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个我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如梦似幻,不知饥馁,无谓时光,好像一个变态的

    桃花源,我洁白如雪的价值观被不经意间画上了重要的一笔。

    我接到了这个男人给我的第一份礼物,那天他从外面回来,我光着屁股跪在

    地上给他拿拖鞋,我的礼物从天而降,一个天蓝色的礼包,上面结着丝绸的带子

    ,我看到时,甚至不敢相信那是属于我的,它的精致完全不属于我的世界,人

    笑笑说,打开看看吧,露露。

    里面是一个苹果笔记本,一个LV的手袋。

    这些如今我已司空见惯的东西,当时给我的震撼决不一般,那种你突然接近

    了你梦想的生活,当然我指的是物质生活。

    人在上面带着笑意的丢来一句话:「老老实实当母狗。人赏罚分明。」

    我低着头看着手里的LV,他轻声问:「喜欢吗?」

    我点点头,「那就舔人的脚,表达你的感谢和喜欢。」

    毫不迟疑和犹豫的,我舔了舔他的脚,甚至有一点虔诚。

    他把我抱起来,抱到沙发上,一手揉搓奶子一手玩我的逼,很快我就湿了,

    他于是把沾了淫水的手指抽出来放在我半张的嘴里,我自然的吸允起来,「浪丫

    头,调教了一个假期,总算懂点人事了,要开学了,别到处招蜂引蝶,下了课就

    回寝室,周末我派人去接你过来,不许和男生讲话,听到了?」

    我含着他的手指,迷迷煳煳地嗯了一声,啪的被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奶子一

    颤,他的语气严厉起来:「听到没有?母狗?」

    「听到了,人」

    我只好大声老实回答。

    回到了学校,我在寝室里骄傲的像太平公,有了这一个假期的性经历,我

    突然长出了一对火眼金睛,对室友们的情况洞若观火。

    最骄傲的二姐,早已经和她的老领导滚了床单,除了更高傲的姿态,眼角眉

    梢多了些许风情,臀部也胀圆了些许,称的腰部更纤细;老三经过一个假期的操

    练,已经是一个标准的少妇了,圆弧型的屁股走起来自然的扭摆着,那种摆动的

    姿态只有我等经过的妖精才明白其中的历练,我们三个互相打量着,较劲着,我

    和二姐已经不那么亲近,我的礼物和处女的身份让我像寝室的明珠,剩下的老大

    和老幺,本来没什么姿色,和我们经过男人滋润的女人一比,更是暗澹干瘪,味

    同嚼蜡。

    我想起人说的话「有男人玩的女人才是幸福的女人」,我在我们寝室里找

    到了认同。

    也就是这次回来,让我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随人,女人的胜负全在男人,我

    绝不能输。

    我们的寝室一反的第一学期的热闹,沉默开始蔓延,老三一副豁出去的姿态

    ,一周7天有四个晚上在外面过,和我们已经不太说话,我周末照例被人的司

    机接走,当然,肯定是光着屁股的。

    一路上,我才发现自己有多渴,想着人,下面就湿了,我强迫自己扭转思

    绪背单词,夹紧腿一步一步蹭到人门口,人捞着我的屁股把我让进门,他身

    上那股熟悉的男性气息让我浑身一颤,人一摸到前面,就笑了,贴着我的耳朵

    说:「这一星期憋坏了吧。」

    我脸一红,低下头没应声。

    人拍了拍我的屁股,「别急,晚上就遛你。」

    一吃过饭,我心就等不及了,人问了问我开学的情况,我心不在焉的答了

    几句,人又磨蹭了好久才把我带出去,透过暖房的玻璃穹顶,月光银亮,我被

    人一牵到树下,就高高的翘起了腿,兹的尿了出去,尿完,抖完屁股,我还是

