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金字塔之淫魔血瞳

2018-08-01古典小说炮姐166°c
A+ A-

第一章:美女随行进埃及 
 
公元2011年6月我随同考古队前往埃及,那里是一个神秘地文明,有很多的未知之谜等待开启,我们考察队,好不容易申请下来,这一次前往“图坦卡蒙”的陵墓,这是有史以来最邪乎的坟墓,传说先后有21人因它痛苦地死去。 
 
但是我们考古出身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一些的,没有什么比探索未知更能带给我们以快乐,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我随行的队员有来自马来西亚的小伙子,大家都叫他“唐”,说来他是华裔的后人所以汉语说得和地道的华人没什么区别。 
 
另一位是考古学数字分析师--“李婉柔”,是这方面的天才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年仅22岁的美女,长腿秀丽旖旎,秀发生波,偏偏带着一副大大的黑色眼眶,看起来有种书生的弱弱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怜惜。 
 
正神游着突然随行的另外一位华盛顿的金发美女“琼斯”走到我身边,碰碰我,坏坏的朝我一笑,然后朝着李婉柔的方向挤眉弄眼,我一时手足无措…… 
 
这位美国的美女是建筑分析师异常的淘气,24岁喜欢穿一身火辣的衣服,比如此刻正穿着火红的吊带,雪白的后背尽览无余,偏偏她又肤色及其白嫩,让我忍不住浮想联翩……短裤难以遮掩她修长的大腿。哎惹人犯罪啊……我心中哀叹一声,翘起二郎腿遮掩下半身的反应,鬼灵鬼气地的“琼斯”看了我那地方一眼,貌似有所察觉,故意在起身的时候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压了一下,我疼得额头冒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此时队长美国的考古史学家“john”对大家一招呼“到了,大家先下车在AMERICAN 
酒店休息一晚上,随后我们明早一起起身前往图坦卡蒙之墓。” 
 
这所酒店实在是不错舒坦异常,我坐了下来,一边在夕阳的余韵下回忆今天“李婉柔”的音容笑貌,太美了!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我开门发现是婉柔,我一时吃惊,婉柔换成了裙装如一朵盛开的花儿,别样的优雅动人。 
 
婉柔此刻眉头紧锁,我尝试性问了一句:“婉柔,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烦心吗?” 
 
婉柔轻抿一口茶水,摇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怕!”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婉柔怎么了?有我在!” 
 
婉柔瞪着水汪汪的美瞳看着我:“你不懂得……我……”泪水竟然不自主的打颤,我心疼异常,走过去轻抚她柔弱的后背,婉柔扑在我的怀里如孩子般的哭泣,虽然我有很多疑问,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婉柔哭够了我试探性的问一句:“婉柔,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婉柔摇摇头,从一只纺织的钱包中拿出一张相片,我看了一眼,这是一位金发的美丽女子正灿烂地笑着:“伊布琳·怀特!”我失声道! 
 
婉柔点点头:“你肯定想问,我拿这张相片干吗?” 
 
我点点头,婉柔淡淡地口吻:“因为这是我的曾祖母!” 
 
我震惊了!一时不知作何言语。 
 
婉柔接着拿出一页折叠的纸张,上面写着潦草的一行字:“我再也无法忍受诅咒了。” 
 
我隐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偏偏道不明,但是那放佛是灵魂深处的叹息,是的我的灵魂深处听到了一声叹息声,久远而刻骨!但当我仔细聆听时却又一无所获! 
 
婉柔紧闭颤抖的美目还未曾发觉我的异样:“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我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查明这一切……”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你真相信这一切?” 
 
婉柔摇摇头,用手紧紧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吊坠:“这是我曾祖母留下的,但愿无事,我回去了,祝你好运!” 
 
“祝我们好运!”婉柔正要出门,我一时勇气上来:“等等……生死我与你相随!” 
 
婉柔笑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谢谢!”转身离开,屋里依旧留下淡淡的香气,我夜里失眠,美美即将入睡那一声声“啊……啊……”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猛地惊醒! 
 
第二章:你是处子之身? 
 
我起身,点了一支烟,无限烦躁! 
 
此时敲门声又起,我打开门看了一眼是“琼斯”,“你怎么没有入睡?” 
 
琼斯一歪脑袋反问:“你不也是没有入睡吗?” 
 
我苦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入睡呢?” 
 
琼斯一指窗户,我明白了窗户的那边正对着琼斯的房间:“你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你说我怎么知道。” 
 
我看下时钟凌晨一点了,琼斯扭着蛇腰,从我身边走过更要命的是此时的琼斯上身随意地穿着漏肚脐的短衫,可能因为夜晚睡觉居然没有穿胸衣,因为我看到了那两颗凸出的小葡萄! 
 
