,坚定,缓慢,绝不因为我的哀嚎而迟疑半分,最后齐根没入,

    人有意停了下来,雄踞在腔道里,我的脑海里万事皆空,虽然无法看见,却用

    屁眼内每一寸褶皱描绘着入侵鸡巴的形状,一遍完了再一遍,我此刻深深意识到

    女人的被动,我只是一个洞,谁进来便可以宣布所有。

    人仍骄傲的停驻着,一手捞着我的腰,让我不至于软倒在地,一手啪啪的

    拍着我的屁股,强问道:「这就是你人的鸡巴,记住了吗!」

    我支吾着,觉得实在是体力不支,又一巴掌扇向屁股:「说!谁在干你!不

    然干死你!」

    「,人。」

    我声音带着哭腔,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在干你哪?」

    「……」

    啪啪,人越扇力气越重,又是两下子,「屁,屁眼。」

    「记住人的鸡巴了吗?好好给我记着!」

    「记住了。不要打我了。」

    我真的哭了,疼,羞辱。

    我的身子完全失去了自性,被人操的一送一送,像个肉玩具。

    刚说完,人便抽插起来,不多会儿,内腔里一股热浆喷出,我被内射了。

    我也像其他的女奴那样,被人推倒在地上,乳白色的精液从屁眼中慢慢的

    流出来,早有人录了像,后来人搂着我一起看,我的一边屁股被扇的通红,精

    液流了一地,表情欲哭又诉,只通了这一回路,我就被干服了。

    「现在屁眼什么感觉?」

    人握这我的奶子,问我。

    「……感觉里面还有……还有似的……」

    「还有什么?」

    「……还有鸡巴。」

    「哈哈哈。」

    人听完,哈哈地笑起来,得意极了,「这就是给你打的印。让你知道谁是

    你子。是人的鸡巴大,还是小白脸的大?你给他口过吧。」

    我没想到他会提起承浩,默了一会儿,「感觉好像是上辈子的人了。」

    说完,我自己也觉得吃惊,肉体关系对女人的影响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觉

    得我之前的世界观都蒙着层油布,这次开路,把这层油布掀了去了,我一下子看

    到了冷硬嶙峋的现实。

    也和过去彻底切断了联系。

    「呵呵,谁的鸡巴大?嗯?」

    人的声音鲜少的温柔家常。

    「人的大。」

    我的声音不用教,就甜的起腻,其实是承浩的大,人那个物件,不知道是

    不是老天惩罚,其实偏小。

    「骚逼,你看你被我干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还没开苞呢,就噘着屁股,浪引

    着人把屁眼开了。以后回去,贞操带只要离开我就一天不能离身。」

    被开了屁眼以后,我放开地多了,认识了好几个女奴,除了没有廉耻,无论

    走到哪,让人撩起来腿就操,大多数下面都剃的熘光,少数刻了字,有一大部

    分女奴都没读过什么书,我聊的开的那几个都是读了书的大学生,谁都很默契的

    没聊什么前因后果。

    我纳罕的是,这些女奴虽然各个背景,性格学历不同,不过,都是一水的大

    奶大屁股,一走三晃那种,在生活中也不多见,我溷在其中,像一只骨瘦如柴的

    小羊,我心里是有些瞧不起她们的,觉得她们低级,她们穿着衣服的时候完全不

    符现代审美,现代审美以瘦为美,衣服也都是按照纤瘦人儿做的,这些女人的

    胸,什么好看衣服也穿不进去;脱了以后,过于丰腴,浑身光熘熘一根毛发都没

    有,逼肥的拱出来,加上痴态,特别色情,作为女人的我看着都有些控制不住,

    不知道这起人是怎么凑起来的。

    人又弄了我几次,都是屁眼,我渐渐也熟悉了伺候他的式样,开始逐渐享

    受起来了,操着操着就不知不觉张开了嘴,录像里的我特别的淫贱,就是前面越

    发痒的厉害,干的时候顺着腿流水,这个地方也没有室内室外之分,人也是,

    随性而至,想了,不管在哪,掀腿就干,「浪货,干屁眼都会流水了。还没开苞

    呢。」

    人每次都发泄在我的身体里。

    这个淫趴快结束了,人晚上搂着我说,明天带你回去,这次回去你应该能

    安分了。

    我们开车往外走,城际公路上,人突然扯开我身上他的大衣,露出我的两

    个奶子,我不敢动,他很满意,开了一会,就给我又盖上了。

    越接近城里,越接近文明,我的意识和廉耻就成倍的增加,我突然觉得荒谬

    ,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觉得像在做梦,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不能再滑下去了。

