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完事,我觉得自己放开了很多,虽然极度受辱,不过晚上还是没事一样

    和爸爸调笑玩闹了一个晚上。

    后来他说,我要把你彻底变成骚货!母狗!说着把我拉起来,粗鲁的套上项

    圈,连拉带拽的往外走,我吓得叫唤,人,要带我去哪?去山上遛遛,看月亮

    。

    我被他拖了出去,到了院门口,我还是犹豫了一下,他一句话没说,狠狠朝

    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打了个激灵,跨出去了。

    我跟着他,上山了。

    路上一路蝉鸣,我们谁也没说话。

    但我知道,我又突破了。

    晚上有点冷,他揽着我看了会儿月亮,又默默下山了。

    后来,连着几个晚上,他都带出我出来遛。

    我也习惯了。

    那天,没有月亮,我觉得有一种特别的安全,他揽着我,突然说道记不记得

    ,第一次牵你出来,让你出家门都哭了半天,你看看现在,这不是挺好,都能亮

    着逼上山赏月了,一般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全副武装也未必敢和男人上山,你

    这都露着逼在山上走遍了。

    我一听,就湿了。

    他的手好像我逼里得感应器,一下子伸进去了,然后就笑了,一听骚话就流

    水,是不是?是不是心里面可爱听了?人也爱听,你也说两句给我听听。

    人一句一句教你,就说刚才人说的。

    说。

    黑色给了我胆色。

    我小声说,我愿意光着屁股和人上山。

    说逼。

    我愿意露着逼和人上山。

    为什么?他的手在我下面的唇上徘徊,就是不进去,我又痒又急,顾不得许

    多。

    因为我骚。

    恩,你只说对了一点,还有一点,就是,你的逼不值钱,生来就是露在外面

    给男人看,给男人玩的?记住了吗?你和你们学校里其他的小姑娘不一样,你这

    辈子只能有我一个男人了,在我面前,随时都得光着,说牵你去哪就去哪?他一

    边说,一边用手磨我的外唇,我喘着气,腿都软了,他就势松开我,找个地方,

    躺下弄出来吧。

    爸爸等你。

    我四下里看了看,前面有处略平整的草地,我小步跑过去卧倒在上面就开始

    弄。

    他不紧不慢的跟过来,好像在等母狗排泄的人,眼神平静而耐心。

    我出来了,眼神迷离了一会儿,释放之后,羞涩回归,我站起来钻到他怀里

    ,他又说,以后还想不想男人了?你那个小白脸,要是知道你这副德性会怎么想

    。

    我往他怀里靠了靠,说,我这辈子都是你的骚货。

    我什么也不想了。

    他搂着我下山回家。

    一路无语。

    之后,我被关在家里关了一周,他天天早上出去,晚上很晚才回来,我很多

    时候都睡下了。

    他走的时候一路把房门家门院门锁严,我听到,院门外面还用铁链锁着。

    好像家里没有人一样。

    因为我的衣服都被撕烂扔了,除了他带我,我就只能光着窝在家里。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天天去哪啊。

    我已经努力让声音纯洁无辜弱小了,他还是把脸一拉,斥道这是你该问的?