我下体一紧,只能苦笑一下,此时琼斯放佛也有什么心事浑然未觉我盯着她的双峰。 
 
琼斯随手打开一瓶红酒:“来,陪我喝几杯?” 
 
我随和一笑:“乐意奉陪!”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各国的风土人情,一直到聊到埃及时候,琼斯的脸上有不满忧虑,我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也在担心什么?” 
 
琼斯看了我一眼:“是的,我害怕传说是真的!” 
 
我随口道:“那你为什么不退出呢?” 
 
琼斯摇摇头:“自从听说过金字塔,了解她成了我一生的梦想,让我放弃我做不到!” 
 
“你是期待有什么遭遇,却又害怕遇到什么遭遇对吧?”我喝了一口酒。 
 
琼斯用诧异地眼神看着我:“你说的对!” 
 
我将酒杯当下,淡淡地说道:“你已经不是第一个在此刻有些踟蹰的考古学家了,但是我想问你,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平平淡淡的活着?或是为了梦想而追逐,后世人听到的名字都奉为榜样?” 
 
琼斯震惊的望着我,放佛在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你说的对!我决定了!我不该放弃否则我会后悔一生。” 
 
我拍拍她的肩头:“对的!无意义的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我们存在一刻便要精彩一刻!” 
 
琼斯终于放下心事与我开怀大饮纾解心头的郁闷,不一会儿琼斯已经喝得有些醉意了:“喝多了,我要回去了!”刚站起来一阵头晕地倒在我怀里,正好从她高开的领口上可以窥测深深地乳沟。下体再一次不争气的抗议! 
 
我感觉膨胀的下体抵到了她的肚脐,琼斯也感觉到了,低头看看了看:“呵呵,小色狼!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我我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衫,此刻觉得两颗火热的肉球抵在胸膛,我瞬间大脑充血:“琼斯,你真美!”我的双手在她的后背轻轻摩擦,琼斯笑了笑:“不要这样……” 
 
我看琼斯的抵触不强烈,我尝试去吻她,但是琼斯躲开了,我笑了笑,你的眼睛好美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吻你,琼斯笑了笑,我低头吻过去,一路向下,接触那片湿润的唇,琼斯和我两条火热的唇交织着。琼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我我的双手开始不老实得在琼斯的后背抚摸慢慢地插进琼斯的小衫中,迂回过来从正面抚摸那对傲人的双峰,果然没有胸罩,入手滑嫩,我的手都颤抖了…… 
 
我不在犹豫什么,脱掉衣服将琼斯的外套卷上去,埋头在那雪白的双乳间,我拼命的吮吸着,恨不得将那对双乳直接吞下去!另一只手顺路探下那诱人的秘谷,入手泥泞,早就湿了,琼斯双腿突然加紧不再让我抚摸她的小穴。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阴蒂上摩挲不一会儿琼斯就受不了了,浑身变得酸软,我趁机一路吻下一直吻到那美妙的嫩穴,此时琼斯的私处已经阴液流淌我浑不在意地吸入口中,如此美味怎能放过? 
 
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琼斯的小穴,每舔一次琼斯就浑身颤栗一次,终于琼斯已经酸软无力了。我掏出火热的阳具对着琼斯的小穴一阵狠狠地插去,但是却感觉有一层阻隔,也未在意欲火攻心,狠狠地抽插起来,好紧!我一阵激动我终于告别处男了!琼斯在我的身下忸怩呻吟:“恩……啊……恩嗯……” 
 
也不知是第一次太兴奋了,还是琼斯的小穴就是太紧了,不超过五分钟,我的阳具一阵膨胀,狠狠地射进琼斯的小穴内,留下高潮中的琼斯一阵抽搐!伴随着一张一缩的阴道,一股精液伴随着少女的殷红流了出来,我一阵错愕。 
 
我意犹未尽地抚摸着琼斯洁白的乳房,好一会儿琼斯才醒来:“你是处女?” 
 
琼斯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是的!守了24年的处女被你抢走了,你个强盗!” 
 
我一阵错愕:“你们不是很开放吗?” 
 
琼斯白了我一眼:“我相信古老的传说,处女可以辟邪,我从小就立志探险金字塔,自然守身如玉!怎么想到今天便宜你了!哼!”说着张口一对虎牙对着我的肩膀咬来! 
 
我嘿嘿一笑,望着精子干涸在小穴边上,我的下体再一次勃起,琼斯无语地笑了笑:“于是一番大战再一次开始,20多分钟后我再一次将精华射进琼斯的子宫内,无力地趴在她的乳房上睡着了!” 
 
