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天国野史之温州警花

2018-08-01古典小说炮姐29°c
A+ A-

动听中国继 落花星雨 , 哑口问天 之后, 倾情奉献,天国野史系列据人民网报道昨天上午,“苍南女民警被奸 杀案”在浙江省温州中院公开宣判,歹徒施正赞、叶长锋、吴正查均被判处死刑。

驾驶宝马的女民警失踪去年10月8日1时许,警方接到居民吴某报案称:7日下午17时许,其嫂子汪茜茜驾驶一辆新购置未上牌的白色宝马X1越野车出门接女儿。后来,女儿独自回到家,汪茜茜却一直未归,且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汪茜茜,女,37岁,苍南县灵溪镇人,某政法学校毕业后就加入警队,同事们都称她为温州公安系统“最美丽的警花”。

记者昨天从法庭上了解到,事发那天,汪茜茜在苍南县灵溪镇老参茸市场停车场开门上车时,被守候多时的施正赞等人将其强行控制在车内,由施正赞驾驶着这辆价值40余万元的宝马轿车,逃离现场。

……接警后,警方经过连日侦查,在福建省福安市境内,成功锁定了3名嫌犯的行踪。

在两地公安机关的密切配合下,于去年10月9日零时许,在福建省政和县境内,截获了该案的失踪车辆,并先后抓获叶长锋(男,1986年出生,苍南县灵溪镇人)、吴正查(男,1970年出生,苍南县灵溪镇人)和施正赞(男,1978年出生,苍南县渔寮乡人)等3名歹徒。

经审讯,3名歹徒在逃离途中,发现了茜茜的警察身份,在劫取汪茜茜身上现金1870元、银行卡,逼问密码后在ATM机上取现2700元后,3人商议决定杀死汪茜茜。

施正赞等人驱车至福建省福鼎市前岐镇寻找埋尸地点。在前岐镇凤桐村和武洋村交界的一个偏僻处,叶长锋、吴正查利用锄头和畚箕挖坑,准备掩埋汪茜茜。在此期间,施正赞将汪茜茜强暴。

随后,施正赞等三人采用扼颈、勒颈方式将汪茜茜杀害。在掩埋过程中,为确保汪茜茜死亡,3歹徒轮流使用锄头击打汪茜茜头部。

暴徒奸 杀埋尸手段残忍去年10月7日下午,苍南县城老参茸市场停车场内,停着女民警汪茜茜的白色宝马X1越野车。车是新的,还没上牌。

暗处,埋伏着3双眼睛。

傍晚5点左右,汪茜茜走近宝马车,拉开车门。突然,一名男子钻进副驾驶座,用“枪”指着她。

威逼下,汪茜茜坐到车后排,另两名男子将她夹在中间。车往福建方向开。歹徒打算劫走汪某身上的钱财后,再把车卖了。

37岁的汪茜茜是苍南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作为为数不多的女侦查员,她办过不少大案。2008年本报报道过的涉案总额达2亿多元的“矾山连环会案”,就是她经手的。

最初被劫持,汪茜茜还想反抗,但当雪亮的匕首压在她的脖子上时,女民警再也不敢挣扎,乖乖地被歹徒捆了手脚。3名歹徒在搜走了1700元现金和银行卡后,在她包里发现了警官证。

3名歹徒正是施正赞、叶长锋和吴正查,他们早有预谋。此前,他们准备了假手枪、匕首、绳子、手套、胶带纸、铁锤、手电筒、帽子等作案工具,踩过两次点。

他们还做好了杀人埋尸的准备。发现被劫持的是女民警后,因害怕汪茜茜会记住自己的模样,他们更坚定了杀人灭口的决心。

在朋友的眼中,汪茜茜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令人敬佩的职业;有一个能干的丈夫;更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在同事们看来,外貌出众的她是苍南县公安局“最美丽的警花”。

此时汪茜茜被捆在后备厢里,车往福建省福鼎市前岐镇的埋尸地点开。

在一条山路边,汽车下了公路,开进了密林深处。车停了下来,施正赞让叶长锋、吴正查下车挖坑,两人明白施正赞想在这里奸淫女民警,其实他们也垂涎汪茜茜的美色,但不敢违抗施正赞的命令,恋恋不舍的向车里看了一眼,心里幻想着施正赞把汪茜茜脱光扒净,肏屄奸淫的情景,拿着工具去了。

