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的第一站,我去了菜市场,买了一些妈妈平时爱吃的东西,回家之后给

    她做一顿大餐。然后我又买了一点保胎补身的食材,准备好好给妈妈补一补身体,

    毕竟这几天我们两个人都有点累了。

    话说菜市场里边的那些大妈们还真够可以的,我菜都买了一大堆了,他们能

    为了一毛两毛的菜价,来来回回讲价一个多小时,我说大妈啊,你一个小时到哪

    挣不出这几块钱啊,还是说你能从讲价的过程中找到快感?无法理解。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但是对於一个女人同样如此,

    今天我就要用这顿饭进一步打开妈妈的心。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而已,我今天的计画是再次调教妈妈的肛门,回想起当初

    调教妈妈的肛门,真是人生的一件爽事,我对妈妈实行过灌肠和肛交了,甚至让

    妈妈在我面前排泄,不过这些还是稍微显得初级了一点,当然我也不想玩那些岛

    国动作片里面的过於骇人的技巧,真正高手善於把初级招式玩出高级花样,当然

    还需要一点道具的辅助,而这个道具就是我下一站的目标。

    「妈的,这么贵。」看着眼前成人用品店上的标籤价格,我不禁有点想问候

    一下店的祖宗,刚刚说完那帮大妈抠门吝啬,看来我自己也不怎么样啊。

    我在买什么呢,答案就是肛塞,今晚的角,我将用它摧残我那可爱美艳的

    妈妈,进一步打开她的心房,让她更加臣服在我的脚下。

    终於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我踏上了回家的征程,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今晚的计

    画。

    而在我家的对面的楼层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窥探着我的一举一动,在她的手

    边,居然还有一台专业望远镜,看来这个人是把我家的隐私窥探个乾净。

    看这个房子里居然还有很多婴幼儿玩具,而这个房子的人是一位容貌秀丽

    的少妇,这个少妇居然还挺着个大肚子,而这个孕妇,赫然便是陈洁。

    只见陈洁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抚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嗔叫到:「好儿子,

    你这么想出来见妈妈了啊,不要着急,妈妈等着你呢。」然后她将目光转到了窗

    外癡癡地笑着:「小峰,我的小峰,你们母子真是幸福啊,真是令人羡慕啊,什

    么时候我也能像你们一样幸福呢,快了,一定快了……」

    我丝毫没有注意到那道窥视的目光,心里只是想着今晚如何调教妈妈,现在

    回◣ˉ|?度2∶ξ▼∵∵

    想想还真是有点间谍片的意思。

    在我回到家后,妈妈还是没有醒,而这样正我意。

    我把刚刚买来的食材拿来出来,靠着我这段时间苦练的厨艺,做出了三菜一

    汤,都是补身体安胎的菜色,这可是今晚打开妈妈心里防线的敲门砖,不能马虎

    的。

    然后我走进了我的屋子,在我床底下翻出来一个大箱子,这里边都是当初我

    用来调教妈妈的情趣道具,什么跳蛋、振动棒、假阳具、贞操带、应有尽有,但

    是它们并不是今晚的角。经过了一番努力,我终於找到一个小桶,里边是一些

    无色的液体,没错,这就是灌肠液。

    当初我以张峰的名义给妈妈灌肠之后,妈妈在我的面前排泄出来的窘迫样子

    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只是当初我是以张峰的身份这么做的,总是感觉少了那么几

    分刺激。

    而这样对妈妈的心理和羞耻心的压迫总归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子大。虽然后来

    在搬到新家之后,我也对妈妈做过几次灌肠,但是妈妈总是以各种理由哀求我,

    不要让我看着她排泄。而我也从来没有给妈妈施加压力,一方面怕适得其反,一

    方面也是想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让她动献身给我,或者说在不得已的情况下

    当着我的面排泄,这样才能收到更大的效果。

    在我找出灌肠液的同时,我也拿出了之前购的无线操控的特制跳蛋,作为

    灌肠之前调情的用品,这种跳蛋的力度最大能达到普通跳蛋力度的五倍,任何女

    性都无法忍受这种强烈的刺激,随后我走进了卧室,看见了仍然在熟睡的妈妈。

    孕妇总是有些慵懒嗜睡,从上午我八点多出门,直到我把各方面的准备工作

    都做好了妈妈还是没有醒,我看再等下去饭

    ◎╙回●∴∴??