    我吓得一缩,我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怕他。

    缩在那干什么!除了发情,就不知道伺候男人?帮我换衣服!我连忙跑下炕

    ,手忙脚乱的去柜子里找睡衣。

    颤颤巍巍的给他解扣子,他玩着我的奶子,我脱他的裤子的时候,他说跪下

    ,头低下。

    我照做,结果因为看不见碰见了那东西。

    半软半硬,我心里有点凉,他还没睡过我,对着我的光身子都没兴致了。

    不自觉中,已经把自己矮化的利害,和旧时候的侍妾差不多了。

    我默默给他换好衣服,他倒在床上就睡了。

    我那天晚上哭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他在盯着我的脸,我立刻吓得清醒了。

    怎么哭了?我没说话。

    我觉得我和其他同龄女孩不一样的,还有,我过早的体会了无奈和忧郁。

    也懂得了忍耐。

    闲我这两天没理你?他把手揽在我的腰上,一下一下的抚摸,接着说道,你

    得习惯,没有男人天天围着女人转的,另外,我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

    你要董事,要乖,要学会伺候我,讨好我。

    我才愿意多疼你。

    这几乎是我认识他以来,他对我说的最多的话。

    今天人带你出去玩。

    怎么出去?我一惊,这可是白天。

    他轻描澹写到,就这么出去,你又不是没出去过。

    说这话,他起来了。

    我也起来帮他换衣服,他笑了,说,嗯,不错,孺子可教。

    说着就去拿项圈套我,我本能的躲了一下,当即被扇了一巴掌,给点脸,就

    上鼻梁。

    是不是?我哇的哭了,所有的委屈一起涌上来。

    停不下来。

    像小孩子一样喊。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会有人看到,求求你了。

    会有人看到。

    他不说话,也不动,看着我哭,直到我哭得没有力气,开始收尾的抽噎。

    这时他才说话,语言难得的严肃。

    「你今天要么跟我出去玩,要么我把你送回去。我和你说过,我要的是听话

    的骚货。你自己想清楚。这是项圈,你想好了,就自己戴上。你要在天黑之前决

    定,我今天就是要白天玩你。」

    我抽噎了一会儿,拿起项圈戴上了,把皮带递到他手里。

    他嗤笑了一声,拽了拽皮带,把我往外牵,到了院门口,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低着头迈出去了。

