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色千炮导航

我是大一那年被朋友以介绍工作为名认识的人,我不想用「偶然」


    这个词,因为人对于我的生命来说是必然。

    我们在某外语学院,出名的乱,说实话,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心里有

    点兴奋和期待,对于自由的兴奋,还有那种要变坏的期待,现在回过头去看我自

    己,心路历程清清楚楚,当年我觉得自己很漂亮,去了漂亮女生集中的地方,必

    然是成功男人的瞩目焦点,想想挎着他们的胳膊说着流利的外语进出各种觥筹交

    错的华丽晚宴,我的虚荣心就醉了,我深深的理解并羡慕郭海藻,尤其是后面郭

    被宋秘书彻底包养起来以后,像个宠物似的期待着人的生活,我反复看了好多

    遍,我觉得女人就应该是男人的宠物,但是得是成功男人的。

    我大学时对男同学毫不感兴趣,觉得他们像没熟的果子,想想就酸涩的倒牙

    。

    可能冥冥中物以类聚,我们寝室一次袒露肺腑的卧谈会上,发现大家都是一

    个思想,哪怕给有钱男人做妾做小,也不给屌丝做老婆。

    此观点除了一个戴眼镜的微胖界非美女,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私下觉得她

    是不够漂亮没有资本,所以被迫观念朴素,一个学期以后,微胖界就找借口搬出

    去了,我们几个未成形的妖精天天闹妖,发骚只恨没渠道。

    苍蝇总会找到有缝的蛋,别说这蛋还上赶着,后来我们一个师姐把我们寝最

    漂亮的二姐带去了那种各怀鬼胎的饭局,二姐回来那天,我们一夜没睡兴奋地不

    厌其烦的让二姐一遍遍重复那菜式的奢华,食客的身份背景,俨然觉得一只脚踏

    入了上流会。

    二姐那天说了一句话,让我到今天也印象深刻:妈的,有钱有势的人身边长

    得好看的妞太多了,真叫人绝望。

    二姐说完这句话,大家都沉默了。

    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把样貌看的头等的重要,可偏偏后天努力无望,我仔细的

    拿镜子看着自己的脸,紧绷的皮肤还算白皙,下巴不够尖巧,鼻子有点大,眼睛

    只能算普通的好看,远够不上惊艳的美女级别,虽然瘦,也没胸没屁股。

    骄傲的我顿时泄气了,清晰寡欲的读了一阵子书,不在参与寝室利欲熏心的

    卧谈会,可这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的次级美貌和清心寡欲给我带来了一次机会。

    此话从头说起,我们寝室只有二姐的美貌够得上我们所期待交的级别,很

    快搭上了一个有家有室的老男人,立时武装换红妆,整个人一股少妇的矜持骚媚

    ,大家对她又嫉妒又羡慕又鄙视,背后管她叫烧饼,平常使绊子的事情也不少,

    我自知资质有限,每每中立旁观。

    寝室分成3派,二姐一派,我一派,还有剩下的一派。

    二姐那天特别把我叫出去,别有深意的问我,想做家教吗?我当时心眼一亮

    ,忙说愿意。

    后来,二姐老拿这事嘲笑我,送逼急的连价钱都不问。

    二姐帮我联系妥当,我自己打车去了男人的家,二姐说报销车费,特别嘱咐

    我一定打车,别打扮的很漂亮一下公车跟被强奸了似的。

    我第一次到人家,是一个近郊的小别墅,一聊天我就傻了,人虽然从荷

    兰回来,但是英文说得比我还好,我一自卑口语更结巴,人只是笑笑,当时说

    是每周末两个小时,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觉得别有居心的太明显。

    事情是这么开始的。

    有一天,我看见他的书房门半掩着,就探过头去看,见他正在对着电脑手里

    拿着他的东西喘气,我一看屏幕,下了一跳,两个男人在干一个女人。

    我当时脸就红了,他转头看见,到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直盯着我,那里挺得

    老高。

    从那以后他总有意无意的碰我的屁股,说实话,他人高又有钱,我不是很反

    感他的碰触,他人很体贴,我倒觉得很好玩,很期待。

    可能我的反应鼓励了他吧。

    有一天,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屁股,我努力挣脱,但是没有成功,被他狠狠

    的揉了揉,然后拍了一下,放开了我。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恼怒。

    那之后,我推了几次。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想着他,一天周末,他开着车来学校接我,