    舍不得放下腿,还那么在月亮底下亮着逼,突然,人从后面扶住我的腿,一手

    狠狠在我穴上抹了抹,然后拿到我嘴边,命令道「舔干净!」

    我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夜风吹过,乳头战栗如豆,「回去!今天不遛

    了!」

    人突然宣布,然后拉着我就往回走,我正在兴头上,一路高高的噘着屁股

    ,妖媚的扭摆着,淫水顺着大腿流下来,在月光下泛着银光,我就这么四脚爬着

    被人牵回了家。

    人一路把我牵到他的卧室,把我牵到落地镜,「看看你的骚样!」

    镜子里的我,脸蛋绯红,眼神凝痴,大腿上一片狼藉,还微微摇着屁股,发

    骚发的不可收拾。

    人鞭子已经抽了下来:「还没开苞呢,一个星期没遛就浪成这样,比母狗

    还骚。」

    说这话,鞭子一行行朝屁股上抽下来。

    「我让你骚,我让你骚,」

    这顿皮鞭一寸寸的把我的欲望抽凉了下来,穴里也慢慢的干了,屁股也斑驳

    一片,我已经完全没有尊严,当众发情,都没有让男人掏出鸡吧,而是用鞭子让

    我冷却了下来,我人抱着啜泣的我起来,给我的后面上药。

    「要不,人给你办退学吧,我养着你。你真我的心意。」

    他这话的说的颇为动情。

    「嗯,我,我还是想读书。」

    我深知这是变态,只是那时心里想着,再放纵自己一下,玩够了,就回归正

    轨。

    「随你。」

    他的声音又回到漠然,那刻动情风一般过去了。

    这个周末,也随着这句「随你」

    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我的一腔欲望被点了个火星,又放回了草原,我被送回

    寝室,他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再次严厉嘱咐我不许和外面野男人说话调笑,每

    周末放学就过来。

    我带着沉甸甸的奶子和敏感的一碰就流水的逼,回到了室友中间,就像一个

    休眠的火山,随时会爆发出来。

    我在晚上试着手淫,可是我在上铺,一动,床铺就子嘎子嘎的响,我做贼心

    虚,连翻身都不敢了。

    欲火并没有因为我的压制而消散,反而让我的想象力漫天飞扬,我想象着自

    己在人的玻璃花园里光着身子对着人敞开大腿,掰开逼,让他查看里面的湿

    润……我伸手一摸,下面已经湿透了。

    我的脑子和脸一起发着热,到了凌晨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我谎称发热

    ,我也确实有点不舒服,在寝室里休息,只有老幺问了我的情况,要给我去买药

    ,我说,我喝点热水就好。

    等她们陆续都出去,我马上起来,穿上衣服,带上口罩跑了出去,跑到外面

    ,找了几条街才在一个胡同里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停,我颤抖着第一次拨通了

    人的电话,人一接起电话,我就带着哭声叫了一声:「人,」

    然后就觉得不能启齿了。

    「什么事?」

    「人,我,我想你了。」

    我犹豫着措辞。

    「怎么想我的?你哪儿想我了?」

    对面的声音说不出来的一种暧昧,只有我和他明白的暧昧,我内心的火一下

    子被点燃了。

    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用几乎耳语的声音说:「母狗,母狗发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看得到对面得意的没有声音的笑容,「逼湿了吗?」