    菜恐怕就要凉了,於是只好去叫醒她

    了。

    「妈妈,醒醒,太阳照屁股了。」

    妈妈慵懒的醒转过来,就看到了熟悉的脸孔,「儿子,几点了?我睡了有一

    会儿了吧。」

    我坏笑道:「这都中午了,我肚子好饿啊。」

    「哎呀,妈妈睡了那么久,我现在就去做饭。」说罢,妈妈艰难的起身,准

    备给我做饭。

    「妈妈,你忘了吗?我也是会做饭的。」

    「得了吧,就你的厨艺能做什么好东西出来。」

    一边说着妈妈走出了卧室的门,然后,果然看到了意料之中的表情。

    只见妈妈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丰盛大餐,惊讶的捂住了嘴,然后笑着对我说:

    「不错嘛,想不到你还藏着这么一手啊,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那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妈妈拉开了凳子,然后又给她盛汤拿碗筷。妈妈被我这

    些小动作感动的无微不至。

    其实女人不用给她们多么轰轰烈烈的浪漫,只要是在平淡的生活中给她们一

    点温馨的小细节,她们就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只是有些大男子人义的傢伙却

    不懂这个道理。

    在这次的吃饭活动中,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来一些骚扰活动,我们就像一

    对普通的母子一样吃饭,搞得我在恍惚之中有一种错觉,仿佛我们又回到了当初

    那个母慈子孝的幸福家庭,不过下一秒我就坚定了我的心,因为我们母子永远也

    回不去了,我离不开妈妈,妈妈也离不开我,我们母子俩只能向这条为人所不齿

    的乱伦之路越走越远了。

    吃完这顿温馨的午饭之后,我感觉到妈妈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些别的东西,有

    感动,也有爱意,看来今天我没有白忙活。在妈妈的眼中,我已经从那个可爱的

    儿子,变成了可以依靠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太小了,不过自己却永远也离不开

    这个小男人了。

    吃完这顿饭之后,我动的收拾起了碗筷,然后我就搂着妈妈一起看起了电

    视,只是现在的那些电视节目的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要么是给小女人看的脑残

    爱情片,一天到晚不食人间烟火的傢伙谈着不知所谓的恋爱,要么是婆婆大战媳

    妇,媳妇大战婆婆,婆婆媳妇轮番大战,搞得人头都大了三圈。好不容易有几个

    不错的好节目,要么国家觉得不和谐要封杀一下,要么观众不爱看赔的裤子都没

    了。

    要我说现在的电视这么烂,绝大多数都得怪现在的这帮观众,太他娘的没品

    味了,不过我的妈妈还是个挺有品味的人,至少她对那些国产雷剧还是不感

    ╔回⊿度⊿¨◤???╖∶

    冒的,

    而我们母子都是有怀旧情结的,经常看一些国产的老电影老剧什么的,以至於我

    们都戏称对方是老古董和小古董。

    看了一会电视,又到了妈妈的锻炼时间了,今天照例还是跳孕妇操,而每到

    这个时候是我最高兴的时刻,因为可以看到妈妈那充满母性韵味的身体,搞得我

    浑身上下真是。

    而今天妈妈似乎是在故意的诱惑我,老是做一些充满性暗示的动作,时不时

    向我晃荡着她那韵味十足的大肚子,还时不时的对着我抚摸她那暴涨了几个罩杯

    的酥胸,要不是他是我的妈妈,我真的怀疑我是在看某个夜总会的女郎在对我跳

    艳舞。

    对於眼前的这堆美肉,我自然是不想放过,我三步并作两步,沖到妈妈的背

    后,然后一把将妈妈搂在怀里,在她浑身上下胡乱的摸弄着,喘着粗气说道:

