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借盐借来的艳遇

2018-07-31古典小说炮姐117°c
A+ A-

2010年,为了有个更好的发展,我只身一人来到了美丽的春城昆明,应聘于一家私有公司,为了上下班方便,我就近租了一套6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就这样我还嫌有些奢侈,准备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招人合租,分摊另一半的房租。但当我在公司工作3个月稳定下来以后,再也不想与人合租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做我的自助餐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了细盐,情急之下敲开了对门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位看上去30岁出去的少妇。我自我介绍是他的对门邻居,借点盐救救急。女主人笑了:“呵呵,家里怎么会少了食盐呢,你爱人也够粗心的…”

我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不是的,是我太粗心了,忘记买盐了,我自己住在这里,还没有结婚……”

“哦……”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把我让进屋里说:“你来厨房自己取吧,需要什么尽管拿……哎!对了,我也是一个人,还没做饭呢,如果你那边没有客人,又不介意的话,在我家帮我打杂,咱们一块做一块吃。我家吃的东西肯定比你家的丰富!”

这时候我才仔细的观察对面的女人:垂肩的波浪卷发,陪衬着一张没有明显特征的面容,面目粉红但模样挺一般,倒是那件紫红色的针织上衣扎上一条黑色束腰,衬托出她那纤细的腰肢,黑褐色的水磨牛仔裤,显露出她那修长的双腿。不仅让我想起大学时代男同学中对这样女人的描述:后面看是天使,前面看是魔鬼;后面看看一枝花,前面看看豆腐渣;后面看迷倒一片,前面看后悔三年 ……眼前的少妇当然没有魔鬼的面容,只是很普通罢了。

我有些迟疑的说:“初次认识,这样麻烦你不大好吧?”

女主人到显得落落大方:“看你谁的,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紧邻不如对门。咱们既是邻居又是对门,呵呵,整个三楼就咱们俩住的最近,以后有个什么事情,还需要相互照应呢!请坐,不要客气,我给你拿饮料。”

“哦,谢谢,谢谢姐姐!”女邻居的热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所租住的这个单元每层是一大一小两套住房,我的是小面积的,对门这位姐姐的就是大套了。

我环视一周,客厅不小,足足有30多个平米,整个客厅布局合理,家具时尚,只是茶几上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与之不大相称,门口的鞋架上还放着男人的大拖鞋,我正有点纳闷的时候,她给我拿两听饮料过来,坐下自我介绍说:“我叫李敏,你就喊我敏姐吧。我们一家三口,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老公是海员,出一次海就要半年几个月的,时间长的有一年没见面的,孩子10多岁了,被他爸爸通过澳大利亚的同行给介绍到他们那边上学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唉……”

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她的无奈和落魄,又是以为留守妇女,天天守活寡。咦……我的一丝淫念涌上心头:如果姐姐你需要的话,我这大龄男青年也不嫌你,暂时也可以上阵相互满足一下。但嘴上还得我安慰她:“没事的姐姐,姐夫的职业是很挣钱的,听说一年至少可以拿几十万的工资,钱多了,就应该重视孩子的教育了,国外的教育体制和环境都很不错的,对孩子是个锻炼,也可以开阔眼界增强适应能力。你自己在家享清福,多好呀!”

姐姐叹了一口气说:“唉!你年轻,有些事情你还不是很明白的,一家人不知道一家人的难处。”

我心想:我什么不懂呀?什么都明白的,不就是你现在寂寞孤独,缺少性爱吗?我顺水推舟说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没事了,就到我那简陋的住室找我聊天,我也是单身……”

李敏看着我笑了笑说“好,别到时候你厌烦就行!”

“怎么会呢,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敏姐光临寒舍,令我蓬荜生辉。哎!敏姐,你家有什么好吃的?今天让我吃什么呀?”

敏姐一拍脑门说:“看看,光顾着和你聊天呢,该做饭了,那死鬼上次带回来的海鲜还在冰箱里冻着呢,我去拿出来用水泡开,咱们开始做菜,你看酒柜上的洋酒你想喝哪瓶就开哪瓶。你先打开电视看着节目,我准备一下。”说着站起来去冰箱找东西去了。

我打开电视,山东台播放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正赶上潘金莲与西门大官人眉来眼去的暧昧场景,我故意将音量放大,里面的嬉笑声嗲气声不绝于耳……敏姐陆续把做好的菜肴端到餐桌上,然后才把我喊起来:“别看了,当心别跟着西门庆学坏了!”哈哈,原来她操着电视内容的心呢……我呵呵一笑,站了起来。她指着酒柜上各种各样的酒问我:“你想喝什么酒?”我看了看,洋酒居多,也有茅台。我说姐夫不只是买洋酒呀,茅台酒也买啊!