次日敲门声响起,我俩才疲惫地转醒:“起来没有?” 
 
是唐的声音:“我疲惫地回了一句,到楼下大厅等我!” 
 
于是我俩匆忙洗澡,为防止别人发现先后下楼一起共进早餐,期间我几次看到婉柔都感到心中一阵愧疚。 
 
第三章:进军金字塔 
 
坐上John准备好的路虎后,我和琼斯疲倦地睡去了,当太阳凌烈的中午时分我们已经到达,于是大家准备各项工作,拉好帐篷我们是要在这里夜宿将近一个月的!准备好后大家签署相关约定又消耗了半天。 
 
劳累了一天大家都早早睡去了,梦里那一声声叹息声更加深重了,我再一次转醒,我看了看表晚上11点,我走出帐篷发现婉柔的帐篷还是亮着灯,我犹豫了下还是过去了。站在帐篷外:“婉柔睡了吗?” 
 
“没呢,进来吧”我感觉的出那声音竟有一丝高兴。 
 
我进去发现婉柔穿着一袭乳白的睡衣半倚墙看书,我一阵恍惚:“怎么还不睡?看什么书呢?” 
 
婉柔笑笑,神秘地说:“你猜?” 
 
我苦笑:“我哪里猜的上?” 
 
婉柔神秘地把书展示给我看:“埃及古史” 
 
我笑笑:“你都看了几次了。” 
 
我一直在猜测:“图坦卡蒙是怎么死的?难道是被人暗杀的?或许正是因为此他的怨气最重,所以他的陵墓死的人最多。” 
 
我笑笑坐过去把婉柔的书和上:“不要想了。安心睡吧!” 
 
婉柔大概这几日一直没睡好,果真不一会儿在我身侧睡着了,宽松的睡衣露出一片酥胸我的神情一阵恍惚,恨不得扯开睡衣一睹美景,但这也仅是想想。我苦笑,我岂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于是轻轻地抚摸婉柔的额头,起身回去。 
 
次日我们四人一起带着必备的食物和露宿品,上路了,巨大的陵墓远非想想那么神奇,出了冰冷的墙石外,实在找不到有趣的事情。就连那些瓶瓶罐罐都被博物馆带走了,不知走了多久才发现墙壁上一些壁画,无非是画着一些如何将图坦卡蒙安葬的画面,但是婉柔还是极其小心的用无光照相机记录着这一幅幅画面。 
 
但是有一副画面深深地吸引着我,那就是一位法老的头颅破开一道眼镜蛇的虚影射向一位跪拜的年轻男子。这幅画面不知为什么让我如此着迷,琼斯莞尔一笑:“走了,小帅哥!” 
 
于是我依旧和大部队前进,但是心中的疑惑不减。只好匆匆继续赶路。 
 
John周围的旁室内观测了一会儿:“好了今晚在这过夜。”我环视周围旁室足有一百多间,向来是安葬奴隶的墓穴,但是我们考古出身的自问对于这些还是不在意的。于是大家各自挑选了一间打点住下。我不敢过早入睡害怕那噩梦再一次袭来,于是找唐聊聊天,这人真是奇怪,身份也很神秘居然没人知道他的全名就连领队john也让我们不要问,说是当地的习俗,可我不记得有哪样的名族忌讳说出自己的名字。 
 
聊了不一会儿,我就出来了途径婉柔的住处时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而向琼斯的住处走去,琼斯刚刚洗刷完穿着睡衣,湿漉漉的头发别样诱人。琼斯冲我妩媚一笑:“怎么小男人?想我了?” 
 
我苦笑一声,不需要回答我的下体已经出卖了我,我走过去抱住琼斯,隔着睡衣抚摸琼斯的美乳,不一会儿琼斯就娇喘连连,我再也忍不住把手探进睡衣,把玩那美妙的乳房。琼斯不老实的小手也在裤中抚摸我的肉棒。我再也忍不住把手探进她的小穴,中指插进小穴内来回抽送。等琼斯浑身瘫软后我拿出肉棒,送到小穴,来回摩擦惹得琼斯着急,急切的将小穴送来,突然腰部一用力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琼斯玉茎后仰说不出是舒爽至极还是疼痛难忍。 
 
我不停地抚摸琼斯的阴蒂,慢慢地琼斯开始放松,于是我顺利地来回蠕动,琼斯在身下忸怩生艳,10多分钟过琼斯的阴道一阵紧缩,琼斯舒服的高潮了,我还是在射精的边缘,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惊叹:“OH,My god!”我心头一惊瞬间膨胀的肉棒萎蔫了,但是琼斯还在兴奋中未曾察觉的。 
 