    「妈妈你今天怎么感觉好淫荡啊。」

    而妈妈则是故意拍打我的手说:「臭小子,不许这样说妈妈,去,自己玩去,

    妈妈还要去锻炼呢。」

    「胡说,妈妈你明明是在诱惑我,故意对人家做这么淫荡的动作,想引诱人

    家犯错误。」

    我用力揉捏着妈妈的屁股,感受着她股间的热气,以及她两腿之间流下来的

    滑腻液体。然后我接着说到,「妈妈,你的身体可没有像你那样口是心非啊,真

    是个不乖的妈妈。」

    「对,是妈妈不乖,请儿子惩罚。」

    妈妈意乱情迷的说道,同时,准备撩起裙子,接受我香艳的惩罚。

    不过我却忍住了想要惩罚妈妈的冲动,要是在这就让妈妈得到满足的话,我

    想要进一步佔领妈妈的计画就得落空了。於是我拿出了之前和灌肠液一起拿出来

    的跳蛋,塞进了妈妈的下体。

    「妈妈,我的惩罚可不是那么简单呢,你要认真接受惩罚欧,现在,我们出

    门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

    妈妈感受到我把跳蛋塞进了她的阴道,又听见我的要求,就知道我是想在光

    天化日之下让她好好出个丑。但是在经过我的一番花言巧语之后,她还是接受了

    我的要求。

    虽然以前我们早就玩过多次这样的游戏,妈妈甚至带着贞操带整整一周的时

    间,但是作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这种程度的挑战确实不知道她能否完成,

    不过没关系,我会在她旁边一直陪着她,万一有什么意外我可以直接给予她帮助,

    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外边温婉的少妇居然是个淫妇,那到时候麻烦可大了。

    傍晚时分,闷热的天气总算变得有些凉爽了,在我家的林荫道旁,一帮

    吹不惯空调的大爷大妈早就已经出来纳凉了。

    当然,这时候也是整个的八卦新闻交流会开始时间。如果有心人在旁边

    听一听的话,说不定能听见很多貌似胡说实则是真事的秘闻,什?a href='/qitaleibie/xia/' target='_blank'>蠢侠罴业暮⒆?br />又考了第一,老王家的老婆有外遇了,老牛家婆媳不和啦,当然这些都是小秘密,

    知道也没啥。关键是往往聊到深处那帮人就开始说一点见不得人的秘闻了。这时

    候的标准动作就是声音能压多低就多低,头能靠多近就靠多近。这其中的内容往

    往是谁家公公媳妇扒灰,谁家嫂子和小叔子不乾净这些的,而往往这些话题十次

    有八次是确有其事,真是不得不感歎,给我五个中国大妈我能打败福尔摩斯。

    作为一个刚搬来的住户,我当然不会和这帮大妈有太多的交集,当然,我也

    不想有,毕竟这帮人可都是人精,要是被他们看出来我和妈妈的问题那可就糟糕

    了。

    搀扶着我的孕妇妈妈一步一步的在散步,在外人看上去那是多么美好的

    画面啊,母慈子孝,家里添丁,连远处的那帮大妈们都是对着我讚誉有加,不停

    的看着我们母子,沖着我们微笑。或许他们会说,哎呀,这个儿子真是孝顺,

    动陪着妈妈来散步,将来我要把女儿嫁给他,当然以上纯属意淫。她们永远也想

    不到这对温馨的母子居然会在暗地里做出苟且之事出来,而且那腹中的孩子还是

    他们乱伦之爱的结晶品。

    突然,走的稳稳当当的妈妈脚下一软,差点没有站稳,我赶紧抓稳了妈妈的

    胳膊,关切地问到:「妈妈,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妈妈则是狠狠瞪了我一眼:「臭小子,你对妈妈做这种事情不是明知故问么,