见二人走远,施正赞把汪茜茜从后背箱里拖出来,弄到车里开始玩儿她。

被凶残的歹徒搂在怀里,汪茜茜一点也不敢反抗。她可怜巴巴的苦苦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吧,家里的孩子不能没有母亲。只要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施正赞此时欲火焚身,根本不答理她,隔着衣服在汪茜茜丰富的胸脯上摸了一把,比玩儿自己的老婆还要自然地伸手解开女民警的裤腰带。

在女民警低声下气的求饶声中,施正赞象剥香蕉皮一样,几下子就把她的牛仔裤给扒了!汪茜茜的两条大腿又白又嫩,大腿根儿的白肉嫩得仿佛能捏出水来。此时下身还穿着条白色碎花的三角裤衩,两腿间的三角裤鼓鼓的兜裹出肉丘的形状,隐隐能看见里面茂密的黑毛。

施正赞的手径直插进汪茜茜的内裤里,“啊!”,汪茜茜敏感的惊叫,身子剧烈的一颤。

“肏你妈的,还没肏屄呢,叫唤鸡巴毛!”

手在女民警的三角裤衩里肆意的活动着,突然“嘶啦”一声,硬生生的把汪茜茜的裤衩子给扯了下来。

看到汪茜茜那芳草丛生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的肉屄,施正赞胯下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他二话不说,双手掐住汪茜茜的腰身,用力一扭。女民警立时被扭得光腚朝天,狗趴在座位上。一个丰满诱人的大白屁股就这么赤祼祼的撅在歹徒面前,施正赞热血沸腾,硬挺的鸡巴把裤子顶得老高,他迫不急待的解开腰带……汪茜茜听到背后男人脱裤子的声音,她知道男人要干什么,但此时这位苍南县公安局“最美丽的警花”除了乖乖的撅着腚眼子等着挨肏之外,连哀求的话都不会说了。

施正赞用手撸了撸已然充分勃起的大鸡巴,硕大发紫的鸡巴头子顶在汪茜茜那长满黑毛的肉屄上!女民警高撅的肥臀猛的一颤,却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汪茜茜的驯服,更助长了歹徒嚣张的淫欲。他没急于插进去,鸡巴头子顶在屄缝上,手扶着鸡巴上下划动。鸡巴头子象刀一样,无情的剖开两瓣肉唇。随着男人的动作,两片原本夹紧的肉唇,被剖开,合上,再剖开,再合上……汪茜茜认命地跪撅在那里,雪白的大腚随着男人挑逗、刺激的程度一激灵一激灵的乱颤,嘴里不时发出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哼声。

“肏你妈的,爽不?”

…… …… 汪茜茜哪敢应声。

“肏你妈的,老子问你爽不爽?”

男人下身稍稍向前一挺,鸡巴头子如蜻蜓点水般在肉瓣上点了一下,那一瞬间,硕大的鸡巴头子完全陷进肉瓣里面。

汪茜茜白花花的大肉屁股一哆嗦,同时嘴里发出“嗯”的一声,仿佛在回答男人的问话一样。

“嗯……嗯……嗯……”,随着男人鸡巴头子在花芯上点击,汪茜茜“嗯嗯唧唧”的声音越来越频,越来越大。

“肏你妈的,还没肏屄呢,就爽成这样。”

就在汪茜茜被玩儿得魂飞魄散,骨软筋酥的时候,施正赞突然猛一挺身,只听“扑哧”一声,整根鸡巴一点不留地肏进了女民警的屄里谁能想到,这朵苍南最漂亮的警花居然这样跪撅在自己的车里就被人家给干了“妈的,老子肏过不少女人,肏女警察还真她妈的是头一回。”歹徒嘴里说着,一边摸玩汪茜茜软呼呼的大屁股,一边一下一下的肏她。

他每次都把鸡巴从屄里完全抽出来,然后狠狠的一插到底,干得汪茜茜身子向前大幅度的耸动,“妈呀,妈呀”的叫唤得都没了人声。

“骚屄,临死之前老子就让你爽个够……”

