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宅男天堂

我的调教就是这样激烈但是颇有章法的进行着,每次都突破一点点,直到万


    劫不复。

    他一手鞭子,一手胡萝卜,鞭子让我皮开肉绽求饶无门,胡萝卜像是他温柔

    的花朵一样的爱抚,充满怜惜,让我觉得我是这样的受宠,还有就是锦衣玉食,

    我光着屁股生活在豪华的宫殿里,在我看来,他家的痰盂都是镶金的。

    我从被套上项圈后,就没有穿过衣服。

    他却一直衣装整齐,这种别慢慢的改变了我的心理状态,一次,我去上厕

    所,正好出来时碰到他,他皱了皱眉,我立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低头猫腰

    出去,后面他自言自语到:「得开始遛狗了,味太骚了。」

    有一天,他对着我的耳朵悄悄说,乖露露,我带你出去遛弯吧。

    圈了这么久,不闷吗?我一听他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不是正常的出门,就红

    了脸,问怎么遛。

    他把手放在我的逼上,摸了摸,笑着说「就这么遛。不去远,就在我们院子

    里,也没人看见。」

    那怎么行?人,你别折腾露露了。

    我被教导,在他面前不许自称「我」,只能说,露露或者母狗。

    怎么不行,你现在光着身子在家不是已经很自在了?开不开心?恩?那,外

    面会有人看。

    我还在扭捏,心里其实已经不是很抗拒,而且还有些兴奋。

    那我给你批件衣服,听话,不许在别扭了。

    出去遛过你就知道了,以后,我都怕把你遛野了,在家呆不住了。

    那,穿什么衣服。

    我妥协了。

    他扔过来那个被我抛弃的睡衣,我一看,脸就红了,勉强套上。

    他用手握着我的屁股带我出门了,一出门,我就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觉得

    热的要烧起来。

    他把睡裙掀起来提到腰上,露出屁股,一阵微风吹过,我忙从他怀里挣起来

    ,用手按住屁股,他笑了,又从前面把睡裙提起来露出前面,我只好一前一后挡

    着自己,然后,他很从容的把我的两个奶子掏了出来,我这次没有手挡了。

    他哈哈大笑。

    我闹起来,那天的遛弯就结束了。

    接连两天,他都在傍晚时后把我带出去,我也自然多了。

    那天,在遛弯前,他拿出一个项圈,要系在我的脖子上。

    人,要干什么。

    「你也适应了几天了,以后出去遛,得按规矩了,带着项圈。以后我拿出项

    圈,你就知道,我要遛你了。」

    人,露露又不是狗。

    我的口气里带着撒娇,我已经习惯叫人了。

    每句都叫,也开始撒娇了。

    我从那天后,就尽量注意,不在他在家的时候尿,而且每次上完厕所,我都

    要冲好几次。

    我心里的卑贱感在我自己的暗示下,越来越强烈。

    呵呵,你比母狗可骚多了。

    带上吧。

    准备出去。

    我脸一红,任他牵着项圈的另一端皮带,把我带了出去,他带了录像机,皮

    带够长,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拿录像机跟着,我知道,他明着暗着给我录了好

    多带子。

    已经录了,而且,我有点怕他,不知道为什么。

    也没敢有意见。

    他在后面发号施令:把裙子撩起来,把屁股露出来。

    人……我的声音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骚的让人脸红,说不出来是抗拒还是

    渴望。

    撩!我只好撩起裙子,把屁股露在录像机镜头里。

    转过来,把前面也撩起来。

    我照做。

    把脸别到一旁去,好像鸵鸟,任凭自己前后被看得清楚。

    把奶子拿出来。

    我录在镜头里的是一个害羞的少女,露着逼和奶子,站在树下,没有正脸。

    人这次没有强迫我。

    「蹲下尿尿。以后遛你的时候就把尿尿在外面」

    人突然发话,让我一抖。

    我这里要介绍一下我人的这个花园,这个花园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温室,是

    透明的,但是也算室内,很大很大,有几条小径,可以散步,旁边都是各式各样

    的树,南北方的树都有,还有一些花草,像一个植物园。

    我虽然暴露在阳光下,但是也是在室内。

    我就地蹲下,没抬头也知道,人的眼睛一直跟着我的逼,他一看我,我反

    而放松了,想在他面前卖骚,呲……的一下就尿了出来,在泥地上溅出水花,一

    股澹澹的尿骚伴着泥土青草的芳香,溷在一起,刺激着我的嗅觉,在人面前

    尿完,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在他面前又向低等滑去了一步。

    后来想想,没有哪一天,哪一次,我突然间变成了母狗,不是的,我是一步