    你居然胆子这么大,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怕被人看见啊。」

    「妈妈,那帮大妈们离得这么远哪能看得见呢,就算看见了也只是以为你又

    胎动了而已,来,妈妈,让儿子扶着你。」说完,我更加用力的搀住了妈妈的胳

    膊,同时暗暗地把震动频率又加大了一挡。

    「嗯……好儿子,别这样,妈妈受不了了。」

    此时的妈妈明显已经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刺激,整个人都快靠在了我身上,两

    腿更加无力,双颊通红,两眼迷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妈妈是动情了。

    我故意指着远处的一个椅子说到:「妈妈,我们过去坐坐吧。」

    其实近处就有一个小椅子,但是那个椅子的方位更加僻静,而此时的妈妈只

    能是任我摆佈了,忍受着阴道里火热的快感,每走一步都极具挑战性,不停的哀

    求我说减小一点震动的力度。不过我怎么可能同意呢,一边不断地鼓励她快点走,

    一边还时不时的加大震动频率,此刻的妈妈就如古代美人一般,一步三摇,风情

    万种,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妈妈总算可以坐在椅子上了。

    而此时我向妈妈的两腿之间偷偷一摸,满手都是粘稠的淫水,我嘿嘿的笑了:

    「妈妈,看来你真的很想要了啊,下面的的小嘴都已经流了这么多的口水了。」

    妈妈听后,本来通红的脸更红了,十分害羞的说到:「好儿子,饶了妈妈吧,

    现在天还没黑呢,再这么下去妈妈会出大丑的。」

    「那好啊,妈妈,咱们只要走到楼梯那里我就

    ∵找回●○请▼▼|?∶╔

    关了跳蛋,好不好?」

    妈妈知道我此时一定是不怀好意,但是只要走到楼梯间那里就没什么人了,

    也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的问题了,於是乎她就艰难的起身,以自己最大的力量去

    努力向着楼梯间迈进。

    几十米的距离,此时却有几步那么漫长,妈妈一步一停,努力的向前

    迈进,在她终於以为到达终点站的时候,我赫然又加大了跳蛋的力度。

    此时,妈妈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浑身不停地打颤,步子再也迈不开了,

    只能一点点的往前蹭,她不停地哀求我关

    ◤╘回地∷◆度▼2╚╔§×

    上开关的可此时如此可爱的妈妈怎么我

    忍心不欺负她呢,我做势要再次加大力度,而妈妈根本无力和我争辩了,几乎是

    在我的搀扶拖拽下,我们终於走到了楼梯间。

    「噩梦终於结束了。」妈妈,这样想着,可惜我就是那么不讲信用的人,我

    发动了最后的大招,直接将震动调到最大。

    无力反抗的妈妈不停地在嘴上哀求我:「好儿子,不行的,妈妈是受不了,

    啊!要尿了,不行啊,快停下啊。」

    此时我又怎么能够停下来呢,看着扶着楼梯,屁股正对着我的这副诱人的女

    性身体,我又怎能忍受呢,我把手探到妈妈两腿之间隔着内裤轻轻刺激着妈妈的

    阴蒂,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耳垂,说到:「妈妈,没关系的,尿出来吧,反正也没

    什么人,尿出来就好了。」

    妈妈此时很明显已经濒临失禁的边缘了,经过我不停地刺激,只听见妈妈低

    吟一声:「呀……」

    妈妈浑身颤抖着,随即下体一股流水喷涌而出,隔着她的内裤,湿透了她的

    大腿,无论她如何克制,就是停不下来,妈妈终於完成了第一次在公共场的露

    尿活动,整个楼道顿时充满了一股淫糜之气。

    放尿之后的妈妈,显然呆滞了许多,不过此时这个楼梯间已经不是久留之地

    了,要是被人撞到就不好了,於是我把妈妈横抱过来向我家上去,至於那滩遗迹,

    就当是哪个小孩子的傑作吧,反正也没人知道。

。.jpg 40征服美艳护士长妈妈全集txt下载 征服美艳的护士长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