只见唐走了进来竟然毫不避讳地走过去抚摸琼斯的乳房:“真是太棒了!”竟然开始舔舐起来,琼斯此时自然发现但是也无力反抗,我的肉棒竟然莫名地更加兴奋。我一边来回冲送一边欣赏,唐和琼斯接吻抚摸揉胸,琼斯终于不堪两面夹击再一次崩溃了,小穴内的热流一股脑喷在肉棒上。 
 
我再也忍不住一股脑射进阴道中。 
 
拔出肉棒精液顺着琼斯的大腿流下,此刻唐走过去居然毫不在意的将精液和阴精一同饮下,疯狂地舔舐着,我看了之后肉棒再一次兴奋,我走过去将肉棒送到琼斯的玉嘴中来回抽插,琼斯般小蛇的舌头润滑舒服丝毫不弱于小穴。 
 
而唐则趁此时机狠狠地插进琼斯的小穴,双管齐下,琼斯可是爽翻天了。20多分钟后唐终于射了,我也加快抽送,10多分后滚烫的精液射进琼斯的小嘴中。太舒服了,而琼斯直接昏睡过去。 
 
第四章:异象 
 
回到屋中我疲惫地睡去,但是出现在了一个奇妙的梦中,梦中我好想灵魂出体,在金字塔中游荡,金字塔如一幅地图画卷在我的脑海中一一展开,指引着我一路前进,到了尽头是一副巨大的图案,和一幅巨大的法老雕塑,法老的头冠上眼镜蛇吐着信子气势骇人。令人奇怪的是画卷上的画面和这堵墙一般无二,只是多了一位男子,男子用刀将手掌割破将鲜血涂在头冠上…… 
 
这样的梦境一直不停地重复着,猛的惊起此时看到了婉柔温柔的目光,婉柔的脸色煞白,正紧张地握着手中的十字架,突然扑到我怀里:“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我疑惑不解:“怎么了?” 
 
John开口:“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我们猜测你感染病菌什么的,既然你醒来说明没事了,是我们多虑了。大家继续出发!” 
 
于是大家一同前进,期间琼斯走到我身边掐了我的腰部:“那天为什么不阻止唐?”我打着哈哈:“我以为你们先前早就有过关系。” 
 
琼斯:“哼!你就继续装吧,害得我现在走路还疼!”说着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 
 
我苦笑一下,好在西方对于性本身不大在意,否则我也不会那么疯狂,性与爱不同,我的爱人是绝不会与人分享的。 
 
不一会儿就出现很多岔路,但是金字塔的地图不自觉的就在脑中呈现,我带着大家一直前进,期间john问我好多次为什么这么确信,我无法解释是梦中看到的吧,大家都很怀疑,好在唐很赞同我,于是大家继续前进。走了大约一天多,我们终于疲惫地来到了尽头。这一路上我也震惊万分所见情景竟然和梦中一般无二。最让我吃惊的是眼前的那堵墙真是和梦中完全一样。 
 
还有那座雕像! 
 
大家疲惫了只好就地休息一下,但是我的灵魂仿佛被那壁画吸引了,放佛自己就是那持刀割破手掌的男子,不知不居中我已经拿起匕首朝着自己的手掌割去,然后朝着那雕像的王冠按去,远处婉柔看到这一幕吓坏了,一声尖叫急忙冲我奔来,但是我却浑然未觉,在婉柔抓住我的那一刻,我还是将淌血的手按在了王冠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王冠将血一吸而入,丝毫看不到血迹。放佛没有发生一般,大家都凑了过来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原本的墙突然崩裂了,一条人工开凿的隧道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在大家的惊疑中我们一行人,沿着半人高的隧道一路前进,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达尽头,一片开阔的场地陷入眼帘。 
 
“这是?”大家惊疑不定。 
 
只见开阔的场地上有一座高大的纯金雕刻的法老王,正是图坦卡蒙!而法老王的王冠上只有一条蛇,这条小蛇精光闪烁,错愕间感觉它在眨眼!更诡异的是它的四周有种很多池子,每一个池子中都有一具尸体,有的尸体都干涸了,只剩一些骷髅头骨,但是池子中的一滩血迹却是未曾干涸,诡异至极! 
 
不知道为何我发觉一直波澜不惊的唐此刻眼中尽是火热的目光,难道仅仅是对于黄金的贪婪?我还是不大相信,毕竟我们考古出身的见过的稀世珍宝不胜枚举! 
 