    「嗯,湿了。」

    我已经完全进入状态。

    「你的逼连鸡巴毛都没碰过,怎么湿的?」

    「想遛狗了。」

    突如其来的羞辱让我浑身一颤,我没有摸也知道下面湿了,我闭上眼睛一口

    气说了出来,「来接我吧。」

    「你现在在哪?等在那别动。」

    很快,人的车就到了,我坐上车,脸还是热的。

    人的车飞快的开了出去,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只是觉得一坐上他的

    车,就很安全,我的秘密和欲望都很安全。

    车子开出去了,路边景致越来越疏远,像是再往近郊开。

    「我们去哪里?」

    我小心翼翼地的问「这是母狗能问的?」

    不知道开了多久,我们到了一个很荒僻的小林子,人停住车,让我把衣服

    脱了,给我套上项圈,拿着相机,二话不说把我牵下了车,我红着脸被人牵进

    了林子。

    「把逼掰开让我看看想我想成什么样了?」

    我于是背靠着树,把一条腿搬起来,用另一只手把逼撑开,正对着人,

    人拿起相机连照了几张:「骚逼,一星期都熬不住,屁股上的鞭痕还没下去呢,

    又浪上了。自己弄吧,泄完了,我就带你回去。」

    一听人的话,我把腿放下,一只手在下面疯狂弄起来,另一只手捂住了脸

    ,我知道人在录像,很快就泄了,但意犹未尽,我的小穴激烈的收缩着,微微

    有些喘气。

    人拍完,用身子盖住我,用手摸着我的奶子,对我说:「还捂什么脸,都

    在野地里扒光了,浪水流一路,逼毛都露净了,还要脸?我要给你带贞操带了,

    你现在这骚样,公驴要干你,你也能张开脚给干。」

    我还是捂着脸,被牵回车里,我默默的把衣服一件件穿上,人也没看我,

    突然问到:「有男生约你,给你写情书吗?」

    「没有。」

    我毫不迟疑的撒谎了,但是,我的不迟疑太明显了,说完就发现很假。

    「最好没有。」

    其实,我一回学校第一周就引起了很多男同学的注意,情书不断。

    其中一个,确实让我很有好感,我像选驸马一样挑中了他,然后把他约了几

    次会,经历了人这样的成熟男人后,我变得更懂得欣赏青涩男生的真诚和热情

    ,我也相信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他说我和别的女同学不一样,有一种成熟的女人

    味,说我性感又羞涩,然后在电影院里强吻了我,我现在几乎只要一挨男人,身

    子就软,他毫不客气地得手了,奶子被摸了,他要往下摸的时候,我坚决的制止

    了,不完全是害羞,而是不想他知道一边害羞,一边湿透了的我。

    不过,他终究年轻,之后还是对我很好,甚至更加依顺。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觉得男人需要红白玫瑰来点缀生活,女人何尝不是,

    有奴性下贱的一面,也有公般被捧着的需要,我呢,两者都有了,宿舍里的姐

    妹面前,我很有面子,她们觉得我玩得转男人,尽管我的成绩被大姐甩掉两条街

    ,但是我在宿舍的地位比她高的多。

    这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人生格言,读书奋斗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只要在男人

    身上下功夫就可以了。

    ------------------

    第六章

    我在男人的处理上和二姐三姐不同,我属于闷声发大财,我和我的小驸马在

    大学校园的蓝天白云下尽情的享受着纯洁的爱情,而周末,我在人那里释放着

    我的欲望和贱性,这两种黑白迥异的异性经历让我的心态分外平和,我的神态举

    手投足之间无不有着一种满足。

    我以为这种相安无事会持续下去,我对自己太自信了,和所有偷情的人一样

    ,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掌控局面。

    我迎来了我命运的又一次转折,我被人拉到一个荒村僻壤,彻底而严厉的

    调教了一番,初步变成了母狗,我的意思是一头畜生,而不是一个情趣称谓。

    我把时间轴拨回去,慢慢讲述这个前因后果。

    我自从在野外也露出拍照以后,人自觉地我已经使煮熟的鸭子,对我在学

    校的情况基本不闻不问,所以,我才能和我的小驸马快活的出双入对。

    而人慢慢的给我在家里加了衣服,让我开始见他的客人朋友,不过这些衣

    服除了勉强遮羞之外,更重要的目的是告诉大家我是他的性奴玩物,开档牛仔裤

    ,只遮住前面的厨娘围裙,半透明的轻纱汉服,这些衣服,每件我都穿着掰逼露

    乳的照过写真,可是我见客的时候还是很害羞,一个光着屁股穿着暴露的年轻姑

    娘在家里跪行在地上斟茶倒水,这就是人要的效果。

    那天,来了一个熟人,二姐的老板,老郭。

    那天我穿的轻纱汉服,又薄又透,下面隐隐露着一团黑,那老色鬼在我斟茶

    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我一团黑的下体,我爬回人脚边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

