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宅男小说seqianpao.com

我的寒假就在这种淫靡的呻吟中开始了。


    情欲的门好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妖魔张牙舞爪的出

    来,再也不上了。

    我的性启蒙激烈而异端。

    看片,看片,还是看片。

    我穿着露毛的真丝吊带睡衣,他却衣装整齐,即使睡衣也是连套的,没对我

    露过一寸肉。

    我看着片中人夸张的性交,觉得好像内里有一股暖流一样冲出来,可是我还

    是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放开的手淫,一心盼着他离开。

    似乎我们心有灵犀,他看了一会儿,就出去了,等他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

    叉开腿,撩出奶子,一手下面,一手奶子,做好架势开始弄。

    手淫和性交最大的别就是手淫好像饮鸩止渴,越弄越想弄,下面的水越弄

    越多,我躺着分着腿,脑子有些空,这个时候他进来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嗤

    笑道:「骚货,浪的腿都并不上了。」

    说完,就架起相机对着我那里照了起来,因为是室内,房间的光线又暗,闪

    光灯咔嚓咔嚓闪电一样照进我的意识,我的理智告诉我要拢腿,可在性欲的巅

    峰,他越照,我越想露出来给他看,挣扎了一下,我放弃了,微微撇着腿任他照

    。

    他却不满足了,轻声说,「腿分大点,看不见里面。」

    他的声音,幽暗的内室环境以及汹涌的性欲蛊惑了我,我居然慢慢张开了大

    腿,快门又是一阵紧闪,我觉得下面一股热流涌了出去,他毫不掩饰的赞到,「

    是头好畜生,够骚,再张开点,能看见逼逢了,用手掰着腿把逢咧开。」

    「不……」

    我嚎啕起来,这句话不是对他而是对自己喊的,情欲的支配下,我的身体擅

    自做,把腿曲成M型,成一字分开,我双手捂着脸,任泪水流下,腿中间的花

    ,腥红濡湿,彻底绽放了。

    他照完满意的照片,看了我一会儿,关了电影和灯(这两个东西都不由我控

    制),出去了。

    后来,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照片,是我人兽交战的证明。

    作为一个女人,我已经没有秘密了。

    作为母狗,却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一早,我在昏昏中醒来,电影又被打开了,那个寒假,那种夸张的呻