可能是我多心了,但是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时john在专心欣赏伟大的雕塑,突然觉得胸前一凉一把匕首洞穿而出,他的尸体正好倒在了一个空余的池子中。 
 
而那把匕首赫然是唐所持,大家都震惊了,我急忙走到两女跟前,警戒地看着唐,婉柔面色气愤:“为什么?” 
 
唐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们不会懂得!一切才刚刚开始!” 
 
原本我还担心唐会对两女不利,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唐居然走到了唯一没有池子的一个,站了进去,那个池子很显眼,它离雕像最近。 
 
唐冲我诡异的一笑,然后把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们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唐就倒在了血泊中。 
 
说来也是奇怪一般人匕首刺进胸膛,立刻休克。但是唐放佛丝毫不受影响仅仅是流血而已:“哈哈,终于完成了!终于完成七重天的祭奠!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埃及的王氏血脉,我走遍世界终于搜集全了!哈哈!我等了3千多年了!主人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哈哈!以我灵媒之血为引,启动九重天之阵!以这七七四十九具尸体为媒,地狱的大门为我打开吧!复活吧伟大的亡灵!” 
 
突然那蛇头真的一闪活了一般,所有的鲜血疯狂的被吸入雕像,金相如同活了一般扭动着,挣扎着,真似是要从鬼门关中逃出的样子。 
 
最倒霉的是我第一时间想到带着大家逃跑,但是此刻偏偏身体动不了!!! 
 
突然一道巨大的蛇影从金蛇中一跃而出,直奔我而来!我吓得脑门冒汗,只是蛇影没入身体丝毫症状也没有! 
 
而那束缚我们的禁止也同时解开。我们急切的逃离此处,连走前我回头看了唐一眼,唐冲我诡异一笑:“一切才刚刚开始!”就倒在了血池中! 
 
我的心头一颤!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哪来得及多想一路奔跑日夜不停直至跑到了出口! 
 
第五章: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们想想先前的经历都是心有余悸,难以平复夜晚降临,终于没有了噩梦干扰但是我却头痛异常,我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色,浑身燥热,潜意识中我就想找到一位女子! 
 
于是潜意识中我来到了琼斯的房间,琼斯此刻本来就是焦虑至极,但是看到我过来了急需一个拥抱,紧紧地抱着我,我诡异一笑,二话不说就开始吻她,琼斯刚刚进入状态我就急切的进入每一次都是大开大合!终于我忍不住射了进去,但是诡异的事情此刻发生了,突然一道漆黑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股无形的巨大吸力将琼斯来扯进去,我此刻也恢复了理智,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二门的那头无异是修罗地狱一群人鬼不分的家伙围着一位头戴王冠的男子!那男子冲着我一笑:“你是我血统唯一的一位的后代,你就是我人间的使者!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要为我完成7777777重天大合阵之逆天祭祀!天不容我,我便逆天!哈哈!哈哈哈!”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巨大的吸引力就将琼斯拖了进去,然后那些鬼物围着她疯狂的抽插蹂躏。 
 
我如同置身一个可怕的阴谋,我如何能是埃及的继承者呢? 
 
我失魂落魄,到底是怎么回事? 
 
婉柔看出我的状态不好,特地过来照顾我,形影不离。但是到了夜晚离奇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我的双瞳再一次变成血红色,我疯狂地扑向婉柔,我抢占了她那一晚上,在我射精的一瞬间,诡异的黑色门再一次出现。它带走了我一生的挚爱!并且我的挚爱饱经无尽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我恨死我自己了!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才刚刚开始?!” 
 
那个恶魔妄图经过我之手来完成他邪恶的愿望!但是他妄想,他永远不会了解真爱的力量。没有了婉柔我宁愿去死!于是我拿出匕首对着那个黑色的门将匕首狠狠地刺进我的心脏!“婉柔,对不起!我愿永世不得轮回替你承担所有的痛苦,只是再让我见你一面对你说一句话--对不起我爱你!” 
 
当我感觉到冰凉的利刃刺破我的胸膛时,我丝毫不畏惧,这样就结束了吧……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来,难道我到了地狱?不对我的身体自动修复了,并且匕首也被自动排除体外,随后我尝试过多种自杀方式但是都是无效,每天的夜晚我都如一个幽灵侵占一名少女,我算了一下7777777天一共是21308 年零357天。不知到了那个时候那个恶魔是否真能转世?世间将是一副怎么摸样? 
 
“一切才刚刚开始!”

 【完】 上一篇:穿越之淫色修仙传 下一篇:和师妹的一段激情岁月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