    眼睛一直跟着我的屁股,顿时脸有点红,他太色了,色的我不敢抬头。

    「不错啊,吴,这是小菲给你介绍那个?调教的这么听话了?」

    「恩,挺乖挺好玩的,还没开苞呢,让我圈了一个假期,可骚了。」

    「呵呵,恶趣味,这么骚的小妞,此时不干更待何时?」

    「处女发起骚来更贱。你以为她怎么这么听话。上两个礼拜有一天,我没好

    好遛她,一到学校就给我打电话,说想我想的一夜没睡,让我拉倒郊林子里扒

    光遛了一圈,才老实了。」

    我下面已经湿了,却羞的恨不得把头埋在胸里。

    人一把扯开我的汉服,掏出一只奶子握在手里,无不炫耀的说:「你看,

    老郭,这奶子,沉甸甸的,奶头就这么挺着。让干什么干什么,掰逼写真集拍了

    好几本了。」

    「呵呵,有意思,还脸红呢。吴,你对付女人真有一套。」

    老郭的声音里有真正的佩服。

    人更得意了,「把你的裙子卷起来,把屁股露出来。」

    我着实迟疑了一下,内心深恨老郭,觉得他很能抓住人心说话,这个老色鬼

    早就想看我的身子了。

    我虽然见过人很多客人,但是从来没有露过相,我知道,这个时候让人

    丢脸,是怎样的后果,就意意思思的卷起一半裙子,把它卷到露出半个屁股,就

    住了手,然后慢慢转向老郭。

    老郭果然问道:「怎么一屁股伤痕?」

    「发骚发的厉害了,就得用鞭子,她跟个母狗似的,旧的没去新的就来了。

    」

    人解释完,我马上把裙子放了下来。

    跪在人身边,低着头用眼睛瞟了一眼老郭,觉得这个人非常可恶。

    人毫无心机,被人牵着鼻子走。

    老郭马上捕捉到了我的眼神,笑眯眯的问我:「你和小菲,你们俩谁下面的

    毛多啊?」

    「菲姐下面的多。」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人和老郭一起大笑起来。

    「要是有机会,找她们姐妹俩一起双飞倒是很有意思。」

    「那我可亏了,什么样的淫娃能换我的露露啊。」

    「嘿嘿,女人都一样。小菲第一次见我,从饭店回来的路上就被我干了,那

    小婊也不是第一次,被勾出瘾了,回酒店就放倒了,结结实实一晚上干了三炮。

    小逼那叫紧,骚水那叫多。现在随叫随到。」

    我想想二姐平常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的样子,颇有些为她悲哀,又有些觉得

    可怜,经过这一场,我更加确定了自己在人心中的位置,就是一个独乐了不如

    众乐乐的玩物,有了这个觉悟,我对我的小驸马全面审视起来,开始为我的未来

    找出路,我是我们寝室的几个出台女生里最早觉悟的,只是造化弄人,还是没能

    逃出去。

    我和小驸马更加认真的谈起了恋爱,我的姿态更温柔可人。

    可是,体内被人唤醒的贱性却渐渐挥发出来,周日晚上被送回来,周2就

    开始想调教想的流水了。

    我周三有一节思想政治课,很好溷,我就跑出去给人打电话,让人带我

    出去遛一圈,大半个学期过去,周围近郊的林子遛了个遍,人又给我配了手机

    ,但是,人告诉我,这个手机只准接电话,不准打电话,也不准把电话号码告

    诉别人。

    人一般给我打电话都是我上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第一遍响三声就会挂

    断,给我时间走出教室,然后走到校园的小公园里,一般都是情侣约会的地方,

    差不多5分钟后,人会打来第二遍,直接就问:「骚货,今天流水了吗?」

    我的回答当然只是恩恩啊啊,人也不深究,直接让我脱了内裤,光着屁股

    手淫,手淫的时候把手机放在逼旁边,只要出水了,就停下来,人会故意问我

    :「什么声音?」