    吟就是我的背景音乐,我抬起头,看见他一手拿着一个皮质的项圈,一手拎着一

    个皮鞭,对着我招手,「过来,母狗,给你栓上项圈。」

    「不,」

    我颤抖着往后退,刚刚醒来,分外软弱他连一句废话都懒得和我说,举起鞭

    子就抽下来,位置都是奶子和大腿根,不是那种挑逗的打,而是让你流血和惧怕

    的打,我本能的滚在地上缩成一团,他丢下鞭子,骑住我,往我脖子上套项圈,

    我惊恐的大喊「我不要做母狗,不要,不要……」

    其实,如果换个人,这个不过是一种情趣,但是这个男人,却认真的可怕,

    我摇着头不让他固定,他沉默的坚决的要制服我,我们僵持着斗争了很久,后来

    ,我的体力败下阵来,被他最终套牢了,他套上后,仔细的帮我调好松紧度,用

    手拽了拽,试了试手感。

    然后,嘶的一声撕掉了我唯一的避体之物,丢在一旁。

    对我说:「套上项圈就是有的母畜了,再撒野犯倔,我就按刚才那么打,

    你乖乖的,我会宠你的。以后你的衣服食物都有我来准备,我有一个原则,你的

    逼得随时露在外面。」

    说完,用手勐劲揉搓了一下我的奶子,不是对女人那种狎昵,而是对牲口的

    那种喜爱的拍打。

    这场战役,我精疲力尽。

    他把我抱上床,一手把项圈的链子在手上缠了几圈,牢牢攥住,另一只手从

    我的头发开始,到腰,到屁股,一下一下长长的摩挲着,好像对待一个宝贝,嘴

    里喃喃的叨念着,「到底到手了。」

    「好宝贝。」

    之类我听不懂也没有意义的话。

    然后他摸够了,用手指把我送上了高潮,这次,我毫不掩饰的高高挺起了下

    体,迎接那波巨大灿烂的快感,我又流出了眼泪,接着一秒以内,我就陷入了沉

    睡。

    第二天起来,早饭已经备好,吃完,我内心迫切的希望他离开,我现在好像

    尝到了甜头的小孩,一心渴望都不会掩饰。

    他装好碟,然后告诉我在哪里找新碟,他一走,我就开始疯狂的手淫,中途

    太累,就睡了一觉。

    听他回来,我忙整理了一下。

    他看着我,笑道:弄了一天?说完,把手伸进我的下面,摸出水蹭在我的大

    腿上。

    今天来了几次?我红着脸不说话。

    他又问,恩?几次?我小声说,我不知道。

    结果被他扇了一巴掌,下次数这点,别跟母狗似的,就知道发情。

    听到没有!他看我不说话,又追问。

    我哭着点点头。

    说话!哑巴了!听,听到了。

    重复!听到什么了。

    下次数着点。

    数着点什么?数高潮的次数。

    就这样一直到周末,他休息,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想着玩下面。

    他冷眼看着我高潮了一天。

    晚上,问我,几次?我红着脸,说7次。

    当场被甩了一巴掌。

    骚货。

    我看你手就没离开过逼。

    他扯了扯我的项圈,我往前爬了两步,他用鞭子顶着我的腰说,这是狗腰,

    然后又顶住奶子,问我,这是什么?「胸」

    我小声说。

    「奶子,重复一遍。」

    「奶子。」

    我的声音几乎小的听不见,不过,他没介意。

    继续他的游戏。

    「这是什么」

    他用鞭子搔了搔我的屁股,我红着脸不敢看他,「屁股」

    「嗯,这呢?」

    说完,他又用鞭子顶到了我的肛门/「肛门。」

    我话音未落,5成力气的一鞭子已经抽上了屁股。

    「屁眼,你知道我想你怎么说,再说错,哪个部位说错,我就把哪个部位抽

    烂,听见了吗?」

    「这是哪?」

    「屁眼」

    我的声音中哽咽带着一些颤抖,格外可怜。

    「这呢?」

    「爪子」

    「呵呵,不准确,是后爪,还有前爪呢?」

    说完,用鞭子碰了碰我的小臂。

    「这里?」

    他终于用鞭子碰了那里。

    我犹豫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逼。」

    「狗逼,骚逼,重复一遍。」

    「这是狗逼和骚逼。」

    说完,我哇的就哭出来了,委屈极了。

    他拍拍我的背安慰似的说,乖,以后经常说就习惯了。

    表现得很好。

    到底是小狗,学的很快。

    我在他的不断的爱抚下睡着了,由于的释放了性欲,睡的很甜,甚至有点微

    微打鼾。

    后来的经验告诉我,我越大程度的放弃自尊和自我,我的内心就越放松和闲

    适。

    我醒来,觉得理智和力气一起回到了身体里,我感到分外的羞愧,尤其是脖

    子上的狗链,时刻提醒着我,那一切都不是一场春梦。

    我甚至有点恍惚,我究竟是怎么答应的。

    他不知何时过来了,穿着浅色的棉线裤子和Polo衫,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说实话,他身上那股雄性的气息和经过会洗练的沉稳还是很迷人的,至少,