    我的虚荣心和思念一起被满足了,几乎没有犹豫的跳上了他的车,也跳入了另一

    个世界。

    我一上车,他一句话也没说,迅速把车子开出去。

    到了人少的地方,一下子吻住了我,舌头伸进来肆意搅动。

    直到我的氧气殆尽,浑身瘫软。

    他放开我,离远处看了看我,问道:跟我回家吧。

    我当时脑子都不转了。

    没说话,点点头。

    我以为会发生点什么,是发生了,但是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们一到家,他就很绅士的帮我拿大衣,递拖鞋。

    他问我饿不饿,我说不,一点也不。

    我们很自然的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给你看好东西。

    他微微一笑。

    我脸一下子红了,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很了解的笑了,这次看好看的。

    果然很好看,是文艺式的三级片,很唯美。

    他搂着我的腰问:是处女吗?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他又吻住了我,很温柔的吻。

    什么都没有说,可是我觉得我深深感觉到了那种爱护和珍惜。

    我彻底放松了。

    任他把手伸进来解我的裤子。

    我意思着推了他一下。

    他很坚决地解开了,把手伸了进来。

    放松点,我会让你舒服的。

    是很舒服,看着电视里的缠绵,他把我摸出水了。

    呵呵,自己弄过吗?我摇摇头。

    乖,宝贝儿,真乖。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

    后来,他每周末都来接我,先去各种高级餐厅吃饭,然后回他家。

    我也默许了,我们的看的电影越来越露骨,不过他只是摸我亲我,没有作什

    么其他的事情。

    我对此事越来越热衷,可是还是不好意思,我自己都感觉的到,我周末对他

    的期盼。

    在寝室里,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我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大家感觉得

    到我的变化,我在寝室一直是沉默的少数,但是我就像是两派之间的标点,即使

    微小也很有存在感,我以前的沉默是自卑的逃避,现在,是自信的澹然,虽然现

    在看来哪种都很可笑,不过当时我觉得自己被所谓高级男人玩了几次屁股,也跟

    着高级了。

    我和二姐渐渐走近,偶尔说一说去过的高级地方,假装很澹然的提起一些细

    节,享受她们的眼红,借以感觉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其他的还像没头苍蝇一样

    乱钻。

    我们很可怜她们。

    有一次,我又被男人接去让他玩,摸着摸着,他突然在我耳边说:去,把内

    裤脱了,让我看看。

    我没动。

    他当时就停下了动作,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表情,是

    不屑还是吃惊我的反抗,一会儿就把我送回宿舍了。

    我在路上哭了。

    他好像没有听到。

    我下车,他就绝尘而去。

    我当时就很后悔为什么不按他的话去做。

    摸都摸了,还怕脱吗?之后两个月,他都没有来接我,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好像他从没出现过。

    我的周末一下子空出来了,很尴尬,寝室里的老三找到了一个小老板,迫不

    及待地抖了起来,我得承认,小老板挺舍得给她花钱,室友们偶尔的「关心」,

    让我倍受折磨,更加后悔自己的愚蠢拒绝姿态。

    我对他的想念越来越深,半夜里经常默默的哭。

    我的优越感,一下子被打入了18层地狱。

    毫无预兆的,我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车,我几乎快哭

    了,他摇下车窗对我招了招手,我立刻跑了过去。

    坐在车上,一切恍若隔世。

    他闲闲地说最近很忙,一忙过了劲儿就很想我,问我乖不乖。

    我说乖。

    开了一段,他突然开口,把内裤脱了。

    我还是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把内裤脱了,他伸出一只手,我把内裤递到了

    他手上。

    他转过头来,亲了亲我,说,这才乖。

    我不会伤害你。

    我闻言流下了眼泪,对我从前对他的不信任而自责。

    一进门,他就掀开我的裙子,从下面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光屁股,把我带回屋

    ,扯掉裙子,摸了起来,没开灯。

    我很快就出水了。

    宝贝儿,他说,喜不喜欢?恩,我喘息着回答他。

    我那天被他脱光了,在沙发上高潮了好几次。

    当然是用他的手。

    他说,在我决定跟他之前,他不会动我的处女膜。

    我感动的伏在他肩上哭,我觉得我遇到了最好的男人。

    之后,我的内裤就如他的掌中之物,脱穿随他,他的手即使在外面吃饭,开

    车,晚上散步,任何时候都能伸进我的内裤,我像一把被解开了的锁,毫无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