    我要是说「发情了」,人就会命令我打自己的耳光,然后骂道:「到处脱

    裤子,到处发骚的贱货。」

    最后让我在原地尿一次,然后跟着上完最后一堂晚自习的人回寝室。

    我的身体对这些调教就像饮鸩止渴,越调越骚,越调越开放。

    人的客人们就拿固定的几个,我都熟了,老郭是常客,道貌岸然的老色鬼

    ,收了一帮研究生女子,都不干不净。

    逮着机会就调戏我,我的身体想男人,表情虽然羞怯也自带几分风骚,人

    的宴会,男人已超过3个,就会找小姐,当然了,都是高级货,人不会当着人

    面动我,只是玩那些女孩,我看人玩的疯了,就找机会,烧水,切水果的独处

    ,眼风一荡,老郭就尿遁出来了,上面和我说这话,下面的手就把我的衣裙掀开

    了,露出带毛的水逼,一边看一边聊,偶尔动情就用手搔一下,我被男人玩惯了

    的,哪经得起这种手段,下面早湿的快滴水了。

    「露露是你的小名吗?是他起的?」

    「他起的」

    「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呀?」

    说完,手指撩了一下我的毛,「是一句诗:露滴牡丹开。」

    「呵呵,你知道吗?露露,这是句淫诗,很多女孩子都不懂的,你懂吗?」

    「不懂。」

    我喘了口气,气若游丝。

    「怎么会不懂呢?你这牡丹天天滴着露,开放着。等人来采撷,是不是,嗯

    ?」

    老色鬼的声音好像催眠一样,手也慢慢伸了进来,轻揉慢捻。

    另一只手拨开了我的和服露出一只奶子,「你看,奶头都硬了。」

    我的喘息更重了。

    只不说话。

    「你真的没开苞?」

    我摇头「是不是想男人了。」

    我不摇头也不点头。

    不知道是盼着他继续还是盼着他停下来。

    「可惜了」

    他不无遗憾的说完这句话,就把手抽出来了,放我一个人不上不下,「进去

    吧。以后有机会再聊。」

    我不明白他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只是端着果盘回去。

    我一回去,人就注意到了我,拍拍他搂着的一个妞,吩咐道:「去,摸摸

    这骚母狗的下面,是不是湿了?」

    「是湿了。」

    大家哄笑。

    我低着头。

    「该遛狗了。」

    人说着,把我套上项圈,当着众人面,往外牵,我四脚着地,扭着屁股,

    到了玻璃花园,那天月光明亮,树下阴影浓厚,我到树下,举起脚,一股尿注兹

    了出来,大家虽然看不到,却都知道,我是露着逼,撒尿的,我在众人心中已经

    贱了一层,人把我牵回来,我的脸孔通红,人隔着和服揉着我的奶子,对众

    人说「一天不遛都不行,到处发骚。在学校上自习上一半,都得出来去僻静地方

    亮亮逼,不然不消停。是不是?露露?」

    「那学校那么多男学生,你放心?」

    「就是,为什么不圈养?」

    另一个人附和道,「你知道,大萨,他那个,才16岁吧,早退学了,剃的

    干干净净的圈在家里,连只公狗都没见过。」

    「呵呵,她敢,她上下两张嘴都离不开我。先放养两年再圈。」

    人散了。

    人又把我牵到了玻璃花房,在那棵我刚尿过的树下,让我把和服挽起来露

    出屁股,不由分说抽了我一顿,然后道:「今天你半天去干什么了?」

    我心下一惊,一时不知道如何回。

    「说!是不是去自摸了!」

    我一听这口气,才知道自己和老郭并没露馅,心定了定,期期艾艾的说:「

    母狗想了。」

    话音刚落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骚货!记得,你的逼在贱再骚,也是我的,别说别人,你自己也不能碰,