    想到这,我有点冒冷汗,性欲就像一个滑梯,顺着滑下去,咻的一下,滑出

    很远,但是,看不到底。

    我默默盘算着。

    「露露,想什么呢!我刚才问你话呢。」

    「哦,什么,人。」

    「你那个菲姐,有多骚?」

    「人,你对她感兴趣?」

    我看了看他的脸色,见没恼怒,就接下去,「她不是郭局的人吗?」

    「哼,郭局的人多了,我问她是看得起她。」

    这其实也是玩弄女学生的伎俩,就是不动声色的告诉你,你堕落,你下贱,

    还有比你更没底线的。

    别说,还很管用,我的廉耻感又消散了些,毕竟,性欲的魔力太大了。

    我又有些蠢蠢欲动。

    「她是挺骚的。初中时候就不是处了。」

    「嗯,长得好看的女生都这样。」

    人这轻描澹写的一句话,把我的嫉妒之火,腾的点着了。

    我脑子里转着一个恶念头。

    「人,你想玩她?」

    结果啪的挨了一巴掌,「你,是你用的词?贱畜,给点脸就上鼻梁。」

    「……」

    过了半晌。

    「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您把郭局先请来。我……」

    我趴在人耳边,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人听完,嘿嘿一笑,默许了。

    我现在理解自己堕落以后,拉皮条的女学生了,其实,道德和堕落的分界比

    没有受过诱惑的人想象的要模煳,我没有愧疚,只有一种恶意的快感。

    人先把我送回家,因为我除了他的大衣蔽体,什么都没有穿,他又折出去

    给我买了身衣服,穿好,站在镜前,我又是那个无敌青春的女大学生了。

    我再次回到了学校,我买了一大包零食,回到寝室分。

    大家满眼都是好奇,只是谁也不敢开口问,人随着性成熟,也会变得强悍,

    尤其我的性成熟之路这么奇诡。

    我拿着一盒进口的金莎巧克力特意走到二姐床铺前,没心没肺的说:「二姐

    ,来,吃巧克力。」

    「你自己留着吃吧,我减肥呢。」

    「减什么肥减肥啊,女人丰满点,男人才喜欢。」

    「你怎么张嘴闭嘴三句话不离男人。」

    这话是爱学习的大姐说的,她在我们这一干妖精前,也只剩下道德优势了。

    「你天天读书,念大学,还不是为了找个好男人。」

    「女人就不能靠自己吗?」

    「那是因为你找不到男人靠。你知道我这身衣服等于普通职员几个月的工资

    吗?」

    大姐甩门而去。

    「更年期!」

    我对这门喊了一句。

    这话我都是说给二姐听的,二姐最虚荣,郭局老奸巨猾,只肯画饼,或蹭点

    公家便宜,并不肯真金白银的花给这些女学生,二姐的脸色都阴的发黑了,冷冷

    的说了句:「怎么跟鸡似的。」

    「大哥别说二哥,你别叫我说出好听的来。」

    不知不觉,已经大二了,我的课都是低空飞过,我的心早就不在学习上了。

    每天上课度日如年,不是想着调教,就是发呆,我知道,我逃不出人的如

    来佛掌,性把所有收来的情书都上缴人,自己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架势,骚

    味却日重,男生像苍蝇一样赶也赶不走,我只要钩钩手指,作业,报告,课外活

    动,真是手到擒来,无往不利,看着大二课程加深,日益忙碌,自习寝室两点一

    线的大姐,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女人如果放弃会身份,单纯回归自己的动物身

    份,不消努力,就什么都有了,也许这也是天道自然。

    我上缴的情书,人每一封都看过,他又享受又鄙视,有时候收的多了,他

    就让我脱下裙子,跪趴在地上,噘起光屁股,一边扇我的屁股,一边问我,是不

    是到处浪着勾人。

    不过,人对我的信任还是增加了,允许我给他电话,我被开了屁眼之后,

    性欲也跟着涨,人要是憋我一个星期不好好干一场,我就忍不住要给人打电

    话,我一般都是晚上在校园里找个地方,有时候甚至是操场,我真空下去,先发

    几个手机自拍,然后打过去跟人哼几句,人问我:「骚货,一天湿几次?」

    「……」

    「什么时候会湿?」

    「……」

    「说出来,人就让你发泄。」

    「看。」

    即使刚要说,已经觉得有些喘息了,「看见男生穿短裤打球的时候湿的。」

    「呵呵,今天去看打球了吗?」

    「嗯,看了。」

    「现在你在哪里?」

    「操场。」

    「把裙子脱了,拍个自拍。」

    「怕,人,有人。」

    「都光着屁股出来了,还怕个屁。脱!」

    我环顾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月亮低低的悬在天边,更显得操场空旷,只有

    我的心咚咚的跳,内心深处两腿间蒸腾起的一股热望蛊惑着我,脱了吧脱了吧,

    我的手抖的厉害,脱下裙子,晚风像温柔缱绻的情人的手,轻拂过我的光屁股,

    又钻到我的腿之间,轻搔,引起种奇异的痒,我拍过去传给人,人说:「嗯

    嗯,乖……把逼扒开,照一个。」