她告诉我茅台其实也是从国外买的,听他老公说在国外买,比国内便宜几百块呢!现在中国人喝自己的酒缺要掏比外国人高出很多的钱才能买的,什么世道呀。你要想喝这个,咱们就喝茅台。

我们推杯换盏,小酌怡情,怎奈53度的白酒,一会功夫我们俩便喝得红霞拂面,心跳加速了。

古人云: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我是尽情的喝尽情的醉,我与敏是对门,酒与色的近邻,不用酒盖脸,话难出口事难做。看着敏姐歪歪拽拽的趔趄着说:“你还继续看电视吧,我喝多了,心里热,去冲个澡,你等着我,万一我晕倒了,你好扶我……”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淋浴声,我哪里有心思看电视?我的心早已也跟了卫生间。我在想象着敏姐裸体的模样,我在想象着下一步如何捅开这层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窗户纸……一会儿工夫,敏姐穿着睡衣出现在卫生间的门口,花格格的衣服并没有扣上钮扣,酥胸半掩像两只小兔子在怀里乱拱,若隐若现的却增加了一层神秘的诱惑,我假装殷勤的跑到他的跟前掺扶着她说:“姐姐,我扶你休息……”敏姐顺势将胳膊挎在我的肩膀上,一股沐浴露的芬香令我更加眩晕。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此明显的诱惑我若不表示更待何时?我抓住他挎在我肩头的手腕,一低头含住她的一个乳头,嘴稍用力,便把她半个乳房吸入口中,并用舌尖来回的舔舐着她 的乳头。

敏姐被我顶到了墙上,喘着粗气夹杂着茅台酒的酱香味说:“今天见到弟弟高兴,多喝了几杯,有点高了,先把我扶到床上你也趁着热水冲一下吧。”

我顺从的将她放在床上,她指着壁柜说:“左边那个柜子里有睡衣,你那过去。”我操!这岂止是默认,简直是默契。

我来到卫生间,下一句盖上放着她的白色内裤,中间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湿痕,原来早已流水了。我闻了闻,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我拿起裤头在我的阴茎上蹭了几蹭,心想,那边的真人秀在等待,我还在这里意淫什么啊?赶快放开热水,将NIVEA 妮维雅 沐浴乳涂变全身,并特意翻开包皮一阵搓揉后冲洗干净,裹上睡衣飞也似地直奔卧室。

床上的敏姐花遮柳掩、风娇水媚。见我过来,翻转身体俯卧在床,露出浑圆的臀部,虽不及少女柔润,也不乏徐娘风姿。

我坐在床边,轻轻搬转敏姐身体,她的红晕还不曾褪去,那双无助的眼睛充满了渴望与期待。

我俯下身体,凑近她,舌尖轻启她的双唇,她立马抱住我,将我的舌头尽数吸入口中,两条舌头在嘴里翻转搅拌,她的香舌是那么的柔软,她的津液是那么的香甜,原来与少妇亲吻也有如此的享受。

我不停的搓揉着她坚硬的乳房,拨弄着她的乳头,给小孩哺乳过的咪咪还是那么的坚挺。

她的手滑进了我的睡衣,握住了我膨胀的命根,一股热流传遍全身,我的阴茎在她手中跳动了几下,引来了她的关注,翻身盯住我那宝贝片刻,一口吞没,不停的晃动着脑袋卖力的吮吸。

一会儿又吸着我的两只卵蛋。吸卵蛋的感觉太美妙了,我舒服的呲牙咧嘴,提肛收腹,一阵唏嘘。

即便是我的阴茎包皮,她也耐心的舔个不停,这让我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感动不已。

直玩得我的阴茎不停的跳动,射精的欲望阵阵袭来,我不敢再让她为我吸吮,生怕我控制不住的泄了出来。此时的我需要缓一缓注意力分一分神,我趴到她身上,我也要回报她一下,也要服侍她一回。

她柔软弯曲的阴毛不多不少的趴伏在阴阜上,阴唇两侧也有少许,掩盖不住她那片稍微露出的小阴唇,小阴唇不大,看起来薄薄的,稍有暗色。分开她的花瓣,阴道因充血而显得殷红殷红的,好似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

我用手指轻轻地触动着她的阴蒂,感觉她全身在颤栗,将手指探入她的蜜穴,是那么的柔软湿滑,我趴上嗅了嗅,有股淡淡的酸酸的臊味,并不难闻。我忍不住的用舌尖舔了舔敏姐那层层叠叠的褶肉,只见她的小穴收缩了一下,一股透明的粘液涌了出来,我舔舔,有点酸,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味道。我将舌头伸进她的蜜穴,勾起舌尖在蜜穴里搅动,感受着她的柔嫩与细腻。