    阳光照在我苍白的身体上,奶子耀眼的反光,逼上毛根根分明,我的每根汗

    毛都暴露在外面。

    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根本不敢抬头,可是,我还是能收到旁人的目光

    ,这个村是个调教村,大家虽然见怪不怪,但还是让我抬不起头来。

    路上有人跟他打招呼,「好货色!这么年轻啊。」

    呵呵,还行,今早还闹别扭呢。

    在家憋久了,带出来散散。

    「不错啊,前两天刚带回来吧,这就降服了?」

    恩,去山上玩玩。

    他可能作了个怪脸,那人哈哈大笑着走了。

    我们进了山,他才把我搂过来,不似先前那么次分明,后来我发现,他背

    人的时候会对我更亲热一点,他那手使劲捏我的屁股,贴着我的耳朵说,这不就

    出来了。

    怎么了?这山,晚上能来,白天就不能来了?你忘了你怎么光着屁股满地打

    滚了?晚上骚的跟母狗似的,白天跟我人五人六阿?你以为你是谁?说!你是谁

    ?是骚货!我一进入情境,就忘我忘耻。

    谁的骚货?你的骚货,我是人的骚货。

    他又用手指在下面逗我,我又不行了。

    那骚货的逼呢?是骚逼,就是露给男人看的,给人玩的。

    恩,这还差不多。

    你自己摸摸,你湿没湿?摸!湿了……我把手伸进去,一把水。

    我们在山上缠绵了一整天,他找了块干净地方,用衣服铺好,和我缠绵了一

    白天,不知道泄了多少次。

    我们下山时,已经傍晚了,我几乎靠在他身上回的家。

    接下来几天,我天天被白天带出去。

    撒尿大便也都是在他指定的院子里的树下,天天有一些人爬在墙上,等我出

    来撒尿。

    大家知道,我是他带回来玩的母狗。

    没把我当女人。

    「唉唉,看看,她出来了,要撒尿了,看,尿玩,她还知道抖抖屁股,呵呵

    ,太有意思了。」

    我以为,我对我的命运麻木了,其实远远没有。

    他那天晚上,突然和我说,我们明天晚上回城里了,我看你差不多了。

    我明天决定给你录盘带子,然后就开车回去。

    呵呵,肯定好看。

    我没说话。

    怎么?大小姐又闹脾气?他语气明显不善。

    我想了想,鼓足勇气说,我,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就那么希望

    你的女人让人家看。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没说完,我就抽搭上了。

    你是我的女人,这不假。

    不过我的女人分好多种,你是我的骚货,骚货的价值就是体现男人调教的本

    事。

    每个男人都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有多会调教女人,能找出有潜力的骚货,把她

    调教得跟母狗似的又骚又听话,你越骚越听话,看见的人越多,我脸上越有光彩

    ,你懂不懂?第二天,他找了朋友录像,从家里开始,我跪着给他换衣服,自己

    带项圈,然后他把我带出去。

    不出所料,很多看热闹的,录像跟在我们后面。

    「呵呵,这骚货给录像了。」

    「啧啧,年纪不大啊,玩得太狠了点。」

    「她还是不好意思,你看都不敢抬头。」

    「听说还没开苞呢。就给玩成这样了,肯定将来打算收私奴的。」

    「哼,都是装的,你看她奶头都立起来了」

    「就是,来这里女人,有几个是被迫的,我听说,她就是光着屁股从外面拉

    来的。」

    录像人一直围着我转,脸部特写,听着这些话,我的脸忽而红忽而青,屁股

    的特写,奶子的特写/我们一进山,就没有人了。

    他立刻搂着我亲嘴儿,亲的啧啧响,一边打我的屁股,浪逼大学生,大太阳

    的,就被我光着牵山上了。

    不到20岁的雏儿,进村就跟母猪似的没穿过一丝儿布,戴上项圈就能牵出

    来,挺着逼和奶子把山都玩遍了。

    最后这次还录像了。

    我有点脸红了,手伸下去勐摸。

    摄影师连忙转换各种姿势,拍我们。

    你露着奶子和逼跟男人亲嘴不害羞吗?他突然离开我,冷冷问道。

    我的手还在逼里,摄影师一直在特写,我却越发拿不出来了。

    嘴上也没了遮拦不,不害羞,我是你的骚货嘛。

    逼和奶子就是露给男人看的。

    我的逼又不值钱。

    你不是处逼吗?处逼也不值钱,只要是骚货的逼,就不值钱。

    早晚给人干的。

    既然这么不值钱,那就让人家好好拍一拍,你自己把腿搬起来,站不住了,

    就靠着树,让人家拍清楚点。

    你是怎么淌水的。

    我自己照着他的话作了,还用手左右拉开阴唇,好像妓女一样。

    我真的站不住了,就往下坐,他一下拉我起来,又亲起来,一边亲,一边架

    起我一条腿,用手把我的屁眼最大限度扒开。

    让摄影师录影。

    我的眼神已经涣散了,他问,是不是不行了?那你趴下自己弄出来吧。

    他一松手,我就势倒下了,分开两条腿就开始弄,我模模煳煳听见他和摄影

    师说,呵呵,这片山,被她逛遍了,逛到哪干到哪,跟畜牲似的,倒下就弄。

    浪的我都没兴趣开她。

    呵呵,摄影师笑笑,这浪货你可得看仔细了。

    我忘了我是怎么下山的,欲望一直在身体里蒸腾,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我的

    胯间一直是湿的流水的状态,眼都红了,他一摸我,我的嗯嗯的叫唤,他似乎很

    满意,用很轻但是很肯定地口气对我说:我以后,不仅仅是你男人,还是你人

    。

    记住了吗?恩。

    明天我请个人来见证一下,把你的毛剃了,让你静心做奴。

    愿不愿意。

    恩。

    我一听剃毛,下面又涌出一股水,他笑着抹了一把,「骚货,被我玩得姓什

    么都忘了吧。」3700我继续在这个荒蛮的让人忘记时间的村子里生活着,我

    和人住的房子里没有钟表,我没有任何时间,开始还大概记得日子,后来彻底

    不知道了,人是习惯动物,我渐渐也习惯被人拉着到处遛了。

    也认识了不少和我一样的母狗,十几岁到四十几岁的都有,样貌有美有丑,

    统一奶子大屁股圆,一看就是极滋润的,一脸骚气。

    天气越来越热,估计据我来时得有两个月了,也不知道学校那边会怎样处置

    ,我一想起学校,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人不会和我说任何他的事情,只是玩我的身子。