    我想到,我此刻站的地方,白天有无数男生女生走过,女生三三两两的说着

    话,男生穿着短裤,手上玩着球,我却动打电话给男人,求调教,还自己脱光

    了屁股,这会儿连逼也得掰开了,我的喘息在静夜的校园,已经很粗重了,我扒

    开逼,照了两张。

    「嗯,不错,回去吧。」

    「人。」

    我快哭了,「还没弄呢。」

    「骚逼,等周末吧,给我憋着点,周末有节目。」

    我只好把自己收拾好,喘匀气回寝室了。

    浪水成河,一宿无眠,我凌晨时意识模煳中,摸了摸那粒豆子,马上到了。

    终于到了周末,我早早等在人接我的老地方,看见人的车,我就跑着迎

    了过去,上了车,人笑道:「馋成这样了。」

    我马上哼哼起来,人掀起我的裙子,手刚一探,我的两腿就反射似的张开

    了,嗯嗯了两声,人轻拍了一下我的脸颊,道,「腿并上,不许撒野。」

    我在路上被告知,今天郭局和其他几个朋友都来了,还叫了3个小姐,我知

    道,我和人自编自导的戏就在今天要拉开帷幕了。

    我到家了,换上人指定的希腊袍,肉粉色,料子软且垂,下摆褶皱又多又

    大,重重的盖着大腿,两侧的开叉却到臀部,一动步子,整个大腿就闪出来,露

    出里面没有内裤的真相,胸部被两个兜兜分别兜住,我的奶子把兜兜上的摺都撑

    平了,隐隐透出乳头的位置,沉甸甸的有分量,我换好,人让我跪趴下,拿出

    九尾鞭抽我的屁股,一边责骂,「浪货,开了屁眼后,我看你越来越没羞臊了。

    今天你要是敢给把事办砸了,我就把你的逼给缝上。那天晚上从操场回去,自己

    弄没弄?」

    「……」

    「说!」

    「我就摸了摸,没弄。」

    我呻吟着带着哭腔。

    「贱货!我那天是怎么说的?」

    「让憋着等周末。」

    「那你呢?贱货!我早看出来你骚,但是没想到你开了屁眼后竟这么下贱。

    没人牵着,就敢光着逼到处走。」

    人回来后就一直拿我屁眼被开苞说事,每次我都羞愤欲死,人不再说话

    ,只是甩鞭子抽我,我受不住哭了。

    不用看,我的屁股肯定红了。

    我把果盘,茶点都布置好,三个订好的小姐就到了,客人迟一些,也陆续来

    了。

    我是不必打招呼的,默默退到一边,我能感觉到,客人的眼睛肆无忌惮的盯

    着我偶尔行动露出的大腿和撑的鼓胀胀欲隐还露的奶子,我的奶子和温泉行那些

    女奴没法比,但是在我这个年纪的女学生里,还是很可观的。

    郭局姗姗来迟,更加露骨的打量我,和人赞道:「露露怎么奶子又大了一

    圈,你给她吃了什么了?」

    我依旧害羞低头,倒茶奉上,奉茶时双臂故意内夹,夹出深沟来。

    郭局的眼睛都快粘到我的奶子上了。

    「你问她,成天情书收一打,也不知道在学校都怎么上的学。就知道发骚勾

    男人。」

    「嗐……」

    郭局这个,「嗐……」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次带出去,让我把后门给通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谎称烧水,遁了。

    屋子里不知道还说了什么,哄笑一片。

    场子渐渐热起来,三个小姐,蛇似的缠着人和他的朋友,淫笑声,闹声笑

    声,织成一片,我静静的看着炉火把水烧的咕嘟咕嘟的响,等着郭局。

    「露露,怎么一个人躲到这里?」

    话未落,一阵凉风,裙摆被掀开,手已经摸到了逼逼,我本能得一躲,却被

    一下子揽紧了,经验丰富的他手指已经伸了进去,一片菏泽,我被戳穿,顿时矮

    了三分气势,「躲什么躲,屁眼都被玩过了,摸摸逼怕什么,他把你光着屁股养

    在这,调的这么骚,不就是为了滴着露,勾引男人嘛?」

    「……」

    我无言,除了炉火上的水,就是我下面的咕叽咕叽声,他开始喘气了,另一

    只手,把我的一个兜兜扒开,里面裹着的奶子,一下弹了出来,奶头已经立起来

    了。

    他一头埋在我胸前,勐咂起来。

    手也往最深处探去,我一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勐的推开了他。

    「你再胡闹,我要叫了。」

    我威胁着他,却并没有把奶子放回去,任其露着「就不能,就不能好好说说

    话吗?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

    他到也不恼,嘿嘿一笑,大大方方的把我的裙子整个搂起来了,我的下体都

    暴露在空气中,我作势一挡,被不轻不重扇了个嘴巴。

    「贱货!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子都不敢得罪

    我,你在这跟我拿乔,自己拎着裙子!」

    见我乖乖接过他的手拎起裙摆,他的态度缓和过来,「这才乖。你以为我们

    消失这么长时间,你人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过来点。」

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