汪茜茜听清了施正赞的话,她吓得浑身栗抖,哭着哀求:“……求求你了……别杀我……求你……饶了我吧……我乖乖的……乖乖地让你干……让你肏……还不行吗……大哥……求求你……让我咋地都行……你就饶我一条命吧……”

肉体上的刺激,加上心理上的恐惧和屈服,很快汪茜茜就被干得淫水四溢。随着男人不断的变换奸淫的节奏,“咕叽、咕叽”的肏屄声、歹徒的下体剧烈撞击女人丰满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肉响声以及女民警为了活命,下贱的求饶声交织在一起,忽大忽小、忽长忽短形成了淫糜的交响曲充斥在轿车里。

干了大约十来分钟,施正赞终于爽到极点,在女民警的屄里一泻如注。

……见吴、叶二人挖坑还没有回来,施正赞让汪茜茜自己脱掉上衣。汪茜茜乖乖的照办了。见到汪茜茜裸露出来的那对大白奶子,刚刚打过一炮的施正赞又来了感觉。

此时的汪茜茜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象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哆哆嗦嗦的蜷缩在歹徒面前,等着人家处置。

施正赞抓着汪茜茜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胯间。

汪茜茜稍一迟疑,施正赞恶狠狠地说:“想活命的话,就乖乖的给老子裹裹。”

这句话果然管用,女民警立刻张开嘴,把那根刚在她屄里爽射过的鸡巴吞进嘴里。

施正赞一边尽兴的摸玩女民警那对丰满、柔软的大白奶子,一边享受着她的口交服务。

此时,一侧的车门打开着。汪茜茜两只白嫩的脚丫和两截光溜溜的小腿已经伸到了车外。

在车里面,她那美丽的头颅正卖力的在男人的胯间起伏着,胸前的那对大白奶子被男人随意的揉成各种形状。

施正赞干过不少女人,其中有很多还是黄花闺女,但大多数都是一炮完事。可今天这位三十 七岁的女民警却让他欲罢不能。那漂亮的脸蛋,丰满的乳房,肥硕的大白屁股,多汁多水、鼓胀丰隆长满黑毛的肉屄,一身雪白无暇的白肉,都深深的刺激着施正赞的肉欲。

摸了一会奶子,下面的鸡巴早被汪茜茜用小嘴套撸得硬挺起来。

但这次,施正赞并没有急于肏屄。而是把鸡巴从她的嘴里抽出来,顶在她白晰漂亮的脸蛋子上磨擦。

“你挺会裹鸡巴的,在家是不是经常给你老公裹啊?”施正赞问。

“没……没有……我从来都没给我老公……用嘴……弄过……”

“是吗?那今天老子算是给你的小嘴儿‘破处’了呗。”施正赞得意的说。

“是……是……你是……”

“是什么?”

“是……是把鸡巴插进我嘴里的第一个男人……”女民警卑贱地讨好道。

“哈哈……”施正赞狂笑着,一只手揪着汪茜茜的头发,鸡巴顶在她娇嫩的嘴唇上。汪茜茜赶紧配合的张开嘴,方便男人顺利的把鸡巴插进来。

施正赞挺动下身,象肏屄一样,一下一下的肏着汪茜茜的小嘴儿。干得汪茜茜“咕噜咕噜”地直翻白眼儿,却是丝毫也不敢反抗。干了好一阵子,施正赞才从女民警的嘴里抽出鸡巴,在她前抖动着,问:

“我的鸡巴大不?”

“……大……又长……又粗又大……”

“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嗯?”

听到这个问题,女民警稍微迟疑了一下,但随即答道:“当然……当然是大哥你的……你的鸡巴大……一下子就插到了……最里面……我老公从来都没插过那么深……”

“插到哪里面?”

“插到……插到屄芯儿里面……”

施正赞这才命令汪茜茜自己下车。女民警按着歹徒的吩咐,来到轿车前面,双手扶着轿车的前脸,撅起屁股站在那里。

见汪茜茜摆好了挨肏的姿势,施正赞不慌不忙的走到她身后,铁硬的鸡巴顶在她肥嫩的屁股蛋子上磨蹭了几下,然后,毫不客气的一下子插进屄里。

这一次,施正赞不象第一次肏汪茜茜时那么冲动,他想多玩儿一会儿。在女民警的屄里肏几下子,便拨出鸡巴,拽着她的头发,令她回头把鸡巴含进嘴里,吮吸、套撸一会。然后再接着肏屄。

这样玩儿了足有二十来分钟,玩儿得汪茜茜头晕目眩、娇喘吁吁。可是,她一点也不敢违拗男人。施正赞肏屄的时候,她尽力把大白腚高高的撅起来,方便人家抽插。用嘴裹鸡巴时,更是非常地卖力,生怕男人不爽。

“我会肏屄还是你老公会肏屄?”