    一步被有计划的调教成母狗的,此过程不可逆。

    第一次之后,我就渐渐的放开了,但第一次撩腿放尿,还是费了一番周折,

    我觉得太羞耻了,只肯蹲着尿,开始人还有耐心,后来,他看我顽固的不肯抬

    腿,就把我的一条腿,小腿贴着大腿绑起来,直到我开始屈服,开始在树下撩起

    腿,放尿,这个惩罚才算结束。

    后来,我还在人指定的地方,蹲爬着尿,尿完还要抖抖屁股,把尿液抖下

    去。

    我于是,再也没有在房间里排泄过,都是晚上,或者清晨,人带我去院子

    里放在外面。

    有时候,清晨,我蹲在树丛里草地上拉屎,时间久一点,院子里露重,我的

    睫毛上,眉毛上就会凝上晶莹的露珠。

    又过了几天,他没要遛我。

    我觉得有点遗憾,我确实有点上瘾了。

    那天,他好不容易拿出项圈,我忙回屋去拿睡裙,他说,别穿了,今天就这

    么光着吧。

    穿出去也得撩起来,把该露的露出来,穿它干什么。

    我坐在那里不说话,有点不高兴,觉得他越来越过分。

    人把我搂过去,耐心的教导说,我知道小姑娘家都脸嫩,这次人不带录

    像机给你录像了,你要是不好意思,就用手挡着点奶子和逼。

    不想出去和人散散心吗?人也帮你挡着。

    来让人把项圈套上。

    我扭捏着,还是让他把项圈套上了。

    他牵着我到门口,我实在迈不出去腿。

    他拽了拽绳子,软言劝导:乖,一抬腿就出来了,勇敢点。

    快……人看我还是死死不动,口气硬了一点,很无情,你要知道,做我的

    女人,迟早要过这一关的,我不是找三从四德的老婆,我是找骚货,你要清楚你

    的身份。

    我蹲下来,呜呜的哭了起来。

    无情的话还在传过来,你要是这么委屈,我送你回去吧。

    我也没有碰过你,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一切,你回去做你的清纯大学生。

    我决不会骚扰你。

    我哭得更大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离不开他。

    就是离不开他。

    既然不想走,那就出来让我遛。

    我抽噎着抬腿垮出跨出门槛,用胳膊和手挡着逼和奶子,他笑着把我揽到怀

    里,一只手从后面兜住我的屁股,手指插在屁眼里,人帮你挡着,你看,挡的

    多严实。

    不愿意回去做大学生,就愿意留下来当我的骚货,是不是?我没说话。

    还在哭。

    他偏过头吻我的脸,别哭了,再哭人要心疼了。

    第一次总有些抹不开脸,以后习惯就好了。

    再说,女人不就是给人玩得?有人玩的女人才是幸福的女人,玩女人的男人

    才更男人,呵呵,你知道我在你之前,玩了多少骚货了?越会玩女人的男人,女

    人越离不开。

    你是不是离不开我?那她们现在在哪里?我闻言惊道。

    呵呵,你不用操心。

    你和她们不一样。

    你是我一手开发出来的,我会玩你一辈子。

    她们就是随便遛遛。

    把手拿开,让人看看。

    我拿开手,别开脸。

    奶子比刚来时候大多了,都有点坠了。

    以后给你开了苞,屁股也会圆的。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

    呵呵,被男人干久了,都那样。

    那叫操熟了的女人。

    他说完,退后一步,端详起我来,呵呵,大学生,处女,到底被我光着屁股

    带出来了。

    之后,人又遛了我几次,还录了像,我站在树下,微微笑着对这镜头,好

    像一个美好的女孩子在春游,只是浑身上下一片布也没有。

    他对我更加的懈怠,随时用手干我,楼梯上,外面,反正想起来了,就伸进

    去弄。

    不过,他一直没有给我破身,但是这个样子,破不破身又有什么别?我有

    一天在外面商场里买东西,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同学,管我叫阿姨,还叫了好多

    次,我当是尴尬的不行,回来就和他说了。

    他听完就笑了,呵呵,你现在气质是像个经过男人的少妇,就是逼里有膜,

    说实话有些结婚的妇女,都未必像你这么被男人玩过。

    过了男人手的女人有味道的,呵呵。

    我没说话。

    怎么,不高兴?他板过我的脸,听不出口气善还是不善。

    「没有」

    我忙挤出笑脸,我现在是在讨好他。

    就是觉得那孩子说的话奇怪而以。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孩子最灵的。

    过来给我撸鸡巴。

    我过去,用手从下面弄点淫水涂在手掌上,然后解开他的裤子只把他的家伙

    拿出来,他不许我脱他的裤子。

    然后跪在他旁边帮他弄。

    他用手摸着我的奶子,闭着眼睛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