    懂不懂?」

    「把逼掰开,让我看看湿成什么样了?」

    我坐在地上,把腿折成M型,用手分别扯着往外掰开,两个奶子挤在两腿之

    间,乳沟很深,我看着人,等着下一步吩咐。

    「你这逼可真是不值钱,还没操过呢,就得用手掰着邀宠。刚才说那个16

    岁的,被剃干净了圈起来,连公狗都见不着。你不同,将来,你是要和公狗圈在

    一起的。想不想鸡巴?嗯?」

    我烧红着脸,点点头。

    人嗤笑一声,把鸡巴掏了出来,这是我和他认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他的那

    物,登时心里漏跳一拍,人把鸡巴拿在手里在我脸上左右拍了拍,然后对着我

    掰开的穴,兹的尿了起来。

    尿完,人又把我牵回了屋。

    于是,人遛我时又多了一项,就是往我的逼里尿尿。

    人突然要出差。

    那天是周四,直接到学校把我接走,说要走10天左右,我刚想着有时间可

    以喝我的小驸马好好蜜月一下,人就拿出贞操带,这个我听过数次,头一次见

    到的道具。

    命令我把它穿上。

    我急辩说,在学校被人发现肯定退学,而且,被同学知道,我就活不下去了

    。

    话没说完就被扇了一巴掌,冷冷的话飘下来:「是愿意自己穿,还是我找人

    给你穿。」

    我哭号,求饶,抵死不从。

    人播了一个电话,叫来了几个女孩,把我摁住,先扇了一顿嘴巴,女人打

    起女人是毫不留情的,然后撕扯下我的裤子,牢牢按住腿,给我穿上了贞操带,

    我哭喊到力竭,身上使不出半点力气,听到克搭一声,我知道,我的贞操带已经

    上锁了。

    众女离开我的身体。

    人给我了一信封钱,让司机送我回学校,我根本没心数,胡乱塞在包里,

    我要离开这个变态!我在回学校的一路上都在默念这句话。

    男人临走前,居高临下的对我命令,让我安分的念书,不许乱逛。

    我是真的觉得害怕了,精神恍惚,我一到学校,就去找小驸马,他看我的样

    子,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我说,我们出去说,他搂着我,把我带到了小公园,那个我经常露逼手淫的

    公园,我一下子哭了出来,小驸马吓坏了,看我的神色不对,也猜到几分,我说

    ,我们去开房说。

    他一愣,甚至有些结巴,我哭着喊,你还爱不爱我,爱我就带我去开房!声

    音太大,还被过路的同学听到,我也顾不得。

    现在想想,小驸马真是一个好孩子,连小旅馆在哪都不知道,带着痴痴呆呆

    的我,乱撞。

    一到旅馆,我就开始脱衣服,小驸马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了,直到看到我

    下面的贞操带。

    呵呵,女人都是撒谎的天才,我连草稿都不打,就编了一通什么家里困难欠

    债,我卖身还债的故事,这个贞操带就是那个没有性功能的老变态对我的折磨。

    小驸马听了大怒,直喊着要去杀那孙子。

    我说,杀了他,谁替我还债?他脱口而出,我!你欠他多少钱,我替你还!

    我真的很感动,即使一时情绪,也是很感动,一直以来,我都带着清纯的面貌,

    一心吊金龟婿,人那边我已近死心,但是,这个小驸马,我也是玩玩的过桥心

    态居多,这一刻,我是真的对他动心了,想和他天长地久,白首永结。

    我冷静了许多,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人的对手,就劝他说,我这个学期结

    束,就和他分手,他女人很多,我也玩的差不多了,不会恋我多久,你若不嫌弃

    我,就等等我。

    若嫌弃我,我也愿意陪你,我说陪你时,很暧昧。

    小驸马没说话,只说,你等着我。

    我们第一次开房,什么都没做,就回学校了。

    小驸马和我的约会少了许多,我很觉得很失落,这时我发现,不知什么时候

    起,我动了感情。

    但是,我并没有放弃,我知道我是他第一个女朋友,我知道,只要我和那个

    男人断了,我就能争取回我的小驸马。

    我现在一心想着如何摆脱那个男人,名牌包包什么的,似乎失去了魔法,变

    得暗澹无光。


作者:色千炮福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