    那天中午,人把我洗干净,给我戴上项圈,牵出门,自己发动车子,把我

    放在后座,我已经习惯不再问问题。

    只是很温顺的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呆着,不问问题,也不操心。

    不知道开了多久,我们开上了山路,盘了不久到了,似乎是一个山庄的样子

    ,但是显然被包场了,来的车里都是奴,陆陆续续有十几对儿,还有一些公狗

    。

    人拍拍我的屁股,把我带下了车,母狗都光着屁股被自己的人牵着,

    人们见面打个招呼,然后接受对方对自己母狗的夸奖。

    吃完饭,在温泉池边,人和其他几个男人泡在水里,边上跪着他们的母狗

    和女奴,人的手时不时在女奴的奶子上划过,或者紧紧抓住,似乎要捏爆的样

    子,女奴却很享受的样子在呻吟,人看的兴起,拍拍我的屁股,我明白了人

    的意思,便四肢着地爬在地上,叉开腿,人摸了摸的逼,然后兴趣然的转向

    了我的屁眼,沾着我的水扣挖起来,故意弄得我下面咕噜咕噜的水声泛滥,我脸

    红的不敢抬起来,由于前端得不到爱抚的饥渴,我的屁股却控制不住的左右摇摆

    起来。

    人得意的对着对面的男人说:「这是我新收的奴,XX大学大一的学生,

    还是处女呢。」

    人特别喜欢炫耀我这两点,说完,和每次一样,接收到了众人羡慕的目光

    ,和对我从头到脚的视奸。

    「真骚,好货啊,老X」

    「来,把腿打开,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骚的?」

    我觉得我的头脑已经空白,不知道此时身在何处,虽然被拍照,遛了好多次

    ,但是头一次在几个男人面前展示自己,我慢慢地分开腿,里面的汁水也顺流了

    下来。

    我没抬头,也感觉得到对面又轻视我又羡慕人的目光。

    「自己把逼掰开」

    人的声音轻轻的却不容置疑。

    我好像被催眠了一样,当时嵴梁骨就酥了,乖乖把腿分的更大,用手掰开了

    两片花唇,露出硬挺的豆子。

    只听旁边一个女奴低吼了一声,水哗哗的响了一片,一个男人跳出温泉,掀

    翻女奴,蹂躏起来,女奴成狗爬状,四肢着地,后腿分的很开,她人一干到底

    ,我斜了一下眼睛,看见是干的屁眼。

    激烈的抽了了20几下吧,那男人身子一僵,明显是射了,他那女奴很丰满

    ,被人干完屁眼,推到在地上,屁股和奶子都颤了三颤,好像是被发泄完的母

    畜,白花花的精液从后面流出来,显然,女奴没有尽兴,一手抚着肥奶子,哼唧

    着看着这一幕,我用手捂着通红滚热的脸,两腿之交的深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痒

    ,浑身乏力,汁流遍野「嗯,差不多了。」

    人子i言自语地说着,也哗啦一下子从水中跳出来,把我掀翻在地,我已

    经全完没有支撑的力气,只是用肩膀撑着自己,人啪啪的打着我的屁股,「骚

    货,人今天就给你开了。」

    说着,用手指沾着我的淫水往屁眼深处抹去,扶着鸡巴插了进来,我说不出

    又痒又痛的感觉,人的魂都飞了,半张着嘴,如泣如诉的吟叫。

    就好像传染一样,我周围的女奴也纷纷此起彼伏的叫起来,酒池肉林,这是

    我彻底失去意识一来最后一个跃入脑海的词汇。

作者首发:色千炮福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