    很迷当时的我。

    他像情人一样吻下来,细细密密的浅啄着我的脸,然后一路向下,锁骨,胸

    ,小腹,肚脐,然后,那里……我的身体几乎马上有了反应,我尴尬的咽了下吐

    沫。

    「发情了就喊出来,不许憋着,逼痒了吗?恩……说话!」

    「嗯,痒,痒了。」

    「把腿举起来,用爪子掰开逼,亮出来,」

    我的脸滚烫滚烫,我想肯定红的像苹果,我闭着眼睛不敢睁,忽然耳边一阵

    风声,pia的一声,鞭子狠狠地抽在地上,我反射似的立刻举起了腿,耳边安

    静极了,我慢慢分开腿,用手把阴唇扯向两边,剥出早已湿漉漉的肉核,至淫至

    秽。

    「呵呵,露滴牡丹开啊。以后你就叫露露吧。母狗露露。来,放下来吧,趴

    下摇摇屁股。」

    我转过身四脚着地,他的手就从屁股后面抄了进来,亵玩我的逼,一会儿功

    夫,我就气息不稳了。

    「发骚?a href='/qitaleibie/situ/' target='_blank'>司徒谢剑吆撸∑ü伞R∑鹄矗 ?/P>

    我左右摇了摇,很僵硬。

    「幅度大一点,放开了摇。这没人。」

    我胆子果然大了一些,又摇摆的大了些。

    「把膝盖立直,爪子着地,分开腿摇!」

    他一边命令,一边手掌握着我的逼把我提了起来。

    手指在里面迅速的律动。

    我的高潮要来了。

    他一下子抽出了手。

    我臀部像解了封印一样,膝盖直立吗,脚掌撑地,疯狂摇摆起来。

    「呵呵,浪货,摇的屁眼都露出来了。天生的母狗。」

    我哭着睡着了,我在调教的过程中,经常性的哭,不知道是哭他说的对,还

    是哭我自己的堕落失控。

    他用纱布把我的手分别缠了起来。

    我醒来时,电影还在放,我却不能自给自足了。

    我哭着,找突起的地方,只有床腿,我爬过去,分开腿照着床腿磨,结果越

    磨越流。

    他回来时,我正打开着腿,躺在地上喘气。

    他看了看我,蹲下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逼,他一摸,我就打了个激灵。

    他嗤笑了一声,骚逼。

    你看看你,哪像个没开苞的姑娘,门户大开光着屁股在男人家看黄片,你看

    看你,腿都并不上了。

    要不要我把你的手解开?我拼命点头。

    解开了,你要干什么啊?我早就不得那么多了。

    玩自己。

    玩什么?你知道我想听什么?玩逼。

    看他没反应,我又加了一句,玩骚逼。

    你骚吗?骚。

    他把我的手解开了,我顾不得那么多,当着他的面,就弄起来,一边弄一边

    叫唤。

    最后解脱了,我也几乎虚脱了。

    他把我抱到沙发上,循循善诱怎么这么骚了?我第一次见你时,你多纯阿,

    隔着裤子摸下你的屁股,你都脸红。

    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看你刚才叫唤的。

    恩?他说这话时,就像抓住没完成作业小孩的父亲,可是这位父亲的手指却

    在扣我的逼。

    恩?为什么?我在这个错乱的情景下,也错乱了。

    说到被你摸骚了。

    他呵呵笑起来。

    一点也不恼。

    愿意让我摸吗?恩。

    叫人。

    人。

    乖,人最喜欢骚狗了。

    喜不喜欢天天这样光着屁股玩?喜欢。

    我的脸红了。

    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笑得什么一样。

    这次之后,我们的感情到好了许多。

    我也乐得每天光着屁股,不过,他不让我看碟了,也限制我手淫。

    我每天开始做家务,他回来前会问他想吃什么,搂着他的脖子叫他人,他

    也恢复了风度翩翩,不那么淫亵了。

    我在家里光着屁股就像穿着衣服那么自在。

    他有兴致的时候,就看着我说,乖,玩个逼给人看看。

    我分开腿就手淫,一点障碍都没有,高潮以后,他就着我流出来的淫水用手

    指轻轻插我屁眼。

    然后搂着我睡觉。

    不过,我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