“……你会……你会肏屄……”

“是吗?”施正赞慢条斯理地继续挑逗道:“说说我怎么会肏屄?”

“……我老公几分钟……几分钟就完事了……你肏了这么久……鸡巴还这么硬……干地还这么猛……你太会肏屄了……太会肏女人了……”汪茜茜哼哼叽叽的回答。

女人淫贱的情话令施正赞更充分的享受着征服别人的老婆的快感,在屄里不停抽插的大鸡巴变得更粗更硬了。

又狠狠地干了几十下,把汪茜茜翻过来,使她仰面朝天,象只青蛙一样躺在轿车的前脸上,一边肏屄,一边抚摸汪茜茜挺在胸前的那对大白奶子。

汪茜茜已经忘记了求饶,她被干得“咿咿呀呀”不停的呻吟着。

“一会老子射的时候,乖乖的用嘴给老子接着,要是弄在外面一滴达,马上整死你!”施正赞恶狠狠的喝道。

汪茜茜嘴里“嗯嗯”的答应着,又使劲的点了两下头,眼中满是顺服之意。

施正赞开始最后的冲刺,狠狠干了十几下,射精的时候,猛的把鸡巴从女人的屄里拨出来,同时拽着她的头发用力一拉。

女民警慌忙顺势起身,跪在施正赞的胯下,性感迷人的小嘴儿大大的张开,接受着男人的喷射。

乳白色的精液象箭一样,一股一股的射进汪茜茜的嘴里,女民警直溜溜地跪在那儿,张嘴接着,一动都不敢动。

这一幕活春宫,被挖坑回来的叶、吴二人看个正着。见这一会功夫女民警便让施正赞给摆平了,两人又嫉妒又羡慕,可施正赞不发话,他们不敢上前,只能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施正赞射完后,让汪茜茜把嘴里的精液吞了,又让她把湿漉漉的鸡巴舔干净。

汪茜茜看出三人中施正赞是头儿,为了活命,也顾不得两个男人在旁边观看,用白嫩的小手托着男人的两颗肉蛋,把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含在嘴里吸吮、舔含。

看到一丝不挂的汪茜茜跪着为施正赞舔鸡巴的情景,叶、吴二人的鸡巴硬得险些顶破了裤子,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到胯部揉搓。

此时刚刚发泄完兽欲的施正赞已经精疲力竭,他一脚把汪茜茜蹬开,对叶、吴二人说:“你们也爽一爽。”

叶、吴二人闻言,立刻如恶狼一样扑了上去…………女民警的顺服并没能换来歹徒们的怜悯,当他们发泄完兽欲之后,不顾汪茜茜的苦苦哀求,用她的裤腰带把她活活勒死。

拿走汪茜茜身上佩戴的玉坠、戒指和万宝龙手表后,3人将她扔进坑里。怕她没死透,3人各用锄头在她头上狠狠地敲了几下。

歹徒罪行累累被判死刑接警后,警方在福建省福安市发现了劫匪的行踪,10月9日3人先后落网。

据交代,3名歹徒都是苍南人,其中两人还和汪茜茜同一个镇。33岁的施正赞和41岁的吴正查是“二进宫”的累犯。施正赞曾伙同他人实施18次盗窃。

人罪行累累。从前年9月底,他们便开始预谋抢劫,为避人耳目还专门租了一辆轿车在街上转悠,将下手目标对准开豪车的单身年轻女子。

就在奸 杀汪茜茜之前的一个月,施正赞和叶长锋还奸 杀了一个马上就要结婚的女子。

那女子叫逢娟,28岁,是某重点中学的英语教师。男朋友在国税局上班,两人举行婚礼的日子都订好了。

那天下午,逢娟一个人开着新买的轿车去商场购物,结果被施、叶二人劫持。

叶长锋开车,施正赞见逢娟年轻美貌,迫不急待地想尝一下她的味道,哪里还顾得上轿车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驶。