随着她的阴液不断的溢出,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紧紧的拽着我往上提,我明白她忍受不住性欲的煎熬了,我也感觉火候一到,便扶着我的阴茎,龟头蘸着她的蜜汁,刺进了她的阴穴。虽然是生过小孩的穴穴,但可能是长期缺乏性爱的缘故吧,一人感觉很狭窄,很紧凑,嫩嫩的阴肉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比敏姐刚才给我做口活时的感觉更柔软,更舒服。

在敏姐大腿的阻挡下,我不能尽兴的插入到,于是我拿来个枕头垫在她的屁屁下面,这样她的阴阜就自然上翘了很多,我左腿屈起勾住她的右骻,右腿伸直蹬着借力,双手通过腋下扳着她的双肩,这样那个充分的用力,尽兴的发挥到我的极致,我坚硬如钢的阳具在她 的身体里穿梭自如,弹力强劲的阴肉一张一合的吞噬着我的阴茎,宫颈的阻挡刺激着我的龟头,很久没有发泄过的男人,就像饱胀待哺的乳房一样,稍加刺激,便奶水四溢。我的一腔春水尽情的浇灌着这位留守在家、热情好客的孤独女人这块干涸缺少滋润的土地。

高频度的运动以及短暂的不应期,我仰躺在那里调整着呼吸,回味着甜蜜,而敏姐却撑起上身笑眯眯的望着我说:“你真棒,让姐重新体会了久违的性福,谢谢你!”

我连忙说:“我还得感谢姐姐呢!姐姐的身体那么好,姐姐的小穴那么紧,让我尝试了性爱的快感,刚才我射精的时候简直就像腾云驾雾,如入仙境,太美妙了,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姐姐,姐夫不在家,我天天来陪你吧?”

敏姐笑着说:“嘻嘻…欢迎欢迎!你可别乐不思蜀呀!”

我看看气氛不错,就开了句玩笑:“我吃着姐姐的嫩肉,喝着姐夫的美酒,不替姐夫干活,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唉!姐,我的活干的好,还是我姐夫干的好呀?”

敏姐听了貌似有些不大乐意,耷拉个脸说:“小坏蛋!你什么以上嘛!占了我的便宜,给我老公戴了绿帽子,你还想卖乖呀?再这样说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好姐姐,我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我只爱你,不提他!”

姐姐笑了:“这还差不多,咱俩是咱们俩,不要牵涉到别人!”说着便凑了过来。经过短暂的休息,我的身体略有回复,下面也有了点反应,我想看看姐姐的尤物,以增强我的视觉刺激,结果掰开他的屁股一看,哇!那么多的水,把整个阴部连同阴毛都的湿漉漉的放着明光。

我拿着我这半软不硬的阴茎,用龟头在敏姐半张着的阴道口磨蹭着,湿湿的滑滑的,又黏黏的,乳白色的液体在阴道里若隐若现的,敏姐还扭动着肥大的屁股摩擦着我的龟头,一会功夫,我的宝贝再次粗大起来,挺腰稍加用力,整个阴茎便从后面全部钻进了姐姐的蜜洞,哦……好软……好滑润……我开始大力的抽插,由于姐姐的阴穴太过湿滑,我们俩的分泌物将我们的阴毛全部打湿,每一次的进入都能够听到“扑~~~哧~~~扑~~~哧~~~扑~~~哧~~~”的抽插声音。

开始我是慢条斯理的踏着节奏的运动着,整个抽插的过程也是我养精蓄锐蓄势待发的过程。这样抽插了10多分种,还没有一点点的射意,我逐渐加快了速度,也加大了深度。我的阴囊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劳累,滴溜溜的耷拉好长,随着我对姐姐的撞击节奏“啪啪啪啪”的拍打着姐姐的阴阜。

姐姐扭动着如水蛇一般的小腰迎接着我愈来愈猛烈的进攻,我还觉得不大过瘾,便将左腿翘到她的后背,我俩成十字交叉状,让我的阴茎连同根本都全部压进姐姐的体内,太爽了,要爽死我了!我们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做了整整有1个小时的时间,才射出了我第二轮的弹药。

我们俩瘫软到床上。

就这样整整一夜我没有回家,整整一夜,我们是累了休息,醒来做爱。

第二天一早,敏姐还带着疲惫的倦容沉睡在甜美的梦乡里。

望着敏姐安详的睡态,我的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和成就感。

以后的日子里,我几乎天天是天天白天上班,晚上就是敏姐的上座嘉宾。

敏姐对我太好了,即便是在姐夫休假的日子里,敏姐也会体谅我的感受,隔三差五的找个理由出门办事,其实是跑到我这边让我发泄一番。

 【完】 上一篇:窃玉偷香需有缘 下一篇:九天玉女萧
  选择分享方式
未定义标签
下一篇 风月记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