一开始,逢娟还挣扎着不肯就范。结果被施正赞几个大耳刮子,搧得老老实实,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施正赞肏她的时候,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叫都没来得及叫上一声,就被人家一枪肏开了处女屄。

轿车过收费站,施正赞抱着逢娟坐在自己的腿上,鸡巴插在她的屄里都没拨出来。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逢娟硬是没敢呼救,结果汽车下了高速公路,这个大美女便再也没有了逃命的机会。

后来,施、叶二人将逢娟轮 奸后,掐死埋在了野外。

去年8月份,施正赞独自尾随开红色保时捷轿车的苍南女大学生苏小旭一个多星期。当时,苏小旭放暑假在家,经常一个人开车去商场购物,对歹徒偷偷跟踪她的事一无所知。一个周末的下午,苏小旭购物后,在地下停车场被施正赞用刀逼住。

施正赞捆了苏小旭的双手,逼着她坐在副驾驶上,然后,驾驶汽车沿着公路向北行驶。当得知身边这位漂亮的女孩子是在校的大学生时,施正赞兴奋的不得了,开着车,下边的鸡巴就硬了。苦于公路上来往车辆多,一直没机会下手。看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色胆包天的施正赞竟把苏小旭带到路边的一家旅馆。

事先施正赞威胁苏小旭,只要她敢叫一声,立刻捅死她。苏小旭真就没敢声张,乖乖地随着施正赞进了旅馆。开房用的是苏小旭的身份证,旅馆工作人员还以为她们是情侣呢。

进屋后,施正赞问苏小旭愿意不愿意做他的老婆。苏小旭刚说出一个“不”字,被施正赞一个大耳刮子搧得在地下转了半圈差点跌倒。再问她,苏小旭小声说:“愿意。”

施正赞让她大点声。苏小旭又大声说了一遍。施正赞问:“愿意什么?”苏小旭说:“愿意给你做老婆。”

施正赞让苏小旭自己脱衣服。苏小旭不敢不从,含着眼泪,乖乖地脱光了衣服。然后,按着施正赞的要求,双手扶着窗台,把屁股撅起来。

可怜刚刚十九岁的女大学生,就这样被歹徒占有了。

施正赞从后面奸淫苏小旭,干得正爽的时候,苏小旭的手机响了。手机就放在旁边的沙发上,施正赞顺手拿起来一看,上面显示“妈妈”,知道肯定因为天黑苏小旭没回家,家人担心了。

施正赞让苏小旭接电话,向家里报平安。并恶狠狠的威胁道:“敢声张,现在就掐死她。”

在歹徒的淫威之下,苏小旭选择了继续屈从。她告诉妈妈,在同学家里,晚上不回去了。

在她和母亲的整个通话过程中,施正赞一直从后面不紧不慢的肏她。见苏小旭挂断电话,施正赞彻底放下心来,双手揉摸着苏小旭一对尖翘的嫩奶子,一阵猛肏,把小姑娘干得哭爹喊娘的直叫唤。

当天晚上,苏小旭就象新娘子初入洞房一样,对男人千依百顺,任凭歹徒变换着各种姿势奸淫。精力旺盛的施正赞射了三次,两次射进苏小旭的处女屄里,最后一次射进她的嘴里。

第二天一早,在苏小旭的屄里又打了一炮。然后开车把苏小旭带到几十里路之外的一处树林里。

本想立即杀死苏小旭,可看到长得白白净净,温顺漂亮的小姑娘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施正赞淫心又起。见四下无人,他把裤子褪到膝下,坐在车里,让苏小旭给他吹萧。吹硬了之后,把苏小旭按在车门子上就干。一口气插了几百下,才在姑娘的屄里爽射出来。

之后,十九岁的女大学生终难逃厄运,被施正赞掐死后,沉尸河底。

……名歹徒残忍地杀害她人,庭审中却都以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要养来求情。25岁的叶长锋甚至以烈士后代自居,要求从轻处罚。

法院均予以驳回。

 【完】 上一篇:奇妙的旅行经历 下一篇:隐去的黄蓉风情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